退出阅读

六迹之梦域空城

作者:烟雨江南
六迹之梦域空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十七章 最接近神的人

自行启动的智脑,以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着,黄泉几乎能够感觉到它超载的高热。
银甲破片的冲击力极为惊人,打在外壁甲板上都是深深没入,落在人身上就是一打一个洞。
这根投枪就是最普通食人鬼用的那种,品质平平,谁都不觉得能够刺穿王者的银甲。
最后的话,永远都说不出来了,圣者的身体倒下,飞出甲板,坠向大地。
魂的长鞭自行跃起,拖地的鞭梢落入他五指间。
雷霆离得较远,又闪避及时,只中了一块碎片。魂也未能幸免,手臂大腿都被碎片穿透,浓郁的血在肌肤上蜿蜒如蛇。她咬紧牙,忍住剧痛,向黄泉望去,双眼立刻瞪大!
银甲王者似乎并不在意生命受到威胁,他依旧在说话,而且越来越流利,就像沉眠已久的人度过了初醒时的懵懂,完全复苏。
他凝视着黄泉,说:“又见面了,黄泉。”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圣地号庞大的舰体沉了一沉,黄泉手中的投枪只剩下短短一截,前半段全在银甲内部炸开,本是严丝合缝的银甲处处喷出火焰,就连面具上用以透气的缝隙都在溢着火。
自复苏以来,黄泉第一次完全唤醒身体里的每一道肌体!
然而他退得已经够快,和_图_书黄泉速度却更快,如影随形,跗骨而上,投枪枪锋拉出破空的尾焰,一枪没入银甲!
下方,是无数食人鬼。
丁的一声,杖中剑刺在银甲王者后颈,剑身弯折,随后竟然折断。但这全力一剑,也还是未能刺穿银甲,仅仅是令他的身体晃了晃,算是见到了效果。
银甲王者似对黄泉手中的食人鬼投枪十分忌惮,根本不想与之接触。
这个名字脱口而出后,黄泉陡然头疼欲裂,脑海中仿佛卷起黑洞般的漩涡,无数记忆纷踏而来,又啸卷而去。
“你忘记了吗?不过没关系,你我相遇,乃是宿命。不是在这里,也会是那里。这场相遇,一万年前已经注定。”
魂轻咬下唇,看了黄泉一眼,手一松,将最后的武器拱手让人。她若继续死抓着,长鞭上含而不发的巨力一旦爆发,怕会将她炸得粉碎。
银甲王者手中战斧再次化为幻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精度斩中投矛!
“你究竟是谁?”黄泉厉声喝道,手中绳圈套上银甲,开始收紧,勒得银甲慢慢变形。
他忽然扔下手杖,伏地痛哭,“天要亡我,天要亡我啊!”
银甲僵立不动,躯干部位已经膨胀变型,可见的外损处只有m.hetushu.com腹部一个熏黑的小洞,但整副盔甲变形成那个样子,让人怀疑里面的食人鬼究竟还能不能保留人形。
战斧又是一闪而逝,数米外的雷霆狂吼出声,左臂瞬间飞上天空。他甚至都顾不上伤口,就地一个打滚,鲜血顿时在甲板上涂抹出一道长长血迹。
巨斧几乎是贴着雷霆头皮掠过,如果他滚得稍慢,此刻就不是丢条手臂那么简单了。
在他面前,瞬间燃起一团烈火,炽热残渣四下飞溅。黄泉的身影自烈火中冲出,手持霰弹枪抵上了银甲王者的胸口,猛地迸出两团炽烈铁火!
当的一声,黄泉将半截投矛抛下,随手一抓。
强大的力量旋流中,未形银发飞扬,不紧不慢道:“当初我差点死在你手里,可是现在,属于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黄泉仍站在原处,这么近的距离怎都避不开碎片轰击,手中长鞭也随着金属风暴粉碎。
光是黄泉手上这份恐怖力量,就让观战的雷霆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银甲王者第一次被轰得后退两步,用战斧斧柄撑地,才支住身体。他低头看着胸口,那亮银盔甲上出现了两个凹坑,并且布满了龟裂。
黄泉就站在那里,身上伤口转眼愈合。
hetushu.com甲炸碎的尘埃缓缓平复,浮现出一个人影。有着一头淡银长发,面容清秀绝美,一双眼睛也是淡淡的银色。
他身量不高,只到黄泉胸口,似是还未完全长开的少女或是少年。
人类第一强者雷霆,此刻在食人鬼的王者面前,就像是一个无助小孩,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轰然巨响,洪声仿佛淹没天地,银甲猛然炸裂,万千碎片化作金属风暴席卷整个上层甲板。
看到这一幕,雷霆和魂都瞪大了眼睛,难以相信一把火药武器居然能够轰碎王者的银甲!但这就发生在眼前。
看到那双混沌一色,没有瞳孔的银眸,黄泉也是遽然变色,失声道:“未形!”
最终定格为眼前这人的模样。
老人徒劳地围着银甲王者攻击,却连牵制他的能力都没有。
经过最初的震惊,黄泉面容转冷,淡道:“当年我始终抓不到你,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相遇。一万年前没杀掉你,一万年后,让我看看你究竟长进了多少!”
被扭曲的记忆一点一点舒展还原。
黄泉拉过长鞭,随手挽了个绳圈,走向银甲,沉声道:“别装死了,出来!”
黄泉曾在穿越聚落屏障时,看到的那副男人影像正变幻着,坚硬如铁的肌肉收窄,刀劈www•hetushu.com斧凿般的脸部线条柔化,略显凌乱的短须消逝为点点飞灰。
只有那双无法形容的眼睛,就如这没有瞳孔的银眸,依然空洞、冰冷、淡漠、冷酷。
雷霆看得目眦欲裂,狂吼道:“圣者!!”
老者眼见银甲王者战斧再度提起,心中大惊,倾尽全力,一剑向他后颈刺去!
老人似已听不到他的呼唤,抬眼望着天空,唇角浮上苦涩的笑,喃喃地道:“这个时代,需要的原来不是知识,只有……只有力量……才,才是……”
无数光芒自黄泉身上绽放,装备和战斗服转眼间崩解,赤裸的上身浮现无数蕴含无尽奥义的符文。
他身上钉了数十块银甲片,就连面颊和额头上都各中了一枚。但仔细看去,碎片只浅浅嵌在他体表,正随着肌肉蠕动块块掉落,丁丁当当在脚边落了一地。
万年前反叛军的精神领袖,三千星域中最接近神的人,未形。
变形的银甲艰难地向前跨了一步,摇摇晃晃好不容易站稳,但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黄泉瞬间变色。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响起奇异的尖啸,一支投矛飞射而来。它是如此之快,以致与空气摩擦出熊熊火焰,有若流星乍落。
银甲终于动了动,从面甲里传出沙哑缓慢的声音:“对…和*图*书…手!”
银发的未形露出说不清意味的微笑,“你还是记得我的,你也不应该忘记我。”
老人僵立在原处,惊愕凝固在脸上,眼睛渐渐无神。他未能躲开银甲破片无差别的扫射,身上足有十几个透明的空洞。
“你终于出现了,我已经等了……一万年!”
然而食人鬼王者却不这么想,骤然后退,瞬息间就从甲板一端移动到另一端,只有雷霆和魂的目光勉强跟上,而老人战力逊了一筹,目光还停留在原处。
银甲王者缓缓转身,望向彻底崩溃的老人,抬起右腿。只要轻轻一踏,就能将眼前这具血肉之躯踏成肉酱。身为食人鬼的王者,他显然没有放走敌手的习惯。
黄泉一声长笑,“究竟是谁的时代,要打过才知道!”
老人的全力攻击都不能在银甲上留下创口,可见银甲强度已与圣地外壳相仿,黄泉居然单凭手上力量就能生撕星舰外装甲?
就在这时,本已被霰弹枪后座力震飞的黄泉,又如幽影般出现银甲王者面前。他手持一根食人鬼投枪,一枪平淡无奇向银甲王者刺去。
只有他知道,这块金属疙瘩根本不是冷兵器意义中的盔甲,而是一套单人外层空间作战器。黄泉刚才一击,破坏了几处枢纽,足以中止银甲的大部分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