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紫府玄界

第146章 恶战

十几人立时掐诀念咒,合力结出一个巨大的伏魔阵,往萧尘身上罩了去,十几个结丹后期修者联手也不容小觑,萧尘被困阵中,一时竟尔无法冲破阵法结界。
“小尘不可!”羽逸风大惊失色,倘若今日当真由萧尘将蓬莱岛掌门杀了,那便再也回不了头了,但他这时却哪里能阻得下这道掌力。
只见萧尘全身黑雾缭绕,双目似寒夜幽潭一般怕人,叶无痕脸色大变,顷刻便被这股力量包裹住,再也挣脱不开,萧尘冷冷道出一个死字,本想直接将他捏成血雾,但总归念及一同去过风云无妄城,因此只一掌将他打飞了出去。
“我说过,今日定要将她带走,你们若执意阻挠……”
“闭嘴!”司空云立即往她身上一点,令她再无法开口讲话。
“啊!”萧尘双目通红,捂着双耳痛苦不堪,外面不少人见状,都纷纷喊好,十几名各派长老咒诀更急,每一字都如同一道利芒扎在他身上。
慕容仙儿正在凝神破阵,哪里避得开他,立时便被他掐住脖子往台上落了去。萧尘见状,怒道:“你敢伤她一分,萧某今日必屠你满门!”
司空云往慕容仙儿脖子上一掐,冷冷道:“魔人,你再不自断经脉,我先杀了这个妖女!”
有一个人带头,便有更多不明是非之人跟着呼喊起来,唯有上次与萧尘一同去风云无妄城的一些修者,这时在旁极力劝阻。
落殇颜有好几次想要冲上台去,皆被玉卿门两名和_图_书女弟子拉住了,慕容仙儿早已哭花了脸,这时忽然见她往半空纵身一跃,一团柔和的光芒立时包裹在了她身上,令她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小仙子般。
阵法结界再无法承受这股力量,整个轰然破裂,十几名长老连同后面上来的数十人皆被这股力量震得吐血倒飞出去。
四五十名广寒门弟子早已做好准备,只待一声令下,立即结成剑阵将萧尘围在了中心。
“诸多借口!”朱雀长老冷冷一喝,其实他先前也被萧尘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震慑住了,这时见众人已有合力将其制服之意,也不再忌惮,与另外两名长老对视一眼,立即飞身下台,与其他十来名结丹后期的修者汇合。
张青莲见目的已经达到,欲再添一把火,继续道:“我看他就是魔道中人派来的奸细!”
他说罢转过身,两道冰冷的目光射出,犹似两柄出鞘的利剑,连同台下的人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话音未落,只听得远处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你要如何?”
“放开她……”
他说罢牵起慕容仙儿的手,往前大踏一步,沉声道:“今日萧某要走,没人留得下!”
羽逸风与落殇颜等人也早已脸色大变,慕容仙儿站在萧尘身后,只是不断抽泣,仿佛又看见了许多年前的可怖画面,她不断摇头:“萧尘哥哥停手啊……”
张青莲冷冷一笑:“证据?羽逸风,你这般回护于他,难道是你们玉卿门藏和_图_书污纳垢?”
接下来有更多人围了上去,萧尘仰头一笑,连道三个好字:“萧某往日不曾得罪诸位,既然今日都要与萧某为敌,那也休怪萧某今日大开杀戒!通通一起来罢!”
羽逸风隐隐察觉到几分不妙,眉心一皱:“小尘,你要做什么?”萧尘摇了摇头:“逸风大哥,帮我照顾好落师姐。”说罢手掌一推,将他往台下送了去。
许多人都倒抽了口凉气,十几名结丹后期高手合力撑起的阵法何等厉害,但也无法困住此人,难道他此刻的修为已接近准元婴了吗?这简直断不可想。
剑上寒芒刺眼,萧尘冷冷一笑,袖袍一拂,一股无边无际的磅礴大力突然涌出,直逼叶无痕而去,强大的力量,令得整座高台一震,所有人心中一惊,这是一股魔气!果然是魔道中人!
就在这时,几道剑芒一闪,化去了那道黑雾,却是几名其他门派的长老合力阻下了这一击,一人冷冷道:“阁下现在还敢行凶,当真欺我仙道无人吗!”
“阿弥陀佛……”玄极大师在远处念了句佛号,只见他不住摇头叹息,仿佛看见了旧史中讲诉的千年前那一幕。
朱雀长老目光一凝:“你可以试试!”说罢朝台下一声大喝:“擒住此人!”
远处无数人都惊骇不下,此刻萧尘立于台上,身上包裹着一团魔焰,散发出来的魔气比之前更加重了,他慢慢转过身去,面对着司空云,射出两道冷冷的目光。
众人听http://m•hetushu.com罢,纷纷转头向台上望去,前些日他们确实从萧尘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凶戾之气,而现下听闻张青莲之言,不得不开始怀疑起萧尘来,甚至有些年轻气盛的弟子,已经开始呼喊起来:“魔道中人祸害苍生,我等今日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魔道中人!”
“给我破!”萧尘再次狂喝一声,这一次的力量冲撞出去,竟令结界壁上产生了无数裂痕。
先前还不断叫嚣的修者,此刻见了高台上那个宛如九天魔神一般的人,都生出一股来自心底的怯意,不由自主往后面退了去。
萧尘往前一踏,一脚踩碎七八块石砖,冷冷道:“是你们欺我在先!”他此刻运转魔功天玄箓,并未完全失去理智,只是胸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意,但因羽逸风在场,他竭力压制着心中这股杀戾之气。
“呃啊!”萧尘披头散发,狂吼一声,猛往四周打出十几道掌力,然而依然无法冲开阵法,十几人在外不住念咒,咒语传入他耳中,如同针刺一般疼痛。
羽逸风脸色一变,道:“张真人,你怎么也算是一门之首,倘若没有证据,何以在此胡言乱语!”
众人早已变色,其实力固然可怕,但最令人可怕的却是此刻萧尘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气,方才若要杀叶无痕,他可谓毫不费力,但却仍是留了一丝情面。
萧尘听而不闻,往前踏出一步,一股滔天魔气自他身上散发出去,片刻便弥漫了整个山门广场,众人俱http://m.hetushu.com是一惊,许多老一辈的修者这时纷纷聚在一起,今日是决计不容萧尘离开了。
众人循声望去,说话之人却是蓬莱岛的张青莲,张青莲脸上表情淡漠,只听他淡淡道:“今日我正道各派聚首,虽说我蓬莱岛算不上大门派,却也容不得魔道妖人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嘿嘿……”这时只听台上传来两声沉笑,接着又见萧尘仰头大笑起来:“仙又如何?魔又如何?你们今日不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便要处死一人,难道这就是你们口中的正道吗!”
萧尘目眦欲裂,慕容仙儿被掐得有些透不过气,努力道:“萧尘哥哥……别管我……东南两处,西北三处,离变坎……”
那十几名长老更是脸色一变,台下部分人见状,也都纷纷飞身上台,往他等人身上注去真元,然而还来不及修复伏魔阵的裂痕,萧尘又是一声魔啸发出。
他最不愿的,就是让羽逸风看见他运转天玄箓后的模样,可是今日,他也必须带走慕容仙儿。
“到现在还敢口出狂言!受死!”自从上次斗琴失败,叶无痕便将萧尘视作眼中钉,最是恨不得将他除去,话音甫落,凭空凝出一柄仙剑,一剑向萧尘刺了去。
张青莲见爱徒生死不明,心如刀割,但他并未因此失去理智,他情知此刻魔化的萧尘,自己决计不是其对手,大喊道:“诛杀魔人!正我仙道!”
他说罢转身面向众人,又道:“想必各位前些日也看见了,他与那血莲m.hetushu.com妖刃滴血认主,血莲妖刃本身就是邪物,为何偏偏选择了他?而他今日又极力回护一个魔道妖女,难道各位还看不出什么来么?”
萧尘立即向他射去两道冷冷的目光:“杀杀杀!老子今天先杀了你!”说罢一掌打去,掌力在空中形成一道黑雾,直逼张青莲而去。
张青莲心机颇深,这时并不为其所恼,他的目的便是激怒玉卿门的人,好让大伙看看玉卿门的弟子教养如何。
羽逸风身旁两名师妹登时脸色齐变,一人喝道:“你在此胡说八道什么!一把年纪了还管不住自己嘴么?”
远处张青莲双眼一眯,大声喊道:“蓬莱弟子听命!今日绝不可放走任何一个魔道妖人!”喊声甫歇,由叶无痕带领,七八名蓬莱弟子也冲了过去。
“啊——”萧尘一声狂啸,滔天魔气冲撞出去,令得整座广寒山为之一颤,十几名长老均感到一阵吃力,手上法诀变幻得更加迅速。
萧尘轻轻一笑,抚了抚她脸庞,柔声道:“放心吧,萧尘哥哥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仙儿的……”
只见她双目微闭,口中念念有词,纤纤十指不断变幻结印,一道白芒朝伏魔阵打去,外面的结界立时变淡了一些,不远处观战的司空云暗道不妙,心想此妖女对阵法甚是精通,她这是要破阵,当下身形一晃,如似一道闪电往半空冲了去。
他轻轻走到慕容仙儿面前,慕容仙儿也隐隐察觉到什么,目光中流露出十分可怕的恐惧,不断摇头:“萧尘哥哥,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