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紫府玄界

第278章 情殇

片刻后,店小二将热水端上来了,看见床头躺着的皇甫心儿,不禁心中一动,离开后忍不住在心里轻轻一叹:“多好的姑娘啊,可惜了。”
“小公子,你要这雪妖魄作何之用?这东西可只有千峰山才有啊,寻常哪里找得着?”
“不必了,吩咐人帮我打盆热水上来吧。”
萧尘拿起热毛巾,细心替皇甫心儿擦去嘴角血迹,脑海里又浮现起过往种种,倘若当初皇甫家没来退婚,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吧……
“放开我……萧尘!我不需要你的可怜!”皇甫心儿说着,又要一掌往自己身上打去,萧尘急忙中两指一并,连点她身上多处大穴,让她昏睡了过去。
“是……你!”
“前辈,请问我门下弟子王洛……现在是死是活?”
“喵喵咪呀!你都要死了,不会是要本大仙替你陪葬吧……”
萧尘眉宇微锁,摇了摇头:“多谢。”转身往药铺外走了,抬头只觉光线刺眼,出来有半个时辰了,也不知心儿醒了没,若是此刻鬼仙在就和图书好了,他定能医好心儿,可惜自己这点医术实是不够。
皇甫心儿摇摇晃晃从坍塌的小屋中走了出来,不经意间,看到了芝峦脖子上挂着的炎心玉。
“喵了个咪!小子很生气,后果很口怕。”芝峦飞到半空,看着杀气腾腾的萧尘,怪叫连连,这时也没人会去注意到他,目光都集中在萧尘身上。
一夜时间过去了,期间萧尘又给她输去几股真元,情况勉强稳定下来了,但仍是十分虚弱,芝峦趴在窗台上,有气无力道:“小子别费力气了,本大仙要饿死了,快叫点吃的上来吧……”
“不必了。”
皇甫心儿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去,声音虽然虚弱,却也显得几分冰冷:“你究竟是谁……”
“去吧去吧,亏本大仙前些日还与你患难与共,现在就只顾这小丫头,也不管本大仙死活了。”
萧尘慢慢转过身去,轻轻道:“心儿,是我……”说着缓缓撕下了脸上皮面具。
待烟尘逐渐散去,只见广场中心陡然出现了一和_图_书个直径长达十丈的大坑,风邪子倒在碎石堆里,浑身是血,已不知是死是活。
“心儿!”
“闭嘴!”萧尘瞪了他一眼。
“孽障!孽障!”紫阳气得全身发颤,萧尘道:“紫阳掌门,多谢你救了我朋友,若无别事,在下先告辞了。”
这次广场所有人均是全身一震,紫阳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眼前这人修为比自己高出太多,对方根本没必要说谎,他转过身去,向身后一名弟子沉声道:“莫恒宇呢!”
“喵喵咪呀!疯女人要自杀了!”芝峦趁着此时,连忙飞开了。
一连询问了好几家药铺,普通的十几味药材好找,独缺一味稀缺药材——天山雪妖的妖魄,极寒之物。
皇甫心儿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胸脯起伏不断,原本甚是煞白的脸庞却因激动恢复了几分血色,然而却只见她突然间运足力道,一掌往自己胸口打了去,噗的一口鲜血喷出。
眼下皇甫心儿心脉受损严重,只靠他输去真元无济于事,必须以药和-图-书王经上面记载的灵药温养,只是不知这小镇上有无那些稀缺的药材。
到得山下镇上,萧尘找了间客栈,掌柜见皇甫心儿脸色煞白,急忙道:“小公子,你这位姑娘病得很重啊,要不要小人去帮您请位大夫来?”
萧尘抱着皇甫心儿往广场外去了,芝峦怪叫一声也跟了上去,经过紫纱身旁时,萧尘看了她一眼。
芝峦瞬间感受到了一道寒冷的目光,不待飞走,便像是被一股无形之力抓了过去。
“心儿!”萧尘大惊失色,瞬间飞至她面前,将她抱住。
进到房中,萧尘小心翼翼将皇甫心儿放在床上,细心用被子盖好,芝峦在一旁漫不经心道:“小子啊,她刚刚自己拍的那一掌可狠了,我看她是活不成了,可惜啊可惜……”
四周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紫阳更是宛若瞬间坠入冰窖一般,全身俱感到一阵彻骨寒冷。
紫纱全身一颤,从愣神中醒了过来,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眼前这人竟并非王洛,自己前两日竟然还跑去他房中大吵大m.hetushu•com闹……
冰冷的杀气瞬间弥漫了整个广场,所有人都如同坠入无法醒来的噩梦中一般,只听得一声震天龙吟响起,两条巨大的金色龙影从天际落下,轰隆一声巨响,尘土飞扬,附近房屋在余力激荡下轰然倒塌。
萧尘看了看他:“不是我杀的,是一个叫莫恒宇的人。”
萧尘睁开眼来,看了看怀中的皇甫心儿,轻声道:“死。”
萧尘没理会他,待太阳升起,阳光斜斜照了进来,说道:“我去药铺抓些药回来,你在这里看着。”
芝峦吓得浑身乱颤,用前爪指着萧尘,颤声道:“是那个小子给的,你要杀杀他好了,本大仙是无辜的……”
“心儿……”
萧尘轻轻闭上了眼,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那次在绝情宫,说什么已跟李慕雪有白首之约,今生只会爱她一人,这些话其实都是说给花殇听的,却怎想全让皇甫心儿在殿后听了去。
紫阳全身一颤,即便早已料到,此刻亲耳听见,仍是忍不住长长叹了声气:“多谢前辈告知……”尽管他很www•hetushu.com想知道对方为何要杀了王洛,但眼下却又如何能去问?
萧尘起身走到门口,又转过身道:“不要乱跑,小心被人抓去炼药。”
那弟子颤声道:“大师兄……大师兄前两日说有事已经离开了……”
替芝峦买了几个肉包子,萧尘便回客栈了,推开门一看,床上人不见了,地上猫也不见了。
皇甫心儿脸色煞白,身子无力,将他翅膀抓着,冷声道:“说,你脖子上的炎心玉哪来的!”
紫阳换回笑脸,恭声道:“我送前辈下山……”虽然对方助他退敌,但他实是不知这其中究竟是福还是祸。
众人也都渐渐回过神来,望着广场上那个“王洛”,无人敢作声,紫阳这一刻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股来自心底的寒意,瞬间蔓延至了全身各个角落。
灵仙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街道纵横交错,房屋排列整理,镇中有河流经过,河水清澈,倒映着蓝天白云。
许久,整个广场上无人说话,两仪门的人也早已仓皇离开,紫阳小心翼翼走了过来,脸上带着几分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