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357章 一年

然而咕叽兽直接穿过了金光秘术,并无丝毫损伤,随后又回过头来朝萧尘叫了两声,示意跟上。
“咕叽咕叽!”忽然一个细细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咕叽兽这一年来体型完全没有变化,有他相伴,萧尘多少也不觉得那般寂寥。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兽似是能听懂他的话,高兴的点了点头。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兽连忙挡在萧尘面前,不断摇头,黄鼠狼妖直接一脚将他踹飞,瞪着萧尘道:“小子,今天又活过来了是吧!”
打了许久,萧尘已是双手抱头,晕厥了过去,嘴角仍是沾着丝丝鲜血,而黄鼠狼妖被咬掉了半只耳朵,疼得龇牙咧嘴:“混蛋小子,今天先这样,别打死了,明天再来,走!”
而现在每当佛声再次响起时,他也不会如之前那般痛苦了,心中戾气多少减轻了一些,有时候也会参读石壁上刻着的经文:“一恒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
群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上来将萧尘扒开,立即一阵拳打脚踢,当然,他们是不敢将萧尘打死的,在这里杀生的话,那他们也将承受恐怖的惩罚,甚至会被关入地下几层去。
萧尘勉强笑了笑:“有的人白发如新,有的人倾盖如故,咕叽兄,你我二人一见如故,只是不知咕叽兄是如何被关进来的?”
“把剑还我!”萧尘如发了疯似的再次冲上去。
“慕雪……心儿……”
“咕叽兄,怎么了?”萧尘转过身,他在石壁下搭建了个小草棚,见咕叽兽站在草棚边不住摇头晃脑,轻声开口问道。
“啊——”此刻他已是痛苦得在地上不住翻滚,群妖早已吓得奔逃远去m.hetushu.com了,渐渐的,他终于感到有些无力了,地面的泥土已经被他抓出无数条痕迹。
“咕叽兄是要我跟你去什么地方么?”
“无垢剑在哪!那是逸风大哥给我的!谁也拿不走!”
话声未歇,忽然一阵低沉的佛经响起,群妖立即捂住双耳,模样痛苦不堪,萧尘也忽然感到一阵头痛欲裂,连忙捂住耳朵,但是无论捂得多紧都没用,那经文仿佛直传入脑。
砰的一声响,萧尘砸落乱石堆中,激得尘土飞扬,只见他咳嗽不止,忽然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又迅速冲了上去,结果仍是被黄鼠狼妖一脚踹飞。
“咕叽咕叽!”咕叽兽摇了摇头。
捻指光阴似箭,岁月如流,塔中日子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一年,萧尘头发长了许多,个子长高了些,嘴边也生满了胡子,他将无垢剑用布条包起来系在肩后,如今看上去再不似从前那个文孺形象,反倒更像是江湖上的侠客了。
“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快!快给我杀了他!啊——”
“咕叽咕叽!”咕叽兽轻轻叫唤两声,往一旁跑了去,跑出三五丈远,又回过头来:“咕叽咕叽!”
“咕叽兄,你是让我下去?”
“啊——”萧尘紧紧抓着头,神态若疯:“不要念了!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凭什么关我!我不是魔!啊!”
群妖渐渐远去,四周又恢复了宁静,次日,萧尘迷迷糊糊醒来,只觉浑身快要散架一般,昨天是当真被打得晕过去了。
一个细细的声音在耳旁响起,萧尘睁开眼来,见一只形似小猪的动物趴在自己面前,本能反应下往后面坐m•hetushu.com了坐。
萧尘不禁再次一愣,这小家伙竟有这等本事?当下他从那结界破开的缺口钻了进去,一到里面,立时感受到一股极重的煞气,四周也突然变得阴暗了许多。
“咕叽兄,昨天我有伤着你么……”萧尘动了动苍白的嘴唇,轻轻说道。
萧尘见无垢剑被夺,用力扯断蜘蛛丝,冲了上去:“把剑还我!”不料黄鼠狼妖直接一脚将他踹飞了五六丈远。
“咕叽!咕叽咕叽!”
萧尘小心翼翼走了过去,拿剑碰了碰那层金光秘术,似乎真的没事才敢穿过去,走了三五步,又发现了不远处一个地下入口,入口处似乎有着封印结界。
萧尘勉强笑了笑,拍拍身上尘土站起,想不到如今沦落至此,却只有一只不会说话的小妖肯陪在自己身边了,难道就要在这里度过余生了吗?师父呢,师父还未找到……
“想怎样?”黄鼠狼妖摸了摸只剩一半的左耳,又疼得龇牙咧嘴,恶狠狠道:“给我打!不打死,打到晕为止!”
忽然间,他神色紧张了起来,因为昨日那群妖怪又在黄鼠狼妖带领下气势汹汹走来了。
心想咕叽兽身上没有一丝魔气,也不像是那种害人的妖,难道就因是妖兽就要被无音寺的人关进来吗?妖界覆灭,妖气渗透至人界,天下间的妖兽多得去了,无音寺能一个个全关进来么?
此刻的萧尘模样十分可怕,黄鼠狼妖吓得浑身乱颤,忙从身后取出了无垢剑,萧尘一把抓过,将他狠狠砸了出去,激得遍地乱石横飞。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些经文虽然有些使他感到晦涩难懂,但每每和图书从口中念出时也是心境澄明,心中少了一些纷争,少了一些杀气,再沉思细想回首往事,一切皆如飞花梦影一般。
一人一兽行出里许,到一偏僻的角落,乍见三座丈许高的石碑,石碑上印满了金色符文,相互之间又笼罩着一层金光秘术,寻常小妖一旦靠近怕是要灰飞烟灭。
黄鼠狼妖吓得脸色煞白,双腿不住打颤:“是魔……一定是魔!我见过被关进来的魔,就是他这样的!”
“咕叽!”咕叽兽轻哼一声,往石碑后面冲了去,萧尘大惊:“咕叽兄当心!”
“咕叽咕叽!”咕叽兽忙跑了过去,然而却在离他尚有一丈距离时,被一股凶猛的力量震飞了出去。
“咕叽?那我就叫你咕叽吧。”
……
“好,咕叽兄莫慌,萧某这就来。”萧尘摘下肩后的无垢剑,走了过去,这一年虽然他仍然无法恢复功力,但也常在闲暇时练习剑法武术,对付像黄鼠狼那样的小妖已是不成问题。
黄鼠狼妖双眼一眯,看向萧尘手中的无垢剑,心想倒是个好宝贝,双足一动,立即欺到他面前,一拳往他腹部打去,萧尘闷哼一声,手中无垢剑拿捏不住飞了出去。
“咕叽咕叽!”咕叽兽跑到结界口,萧尘也走了过去,只见几层石阶斜往下引,想来是通往下面一层的阶梯,他虽然在塔里待了一年,但从未来过此地。
“杀!杀!杀!”
一丝丝黑气从他身上透了出来,远处群妖骇然失色:“怎么回事!他怎么会那么痛苦!难道他是魔!”
原来此塔总共有一十八层,从地面往上九层,关押着一些祸害四方的妖怪,越往上的妖怪越厉害。从地面往下九层,每一层皆为一个地狱,镇压着www•hetushu.com一些穷凶极恶的魔,越往下则越厉害。他所在的这一层,乃是地上第二层。
“你叫什么名字?”
萧尘警惕着群妖,冷声道:“萧某不曾得罪于你们,你们究竟想怎样!”
“咕叽咕叽!”
终于,萧尘晕死过去了,也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只觉脸上湿润润的,温温暖暖的,睁开眼一看,却是咕叽兽在一旁舔着自己脸。
萧尘笑了笑,看见他,不禁又想起了芝峦,那狸猫精现在应该跟仙儿回到凡尘了吧,他们还好么……
忽然间,萧尘向着群妖冲了过去,群妖吓得慌乱四散,黄鼠狼妖想跑,不料被瞬间移至的萧尘扼住脖子举在了半空。
群妖又要上前,忽然一声佛号响起,群妖立即吓得脸色煞白,蜘蛛精道:“快捂住耳朵!死和尚又要念经了……”
“啊——”萧尘仰头一声长啸,头发乱舞,脸上布满了青筋,双瞳渐渐变得通红,身上透着一丝丝黑气,样子看上去恐怖万分。
“咕叽咕叽!”咕叽兽点了点头,似乎这里他常来,只见他绕着结界口转了转,然后居然直接从结界中钻了过去,萧尘不禁一愣,难道这小家伙无视任何结界?
蜘蛛精颤声道:“不可能!是魔的话怎么不关入地下几层,怎么会关到上面第二层来!”
也不知是此地禁制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鬼封无法在此地唤出,元鼎里的事物同样取不出,寒玉佩里的苏小媚似乎也陷入了无止境的沉睡。
如此过了一个月,在这塔里,萧尘也完全感受不到饥饿,只是每每佛经响起时便痛不欲生,癫狂不已,而以黄鼠狼为首的那伙妖怪,也再不敢来犯了,甚至萧尘还抓住他问了这里的情况。
“咕叽!www•hetushu•com”那小动物浑身圆滚滚的,眨着一双大眼,并不像其他妖怪那般凶神恶煞,萧尘想起昨日面对群妖围攻时,似乎这小东西站出来阻止了,因此也渐渐收去几分敌意。
“咕叽咕叽!”咕叽兽眨着一双大眼,摇了摇头。
萧尘坐了起来,捡起落在一旁的无垢仙剑,向四周看去,心想此塔内应是一方玄境,且无半点出口,除非有人从外面打开,否则里面的人怎样也出不去,若论强力破坏,只怕自己全盛时期也闯不出,何况如今功力尽失,难道真的要一辈子被关在这不见天日的镇魔塔了吗。
忽然,佛声再次响起,萧尘再次捂住头,比之前更加痛苦了,他此刻只要杀心越重,那么就会越痛苦,魔性增一分,痛苦增百倍!已是远远超过绝情咒发作时带来的痛苦。
连续打了十几拳,只见萧尘满口鲜血,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将黄鼠狼妖的耳朵咬掉了。
当下萧尘也蹲了下去,可是他如今功力全无,根本无法破开结界,咕叽兽轻轻叫了一声,伸出两只前爪对着结界挥舞起来,不到片刻,那结界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刚好能容萧尘穿过去的洞。
“咕叽咕叽!”咕叽兽用力点了点头。
“啊——”一声惨叫来回传荡,只见萧尘像疯了一般,扑在黄鼠狼妖背上,死死咬住了他的左耳,黄鼠狼妖痛得撕心裂肺:“混蛋!放开!”一拳往他腹部打去。
“啊——不要念了!不要念了!”萧尘痛苦不堪,双眼已布满血丝,脸上青筋暴起,这痛苦仿佛比绝情咒发作时还要厉害许多。
“咕叽!咕叽咕叽!”
黄鼠狼妖手一伸,抓来无垢剑,嘿嘿一笑:“好宝贝,黄大仙我就收下了,来日出去了也好炫耀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