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619章 雷严的局

萧尘立时警戒了起来,能入天榜前十的皆非泛泛之辈,更何况他现在受了不轻的伤,未必能敌得过这个御寒影,冷声道:“不想跟你们废话,让开。”
“那么时隔三十载,今晚,弟子便再来领教一下大师公的九星剑阵。”楚天阔一边缓缓说着,一边慢慢拿出了用布条包裹着的长剑。
此剑正是上古名剑钧鸿,锋未露,已然气势如山。
那人,正是楚天阔。
风,轻轻吹拂,两人的头发飞舞,缠绕在了一起。
“呃……那个,我劝你,还是不要动了。”雷严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青衣男子,大约三四十来岁的模样,嘴边生了一圈胡渣,头发也很凌乱,像是三四天没洗了,看上去有些邋遢。
御寒影目光冷淡,手中长剑一指:“拿下他们!”
“铮!”一声疾响,沈千夜勉强格开了御寒影的剑,沉声道:“尘哥,你先带三师公离开!”
四人便往山道冲去,有了楚天阔在,那几十个弟子莫说上来阻,便是离得稍近一些的,便被一股强风直接掀飞了出去,然而,当四人临近离开仙狱的山道时,天空中却忽然落下一道剑光,阻在了四人面前。
顿时寒风飒飒,萧尘一时尚未摸透此人的功法路数,匆忙间只得胡乱提气一阵格挡,但他方才受伤颇重,此时又大动真元,体内气血立时翻涌不止,水月在旁也施展剑法助他御敌,但她同样受了重伤,和*图*书两人此刻却不是御寒影的对手。
“雷严!”水月跟萧尘俱是一惊,楚天阔哈哈笑道:“我就说,以大师公的本领,怎会连弟子的一招半式也接不住。”
“啊!”萧尘满口鲜血,运力一震,将这五六人震开,接住半空中落下来的无垢剑,又要向御寒影冲去,水月从后面将他一抱,脸上泪如雨下,哽声道:“别去了,别去了……”
萧尘一咬牙,握住她的手:“弟子这便带三师公突围!”说罢拉着她的手,狂喝一声,持剑便向御寒影冲去,但速度却是比之前慢了许多,力量也有所不如了。
这八人目光冷峻,同时注视在楚天阔身上,八人修为都不低,若说只为擒住萧尘和水月,却是有些过了,所以,他们今晚的目的,其实并不是萧尘和水月。
随后,只见一道人影一闪,便来到了三人身边,萧尘跟水月立即分开了,那人,正是楚天阔。水月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的胡渣,如今已沧桑许多的模样,即便此时,纵有千言万语,却又从何处说起?
萧尘微一凝思,楚天阔现在必然还在和雷严周旋,这边一旦把长老引来了,恐怕就真的走不成了,思念及此,将水月一拉,便找了个方向突围而去,然而尚未跑出十丈远,御寒影又如一道影子般挡在了他面前。
御寒影没有理会他,而是向水月看了去,见水月无动于衷,说道m•hetushu•com:“那么,请恕弟子得罪了。”说罢手一伸:“拿下!”
雷严没有说话,而是凝视着他的双眼,慢慢抬起了手,便在这时,天上又有八道剑光落下,却是四名执法长老和四名执事长老,均为雷严的势力。
御寒影手一伸,其余十几人立时手持仙剑将三人团团包围了,随后只见他往前走了两步,先向水月拱了拱手,再道:“大师公有令,不得任何人私自离开仙狱,还请三师公回去,勿要让弟子为难。”
落回地面,还未站稳,便只听一阵“铮铮铮”疾响,五六个普通弟子已拿剑架在了他脖子上。
楚天阔揉了揉脑门,哈哈一笑,打破了僵硬的气氛:“三师公,好久不见呐。”水月却是慢慢将头低了下去,不说话,萧尘看了看四周,担心待会有长老赶来,说道:“快走!”
说到此处,她转过头,伸出手轻轻抚在萧尘脸上,拿大拇指轻轻擦去他嘴角的鲜血,说道:“你们却又何苦……”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风响,几道剑气破空飞来,砰砰砰几声,便将那几十人打得倒飞了出去。
沈千夜立即过来与他们汇合,见两人都受伤不轻,大口喘气道:“你们都没事吧?”
水月仍是愣愣的看着他,还未回过神来,萧尘轻轻将她扶起:“三师公,先走。”
此刻站在四人面前的人,正是雷严,只见他双手负在背后,衣袍无风自hetushu.com动,眼神冷峻:“楚天阔,你终于现身了么。”
周围数十人听命,立时掐诀结印,身悬半空,布起了剑阵,但见数十把仙剑金光灿灿,交相辉映,瞬间在半空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芒剑阵,便往三人头顶罩下。
三人疾奔出半里,四面八方忽然聚集来了近二十人,其中不乏一些位列天榜的弟子,那为首之人双目锐利,正是天榜排名第十的御寒影。
“砰!”两人各出一掌,两掌相碰,震得附近草木花石瞬间化作齑粉,二人也均同时感到手臂一麻,往后退了去。
想到此处,萧尘心中骇然不下,能够将分身运用得如此出神入化,几乎与本体别无二致,非但拥有一部分本体意识,更是有着自主思维,拥有此等本领者,他也只见过风幽一人,这雷严究竟隐藏了多深的修为?总不可能还在三真人之上吧?
终于,“哐当”一声,手中的无垢剑落在了地上,萧尘慢慢转过身,轻轻抱住了水月,声音也逐渐哽涩。
而那边,沈千夜一人也同样不是十几人的对手,打着打着,三人又聚在了一起,呈现出之前被包围之势,萧尘体内气血翻涌不止,口中粗气大喘,忽然间只见他将无垢剑往天空上一抛,紧接着掐诀结印,却是要施展玄青斩龙诀,强行破开一条出路了。
萧尘手臂在颤抖,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上,口中鲜血不断流出,两眼布满了血丝,看着四面八方和-图-书不断聚来的人,仿佛如当年与师父被困琼山顶一般。
那把剑慢慢从后面抵在了雷严脖子上,剑锋虽被布条包裹着,但却是令人感到呼吸困难。
水月和萧尘又是一惊,同时往仙狱那边看了去,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之前仙狱里的雷严,竟然只是他的一道分身。
楚天阔仰头一笑:“哈哈!今晚大师公大费周章的设下这个局,原来……是为弟子而设的局啊?”
“煞煞煞!”一阵风响,周围突然又来了许多人,水月嘴角不断溢出鲜血,看着四面八方不断聚来的人影,声色凄然道:“我水月至此,乃是天数使然……”
“没事,快走!”萧尘情知雷严的势力快赶来了,尽管有楚天阔拖住他,此地也不宜久留,须当越快离开为好。
“大……大叔!”这一刻,萧尘愣住了,而水月,更是愣住了,一眨不眨看着那个男子,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剑尖被布条包裹着,不伤人性命,但是雷严被这一撞,却如撞在了一座泰山上,立时便被震得大退了几步,闷哼了一声。
“谁!”御寒影眼神一厉,正要提剑,一道剑气却忽然向他斩来,那剑气浑然厚实,无锋无芒,砰的一下将他震飞了出去,并未伤其性命。
水月在萧尘搀扶下,二人便往石室外走去,雷严见状,立时提着太清剑去阻,楚天阔拿剑一挡,挡在了他脖子前,又轻轻往他胸口一拍,便又将他拍得往后大退了几步和*图*书
御寒影眼神冷峻,手中长剑一挑,“铮”的一声,电光一闪,便将他手中的无垢剑挑飞了,同时一掌打出,这一掌狠狠打在萧尘胸口,萧尘立时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失去控制,往后倒飞了出去。
“你……你是!”雷严登时一惊,瞬间移开,又瞬间转身一剑刺出,“铮”的一声,楚天阔轻轻一剑便将他的剑挑开了,又将手中布条包裹着的剑往前一送,立时便撞在了雷严胸口。
水月急忙将他手一按,脸现凄苦之色,摇了摇头,眼下萧尘已然身受重创,倘若再强行施展这等大威力术法,只怕要伤及本命真元。
两人去到外面,沈千夜已经跟七八个雷严的弟子打起来了,萧尘凝指一弹,连发数道指力,将那些人弹开,疾道:“千夜!走!”
布条剑反弹回来,楚天阔又拿在了手里,随后将头轻轻一偏:“呃……那个,你们……可以退场了。”
夜风冷冽,吹得各人衣衫猎猎作响,楚天阔轻轻一笑:“我猜,今晚来的,应该不止大师公一人吧?”
御寒影站定后不禁在心中暗道,若非这人此刻受了重伤,只怕这一掌已教自己筋断骨折了,想到此处,又身化数道疾影,一齐攻了过去。
“铮铮铮!”随着他话音落下,十几把仙剑顿时破空向中间三人飞来,萧尘衣袖一拂,一股磅礴大力倾泻而出,将十几把剑抵挡住了,然而这时,御寒影却攻了过来,如一道寒影,转瞬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