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673章 宴请四方

上官嫣却是一点也不怕,一巴掌把他手拍开,然后双手插在腰上,眯着眼一笑,最后琼鼻一哼,向他轻轻瞪了一眼:“不怕明早起来身上爬满虫子,就来吧,正好我的小花小绿小红小紫好久没吸人血了。”
“何掌门客气了,快快请进。”
“你说啊。”
“那么,这些日便请前辈安排人手,谨防到时候有人捣乱。”
萧尘摇头一笑,正待离去,上官嫣又将他叫住了:“你上回问我一些炼蛊的事情,怎么样?帮到大城主的大忙了吗?”
其实不用他说,鬼仙也已经知晓了,他和素怜月在天元城当着万仙盟两大散仙的面,联手掌毙玄虚子,此事早已在修真界传得沸沸扬扬。
这才上午旭日初升,宾客已是陆续到来,整座城主府张灯结彩,弦繁管急,府内不动城弟子川流不息的上茶端点心,忙得不可开交,而萧尘则亲自在府前迎客,慕容仙儿也在一旁,咕噜兽咕叽兽像两只吉祥物一样分开而站,每每来人,便要“咕噜”、“咕叽”的叫一声。
鬼仙微微颔首:“已无大碍,再调养些时日即可。”
萧尘走后,上官嫣还站在原地,喃喃道:“可我……还没说完呢,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即便令生者可以死,亦令情蛊死而可以复生。”
萧尘微微颔首,有鬼仙这个老前辈在,他这个甩手掌柜做得安安逸逸,复又想起那日客栈之事,遂问道:“前辈近日可曾听过一个叫做莫少北之人?”
“忘!忘情蛊!”上官嫣睁大了眼睛,故作一脸惊状,跑到他面前,又是挠他的头发,又是挠他的耳朵,一边还惊http://m.hetushu.com声着道:“快让我看看,你要是被人种下忘情蛊,失去记忆的话,以后脑子坏了,还怎么领导风云城,糟了糟了……”
“她还在闭关。”
而长生谷以活人为祭炼,炼制丹药,夺人灵脉,求得长生,其暴行实与魔教无异,当日长生谷被灭之后,有些被囚禁在长生谷地牢里的修者却趁机逃了出来,长生谷的恶行大概也要昭然天下了。
带着一丝丝疑惑,萧尘往天枢宫去了,回去路上,恰巧碰见了上官嫣,上官嫣正蹦蹦跳跳走来,即使夜幕笼罩,也掩盖不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
“你放心,城主府周围,以及城中大小角落,我都早已安排了高手暗中盯着。”
萧尘微微点头,继而轻轻一笑,若有深意地问道:“前辈看来,以我如今的修为,能对付他们三人当中的哪一个?”
所以,萧尘想着人心会变,提高一些警惕总是好事,但却没想到此去长生谷,却发生了这么多事,她拿真心待自己,而自己……自己却还想着防备于她。
心中在想,自己的复活,怕是与这所谓的“湮灭”也有关,上一个时代终结,自己未能亲眼见证,不知师父他们那一辈人,最后究竟经历了什么,但这一次,自己要阻止。
想到此处,萧尘感到有些惭愧,同时心里又有一些莫名的酸楚难受。
在凡尘萧家与上官家本就交好,萧亦凡跟上官飞也是忘年之交,因此二人从小便打闹惯了,这些话说来也没什么奇怪的。
众人皆是一愣,罗刹宫可是当今几大魔宗之一啊,难道也来人了吗?hetushu.com还是来的十八主坛的坛主,这个风云城主的面子还真不小啊。
萧尘点点头,说道:“长生谷已被灭,玄虚子也已在天元城伏诛,此事应当也已传开了。”
“萧城主英雄出少年,佩服佩服!”
上官嫣螓首微抬,看了他一眼,哼道:“我又不是你的人,要你管!哼!”说完便挣开了他的大手。
萧尘微微一诧,故作凶状:“还敢哼我?当心今晚本城主要你侍寝。”说着便在她小脸上掐了一下。
暗香浮动十二人也守在府前,谨防有人生事,临近晌午时,宾客越来越多了,华山派的,七星门的,当然也不乏有魔道宗门的,整座城主府前,已是挤得水泄不通,热闹异常,收贺礼的弟子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那个,你可知一种名为‘忘情蛊’的蛊?”
闻此言萧尘才稍稍放心一些,又想起心儿,问道:“那……心儿她好些了么?”
萧尘眉宇渐渐松开,颔首道:“我明白了。”
萧尘见她竟然都不跟自己打招呼,轻轻一笑将她拽住,笑道:“这么晚了,还打算往哪跑?”
七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六月十五,这日天刚亮,萧尘便起床焚香沐浴,足足半个时辰方才起身,屋外四个丫鬟已将衣服备好,见他沐浴出来,便即羞羞答答上前替他穿衣。
萧尘看着他,仿佛隐隐间猜出了他的用意,如今正魔两道争执不休,双方各有损失,今朝一聚,莫非是让自己劝他们化干戈为玉帛?
“你烦不烦,我跟你说正事呢。”萧尘一把拍开她的手,正色道:“这种蛊,将来有可能自动解除吗?”
和*图*书日,萧尘去到天玑宫,鬼仙神色凝重:“还有七日便是十五,我已派人四方下请柬,届时无论正道还是魔宗,想必各大门派的人都会到来,你可已准备好?”
“还在闭关?”萧尘不禁皱了皱眉,心想她两个月前受的伤,按说这么久了,应当好了才是,怎么今日还在闭关?而且还不许任何人踏进天璇宫一步……
倘若是之前萧尘去苦境前,刚得素怜月收留那一会儿,那时萧尘一定不会想着防备素怜月,但是时间过去近两年,二人这么久没见面,加上萧尘回来后又听闻许多关于她近两年来,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事迹。
只见台阶下方,一名身穿火红衣裳的女子款款而来,身后两边还跟着八名女子,分别手提贺礼,正是朱雀坛主瑶姬,红瑶。
上官嫣耸耸肩,故作一脸惋惜的样子:“没可能了,忘情蛊不同于其他蛊,一旦种下,一炷香内,情蛊会带着感情和记忆一起死去,所以即便是蛊神再世,也没有办法解除了。”
萧尘听得眉心越锁越深,湮灭时代,究竟何为湮灭时代?究竟是那荒诞无稽的天道说法,还是人为施张?鬼仙所指的异象,怕是便指五大洲各地封印的魔了吧?
转眼去了炷香时间,萧尘穿戴整齐,束发完毕,便随四名丫鬟出宫而去,迎面遇上慕容仙儿,慕容仙儿今日也打扮了一下,身穿一件白色流仙裙,头戴珠玉首饰,比起往日更像一个小公主了。
现在紫府动荡不安,正魔之争愈演愈烈,双方死伤惨重,但这一切,都仿佛是有人在背后刻意推波助澜,令得人界厮杀成片,陷入一片混乱。m.hetushu.com
萧尘回到风云不动城已是夜幕轻垂,鬼仙之前收到了他要回来的讯息,此时出门相迎,见他一去近半个月,此时风尘仆仆归来,问道:“可还顺利?”
萧尘今日自然是穿一件大红袍,颇具气势,后面两名替他束发的丫鬟都忍不住道:“城主今日真威武呢。”
便在这时,又听下方的迎宾队一声高呼:“罗刹宫,朱雀坛主到——”
如今萧尘已是一方城主,又哪里还会去与人争什么天罡榜,紫府第一青年这些虚名呢?日后别人提起他,便不再是什么最强青年,不再是什么天罡榜前十,而是风云城的城主了。
顿了顿,鬼仙继续道:“另外还有二人,一人乃是殒仙门的锁千秋,行事狠辣。一人乃是五大古派之一太清门的计无悔,为人倨傲。这三人隐然已成为紫境青年里的巅峰强者,即便是强如晓月、苏子慕,也要暂避其峰。”
萧尘见他神色严肃,说有事与自己相谈,必定是大事,颔首道:“好。”走出几步又回过身来:“对了前辈,初七好些了么?”
蓦然间,萧尘又想起玄虚子,玄虚子死时怎样也不承认是他去灭了绝情宫,却又不像是在说谎,倘若不是玄虚子,那灭了绝情宫的人,究竟是谁?
萧尘微微一愣,是那日黄昏看见的那个女子,但为何来的不是素怜月?
鬼仙道:“如今各地异象频频生,又有噬魂妖花不断作祟,苦境那边也开始不安,湮灭时代第二个阶段已逐渐来临,紫府恐是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
“好,那我先回去。”
鬼仙道:“以你如今的修为,即便同时对付他们三人,也是绰和图书绰有余。”话声甫歇,二人相视一笑,鬼仙道:“恭喜小子,晋升洞墟品。”
上官嫣见他双眼无神,呆着不说话,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萧尘醒转过来,拍开她白皙嫩滑的爪子,问道:“对了上官大小姐,我向你问一件事。”
萧尘看着铜镜里的自己,轻轻一笑,今日恐怕有许多事呢,也不知母亲会不会来,苏家那边是他让青鸾亲自去下的请柬,该是会来吧,自己来紫府这么多年,却从未去苏家看过母亲,着实不孝。
鬼仙继续道:“一旦湮灭时代第三个阶段来临,那时便是六界之争,不同于人界的小打小闹了,六界之隙的封印,也在逐渐松动,一旦完全解开,那时,便是六界众生的浩劫。”
听闻此言,萧尘本已抬起的脚步,又缓缓放了下去,然后心头莫名涌出一丝酸楚,这次临行前,他确实是去找上官嫣询问了许多关于蛊这方面的事,但那时却是想着稍稍提防一下素怜月,免得又像上回去炼尸宗那样,最后被她摆一道。
“莫少北?”鬼仙眉心一凝,知他在想什么,凝思片刻后道:“莫家直系一脉中的二公子,为人风流,但修为极高,乃是地仙古冥老人的真传弟子,半年前废掉了天罡排名第五之人,取而代之,此后声名鹊起,远胜当初的莫瑾炎。”
“这样么……”萧尘突然觉得心里有些沉甸甸的,却又像是释怀,回了天枢宫,一整夜辗转难眠,又想起那天素怜月服蛊前,悲伤绝望的模样,究竟是什么,是什么让她感到如此的绝望。
鬼仙见他神色间有疲惫之色,说道:“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明日我有一事与你相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