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829章 神秘太监

“我……”昭月还想说什么,但瞧见他奇怪的眼神,连忙摇头道:“不是不是,子卿哥,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以前弹的曲子也很好听,只是刚刚,反正就是,啊,我,对不起子卿哥,我真的没有说你以前弹得不好……我,我……”
萧尘收回手指,又查探了下欧阳子卿的记忆,欧阳子卿其实一直在骗昭月,用尽了各种甜言蜜语,为的不过是将来能够飞黄腾达。
一炷香后,萧尘随昭月来到了她居住的昭宁宫外面,但见庭院里面花开似锦,到处都栽培着花树,昭月公主脸上红扑扑的,映着淡淡月光,别是一番动人,有些羞涩的道:“你跟我进来呀,没有其他人,之前我让宫女离开了……”
“恩,我想想啊……”昭月公主轻轻咬着手指,自言自语道:“我父皇的父皇,父皇的父皇的父皇的父皇……哎呀,我也记不清了,总之应该很久了吧……”
萧尘这才醒过神来,自己不是欧阳子卿,不可太入戏,她喜欢的是欧阳子卿,不是自己,她也不是未央……
“恩,没事了……对不起,让子卿哥笑话了……”
“好吧。”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故作一脸悲伤道:“其实,是我师父要传一门绝学给我,需要闭关十年,这十年都不能再见月儿你了,我是心里难受啊……”说到最后,暗运真元一逼,眼眶里立时哗啦啦流出了眼泪。
萧尘轻轻一笑:“哪有,好了,天色不早了,月儿早些休息,我也回去了,免得明日陛下召见,起不来http://www•hetushu.com……”
要说她单纯,却并不是真傻,她了解欧阳子卿,欧阳子卿之前一直想得到她,但是今夜来了寝宫,都能坐怀不乱,这绝对不像是欧阳子卿。
“这样么……”萧尘轻轻一笑,心中却想,这太监绝对不简单,说不定来皇宫都是有着目的的,不过这些就不是他该关心的了。
一曲过后,昭月惊声道:“天啦!子卿哥,你今晚弹的曲子,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好听……”
萧尘背后渐渐凝了一层冷汗,糟了,被她发现端倪了,她起疑倒没什么,就怕她去韩宇那里说,韩宇此人心机深沉,必然又会去赵忠那里说,那样的话,就真的完了……
萧尘彻彻底底愣住了,完了,这回似乎真的过头了,她若跑到皇帝那里去说此事,岂非一下子就穿帮了么,萧尘啊,你真是没事找事,说三年不好么,说什么十年,现在怎么办……
“恩,好喝,我弹一首曲子给月儿听吧?”
不待话说完,昭月愣愣的看着他,心想不对,他今天怎么一直想躲着自己,冷冷淡淡的,而且从不说往年的事了……
“啊!没事啦,树枝上有刺,不过花树上面的刺,刺着其实一点也不疼啦,嘻嘻,子卿哥快尝尝。”
萧尘抬起头看着她,这一刻看着她看自己的眼神,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些疼痛,若是未央在世,也会这样对自己么……
“谁?谁在外面?”
萧尘轻轻一笑:“这样么……”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和图书,又问道:“赵公公是何时进宫的?”
“呃……有么?”萧尘抬起头来,有些尴尬的道,刚刚他只是为了试音,胡乱弹奏了一曲而已,那个欧阳子卿,好歹也是帝国第一琴师,琴艺不会这么低吧?
五年前,也是今日,欧阳子卿一身白衣翩翩,第一次来皇宫,一曲琴音,技压群雄,那一年,昭月刚满十五岁。
昭月抬起头来,这一刻看着他的眼神不如之前那般小鸟依人了,更甚至还带着一丝丝冰冷,摇摇头道:“不对,你有问题……”
萧尘吓了一大跳,原来只是她的少女之言,并非发现自己是假扮的,当下轻轻扶着她双肩,柔声道:“好月儿,怎么会不是我呢?你再仔细看看。”
萧尘随即坐下去,将太古遗音取了出来,这琴他还从未弹奏过,正好试一下音,以免寿宴那天出问题。
可是不对啊?连韩宇和昭月离自己这么近都察觉不了,这死太监怎么可能一眼就瞧出端倪?他若来探察自己,以自己的神识,岂会感应不到?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月儿好些了么?”
“怎样?好喝么?嘻嘻……”
萧尘蓦然一惊,糟了,难道被她发现了?而下一刻,只见昭月慢慢偏过头去,眼中泪水滑落:“你不是我的子卿哥,你心里有别人了……”
而昭月公主,此时脸颊也像是红透了的柿子,眼神里也有些害羞,她这种眼神,并非颜如画那种做作的眼神,而是来自内心,对深深喜欢的人,这样的一种眼神,若非萧尘www.hetushu•com有任务在身,难保不为之所动。
萧尘愣住了,这回似乎说过头了,萧尘啊,你不是个好家伙,她都被欧阳子卿骗得那么惨了,你还来如此骗她,这回怎么办?
昭月公主一下子抬起头来,她虽然害怕赵忠,但是按捺不住心里的思念,不想萧尘回去,连忙说道:“不,不用啦!皇宫这么安全,子卿哥会送我回去的,赵公公不用担心……”一边说,一边急急忙忙拉着萧尘走了,生怕自己被赵忠带着回去。
“恩。”萧尘点头一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自己龙潭虎穴都敢闯,颜如画的寝宫都敢进,难道还怕进这个单纯公主的寝宫么?去就去。
昭月愣了愣,下一刻,紧紧扑在了他身上,情绪一下子变得有些激动了,声泪俱下:“不,不要!我不要!十年,十年……不,我不让你走,明日你就去向我父皇提亲,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好呀!”
萧尘轻轻一叹,扶着她的肩膀,柔声道:“没事,是我不好,弹了首这么伤心的曲子,让月儿难过了,对不起……”
便在此时,窗外忽然吹进来一股阴风,令他浑身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两人都不说话,房间里宁静万分,越是这样,昭月公主越是显得害羞,她还是第一次这般大胆让欧阳子卿来自己寝宫,一时不知作何是好,忽然道:“呀!我想起来了,刚刚去采了新鲜花蜜,我调花蜜茶给子卿哥尝尝。”说着,便去了桌子那边。
那人正是赵忠,昭月公主吓得连忙和*图*书从萧尘背上跳了下来,脸上羞得通红,支吾不清道:“赵……赵公公,你怎么……”
“你不是子卿哥,你到底是谁……”
过了一会儿,昭月调了一杯花蜜茶捧过来,萧尘闻着只觉沁人心脾,要去花树上细心采花蜜,何其之难,这时才注意到她手指上有个小红点,怔怔道:“月儿,你的手……”
赵忠在萧尘脸上扫视了一眼,阴沉沉的道:“天色已晚,公主怎还不回宫休息。”
见她越解释越乱,萧尘轻轻一笑:“我再弹一曲月儿听听。”
“我不让你走,不许你走……”
一曲过后,萧尘转过头去,却见昭月眼眶红红的,然后一下子扑在他肩上哭了起来:“我……对不起,子卿哥,你刚刚的琴曲,我听着听着……不知怎么,突然好难过,对不起……”
“子卿哥,你怎么了……真的没事啦,不疼的。”昭月见他眼眶红红的,轻声道。
昭月一边说着,一边又轻轻抚着萧尘脸颊,哽咽道:“以前是月儿不好,是月儿任性,今晚月儿就给子卿哥,不要走好不好,要不然,明天我去求父皇,让他把你留下……”
这一次,萧尘是认真弹奏了,不过弹的并非什么名曲,而是他此刻即兴创作,心里面想着未央而已,曲子弹着弹着,渐渐有些伤感了。
她藏在屏风后面,美目流眄,被欧阳子卿的琴声深深打动了……
此刻萧尘心里有些忐忑,倘若真教这人起疑了,他必定会告知皇帝,如此一来,皇帝心生戒备,自己根本没可能得手,甚至还怕他们将和图书计就计,将自己等人一网打尽。
准备好后,萧尘便即开始弹奏,弹了一会儿,琴没有任何问题,但奇怪的是,他刚刚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琴里面仿佛传来一个声音:“你……”
昭月公主见他神情紧张,笑道:“好啦,子卿哥没事,赵公公近些年向来如此,你不必害怕,其实赵公公人还是很好的,小时候一直是他在照顾我和哥哥,我们还老喜欢一左一右骑在他肩上呢……”
“我……我刚和子卿哥从皇兄那里回来,这不……就回去了嘛。”昭月公主似乎有些害怕这个公公,小手藏在身后,低声说道,头也不敢抬一下。
这一刻,萧尘忽然想去探探她的记忆了,两指一并,轻轻按在了她后脑上……
好一会儿,昭月才抬起头看着他,不断摇头抽泣,两眼泛红,泪光盈盈,模样实是楚楚可怜。
直到走出老远后,萧尘才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此人没有跟上来,但是他此刻心里已经在打鼓了,这死太监从白天一直阴魂不散,莫非真教他察觉了?
赵忠脸色阴鸷,凝视着二人远去,倒也不去阻止。
但就只有那么一会儿,便再也没有任何动静了,似乎这太古遗音的琴魂也跟夙夜一样,当年受了重创,现在魂力恐怕比夙夜还要虚弱。
进到寝宫里,萧尘闻到一股似兰而淡的馨香,不禁有些心旷神怡,比颜如画那宫中的香味好多了。
“近日皇城不安,恐防有乱党混入,还是老奴送公主回宫吧……”赵忠阴沉沉的说着,声音听来竟有些令人不寒而栗,仿佛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