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946章 多情何似无情

而在她杀了几个北轩家的人后,北轩天凌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北轩天凌也就是之前那个青衣老者,是他当初在海边把皇甫心儿捡回来的。
回忆至此,萧尘已是潸然泪下,心中痛如刀绞,北轩阳炎仍是不敢动弹一下,颤声道:“这些都是崔婆婆逼的,与我无关……”
然而北轩寒墨却不知死活,又跑了上来,色迷心窍道:“无情,反正你也在我北轩家了,不如成了我的人,日后我登上家主之位,你便是整个北轩家的女主人……”说罢,竟然又扑了上去。
“混账东西!”崔心莲怒声一骂,但心中着实有些骇然,接连服药一两个月了,竟然还不能忘记,她这情究竟种得有多深?
萧尘目光冰冷,掌心一用力,再次探入他记忆。
崔心莲闻后大怒而来,这才没让北轩天凌的奸计得逞,过后,她便将皇甫心儿带回了无情谷。
时间,又过去了好几个月,春去秋来,一年过去了,这些时日,崔心莲每隔几天都会喂皇甫心儿服药,终于将她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冰冷无情的无情剑。
崔心莲掌心一幻,取出三枚丹药来,但见三枚丹药浑然天成,一枚作褐色,一枚作红色,一枚作黑色。
此刻,在紫宵峰后山幽谷,萧尘眼神冰冷得可怕,脸上布满了杀气,北轩阳炎吓得心胆俱裂,颤声道:“这一切……都是长老和崔婆婆做的,我……我阻止不了……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萧尘慢慢将手掌从他头顶移开了,沉声道:“上去,告诉你们的人m.hetushu.com,让他们不用走了,萧某人今日要血染整座山,另外,你也不用回东土之滨了,因为,我会让你们北轩家从东土之滨永远消失……”
只见皇甫心儿正在亭子里运功,一名鬼鬼祟祟的青衣男子悄悄步其身后,一下子从后面将她抱住了。
“不……不……”皇甫心儿双眼半睁半眯,眼泪哗哗而流,哽咽道:“婆婆,求求你了……我不想忘记,不想忘了他,婆婆,求求你了……”
而这卷残篇早已被崔心莲毁去,世间再无其二,唯有她自己牢记于心中,如此一来,她便彻底控制住皇甫心儿了。
这男子名叫北轩寒墨,乃是北轩寒瑀的堂弟,北轩天凌的孙儿,垂涎皇甫心儿美色已久,这日见无人,便偷偷溜了进来。
崔心莲道:“放心,老婆子自然有办法。”
后来,她便每隔些时日将摧心丸交给北轩天凌,由北轩天凌暂时控制皇甫心儿,此一来后,皇甫心儿便成了北轩家的利剑,在东土之滨人人闻风丧胆,许多与北轩家对立的人,都被她暗杀了。
而皇甫心儿早已无情,这一下,直接将他打了个半死,北轩天凌匆匆赶来,救下孙儿,恨恨的看了皇甫心儿一眼,此时在他心中,已经暗生了毒计。
半个月后,皇甫心儿绝情功反噬,生不如死,而北轩天凌却故意刁难,始终不肯给摧心丸,一来恨她打伤自己孙儿,二来他心中已有了一条毒计。
如此过了一个时辰,皇甫心儿变得神智有些不清醒了,崔心莲在她耳边和-图-书不断念咒,咒文十分诡异,北轩阳炎听不懂是什么。
看着她苦苦求饶,北轩天凌心里越是歹毒,冷笑道:“先让你痛个一天一夜,免得不长记性!”
“混账!”崔心莲脸色一厉,斥道:“我无情谷的弟子,岂能再动半分情欲,服下!”
而北轩天凌却不避不闪,手里拿着丹药,只需一用力,立时便可将其化为灰烬,冷冷道:“你还敢杀我?动手试试看!”
“好,好,冷姑娘,你别怕,这寒室有利于你恢复,这些时日,你便委屈一下了。”
“无情,把这三枚丹药服下,服下丹药后,你的身子就能好起来。”
皇甫心儿意识变得更加模糊了:“恨……只有恨……报仇,我要报仇……我叫冷无情,我要报仇……”
秘殿里,崔婆婆强行将丹药喂皇甫心儿服下,随后不断念咒:“忘了他,忘了他,你心中所有的情,都会变作恨,你心中只有恨,你是为复仇而生……”
北轩天凌手里拿着摧心丸,冷笑道:“冷无情,你真是不知好歹,当初若不是我救了你,你早已尸沉大海,现在非但不知感恩,竟还打伤寒墨,他哪里配不上你了?”
“无情知错……求长老,把药给我……”
如此又过了一个月,皇甫心儿总算完全清醒了:“婆婆,这里是哪,我在哪……”
皇甫心儿立时清醒过来,猛催真元,一下子便将北轩寒墨震飞了出去。
而更可怕的还是崔心莲,只见崔心莲也同皇甫心儿一般,双唇鲜红,双眼也变得通红,盘膝坐在皇甫心和-图-书儿身后,不断往她体内注入诡异的红气。
皇甫心儿身子一颤:“无情不敢……”
“我……我叫……冷无情。”
芝峦站在后面,不禁也是一颤,这一次连他也看出来了,萧尘是动了真怒,以往北轩家处处侵犯风云城,处处侵犯紫境的门派,但是,谁规定了只能北轩家侵略别人?
这一日,北轩阳炎又来院子偷偷看皇甫心儿,却听一阵脚步声响起,立时躲在了一棵树上。
“丫头,你总算醒了,身子好些了没?”
原来,崔心莲所练就的摧心神功,并非什么摧心神功,而是她当年无意所获的“绝情玄鉴”第六卷,仅凭此一卷残篇,便能令她在东土之滨有着撼不可摇的地位。
每每反噬到来,生不如死,只能靠服用摧心丸来缓解痛苦,若不及时服药,最终便会走火入魔,七窍流血而死。
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皇甫心儿功力大增,心中也只有仇恨,再无半分情念,无论是谁招惹了她,下场都会十分凄惨。
但摧心丸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治本还需要崔心莲的摧心神功,也就是绝情功第六卷残篇。
崔心莲此人野心也不小,她又岂会将自己铸造的利剑完全交给北轩家?
到后来,北轩阳炎才知晓,原来这三枚丹药,褐色的叫做“断肠散”,能使人将情变成恨,红色的叫做“忘情丹”,使人忘记从前部分记忆,以及记忆里最深刻的那个人,最不想忘记的人,而黑色的叫做“摧心丸”,是为了控制皇甫心儿。
“这里是无情谷,丫头,你叫什么名www.hetushu•com字?”
而这一切,北轩阳炎在外面偷看得清清楚楚,他对皇甫心儿已暗生情愫,岂能容北轩寒墨玷污了皇甫心儿?当下立即便去无情谷将此事告知了崔心莲。
这话已经再明显不过,便是要皇甫心儿委身于北轩寒墨,这便是他的毒计,他要让皇甫心儿成为北轩寒墨的人,这样一来,日后更有利于北轩寒墨争夺家主之位。
北轩阳炎越发觉得事情有异了,这日便壮着胆子,冒险施展北轩家的神力之术,悄悄将神念穿透了进去,想看看这老婆子究竟在搞什么鬼,这不看不打紧,一看顿时吓了个魂飞天外。
皇甫心儿眼神骤然一冷,咻的一声冲了上来,五指成刃,距离北轩天凌喉咙已不足三寸。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一个月过去了,但皇甫心儿始终未踏出过殿外一步,每次崔心莲进去后,也会设下隔音结界。
他找到崔心莲,诉说了此事,他心中自然担心,如今皇甫心儿功力日渐深厚,总有一日会失去控制,反叛他北轩家,如此辛苦铸成的一把利剑,岂能就这样失去了?
渐渐的,皇甫心儿又恢复了正常模样,只是十分虚弱,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意。
“先给你一半,这剩下一半,其中四分之一,你晚上去寒墨的房间找他拿,最后四分之一,明早你们两个一起来我这里拿。”
只见皇甫心儿盘膝坐在石床上,双目轻闭,嘴唇似染了鲜血一般而红,十指指甲也暴涨了几寸长,鲜红无比,诡异万分。
其实,皇甫心儿修炼绝情功,又怎会忘不和_图_书了萧尘?只是她不想忘记,宁可夜夜遭受无情功的反噬,也不想忘记,一个一生只喜欢一次的人。
“丹药……”皇甫心儿仍是神智有些迷糊,喃喃道:“不……无情不服药了,每每服药后,无情都会记不起一些事来,不……我不想忘了他,不想忘记……”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样却也是极好,用情越深,日后只会越是无情,越是令人害怕,再反观那些一服药就把心上人忘记的,这样的人,如同朽木不可雕,日后再怎样都不会有太大的成就。
她将此卷的功法故意改动颠倒,拿给皇甫心儿修炼,本来以皇甫心儿的心思,决计不会修炼来历不明的绝情功,但那段时间她意识模糊,便也修炼了,修炼之后,尽管功力大增,但每隔一段时间,却会产生反噬。
“不敢?瞧你这副贱相,滚下去!”北轩天凌用力一脚将她踢飞了下去,随后将摧心丸捏成两半,扔了一半下去。
这哪里还是他从前见到的那个貌若仙子的女子?简直有如妖女一般可怕。
“我……没事了,这里是哪?”
“张嘴!服药!”崔心莲厉声一喝,捏住皇甫心儿双颌,强行喂药,皇甫心儿仍是眼泪不断:“不要……婆婆,求求你了……”
再后来的事,萧尘差不多也已经得知了,之前北轩家并不知道他和皇甫心儿的关系,直至那次万仙盟审判过后,北轩寒瑀来到紫境,后来,北轩家才知道皇甫心儿从前和他认识。
“长老……求求你,把丹药给我……”皇甫心儿此时趴在地上,犹如万箭攒心,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