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1005章 洞房花烛

另一人又跟着喝道:“皇甫宫主与萧城主乃是才子佳人,天作之合!你一个魔道妖女!如何配得上萧城主!还不快滚!”
整间新房,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馨香,皇甫心儿端起酒壶,斟入七分,酒入樽中,但见澄黄清亮,乃是有名的“湘妃泪”。
“萧尘哥哥,给。”
“萧尘……”
素怜月沉声笑了起来,最后眼神一厉:“好,从未认识!此生你我……情义绝!”话末,衣袖一拂,化作一道紫雾破空而去。
“心儿……”萧尘轻轻伸出手,抚摸在了她温热的脸庞上。
皇甫心儿见他一整天都没说话,问道:“你是不是在怪我,今日打伤她?”
皇甫心儿提醒了一下,萧尘这才回过神来,接下来婚礼继续,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分,两人才被送入洞房。
“他说,让你离开,没听见吗!”皇甫心儿冷冷道。
说着说着,萧尘双眼渐渐红了。
“你!”各派掌门皆是一怒,但又惭愧不已。
这玄阴归灵箓也是八部奇书里面的篇章,威力亦是巨大无比,她显然已经练至第三重了,只见她身上瞬间缠满了紫雾,瞳孔也变成了紫色,双唇更是变得深紫。
“从未认识……”素怜月看着他,嘴角不断溢出鲜血,冷冷的笑了起来:“你所言,可是当真?你今日,当真要娶她?”
“心儿是无可取代的,即便是死,萧尘哥哥也愿意替心儿去死,愿意替心儿承担一切……”
萧尘摇头一笑,虽是在笑,但眼中却慢慢聚起m.hetushu.com了泪水,声音也渐渐哽涩:“那次我不该让心儿一个人走,不然心儿就不会受这么多委屈,都是我的错……”话到最后,两行眼泪终于流出来了。
“萧尘哥哥?”
听闻此言,皇甫心儿才慢慢松开了手指,但眼神依旧冰冷无比,冷冷道:“本宫今日,可没邀请罗刹宫的人来,现在离开,留你一命。”
“砰!”一声疾响,素怜月直接被这一掌震飞了回去,嘴角一股鲜血流了出来,她如今功力虽然也十分深厚,但比起皇甫心儿,还是大有不如。
“恩……”皇甫心儿低头一笑,脸上甜蜜无限。
片刻后,萧尘扶着她坐到了榻上,皇甫心儿脸上更加绯红了,许久才敢抬起头来看他,嗫喏不清道:“萧尘哥哥……我们接下来,是不是,是不是要……”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去,紧紧咬着嘴唇,脸上仿佛挂起了两团红云。
广场两边,各派掌门仍未回过神来,兀自感到几分胆寒,这个世上,不会再多一个皇甫心儿吧……
“是萧尘哥哥不好。”萧尘泪中带笑,擦了擦眼睛,又微微笑道:“对了心儿,上次我去月老树下,求了两条月老绳,我替心儿戴上好吗?”
萧尘接过酒杯,饮下一口,入喉只觉甜而不辣,但是心里,却甚是苦涩,当初五岳山被断一臂,后为素怜月冒险收留,她酿的酒,便是这湘妃泪。
素怜月冷冷一笑,向她看去:“你还要脸不要脸了?他不娶你,www.hetushu.com你便以各大派掌门威胁,你是嫁不出去了吗?”
此言一出,各派掌门均是一颤,素怜月冷笑两声,又向皇甫心儿瞪去:“他们怕你,可我素怜月,偏偏不怕!”话末,陡然运转起了“玄阴归灵箓”。
素怜月身中掌力,立时倒飞了出去,这一刻,整个广场都仿佛变得十分安静了,只有她沉重落地的声音。
素怜月也同样眼神冰冷,脸上像是罩起了一层寒霜,布满了杀气,仍是一步步往大殿这边走了来,看着萧尘,眼神稍稍柔和了一些:“跟我走。”
萧尘轻叹一声,看着她道:“心儿,对不起……”
萧尘看着她:“心儿……”
素怜月满身杀气的向绝情殿这边走来了,广场两边的掌门皆是一惊,皇甫心儿一把扯下红盖头,眼神骤然间变得十分寒冷了:“给我拿下!”
皇甫心儿眼神一冷,五指一曲,便要亲自上前,萧尘伸手将她一拦,压低声音道:“今日我们大喜之日,不宜见血。”
“恩……”萧尘轻轻一笑,这是他这几天来第一次露出笑容,多希望,这一刻能够再久一点,哪怕是永远。
素怜月捂着胸口,抬头看着萧尘:“萧尘,我不管你有什么原因,我只问你,今日,你跟我走是不走?”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道:“素坛主,请走吧。”
“你走吧,就当……从未认识过。”萧尘脸上异常的平静,平静得像是,一场与自己无关的风花雪月。
想到此处www•hetushu•com,一名老者立即冷喝道:“素怜月!今日乃是皇甫宫主与萧城主大喜之日,你休要在此胡搅蛮缠,再不速速离去,休怪我等无情!”
皇甫心儿不断摇头,也像是着急了一般,用力将他抱住,不断摇头道:“萧尘哥哥不要哭好吗?心儿喜欢看萧尘哥哥笑,你一笑,心儿就笑了,你一哭,心儿也会哭……”话到最后,声音也哽咽了:“心儿从来都没怪过萧尘哥哥,都过去了,没事了,萧尘哥哥不要哭……”
皇甫心儿眼神一冷,也猛然催运起了绝情玄功,萧尘伸手将她一拦,然后……一掌向冲来的素怜月打了去。
她怎样也没想到,这一掌,会是萧尘打来,所以,她一点防备也没有。
“萧尘哥哥……不对,我应该改口了……”说到此处,皇甫心儿脸上忽然更红了,看着他,轻声道:“萧……萧郎。”
夜幕渐渐笼罩下来,一轮明月当空,今晚的月亮,比任何时候都要明,皓月千里,直似无垠,将整个落英谷,映得宛如白昼一般,一花一木,清晰可见。
许久后,众人才向皇甫心儿看去,纷纷笑道:“那捣乱之人已走,皇甫宫主,请继续吧。”
过得片刻,两人才松开,萧尘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痕,皇甫心儿哼了一声鼻子,看着他道:“人家成亲都是高高兴兴的,哪有我们这样哭哭啼啼的,讨厌……”
一杯接一杯,萧尘也不知喝了多少,皇甫心儿也小酌了几杯,脸上已是绯红一片,却更添她和-图-书娇媚之色。
素怜月冷笑一声,摇头道:“我不信。”话末,又向萧尘看去:“你今天,跟我走是不走?”
“心儿!住手!”眼见皇甫心儿又要抬掌,萧尘立即伸手将她阻止了。
皇甫心儿目光骤然一冷,掌心已经凝起一道红色真气,萧尘伸手将她一拦,又向素怜月看去,道:“素坛主,请离开吧,并非你口中所言,而是……”说到此处,看向皇甫心儿,继续道:“我与心儿,早已有婚约。”
萧尘轻轻一笑,抚着她的脸庞:“萧尘哥哥喜欢心儿,一直都喜欢,无论心儿变成什么样……”
皇甫心儿微一蹙眉,有些委屈道:“我是怕你跟她走了,若是今日你跟她走了,你知道我会有多伤心吗?”
一时间,跟着起哄的人越来越多了,素怜月仰头大笑,向他们一个个指去:“看看你们,看看你们,一派掌门,如今变得跟条狗似的……”
“哈哈!”素怜月仰头一笑:“你以为这样,她就会放过你们吗?等过了今夜,她会把你们都杀光!”
“啊!”一声疾喝,只见她陡然间如同一道紫芒,向大殿上冲了去,猛然掀起的狂风,令得两边各派掌门均感到一窒。
当然,这个洞房,没人有胆子敢来闹。
此刻广场两边的掌门长老均已吓得变了色,今天若是萧尘当真跟她走了,恐怕他们,一个也活不成。
此言一出,各派掌门均是一颤,皇甫心儿仰头一笑,冷声道:“今日本宫与萧郎成亲,不宜见血,再不离开,立刻教你命丧当场和-图-书!”
“要走,也是你与我一起走!”素怜月忽然双足一蹬,向他纵飞了过去,萧尘陡然惊觉,睁开眼来,还不待阻止,皇甫心儿已一掌向她打了去。
众弟子听见命令,一齐攻了上去,但是凭她们,焉能是素怜月的对手,只见素怜月随手一拂,几道紫雾冲出,立时便将数十个弟子震飞了出去。
素怜月蓦然一愣,怔怔看着他:“你说……什么?”
萧尘睁开了眼睛,望着素怜月离去的方向,两眼有些无神,脑海里,依然反复回响着那句话:“此生你我情义绝……情义绝……情义绝……”
皇甫心儿偏头一笑,咬着手指道:“总感觉好别扭,算了……还是,还是叫你萧尘哥哥好了……”说到此处,又抬起头看着他:“萧尘哥哥,扶我过去吧。”
但是,这一掌如果是皇甫心儿打来,她就没命了。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酒杯放下,目光依旧平视着前方,一动不动道:“无论如何,当初她于我们有恩,你何必一出手,便要置她于死地。”
“砰!”
皇甫心儿抬起头来,指尖轻轻抵在了他唇上,蹙眉道:“今天是我们大喜之日,萧尘哥哥说这些做什么……”
“啊……怎么了?”皇甫心儿又抬起头来,仍是玉面含羞,一颗心扑扑直跳。
“哼!”皇甫心儿冷冷一哼,这才将手放下去。
“好啦,今日是我们大喜之日,心儿盼这一天好久了,你干嘛说对不起……”皇甫心儿脸上带笑,又斟了一杯酒给他。
萧尘闭上了双眼:“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