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1224章 大破天王殿

“回,回天王……”两个男子浑身一颤,道:“她说,让天王出去……出去与她一战。”
“报——”
一听她道出名字,左边那红衣男子立时便要催动袖中乾坤幽笼罩,然而还未拍下去,便陡然一惊,脸上神色惊变:“等等!你说……你叫甚?”
……
梨花魔玲儿转过身来,对着萧尘嘻嘻一笑:“哥哥,你看,如何?这次便由你来做统帅,那澹台灭称作什么八部统帅,哥哥不如自封个九部统帅如何?咱们高他一等,怎样?”
当下,一行人便在萧尘和梨花魔玲儿带领下,浩浩荡荡往瀛洲西北之境的乾元山去了,这一群人里面,大多也都是些不服仙界管制的,不像那些正式册封的仙王上仙,哪里会怕事情闹大?
殊不知,这乾坤幽笼罩妙法多多,功力若够,即使收入一片天地也未尝不可,而若不够,那便叫出对方名字,或是对方主动道出名字,届时再催动罩中玄法,必将其收入罩中。
梨花魔玲儿哼哼一笑:“有何不敢?那你们两个听好了,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梨花魔玲儿是也!”
其实梨花魔玲儿说的是让乾元天王出来受死,但他二人岂敢原话讲出来?殿上几位长老相视凝目,均想哪里来的疯丫头,胆子倒还不小,一人道:“天王,要不要出去看看?”
“怎么?乾元天王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萧尘摇头一笑,道:“好了,玲儿妹子,正事要紧,和_图_书我们即刻出发吧。”
“是……是!”二人拿了罩子,便化作两道红芒往外而去了,这乾坤幽笼罩乃是神品级别的法宝,二人这回心里也算有了个底。
此刻一人抬头向乾元天王看去,道:“那厮如今有了凤凰族为靠山,现躲着不出来,天王,你看这如何着手?不成要去凤凰族亲自要人?万一事情闹僵,我怕统帅那边不好交代。”
“嚯!乾元天王,你总算肯出来了!本姑娘就差把你这里封了!”梨花魔玲儿拍拍手站了起来,双手叉腰道:“你还敢说井水不犯河水,你都欺负到本姑娘头上来了知不知道!”
“回……回禀天王,那……那……”二人气急声噎,抚了抚胸口,平缓一口气后才接着道:“外面那人,是梨花魔玲儿!”
见到二人离去,乾元天王这才收回目光,凝了凝神道:“刚刚,说到哪了?”
听她一声令下过后,众人立时整装待发,气势浩浩荡荡,直令云海翻涌不休,如那海中千层白浪,蔚为壮观。
“你二人,拿了乾坤幽笼罩,去把她给我罩来,本座倒要看看,什么人敢闯乾元山!”
二人眼一眯,左边那红衣男子将乾坤幽笼罩藏在宽袖里,道:“好!那便说说,你叫什么名字!”
“罩……罩……”二人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对视一眼,说不出话来了。
且说先前那二人拿了乾坤幽笼罩,一路来到山前,却见梨花魔玲儿依然hetushu•com独自站在那里,二人对视一眼,偷偷祭出乾坤幽笼罩,喝道:“兀那丫头!我叫你一声名字,你可敢答应?”
“糟糕!”乾元天王见他二人此时神情,料必是法宝教那魔女给收缴去了,那魔女从来不讲道理,这乾坤幽笼罩又是仙界至宝,这回可如何要得回来,衣袖一拂,便化作一道疾芒往外飞了去。后面几位长老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听那魔女竟然打上门来了,此时也都捻指结印,化作道道剑光往外去了。
只见大军往西北直驱而去,如似一条浩浩长龙,所经山岭之处,那些山中凶禽猛兽,均吓得仓皇四窜。
“嚯!原来是乾坤幽笼罩,你们竟还想抓我,好大的狗胆!呔!看打!”
梨花魔玲儿将双手往腰上一叉:“我说,我叫梨花魔玲儿,怎了?”
梨花魔玲儿见这二人去而复返,却不见乾元天王出来,冷冷一笑:“你叫便是,姑娘有何不敢答应?”
“嘻嘻!好!”
“一派胡言!”乾元天王衣袖一拂,冷冷道:“本座从未去过你梨花宫,如何欺负到你头上了?你休要在此胡搅蛮缠,还不快快将乾坤幽笼罩归还,速速离去!本座念你不知事,不予追究,否则……”
乾元天王双目微凝,沉思良久,怫然不悦道:“哼!上回殇阳山脉失手,如今另外几位天王对本座颇有微词,他们去统帅那边一说,到头来麻烦的还不是本座!不能坐以待毙,为http://m.hetushu.com今之计,只有……”不待话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急急的“报”字。
乾元天王目光一凝,心想自己拖住这魔女,那小子本事就算再大,今日也插翅难飞了,思念及此,手一挥,喝道:“给我拿下!”
“小子!是你!”
片刻后,乾元天王来到山门前,只见远处山头悬崖边上坐着一个少女,双脚不断晃荡,嘴里还在哼着小曲,果然是那梨花宫的魔女,又向后边一处云海凝望过去,只见那云海翻涌,不知还藏匿着什么人,眼神一冷,冷冷道:“梨花魔玲儿!我乾元山与你梨花宫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破我山门大阵,是要如何!”
“哼!”梨花魔玲儿得意一笑,大声道:“你们两个!赶快叫乾元天王出来,莫要再做缩头乌龟,否则本姑娘一生气,捏个阵法把你们这里封了!”
“切!否则你便如何?你这山里的破阵法,我看也不过如此,还有啊,你欺负我哥哥,便是欺负我!”梨花魔玲儿双手叉腰,头一偏哼声道。
乾元天王立时双目一睁,万万没料到此人竟然出现在这里了,萧尘淡淡笑了笑,忽然取出乾坤幽笼罩,对着罩子上用力一拍,大喊道:“乾元天王!”
一声叱喝,登时吓得那二人魂飞天外,魄散九霄,连法宝也顾不得了,忙的里往天王殿狼狈逃去。
待那二人逃得无影无踪了,梨花魔玲儿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手里的乾坤幽笼罩,嘻嘻一笑和-图-书:“好宝贝,送给哥哥做礼物,嘻嘻……”
不妙!两人陡然一惊,怎会是这个小魔女,这回连乾坤幽笼罩也顾不得了,连忙转身,便想往乾元大殿逃回去,梨花魔玲儿目光一凝,瞧那人袖子里藏着个紫芒阵阵的法宝,喝道:“还想跑!拿来!”话末隔空一抓,“咻”的一声,便将那乾坤幽笼罩夺了过来。
只见两个身穿红衣的男子行色匆匆跑了进来,左边殿上,那左护法青袍老者道:“何事如此惊慌,说。”
三天后,乾元天王殿中,乾元天王正在与左右护法及其他司掌重职的长老议事,无非便是如何擒住萧尘,拿去澹台灭那里交差。
“罢了罢了,大概又是哪个乱闯的黄毛丫头。”乾元天王摆了摆手,显得满不在意,话末凝指一划,半空中便出现了一顶紫芒阵阵的罩子,但见那罩子外面印满了符文,内里有着玄虚,显然非一般的法宝。
只见几位长老脸上均是忧色深深,先前他们也让人守在瀛洲北境,只待萧尘从凤凰族一下来,便将其擒住,奈何时至今日,也没有动静传出,自然便是当日被萧尘敛去气息绕开了。
“说什么!”乾元天王眼神一冷,他刚刚正因萧尘一事发愁,现在又莫名其妙听见有人敢闯他的乾元山,脸上已经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你说甚!”乾元天王乍然一惊,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他二人疾视过去:“我给你二人的乾坤幽笼罩呢?”
“你哥哥?你哥哥又hetushu•com是谁!”乾元天王双目一凝,心想这魔女从来不讲道理,莫不是编了个理由,今日故意来找茬?就在这时,只见那悬崖后方,忽然闪出来两道人影,却正是萧尘和皇甫心儿。
只见那罩中紫芒一闪,乾元天王可万万不敢答应,正此时,后面几位长老也到了,还有许多天王殿的高手,也都纷纷闻声而来了。
“报!”两个红衣男子仍是有些神色惊慌,拱手道:“外面不知从哪来了个小丫头,好生厉害,她破了我们山门前的大阵,闯了进来,说……说……”
话音甫落,只见外边那云海陡然翻涌了起来,刹那间,无数人出现在了云海之上,密密麻麻,数之不尽,一股恐怖气息笼罩过来,令得乾元殿许多人为之一颤。
再说那二人一路仓皇逃回大殿,殿上乾元天王正在与几位长老议事,见他二人又慌慌张张跑了回来,眉头一皱,不耐烦道:“又怎了!”
“嚯!”梨花魔玲儿往前一站,双手叉腰道:“乾元天王,这回算是你欺负我了吧?好好好……”言念及此,用力拍了拍手:“小的们,出来了!”
右边殿上坐着个紫袍老者,正是当日那右护法,当日在殇阳山脉,他的紫玄剑遭萧尘毁去,法宝毁了不说,连带元神受损,对于此事,他一直怀恨在心,此刻拱了拱手道:“方才说到那厮躲在凤凰古族不敢出来,为今之计,须设法将其引出,依属下之见,不如再去趟下界,抓他两个至亲之人,逼他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