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九界仙尊

作者:神出古异
九界仙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叱咤风云

第1410章 无相吸元功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青鸾的声音:“主上,外边有人求见。”
片刻后,两人来到了她的寝宫,只见里面一片狼藉,衣服事物被扔了满地都是,素怜月一下怒上心头,咬牙切齿道:“红瑶那贱人,一定是想找阴阳蛊咒。”
就在这时,后面忽然传来了素怜月略有些冰冷的声音,萧尘太过专注,竟未察觉到她来了,当下无声将那秘籍放了回去,手掌微一运力,无声无息将暗格推了回去,转身笑道:“没有,就是随便走走,没想到你这里……还有一间密室。”
司天这个神秘的组织,人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里面暗中交易魂魄,上至天帝,下至冥帝,这些大人物都管不了,足以说明整个司天已经超出三界六道,不受天地制约,不受任何人制约,哪怕他如今修为再高,也绝不可贸然轻举妄动。
素怜月柳眉微蹙地看着他,倘若他心意已决,一定要去闯这龙潭虎穴,那她也会义无反顾地跟着去,连那最可怕的罗刹殿她都经历过了,世间还有什么是比罗刹殿更可怕的。
好片刻后,屋子才稍稍整理出来,素怜月往窗外看了看,说道:“要不然,你先在这里坐会儿,我去个地方,等会就回来。”
看着满屋子乱成一团糟,萧尘也无处落脚,皱了皱眉道:“先将屋子里收拾下吧。”
“沧溟坛主不远万里而来,莫非只为此事吗?萧某记得上次说过,从今往后,她与www.hetushu.com罗刹宫已经……”
萧尘凝了凝目光,向白楹看去,大概已明白了她的意思,此刻也不多言,向外面道:“初七,送沧溟坛主。”
“你在做什么?”
“恩。”素怜月点了点头,转过身凝眉看着他:“今夜我要回趟碧水坛。”
两人又静悄悄离开了碧水坛,一路上沉默无语,关于那本“无相吸元功”,萧尘也并未去询问她,时至今日他也明白,心儿从小与自己认识,可以将任何事都无所隐瞒地告诉自己,但是素怜月,她毕竟是罗刹宫的人,始终有许多事瞒着自己。
萧尘目光停留在了那本没有灰尘的秘籍上面,小心翼翼取出来,只见上面写着五个字:无相吸元功。
话未说完,白楹打断道:“素坛主此刻确实身在风云城,待她养好伤后,自会回贵派复职,沧溟坛主无须多虑。”
“那我陪你一起。”
萧尘怀着好奇心,以神识探到暗道机关所在,轻轻打开了机关门,进入了一条地下甬道里面。里面黑灯瞎火一片,走了好久他才找到一间暗室,这暗室里面也别有玄机,看似普通的墙面,实则藏了许多暗格,里面藏着一本本秘籍和一些毒针暗器,以及炼蛊的事物。
无怪素怜月这间寝宫不让人随意进来,里面却是别有洞天,看似普通的墙面里边,实则藏了好几间暗室和地下甬道,想必都是她平日里用来修炼一些隐秘玄功的地方。
http://www•hetushu.com怜月蹙眉走了过来,似是怪他不听话乱走,发现了自己这间密室,此刻向他身后的石壁看了看,说道:“好了,你先上去,我拿些东西就上来。”
“恩……好。”
萧尘双眉紧锁,每件事都必须要有人去做,五岳山那边交给万仙盟了,天界的裂痕自然也有天界的人去处理,他现在要做的,便是潜入司天,调查噬魂妖花是否与其有关,同时也调查清楚,这几千年来,司天与灵寂间暗中究竟在做什么。
“萧城主……”
“那你是非去不可了?”
萧尘笑了笑,虽不知罗刹女帝暗中又在耍什么把戏,但观沧海想一举剿灭几大魔宗,恐怕并非易事一件,四大魔宗里面,除了炼尸宗自从红袖死后,已经逐渐式微,另外三大魔宗仍然如日中天,绝不可小觑。
入夜时,天上一轮明月高悬,两人静悄悄离开了城主府,径往碧水坛而去,约半个时辰后,两人来到山谷前,只见谷内一片幽寂,素怜月打了个噤声手势,她这次回来,自然也是静悄悄的来,然后天亮前离开。
而吸元大法种类繁多,苏小媚的“吸元太法”算是一种,而这本无相吸元功恐怕更加厉害,素怜月怎会修炼这等邪功?而且瞧这翻动过的痕迹,说明前阵子她刚修炼过。
“这些事,万仙盟那边自会处理。”
不等他话说完,素怜月伸出手指轻轻抵在了他唇边,摇头道:“你对司天一无所知hetushu.com,贸然前去,无异于将自己置身险地,而我……至少我还从女帝那里得知过少许。”
“恩……”
回到天枢宫,素怜月见他进来,一脸紧张问道:“如何?玄姬她来说什么?”萧尘摇了摇头:“没事,她说女帝让你回去复职。”
萧尘微微点头,也不多言,回到了上面的房间,过了一会儿,素怜月也上来了,同时换了身衣裳,看着他道:“走吧,回风云城。”
“恩。”素怜月也点了点头,又道:“你不要乱走,免得让人发觉了,我很快回来。”一边说着,一边往外面去了,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
萧尘仍然紧皱着眉头:“抱歉,每一次涉险,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还要拖上你一起。”
见他凝神不语,素怜月再次开口问道,总之就是不想他去司天涉险,宁可他再去大闹一回天界,也不要去犯司天的忌讳。
待玄姬走后,白楹才向他道:“如今之局,让她回罗刹宫是好,不宜留在风云城,以免日后落人口舌,你要知道人言可畏。”
玄姬放下了手中茶盏,向他看了去,正要起身,萧尘淡淡笑道:“沧溟坛主请坐,无须客气。”说罢,走到殿首上坐了下去,看向她道:“不知沧溟坛主今日前来鄙府,所谓何事。”
“不……”
“吸元功……”
萧尘脸上露出些许狐疑之色,点了点头:“好,你去吧。”
去到下边风云殿,只见一名身穿青色衣裳的女子坐在左边殿上,http://www.hetushu.com正是罗刹宫沧溟坛主玄姬,白楹则坐在右边殿上,萧尘踏步走了进去,淡淡道:“沧溟坛主。”
萧尘这才恍然明白,怪不得她要回来,原来她竟藏了这么多东西在里面,红瑶哪怕再细心,没有他这般敏锐的神识,也难以找到这间暗室来,而这些东西放在暗室里比放在元鼎还要安全,倘若素怜月将这些东西放入元鼎里,只怕早已被红瑶强行打开元鼎拿走了。
“我不是说过,让你不要乱走了么?”
寻常人一般不会辛苦耗费精力来修炼这等邪功,因为一般情况下,其实修炼了也没多少用,比自己功力低的吸了没用,比自己功力高的不易得手,所以还不如花精力去修炼一门厉害的玄功,而素怜月,她修炼这门邪功是想做什么……
素怜月轻轻一笑:“哪一次不是这样?水里来火里去,习惯了。”
怀着好奇心,萧尘去到最里边的一堵石壁,打开上面的暗格,只见里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一排秘籍,然而大多都已经布满灰尘,只有一本,近期有翻动过的痕迹。
“回去……”素怜月双目一凝,在房间来回踱步,萧尘向她看去:“那你要回去吗?”
猛然间,他想到了什么,很久以前,那时他还在被左丘家的人追杀,苏小媚以一门“吸元太法”吸取了左丘鸣部分功力,即便是在魔教里面,这类吸元大法也被视为禁忌,只因这门功夫邪之又邪,能够将别人毕生修来的功力尽数吸来为己所用。
“如和_图_书此,多谢萧城主和白长老了。”玄姬站起了身来,又道:“玄姬叨扰已久,这便告辞了。”
“那五岳山那边的封印,还有那天晚上突然的震荡,这些事情怎么办?”
“什么人?”萧尘双眉一锁,观沧海说这月十五会派人来,难不成这么快就来了?
“是罗刹宫沧溟坛主,玄姬。”
“恩……去下寒潭秘境,看看我姐姐。”
平日里无人敢擅入她的寝宫,素怜月往满地的衣物看了眼,见着有好多还是自己的贴身小衣物,不免有些难为情:“你不要动了,我自己来。”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些贴身小衣物胡乱揉进了柜子里。
萧尘凝视着她消失的方向,在屋子里坐了许久,心想红瑶来她这里翻找东西,真是找那本阴阳蛊咒么?这般想着,便在房间里巡视起来,红瑶找不到的地方,但他神识敏锐,却找到了一些机关暗道。
“你去哪?”
“是她……”素怜月身体微微一颤,脸色一下就变了,萧尘向她看了看:“不要怕,我出去看看。”
萧尘皱了皱眉,看着她道:“要不然,你就待在风云城,我一个人去,观沧海那边,我会去跟他说……”
萧尘明白她的意思,眼下人魔两族争战在即,上一次李慕雪盗神器的事情还未解决下来,现在若又让人知晓素怜月在风云城,恐怕又有人说自己与魔教妖女纠缠不清。
玄姬道:“我来,是想告诉萧城主,关于我教碧水坛坛主素怜月,女帝已赦免她一切罪责,望她早日回去复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