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在修仙界玩网游

作者:寻雾者
在修仙界玩网游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9章 大结局

杜幽幽和东方白驹向着两边倒飞出去。杜幽幽身上的人皮已经消失,她身为幽族的本来面目暴露在外,其中左半边身子已经全部被东方白驹打碎了。
“少在那里骗人了!”乔娉婷愤怒地大喊道,“为什么大哥哥牺牲之后你成了人王!?你们还不是早就准备好要利用他!你和你的那个弟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天,东方白驹依旧在梦岚大世界的世界壁垒边缘寻找小世界,忽然眉头一跳:“呵呵,终于动了,这可让姐姐等得好苦呀。”
“你是?”
杜幽幽还想继续,东方白驹却忽然脸色大变,她不顾杜幽幽的攻击,宁愿被打成重伤也要离开。杜幽幽终究没能拦住她,但是她很确信,被她打成那样的东方白驹已经连活下去都变得十分吃力了,不会对白夏造成任何威胁。
杜幽幽缓步向东方白驹走来,每一步她身上的气息都会暴涨一截,很快就超越了仙王的极限。
东方月蟾却没有高兴,因为他了解白夏,没有一定把握白夏绝对不会去做傻事,他肯定留有后手。
那个时候白夏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自己的记忆似乎有一部分的缺失。是什么时候丢失的呢?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丢失的呢?
薛尔丁·俄瞬间消失,同时东方月蟾也是吐出了一大口血。这就好像挖掉了他的一部分内脏一样,伤势不可谓不重。东方月蟾以前一直都不愿意做这种自残的事情,但是在面对白夏时,庞大的压力最终还是逼得他不得不这么做。
梦岚大世界格局大变,梦岚大陆上已经成为了人族的天下,身为人族盟友的灵族却依旧只占据着神灵岛。
白夏疑惑地看向东方月蟾:“你干嘛要搞出一个这么蛋疼的技能?实战中根本不能用吧?”
之前是他强,所以他稳坐王位,但是现在他一陷入虚弱,白夏便成功夺取了王位。
品级:完美史诗
乔娉婷无奈地看了一眼他:“大哥哥,你这样会把孩子宠坏的。”
法术穿透+50%
她寻找白夏就是为了阻止他去找东方月蟾。她本身对白夏没有任何仇怨,只是明白白夏的性格,所以想要保护自己的弟弟。白夏这种人就算修为尽废也不能排除他的威胁性。
“要想有多大的收获,就要有多大的付出,等价交换一直是世间真理。”白夏盘坐到了地上,打开圣魔法典开始感悟。
法术增幅+50%
战魔帝的人设是用的他前世相貌,东方月蟾是绝对不会知道的,只有他本人会知道这里面的秘密。除此之外,他还将保存有最多记忆的《生灭之章》交给了薛尔丁·俄,这样东方月蟾就绝对毁不掉了。
……
“对呀对呀。”
圣魔法典,记录一切魔法的圣典,装备后可以使用世间已存在的所有魔法且不占有技能栏。
随着完美史诗的出现,白夏那段失落的记忆终于得到了恢复。
他第一个怀疑的当然是东方月蟾,因为在记忆中只有东方月蟾和他呆在一起。
魔法分解,主动,对魔法有了深刻理解之后可以分解对方的魔法,从而免疫、吸收大部分魔法。
几年前煌清珏和姜剑离斩杀大夏的天仙时,她虽然大度地放过了两人,但却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印记。现如今,她总算是根据印记找到了白夏的所在。
鏖战许久之后,终究还是真正的王境强者更胜一筹,即使白夏手段尽出也还是落到了下风。
场景还是他和东方月蟾开发游戏的时候。两个人这次依旧在争论。
“报应啊,这都是报应啊。”白夏靠在她们的胸脯上,欲哭无泪。
他想要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白夏一把抓住了白启的手,两个身体瞬间融合,一股比仙王更加强大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
来了!这就是白夏为了自己再度崛起而准备的特殊任务。薛尔丁·俄只会把生灭之章交给白夏,所以这个任务也只有http://www.hetushu.com他自己能够触发。而且,在新手村他也有足够的权限让东方月蟾察觉不到这里。
乍一看,这似乎是他最讨厌的法师装备,除了威力大一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然而白夏却在这件史诗里面留下了一个极大的伏笔。
而就在九幽海上大战爆发之时,如意大陆上空也有两道身影对峙着。
白夏得到的第一章圣魔法典是时空之章,然而当时的时空之章只是进入了他的体内,却没有带来任何变化。直到他得到第二章元素之章才激活了一段本应该属于他,却不存在于他脑海里的记忆。
封神榜出,六尊神灵傀儡从中飞出,挡住了姜珑玲她们。而她本人则是想要撕开空间裂缝穿梭到东方月蟾所在的地方。
“早上好。”
“你以为我让薛尔丁·俄来偷袭你?不,他只是在吓唬你而已,以你的性格,为了绝对的安全肯定会选择牺牲一部分世界求稳,就像当年牺牲我一样,”白夏笑着与他说道,“只可惜你不知道,我要的就是你受伤的那一个空档,好让我把这块禁仙石打入你的体内。”
在圣魔法典落到白夏手中的时候,系统提示立刻跳了出来。
“你好,我是白夏,为什么我感觉好像认识你很久了的样子?”
他愣愣地摸着嘴唇,好像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人族虽然依旧是霸主,但是大夏仙朝却被真一仙门所取代,政策不再像以前那么极端,四大王族之间的矛盾也渐渐得到了缓和。
这两个人的战斗只消一点余波便足以毁灭如意大陆,凶险无比。
“任务要求:感悟圣魔法典的奥义,掌握魔法的真理。”
“彻底清空一切修为,让两个身体的力量完全相同,最终利用同源融合冲破那一道壁垒吗?好手段,好胆色,”东方月蟾一下就看穿了白夏的秘密,“只是,王不见王,既然我先一步成王,你现在就算突破了又能拿我怎样?”
夏王城内。
“这里是……”东方白驹发现自己竟然认得这里,“冥海?”
“任务奖励:隐藏职业‘圣魔之王’转职卷轴,等级+100,完美史诗‘圣魔王袍’。”
薛尔丁·俄一挥手,一个人飞了出来。东方月蟾立刻认出了那人正是“白启”,白夏在游戏中的角色。
不过,就算拥有了系统权限也不等于可以用修改器随便修改数据,不然东方月蟾早就可以造出一大堆的仙王,哪里还会让人族这么慢吞吞地杀怪升级?
白夏将任务奖励设置得那么夸张,相应的,任务难度也被无限地拔高。
东方月蟾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白夏,叹息道:“终究还是发展到了这一步。”
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当然不能让白夏知道,并且他那时候就打算让白夏来完成这件事情,所以他悄悄地删除了白夏的这一部分记忆。当然,记忆也不是能无限制删除的,而且东方月蟾还需要白夏的帮忙,所以他只是删了一部分,保证在白夏不会察觉的范围内。
明明只有四章的法典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一直翻不到尽头。而它每翻一页便会有一道禁咒出现在空中,朝着东方月蟾落去。
白夏追着甄宵,一路跑出了龙宫。
“姜初见!乔绫仙!你们两个小坏蛋又在欺负你们爹了!”已为人母,却依旧保持着当年模样的乔娉婷忽然出现,一手一个拎起了两个幼女。
法力消耗-80%
趁着这个机会,他索性还考验了一下东方月蟾,想看看这个好朋友会不会在背后捅自己一刀。
“是啊,”白夏点了点头,“那么,走好了。”
是薛尔丁·俄!
白夏将最后的生灭之章也选择装备,这次金色的纸张并没有进入他的体内,反而是另外三章从他身体里飞了出来。
结果令他有些失望,东方月蟾的恶意是真实存在的。
“因为我们的确认识http://m.hetushu.com很久了。”煌清珏上前抱住了白夏,白夏也很熟练地反手将她揽入怀中。他自己也很惊讶,仿佛这种事情他已经做过无数遍一样,身体已经牢牢记住。
白王城。
……
“知道了,爹爹,可是为什么妹妹们都能穿呀?”一个白白净净,看上去粉嫩可爱,脑袋上还顶着一对稚嫩龙角的孩子仰着头,一脸天真地问道。
东方白驹听明白了杜幽幽的意思,道:“你们觉得自己挡得住我?”
……
“你给我等着!我就不信你不回来了!”他也没有动真格地去找,径直回了龙宫。
他口中含着血看向白夏,笑道:“好了,这下讨厌的家伙没有了,你现在还能赢我吗?”
不过现在嘛,东方月蟾的确利用白夏达成了目的,但是他也不是没有翻身之力的。
拥有了权限的白夏开始和东方月蟾一起探讨研发起了游戏的各个细节,他们设计任务故事、创造装备怪物……一开始两个人都很兴奋,犹如打了鸡血一般。
东方月蟾根本瞒不住白夏,在参与游戏设计的过程中,白夏很快就推测出了这个世界远不如东方月蟾说得那么简单。后来第100道世界本源逃逸,造成莉蒂希娅这个BUG,更是将真相推出了水面。
“因为你是男人!有小丁丁!”
哪怕他是为了人族,但对白夏而言这也是不能被谅解的背叛。
……
法术暴击伤害+100%
“原来是在这里,怪不得姐姐找不到你呢,冤家。”东方白驹轻笑一声,就打算进入冥海。
大战一触即发,他随手一挥,圣魔法典便飞速翻动。
事实证明,他这么做是正确的,东方月蟾的确是在悄悄地消除他的一部分记忆。那些记忆正是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
“你取名字的品味真烂。”白夏毒舌地说道。
“说的也是,”东方月蟾想了想道,“不过就这样也差不多了,它的名字就叫做‘拔刀式’好了。”
“小白!我又要生了!你快来啊!这孩子的头出来了,我,我该怎么办啊!?”
东方月蟾道:“我只是想试试如何把破坏力发挥到最大而已,你看,通过长时间蓄力,这个技能的威力几乎可以无上限地提升。”
东方月蟾也不以为意,说道:“我还有个想法,能不能将蓄力省略,解决其实战中的缺陷。”
东方白驹眉头一皱,她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冤家呢?他不在这里!”
于是他悄悄地将一部分记忆复刻下来隐藏到自己设计的史诗“圣魔法典”当中,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忘记了这些记忆,那么他还能通过这些备份找回来。东方月蟾知道他最讨厌魔法师,所以不太可能会想到白夏竟然会在这件史诗里做手脚。
而根据她调查到的线索,那两个仙王正是白夏的妻儿。
虽然和记忆中的稍有不同,但她很确定,这个地方就是她曾经来过的冥海。自从戒指被白夏拿走,星月魔城那边的通道被毁去之后,她就再也没办法定位到这个世界了。毕竟整个无尽虚空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她是人王也不可能精准地找到一个没有定位的世界。
魔攻+1000%
“是玲儿啊,好久不见呀,最近好吗?”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东方白驹完全没有任何尴尬地打着招呼。
“叮!玩家‘白启’,由于你集齐了完整的史诗部件,四份‘圣魔法典章节’正式融合成为完美的史诗级宝具。”
……
姜珑玲冷漠地说道:“自你们伤害了我男人那天开始,我一直都很不好。”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你别动!等我来!”
(无级别限制,永不磨损,无法丢弃,无法损毁)
“唉,不要紧,女儿就是拿来宠的嘛。”白夏才说完,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惨叫。
“以前,我一直被困在牢笼里,是他把我放了出来,现在我很好奇一件事情,”杜幽幽微笑http://m.hetushu•com着看向东方白驹,“你说我如果全力以赴,能不能斩杀人王?”
王境就是如此,王不见王,两王相会,强者王,弱者寇。
“叮!你获得了特殊道具,触发了隐藏任务‘圣魔之王’。”
“可我怎么不记得你?”
打完招呼,两人便交错而过。
“快过来!”
原来,当初白夏答应东方月蟾一同开发游戏的时候也不是完全相信他的,所以开始就索取了一部分的系统权限。东方月蟾为了取信于他,也是大方地给出了一部分,当然,这一部分权限并不是直接落在白夏手上,而是以薛尔丁·俄的形式出现。
然而三族大战持续了没几天就被镇压了,三大仙城再度出世,数尊仙王出面,他们想打也打不起来。
十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
当他击杀战魔帝时,又一份记忆被触发了。
东方白驹无奈道:“我们也不想的,只是当时能拦住神王渺的只有冤家一个人,为了整个人族有所牺牲也是无可避免的。”
……
东方月蟾似乎很满意“碎刀”的这一想法:“是啊,如果只是追求攻击力的话,为什么还要受限于这种载体呢?或许还能有比拔刀式更加强大的,真正没有上限的攻击技能。”
“夫君,你怎么了?”身后的丝丝立刻扶住了他。
之后,从东方白驹手上他得到了第三章灵魂之章,这次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他本来以为只是元素之章比较特殊,然而真相却并非如此。
“不要不要!”
魔法至尊,主动,身为一切魔法的起源与终焉,圣魔法典可以压制、增幅他人的魔法。
(全书完)
整个过程很短暂,当一切平息,白夏还是那个白夏,他的样子没有变化,只是身上多了一件黑、金二色的法袍,身边则漂浮着一本金色的法典。
就在东方月蟾警惕之时,薛尔丁·俄再度出现在他身后,似乎想要偷袭。
“再次见面的时候,不知道你会是什么表情……”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和姜珑玲说出十年这个期限的原因,短时间内他还真不一定能做得到。
“不要不要!”
东方月蟾要求他帮忙设计游戏,他便提出要求索取了一部分系统权限。薛尔丁·俄便是这个系统权限的具现化产物。简单地说,他其实也是个GM,不过是新手村的GM,在这里他的权限比东方月蟾还高,而在外面则完全相反。
他心想,这难道就是当年忽悠言河女装的报应?
“嗯,早上好。”
这些身影当中有不少她的熟人。姜珑玲、夜二十一、煌清珏、姜剑离、乔娉婷、甄宵、丝丝、影月、星璇、言河、百里萌萌……
这一刻,在主神极限停留了无数岁月的幽族之王终于解开了自己的枷锁!
七年后。
据说是因为有两个灵族的仙王和大夏仙朝发生了不小的冲突,虽然东方白驹很大度地表示不会计较,但灵族依旧处在了一个很尴尬的位置。
“驾!驾!”伴随着奶声奶气的喊声,两个幼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玩着骑马的游戏。
而为了保证自己失忆之后还能集齐圣魔法典,他还设计了一个引导自己的NPC,那便是战魔帝。
东方白驹立刻转身看去,只见杜幽幽正悄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她竟然没有察觉!
白夏追着追着,一会儿就没了甄宵的踪影。
龙宫。
“那我不要小丁丁了。”
然而还不等她动身,如今已经变回九幽海的“冥海”当中忽然冲出几道身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姜剑离叹息道:“还能怎么了,大哥哥想让小娘给他生条小美人鱼,小娘怕痛不敢呗,这都多少年了。”
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某位人王立刻求情道:“丫头啊,她们还是小孩子嘛,想玩就让她们玩咯。”
“对呀对呀。”另一个幼女也是使劲地点头。
但是,会是什么呢?
在东方月蟾开发其他史诗的时候,白夏也开发出了一些史诗。其中http://www.hetushu.com就有圣魔法典。
从这一天开始,无论是在游戏中还是现实中,白夏都没有再醒来,这一睡便是十年。
记忆到此就结束了,白夏还是没有明白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对东方月蟾的警惕却更高了。战魔帝死前对白夏说了一句话,让白夏去新手村找寻自己当年留下的答案。
乔娉婷闻言顿时羞红了脸:“你们怎么知道的!两个小坏蛋不学好,我要罚你们抄书去!”
曾经的圣地真一门也有了衰落的迹象,毕竟当年真一门和大夏帝国可是死敌,大夏的右相雷漠更是被真一门的人以极其霸道的手段杀了全家。这些年大夏帝国强势崛起,真一门和烟罗帝国的日子都不是很好过。不过这些毕竟只是下面的人狐假虎威,东方白驹本人是从来不参与的,所以也还没有把真一门和烟罗帝国逼到绝境。
此时的他已然融合了莉蒂希娅所有的力量,重塑了身躯的同时也成功突破到了王境。因为王不见王,所以东方白驹回到了仙神界他才得以突破。
打招呼的人双手分别还牵着一男一女两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两个人都用好奇地眼神回头打量着白夏。
特效:魔法融合,魔法分解,魔法至尊。
“哎呀!”其中一个幼女使劲挣扎着,“娘亲你不是也经常和大娘一起骑爹爹的吗?为什么我们就不行?”
东方月蟾闻言露出了苦笑:“终究还是比不过你啊,老朋友。”
“但是前提是武器要承受得住这股力量,无上限只是一个理论而已,不存在的。”白夏立即否定了他的这一想法。
精神+1000%
“那可不一定。”白夏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跟在她身边的影月也一起出手:“师傅,你不要紧吧?”
白夏回到了龙宫,忽然发现一个陌生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当然不在这里,”一个声音在东方白驹身后响起,“你以为你今天为什么会来这里?”
“他们怎么了?”肚子高高隆起的小栗子牵着姜剑离的手,看着离去的两人问道。
“没关系,你忘记了我多少次,我就让你再爱上我多少次。”
东方月蟾伸手猛地刺入自己的胸口,从体内拔出了一块石砖,正是它使得自己陷入了虚弱。
东方月蟾脸色骤变,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力量突然之间开始下降,而白夏的力量则在不停地攀升。
“快给我过来!”
白夏却在碎刀式的理念中感受到了东方月蟾性格中隐藏的一丝危险性。他这个人向来都是十分谨慎的,于是为防万一,他也留了一招后手。
后者从容不迫,抬手便将禁咒抹去,仿佛它们从来不存在于世间一般。
但是现在的情形看来,显然是在往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东方白驹有些急了。为了弟弟,她可不会对这些挡路的留情。
……
东方月蟾见状也是难得露出了烦躁的情绪,因为当初为了取信于白夏交出去的那一部分权限,导致薛尔丁·俄成为了他唯一无法掌控的存在。
当她再度出现时,已然离开了梦岚大世界,来到了一方新的天地。
说完,她撕开空间,一步踏出。
四张金色的纸在他面前飞快地旋转,最终合而为一,化作了一本金色封面的硬壳小本子落在了他的手上。封面上写着四个字:圣魔法典。
白夏对于他的感伤没有任何反应:“别装得那么无奈,我们不是在演戏,没有什么正派反派,没有什么好人坏人,你们要阻止莉蒂希娅回归,这一点我和你们的立场是一样的,但是你背叛了我,难道还以为一点代价也不用付出?”
“噗!”白夏仰天吐出一口老血。
白夏也是回以一笑:“你猜。”
对方并未回答,只是忽然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吻了一口。
感悟奥义,掌握真理,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就算是仙王都不一定做得到,对如今修为尽废的白夏来说自然是难上加难。
几乎和白夏http://m.hetushu.com有关的人全来了,她们有的已经成为仙王,有的则还是天仙上境,但面对她这个人王时,却没有任何畏惧之色。
魔法融合,主动,可以将复数已有魔法融合形成新的魔法,但是法力消耗会大幅度增加。
这件史诗一创造出来,白夏便将四个章节拆散,三份散落到如意大陆,而总纲却交给了薛尔丁·俄。
“我不要抄书!我不要抄书!我会死掉的!爹爹救命!”
“星姐姐,他是谁呀?”
人族除了大陆,也在向海洋拓展势力,凡是敢违逆的海族统统被斩杀。妖族、海族成为了人族的奴隶、牲畜,有的被搬上餐桌,有的被压在身下,完全没有了四大王族曾经的威严,活得就像是最低贱的猪狗。
吟唱时间-100%
东方月蟾对此也没有辩解,只是道:“你觉得你能够战胜我?你现在也不过是刚刚恢复修为而已。”
“你真以为我毁不掉你!?”东方月蟾直接将新手村所在的区域剥离了整个游戏世界。
可要怎么去新手村?他现在就算死一万次也还是91级,能把等级降到10级以下的就只有碎刀式了。可这一式的副作用实在是太大,白夏一直在犹豫。
半路上,一个熟人和他打了个招呼。
冷却时间-80%
……
东方月蟾为了解决莉蒂希娅,在白夏的帮助下一起开发出了《湮天刀》。不过因为神王渺的神魂在当时并未回归,所以他并没有急着去杀死莉蒂希娅,而是将这一份手段保留下来。
“他呀,是一个老朋友。”
相应的,东方白驹的胸口也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可以直接从前面看到后面。
于是他埋头继续研究,接连开发出了生灭式和屠神式。然而他并不满足,这两式的威力虽然足够大,但还达不到他的要求。直到最后,他开发出了碎刀式,才心满意足地将这四式编制成一部完美的史诗级功法。
白夏动了动手指,笑道:“当然是能够杀了你啊。”
法术暴击+100%
两人研究一番之后,最终开发出了“碎刀”的特效。
直到莉蒂希娅觉醒,他才下定了决心。就算最后新手村里没什么好东西,但至少能用碎刀式保护好小丫头她们,也算是不亏了。
她这十年来主要就是干的这个,似乎是想在自己被排斥出去之前将两族彻底打压下去。
然而,那道空间裂缝却被一只手给拍碎了。东方白驹惊讶地看着刚刚出手的杜幽幽,后者则是一脸地平静,似乎对于自己挡下王境强者并不觉得有多稀奇。
“儿子,爹告诉你,如果以后有人再让你穿裙子,你就揍他,知道了吗?”
轰!
不过有一件事情令她很在意,那就是十年里,她经过了大大小小那么多的世界,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与白夏有关的迹象。白夏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就连她这个人王都找不到。唯一和白夏有关的事情还是前几年有两个仙王和大夏仙朝发生冲突,斩杀了她麾下几个天仙上境大臣。
王境强者周身无漏,如果他不受伤,白夏还真没办法用空间魔法将自己的储物空间转移过去。夜二十一曾经说过,利用这块石头虽然不能彻底禁掉王境强者的修为,却能够大幅度削弱其力量。而只要东方月蟾有那么一瞬的虚弱,白夏便赢了。
妖族、海族想要反抗,却毫无办法,甚至于一些隐藏在小世界中的妖神、海神都被东方白驹一一找出,然后擒拿镇压。
然而某一天,白夏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遗失。这记忆本来应该是无声无息地消失的,但是他因为一开始就对东方月蟾留有警惕,所以会悄悄地留下一些暗号,当发现这些暗号与自己的记忆对不上时,白夏就意识到了东方月蟾有问题。
这一日过后,仙神界传来了人王陨落的消息。一时间,沉寂了十年的妖族、海族纷纷暴起,想要反抗人族。
如果不是白夏事先警觉,他可能真的要沦为东方月蟾的棋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