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章 县试伊始,开门见红

见着秦羽书来,学生们赶紧施礼问候。
陈三郎提着考篮,排在队伍中,不多久便顺利进入龙门,来到考场内。
“不同样了……”
华叔在外面等着,见少爷这么快出来,不由脸色黯然,心想这一次,肯定又考砸了,正寻思着该如何出言安慰,听到陈三郎叫道:“华叔,你到市场买只大公鸡回家。”
就见陈三郎不但交了卷,而且还站立着,准备请贺知县出题面试!
小吏举着牌子经过陈三郎的考舍时,见到这书生低着头,浑身发抖,汗出如浆,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不禁摇一摇头。
本以为陈三郎会通晓情理,额外加钱,哪想到这书呆子连饭都不请一顿,无礼至极。
王朝重文轻武,科举取士。对于天下无数的读书人来说,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只在一张功名之上。因此漫漫科举路,每一场考试都显得神圣而且关系重大。
“买鸡作甚?”
午时刚到,陈三郎已将两篇做好的文章抄写完毕。
秦羽书淡然回答:“今天现场作保确认后,我就要返回学院,这顿饭怕是吃不上了,除非你能考过县试,但恕我直言,难于上青天。”
众多考生陆续而至,一旦坐进考号里,登时收敛声响。很快,当所有考生坐好,偌大考场一片静寂,静得都要听到人的心跳声。
时辰将近,开始检验进场,人头攒动起来。
陈三郎微一思索:“学而不厌,诲而不倦,可做表焉。”
陈三郎听着,面色一紧,不再言语:难于上和*图*书青天吗……
整一整衣衫,陈三郎忽而拿着考卷走出考舍,走向主座上的贺县令。
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地注视着牌子,见着了两道经义题目,考生们马上开始冥思细想,斟酌文章。
“我县试过关了,娘亲知道了肯定很高兴,自然要杀鸡祭神。”
莫名地,陈三郎感觉自己的一颗心跳得好快,手脚竟有些不受控制地微微开始发抖。
杨老先生门下参加童子试的,自然不会仅得陈三郎一人,另外还有五个。一起六人,全部请秦羽书作保。
泾县不大,但有着县学,乡里有社学,至于私塾之类,更有数十间之多——杨老先生的私塾,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一清早,陈三郎便起床梳洗,吃过早餐后,由管家华叔相送到设立于县学的考场。
在一道道惊诧莫名的目光注视下,迈步离开考场。
陈三郎趁机开口:“请大人面试。”
中规中矩的回答,胜在意思契合,不露破绽。
感觉真爽!
写好之后,重头检查,逐字逐句推敲。
提笔在陈三郎的考卷上批注,写了个“可”字:“县试你已被取中,只等公榜,便知名次高低。”
想了想,便开口道:“教之以才,道之以德,足为师矣。”
这一刻,真是文思泉涌。打个粗俗的比喻,就如同憋了好久的一泡尿,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喷涌而出,酣畅淋漓,没有半点迟滞之感。
陈三郎眉头一挑,脑海灵光闪过,答道:“一月日边明。”
但下一刻发生的和图书事情,却让众多考生目瞪口呆,个别的,甚至惊诧得连手中的笔都掉到了地上。
陈三郎心中喜悦:“多谢大人。”
大浪淘沙,不外如是。
三通鼓响,有县衙小吏手持牌子开始在考场中来回走动,牌子上贴着白纸黑字,写得清楚分明,就是这次的考题。
陈三郎就从考篮中取出一张饼,放进嘴里慢慢嚼吃起来,吃着,又端起水罐喝水。
无形压力之下,难以做到从容淡定。
此时考场内的考生们,大都放下了手中笔,取食物出来吃喝。入场考试写文章,精神压力大,殚思极虑,消耗不小,所以中午的时候需要饮食补充,否则饿得肚子咕咕叫,又怎么能考好试?
贺知县又道:“二人土上坐。”
这考场,考棚分两列,棚内隔开成一间间的考舍,让考生们对号入座。
陈三郎找着了座位,坐下,放好考篮,摆上文房四宝,静等公布考题。
一下、两下、三下……
等了一会儿,见着杨老先生和一位青年士子到来。那士子身材不高,浓眉大眼,乃杨老先生的得意门生秦羽书,如今在南阳学院里当廪生,前途光亮。
贺知县呵呵一笑,赞了一声:“文思敏锐,善。”
感受到冷淡的目光,陈三郎一怔,随即明白过来,露出一丝苦笑:此事确是自己疏忽,因为前一阵子发生了诸多事宜,有点晕乎,却失了人情。
——想要参加童子试,必须有人担保,一次担保,三关通用。而担保形式有多种,其中请一位廪生作保是http://www.hetushu.com最为简单的。
这么多人,并非都是考生,其中还有考生家属,以及保人等。
如此,在县中,每岁的童子试都有着数百考生报名,而经过三关筛选,最后有资格获得生员名额的,不过寥寥十来人。
悚场之疾又要发作了吗?
“嗯,有了,‘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当取此意。”
不管怎么想,后一个可能性都是最高的。
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大门之外,黑压压一片,起码上千人数,差点挤不进去。
这一幕被许多考生所注意到,无不大吃一惊:陈三郎这是要交卷吗?怎么可能?
童子试远不如乡试那般正规严格,率先交卷的,可以请求考官进行面试。若是考卷文章做得不错,又面试合格的话,考官便会当场批准过关。
与此同时,一颗狂躁的心,静如止水。
他抬头看着牌子,将题目收入眼底,也不急着作文,仍是缓缓进行自我调节。
县试考一个白天,时间颇为充裕,无需着急。
藐视之意,溢于言表。
做完这些琐碎事,紧一紧面色,开始闭目想题。
半刻钟时间,贺知县看完陈三郎的文章,手持朱笔,点上圈圈,表示认可。
“见过秦前辈。”
小吏想着,也不停顿,走了过去。
对于陈三郎,他自是认识,过去在童子试的考场上,陈三郎都是这般表现,抖得连笔都拿不住,就算勉强抓起,但落笔时写不成字,墨汁溅落下来,污了纸张,一塌糊涂。
“嗯,这文章立意中和图书肯,格式标准,很不错呀!”
正常行情,廪生作保要收一贯两百文钱。而另外的作保形式,例如请三位秀才联保的话估计更贵,总共花费起码两贯钱以上。况且陈三郎考不得试,成绩差得离谱,秦羽书担心会连累自己声名受损,很不愿意再替对方具保,杨老先生说这是最后一次,他才勉强答应。
这就是出对子题了。
心中豁然开朗,忽而睁眼,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简单不等于容易,第一要识人;第二得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否则平白无故,谁肯白白作保?
一会之后,陈三郎面有喜色,提笔醮墨,在纸上奋笔疾书。开头落笔的几个字,笔尖还是有些不稳,字体出现瑕疵,但不要紧,这只是打草稿而已,等写好了,反复推敲检查完毕,再工整抄写一遍即可。
他下笔极快,一篇文章,只用了半个时辰,然后是第二篇。
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陈三郎心里不断对自己说着,想到了某个有用的法子,便闭上眼睛,开始深呼吸。
自古江南多文华,笔墨鼎盛,每科科举考试,都是强人辈出,童子试亦然。而王朝取人,按地域定比例,江南选士的比例位列前茅,但基数却往往比别的州郡多几倍,而且当地考生们大都饱读诗书,经纶满腹,想要从中崭露头角,真是一条血淋淋的考试之路。
贺知县抚须一笑:此子在过去三届童子试中一无是处,今岁却不知怎的,好像换了个人,表现突然卓越起来。看样子,应该是克服了悚场之疾,才能有和_图_书上佳发挥。
贺县令看着陈三郎,眼眸掠过一丝惊讶。先是看文章,见一个个字写得端正精神,看着让人舒服。别的不说,光是这一笔字,已能够让人产生好感。
县试的氛围比较宽松,点名检验,搜身核查,不算严苛。考生们排列成队,鱼贯而入。
“看样子,今岁又得交白卷了……”
“啊!”
这一个上联听着简单,实则极难,属于拆字联,其中玄机重重。
随着吐纳,渐成节奏。这时候他慢慢变得沉静,忘记了身在考场,却仿佛置身于一处空荡的地方,四下无人,唯独自己——
县学大门后面,临时搭着一座台子,台上一人端坐,穿着双禽补服,面色肃然,三缕长须,已有些花白,正是泾县老县令贺志明。他在任以来,严于律己,法令清明,深得“清官”名誉。不过由于年事已高,明年便会离任致仕,回家养老。
“是的,自己已经不同样了……”
华叔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来。
难道是自知考不得,干脆做光棍,交白卷?
童子试就是这条路的第一步。
“冷静,要冷静……”
泾县隶属扬州,位于江南地域。
“哼,区区一贯钱,若非看在先生面上,岂会再帮你作保?”
秦羽书微笑点头,以示回应,当目光掠过陈三郎时,莫名一冷:这陈三郎端是不会做事,其自南阳府返回泾县,别的人纷纷设宴请饮,赠送礼仪,唯独陈三郎不见人影。
便走上前去,道:“多谢秦前辈替小生作保,等考试之后,还请前辈赴宴,聊表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