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七章 同船共度,回城烹蟹

“你是江湖人呀,走江湖走江湖,岂有常年窝在一个小县城的道理。”
许珺被他这个奇特比喻所逗笑:“我会把你这番拍马屁的话转告给他听的。”
陈三郎摇头晃脑:“英雄所见略同也。”
许珺回答得坚决:“我不能跟你走,我走了,就没人照顾爹了。”
陈三郎叹了口气:“进学之后,不知多久再回县城,再到武馆练武,真有些舍不得。”
许珺一愣,支吾道:“我去南阳府作甚?”
许珺最先醒过来,走出船舱,在船头甲板上耍一通拳脚,活络筋骨——这都是十多年养成的习惯,早成为生命的一部分,不可分割。
“我修的道不同。”
陈三郎振振有词,但脸上神色怎么看都有一股拐骗小女孩的意味——当然,许珺已经不算小了。
吃两大碗饭,喝一大碗鱼汤,打个饱嗝,躺在甲板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枕头,看月光看星星,身边还有一位祸水级女子相伴,幸福在哪里?
陈三郎故作老气横秋状:“和-图-书我看得出来,许馆主肯定是个英雄高手,起码有泾县城墙那么高。”
许珺哦了声:“可你都是修士了,为何还要追逐人间功名富贵?”
陈三郎笑道:“应该在这几天就进学了。”
两人异口同声,出奇一致,问完之后,面面相觑,略尴尬。
陈三郎干咳一声:“许馆主正值壮年,又是英雄高手,女儿不在身边,他也应付得来。”
顿一顿,陈三郎悠然道:“人间是个大染缸,红尘如梦,其实在里头修道,却更能证得本心。你看那些道士和尚,总时不时要往人间走一遭,尝尝酸甜苦辣,试试喜怒哀乐,能进能出,方为高人。”
清晨的泾河河面薄雾冥冥,视线不甚明朗。
她笑意盈盈,眸子流露出狡黠的光华。
“你说的这番话,我爹也说过。”
“嘿嘿,他一定不会答应的,你最好穿厚点再来!”
许珺噗嗤一笑:“我爹可不是英雄。”
“咳,提出要让你去南阳府的建议。”
许珺和*图*书也不勉强:“那好吧,随你,反正此妖是你拿住的。”
说到这点,气哼哼,原本她信心满满来除妖,没想到让陈三郎这个白面书生抢了去,还承了对方一次救命之恩。
幸福在这儿!
陈三郎呵呵笑道:“无需劳烦许馆主,我自有方法炮制之。”其实他现在没有确定可行的手段方法,但他没有,相信水井里的小龙女会有。此螃蟹妖来自洞庭湖,让敖卿眉处理最为恰当。
“可我听说的却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对了,许姑娘,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南阳府?”
出到外面,许珺的拳练到最后一式,双足并立,双拳合抱于胸,张口吐出一道浊气,笔直窜出,颇为奇妙。她自幼习武,所学又是武学经典,基础深厚,只是碍于年纪,功力有所不及而已。
许念娘还不算真正出手呢。
望着城墙垛口上飘扬的旗帜,许珺莫名有几分惆怅,幽幽地道:“要进城了。”
收拾好碗筷,许珺抱膝坐下,双手托腮,和*图*书却是怔怔地望着粼粼河面,以及水里的月亮和星星。
陈三郎神色认真而严肃:“这绝不是拍马屁……说来真得感谢他,自从在武馆修习扎马步,我腰不酸了,腿不软了,胃口好得不得了。”
见他吃瘪,许珺吃吃一笑:“不过陈公子,如果你不怕被我爹打一顿,你可以跟他说,只要他点头答应,我就跟你走!”
一刻钟后,前面闪现出泾县斑驳的城墙。
许珺忽而一笑:“露出尾巴了吧,还说自己是个老实人。”
陈三郎老脸一红,猛地想起眼前这女子可不是那些养在深闺痴呆怨女,人家生活阅历丰富着呢,见惯风霜,识得人心。若是那么三言两语就能被拐走,那才稀奇了去。
螃蟹妖早就提神在听。
陈三郎假装很硬气地道:“我不怕。”
许珺瞪着他:“提什么?”
陈三郎问:“你伤势无碍吧。”
陈三郎摇摇头:“怎么会?”
“贪新忘旧乃人之常态,本姑娘可是江湖人,见得多了。”
许珺一双眼和-图-书睛睁得大大,有点难以接受他这样的说话方式,完全和那些喜欢掉书袋子的读书人不同,感觉怪怪的。但听着却很新奇,而且通俗明白。
这时候螃蟹妖早就醒了,只是不敢睁眼,生怕会遭受这一对狗男女非人折磨,它听力灵敏,将两人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倒听得津津有味,莫名地想:这小白脸手段不行,换了本蟹爷直接霸王硬上弓,何须费那么多口舌?等生米煮成熟饭,管她家什么爹娘人物,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女婿……
许珺瞥眼过来,瞧着他侧面出神。
许珺问:“你快要进学了吧。”
被练武声惊醒,陈三郎爬起来,首先去看螃蟹妖,依然被捆成一团——他昨晚之所以敢于酣睡,得益于斩邪剑,要是螃蟹妖挣脱黄麻绳,有所异动的话,小剑自会示警。
“你醒了,那我们回城吧。”
许珺道:“俗话说‘人往高处走’,府城乃繁华热闹之地,你进学后习惯适应了,很快就会忘记泾县。”
夜随着水流,潺潺过去,东m•hetushu•com方天际泛起鱼肚白,破晓,远方的村舍有雄鸡啼叫。
陈三郎摸了一把脸,没发觉有脏东西:“怎么啦?”
经过一晚休息,精神奕奕,想来伤势已没有多大影响了。这份体质,也是相当不俗。
不过想起许念娘那张看着儒雅,实则神经质的脸,要是惹恼了他,被其大手“抚摸”一番,那不死也得脱身皮。上次在酒馆,钟捕头想抓许念娘肩膀,却像抓到块滚烫的烙铁,忙不迭退走,此事经酒馆老板和店小二之口,已经传了出来,在市井坊间传得颇为玄乎。
陈三郎想了想,一咬牙:“好,明天回城我就去武馆找许馆主提……”
提起撑杆,往河里一点,乌篷船就划动出去。
“对了,陈公子,这头螃蟹妖你准备如何处理?它背壳坚硬无比,只怕煮不熟,炸不烂,要不让我爹来试试?”
想着,稍稍挣一挣小腿,想尝试摆脱,然而黄麻绳捆绑得紧,如铁丝般箍在身上,纹丝动弹不得:“苦也,这番如何是好?真要被清蒸或者红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