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七章 家族雏形,从零开始

不出意外的话,明年春闺,若高奏凯歌考中进士,那么也就表示自己被养肥了,随时会被人磨刀霍霍。
那么,泾县泾河,就是一个既隐蔽又适宜的所在。
是夜,躺在床上,好一会儿才睡着,忽而出现梦境,敖卿眉托梦而来——她定然是修为有所恢复,因而不用陈三郎到水井边,也能入梦里来了。
起码目前,毫无机会。
这话就有点俏皮的意味在里头了。
蟹和一见,鼓起小眼睛:“好个马屁精,这等事情都做得出来,简直是妖族耻辱。好,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但事实上,田地还是他们的。陈三郎只是给予他们豁免赋税的庇荫,至于回报,自不在话下。
陈三郎点点头:“现在我中举回来,田地应该不成问题了。”
一旦离开,便等于是放弃了属于自己的基业。
第四天傍晚时分,陈三郎关门开会,询问购买田地事宜。
陈三郎还礼道:“若非龙姑娘,就没陈某今天。”
闻言,两妖都是眼中放出光来,很是兴奋。它们归顺敖卿眉,成为两名得力干将,然而敖卿眉管治甚严,颇多约束,平常时候,两妖只能窝在河底里,睡着泥坑,苦练修为,等闲不能冒头,更无法上岸打牙祭,吃些好东西。
这就是家族的雏形了。
现在,这地图还只是雏形,不够完善,不过总体框架已经架设好,剩下的,便是逐步完善,将地图上的构想化为现实的和图书东西。
雄平心中一喜,心道立功的时候到了,便开口说道:“回禀公子,其实河神庙一带,便是很好的地方,依山傍水,足有万亩面积。”
约莫一刻钟时间,一幅线条明了的地图便画出来了,笔尖圈点,在地图上注明着。
“哦,需要我做什么?”
陈三郎听出了她言语中的含义,这是要在泾县长期扎根的打算了。转念一想,顿时释然:
华叔回答道:“少爷,附近一带肯出让的田地不多,有些不合心意,我与夫人商量,暂时就没有入手,留着银子在手上。”
“公子有所不知,那些丘陵坡地颇为低洼,只要有人工开垦,引水灌溉,便是肥沃的水田了。”
纵然身怀《浩然帛书》,以及拥有斩邪剑,但从前两次遍体生寒的经验来看,如果对方施展秘法,自己能否抵抗得住,真没有十全把握。
更何况,现在陈三郎也没多少钱。
陈三郎一听,心头豁然开朗,闭目沉思,从脑海那一份庞大的记忆里头找到了一些关于田地种植的知识,可惜颇为模糊,不甚清楚。要想真正地实施出来,还得通过许多实践功夫才行。
前往扬州参考乡试,亲身与元文昌接触后,管中窥豹,略见一斑,陈三郎对于天下大势的认识大有长进,心中有韬略形成。
一箭步冲来,把身子躬得极低:“公子,坐我背上来,舒服,好写字。”
这句话是实话。
http://m.hetushu.com“公子,你不是准备建立基业吗?如果能在河神庙一带成事,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敖卿眉摇头道:“远着呢,目前河神庙的香火还是不足。”
“谢龙姑娘指点,我明白了。”
这也是陈三郎要着手建立家族的一大原因,聚人,也就是聚集命气时运,聚得越多,抗争的力量便越大。
雄平却是个乖巧的家伙,登时抢步过来,弯身下去,以腰为桌,笑道:“公子,尽管铺开来写。”
笑声缭绕,似在耳边回荡。
陈三郎看见,哭笑不得,拿它们没办法,就坐上来,凝神运笔,在白纸上飞快描画着。
其次陈三郎想要招揽的人是周何之。
白衣胜雪的小龙女现身其中,身形绰约:“恭喜公子高中解元!”
摊子铺开,步步要钱,花销大得惊人。他从雄平那里得到的一箱金银财宝,用来养小家绰绰有余,可用来做事,就远远不够了。
因为他们不会轻易离开苦心经营的州郡,比如说朝廷下令要调元文昌进京任职,而或到别的州郡去,他岂会心甘情愿离开?
然而这些不用急,明天先去那边勘察地理,看是否真得如雄鱼精所说,适合建立基业;然后最重要的,便是如何才能拿下这片土地的所有权。涉及如此大面积的地方,关系重大,绝非有钱就能搞定的。
想通之后,陈三郎没有多说,叫撑场面的蟹和与雄平两妖进入和-图-书书房,问些事情:
“几年光阴,只弹指功夫而已,无妨。”
陈三郎霍然而醒,听到有雄鸡鸣啼,东方天际泛起鱼肚白,已经是清晨时分了。他就起身,洗漱完毕,吃过早餐,带着两妖奔赴河神庙。
敖卿眉噗嗤一笑,笑声清悦动人:“卿眉在此,预祝公子马到功成!”
陈三郎的目光首先放在蒙师杨老先生身上——老先生学问扎实,可主持成立族学之事。
洞庭湖浩淼,梦中所现,更感浩瀚,了无边际;秋季,铺天盖地的芦苇开花了,白茫茫如一层雪。
在宴席的时候,他已经问询过老先生的意思。杨老先生只微一沉吟,便爽快答应了。反正他现在开个私塾,小打小闹,没多大意思。陈三郎中举而回,高中解元,已是他平生最为得意的门生。
陈家,宴会连摆三天,遍请街坊邻居,还有各路亲戚,十分热闹。又有许多地方乡绅官员,纷纷到场恭贺。
敖卿眉抿嘴一笑:“好人好报,天理公道。”
蟹和属于外来户,却不甚清楚,回答不上来。
“走,回城去……明天我们出趟远门。”
要做事,首先身边得有得力而且能够信任的人手。
到了地头,拣一处比较高的地方观望,见这河边一大片地方,果然开阔清朗。远方,是一片险峻的山脉。越过山脉,就不再是泾县,而是邻近县城的管辖区域了。
毫无疑问,到了那一步,便是图穷匕首见的时和图书刻。
陈三郎一怔:“当前只是筹划阶段,要想成规模,估计得好几年经营才行。”
陈三郎问:“你的修为全部恢复了吗?”
上一次,还是井中的敖卿眉觉察到钟捕头带领衙役来陈家拿人,她便通过意念命令两妖赶来救援。
周何之此人性格温和,踏实,适宜当个管家,有他来,加上华叔,家中便能稳住。
陈三郎早就清楚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个人的力量始终有限,聚不起人,便是孤家寡人,难以成事。
陈三郎明白她的意思,怦然心动:身为男人,谁不想建功立业?何况他现在,早被卷入漩涡,被人当成猪来养,想独善其身而不得。
她虽然贵为龙君小女,但不受后母欢喜,遭受迫害,被打得重伤逃离洞庭湖,有家回不得,当前最重要的,便是藏身起来,吸收香火念力,恢复修为。
陈三郎一听,疑问:“哪里不都是丘陵坡地吗?”
突然间,陈三郎觉得有些头疼。
敖卿眉又道:“公子,你身怀《浩然帛书》,此修炼法门与别的不同,需养浩然之气,当从天下求。功名者,纳气之器;基业者,养气之本。能聚人,便能聚气,大气成龙,青云直上,可见社稷神器。”
举人比起秀才,功名更胜一筹,拥有诸多免赋税的福利待遇。这些福利待遇就是一笔无形的巨大财富,拥有田地的族亲,而或邻居,为了避税,都愿意将田地放到陈三郎名下,然后陈三郎和-图-书象征性地给些银子,表面看来,如同卖给陈三郎一般。
之前螃蟹万里追杀,在半路上贪恋红尘繁华,几经滞留,同时和洞庭湖那边失去联系。敖卿眉的后母要再派手下来找,却是不容易找得着了。
在扬州鹿鸣宴上,他第一次见识到元文昌的霸道威风,愈发感觉到夏禹王朝难以维持多久。封疆大吏野心勃勃,桀骜不顺,若朝廷下令调遣,着手削权,估计就是天下大乱的开端。
好不容易有个耍横的时候,蟹和与雄平自是表现得非常活跃,将钟捕头一行人打得闻风丧胆。
“你们对泾县一带熟悉,可知哪里有大片肥沃但又未开垦的荒地?”
这时候,陈三郎在意的并非田产,而是先将人聚集起来,拧成一股绳,形成隶属自己的势力。
在泾县,陈家原本只是寒门,根基肤浅,许多东西都得从零开始,慢慢建立起来。
吹干了墨汁,折叠好,放进怀里。
现如今,听到能跟着陈三郎出远门,它们当然高兴得不得了,像是放出笼子的鸟儿,恨不得马上便是明天。
陈三郎看得入神,周围一遭地理落入眼中,在心里成型,他就取出文房四宝要找个平坦的地方落笔描绘。
陈三郎最去招徕的,却是周分曹,但想一想,觉得力有不逮。自家虽然是新科解元,可人家乃是堂堂进士出身,岂会轻易答应跟随?
至于何维扬古临川他们,正青春年少,断然不会放弃科举的道路,也不好招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