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二十七章 扬剑出鞘,横财就手

然后下一刻,他便看到终身难忘的一幕——
“好,我们成交!”
至于释家,虽然口口声声宣称“臭皮囊”,但在金身未成之前,保持身子完好性也是极为重要。
“好,算你狠!”
道士双眼放光:“你听说过道兵否?”
蜀山剑仙!
最后是黄大仙腰间悬挂着的黑皮葫芦。
果然是好东西。
嗖!
“不可饶恕,绝对的不可饶恕啊!”
“那你要怎地?我还帮你淬炼黄麻绳,这可不是轻松活。”
陈三郎见到,很是无语:“又不用算账,你拨打这个干甚?”
滋滋滋!
逍遥富道将它们收拢在一起,挖个坑,扔到里面,紧接着驱使雷火符,全部烧为灰烬。
“阴阳葫芦是个什么东西?”
陈三郎嘴一撇,忽而笑道:“富道,不用算,你都占了大便宜。葫芦不说,光是到那边,我划一块地方给你建立道观,还分给你十亩田产,这不等于帮你实现理想了嘛。有田有地有道观,银子滚滚来,最后娶个美娇娘,夫复何求?”
逍遥富道一听急了:“我说书生,你是剑仙中人,要葫芦何用?”
“出息!”
黄大仙面目狰狞,他已经出离愤怒。被逍遥富道一记灵通符咒砸头上,虽然大难不死,但头上破了个大洞,血流不止——修士对于自己身体颇为爱惜,道家以身为鼎炉,养气炼丹,身体一旦出现某些无法修补无法治愈的破损伤患,那也代表着此生的长生大道http://www.hetushu.com基本无望;
黄大仙倒地气绝。
飞剑?
比如他修炼的《百虫毒经》,当修炼到最高境界,便是寻找到一条寿元绵长的天地异虫,然后将自己的神魂精魄脱壳,舍弃了原来身体,寄身于虫身上。
道士给他一个白眼:“你给我葫芦,我给你其他东西,还帮你做事,不就构成买卖关系啦?有买卖,自然有账算。”
在他看来,出身没落崂山的逍遥富道自然是个可以欺负的小辈对象,而陈三郎这个文弱书生更不在话下,都懒得出手打杀。
过不多久,逍遥富道悠悠醒转,瞧向陈三郎的眼神,分外不同。
闻言,逍遥富道差点要被活活憋晕过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如此不正经……
精心保养的身躯,就这样破损掉了,而且伤的还是至关重要的头部,想要完全修补治愈好,不知得花费多少日子。
逍遥富道居然也很光棍地晕了过去。
“有了这葫芦,本道就能豢养道兵了。”
凝聚成一小片乌云的黑水蜂稍稍靠近小剑,却如同冰雪靠近烈焰,瞬间消融,化为齑粉。
扑通!
“当然有用,不也可以装酒喝嘛,倍有高手风范。”
心里却想,小龙女那边随着虾兵蟹将增多,说不定用得着葫芦。
另有法器若干件,一柄狼牙棒,一把匕首,一面旗幡。狼牙棒和匕首都是开光品阶的极品法器,旗幡却是玄品法器,不过上面http://www.hetushu.com有破损的痕迹。
陈三郎不明所以。
道士将陨星宝石掷出,扔在陈三郎身前:“你杀了黄大仙,东西归你。”
关键时刻,他也豁出去了。心知肚明以自己的状况,逃遁已不现实,倒不如拼得一死,掩护陈三郎逃出生天。
锋锐破空,刹那光华,裹挟着一股无坚不摧的气势。
黄大仙身上带着不少皮袋子,不用说,袋子里面都是养着毒物。这些毒虫毒性各异,但它们基本只会听黄大仙一个人的指挥,别人拿去,毫无作用,一不小心反会被噬咬到,毒发身亡。
其中有《百虫毒经》一本,这是难得的秘笈,属于修士界一项传承,毁之可惜;
陈三郎义正词严地拒绝了这个分成方案。
这样的话,异虫便等于是他了。
陈三郎这下明白了:“那这口葫芦?”
陈三郎回头看他一眼,忽而一笑,如阳光般灿烂:“富道,认识你这么久,你终于说了句人话。”
但是修道一途,本就是与天公争比高,兵行险着。
道士便非常有成就感地解说起来:“释家有佛兵,道家有道兵,妖道则有虾兵蟹将……换句话说,其实就和凡俗的将兵一个道理。”
逍遥富道瞄了一眼,若有所思,愈发对这书生感到好奇,但也不问,说道:“战利品拿了没?”
当然,这只是毒经上的记载,相关的修炼法诀颇多隐晦之处。毫无疑问,修炼之,必定存在无数凶m.hetushu.com险。
这些毒虫,都是黄大仙耗费许多心血,经过十多年光阴才养起来的,堪称宝贝。可在逍遥富道和陈三郎眼中,却是害人的东西,应该毁灭掉。
这句台词非常熟悉,道士忍住爆粗的冲动,因为他师傅曾淳淳教诲过,身为道士,自当高手,而粗话非常影响形象:“有意思吗?”
这是……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三郎手中的古朴长剑,熠熠一闪,化为数寸锋芒,闪电般飞掠而起,疾斩黄大仙头颅。
陈三郎干咳一声:“事先声明,富道,这口葫芦还不是你的。”
道士赶紧又捡拾起,心想骨气颜面什么的,哪里有宝物实在。
鄙视了道士一眼,陈三郎并未去搜索黄大仙身上的战利品——他已从逍遥富道口中得悉对方来历,修炼毒经,全身养着毒虫,别死而不僵,被其豢养的毒物咬到,那就阴沟里翻船。
逍遥富道面色惨白,忽而一咬牙,对陈三郎叫道:“书生,你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修炼有成,替本道报仇!”
道士不回答,继续看个不停,忽而一拍大腿:“阴阳葫芦……这黄大仙真不识货呀,好好一口阴阳葫芦,居然用来养黑水蜂,简直暴晒宝物!”
道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鄙视之。大踏步走过去。
嗤!
这还未完,以虫身继续修炼,化而为妖,再重新塑造人身,从而一举由人、道转化为妖道,得到数百年寿元,跻身活神仙行列和_图_书
他都有点迫不及待地要建立起属于自己的道观了。
“我在泾县那边开拓基业,正缺个道士主持,你去那儿建立个道观吧。”
听说有商量,逍遥富道来了精神:“什么事?”
道士赶紧将葫芦抱在怀中:“如斯宝物,你用来装酒,不怕遭天遣吗?这样,其他东西,包括陨星宝石统统给你,我只要这葫芦……”
“怎么可能!”
可哪里想到陈三郎居然也是个修士?居然能施展出黄麻绳将自己束缚住?
道士一听,心里泛起嘀咕,想了想,觉得不大稳妥,就取出小算盘,噼里啪啦地拨打着。
陈三郎不懂就问。
“不行,哪里这般便宜的事?”
一点锋芒势不可挡地穿透黄大仙的喉咙,绕个圈,飞回陈三郎背负的书筪中,恍若宝剑归鞘。顿时剑气消散,光华尽敛,再无动静。
逍遥富道圆睁双眼,看到的情景似曾相识,并最终和在南阳府发生的一幕重叠起来:
逍遥富道拿在手里,反复端详,眉头皱起来:“这葫芦?”
黄大仙咆哮着,如同一头暴走的雄狮。
道士听得心花怒放,陈三郎描绘的前景犹如一幅画卷,慢慢在眼前展开,是如此美丽壮阔,充满了吸引力。
黄大仙为旁门,长生之道过于渺茫,但也有不少能够延年益寿的法子,起码能多活两三百年,远远超越凡俗。
换了平时,这样的绳索法器黄大仙并不放在眼里,大力一挣,便可挣脱,然而只一瞬间功夫,逍遥hetushu.com富道的灵通法咒便砸上来了,只把他砸得七荤八素,头破血流。
陈三郎眼珠子一转:“除非你多答应我一件事。”
对方有求于己,道士顿时觉得倍有光彩,腰杆子挺直:“你要炼制什么的法器?”
“要,怎么不要?”
“出息……”
扑通!
“奶奶的,原来这书生才是最会装的家伙……”
陈三郎微笑道:“当然,要是你有空的话,帮我淬炼法器自然更好了。”
黄光闪现,黄麻绳从黄大仙身上褪落,飞回陈三郎手腕间缠绕好:“就这根绳子。”
黄大仙心底寒意像喷泉迸发,手足冰冷,本能之下,一拍腰间黑皮葫芦,数十黑水蜂飞腾而出,要将小剑挡上一挡。
陈三郎老实回答:“我怕被毒虫咬,所以没动。”
处理完,道士将黄大仙搜索个遍,将原本属于自己的符箓全部拿回来,另有不少收获。
不再犹豫,生怕陈三郎会反悔似的:“那我们现在就回泾县去?”
“什么?”
“不曾。”
陈解元背负双手,非常有高手风范地说道。
陈三郎问:“是什么宝贝?”
心情鼓荡之下,情不自禁爆了句粗。
陈三郎嘴一撇:“我说过,只要一半。怎么,你那份不要了?”
黄大仙修道以来,野心勃勃,便是奔着活神仙的目标而去的。他行事蛮狠却又步步为营,很是小心谨慎。说白了,就是持强凌弱,绝不以弱犯强。
陈三郎摸了摸脸:“我鼻子里长出花了?”
“你说的废话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