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秘老者,龙君有请

除绝世人物,安能稳居如此灵地?
陈三郎恍若醒觉,笑道:“没什么,跟扫地的老人打个招呼。”
“公子上楼,小心台阶!”
正胡思乱想,好像有一阵风吹过,视线中的画卷蓦然生动起来,波光粼粼,一只蓬船随波浪漂来,摇船的是一名赤膊强壮的汉子,一身肌肉,如同铁打似的黝黑而结实。
许珺大眼睛眨着眨着,见他呆立在台阶上,颇为古怪。
张大家姓“张”,单名“素”,乃是夏禹王朝的顶尖丹青圣手,故得“大家”之称。
“三郎快来,这边有一幅画,画得可好了。”
下面陈三郎与许珺相视一笑,并肩踏上楼来。
陈三郎还有点走神儿,琢磨着。
陈三郎曾听小龙女含糊提及关于其父龙君的事情,另外还有野史传说的描绘,各种说法汇聚起来,在脑海隐隐构造出一个磅礴高深的形象。以前还觉得模糊,当亲身来到此地,观望浩瀚的湖泊,这形象顿时变得立体http://www•hetushu•com生动起来。
陈三郎清楚地记得,上一次来,并没有这幅画。他素喜丹青,难得见到如此巨幅的画作,按耐不住,便与许珺一道驻足观赏起来。
陈三郎看到精彩处,不禁出声赞道。
然而再看许珺,目光盈盈全然落在自己身上,神态气色,根本没有发现老人的存在。
字体写得竟有些扭歪,很不端正。
记得上一次在岳阳楼,陈三郎便与对方有过遭遇,所说的话相差无几。那时候,斩邪剑狂乱示警,如临大敌。陈三郎心里亮堂堂的,知道此老来历非凡,恐怕出自洞庭湖。
果不其然,水边之上,一座巍峨古典的木楼拔地而起,仿若龙盘虎踞,在坐镇守望着整个洞庭湖。
这世上有妖魔,自然也会有鬼怪。
许珺一吐香舌,很是俏皮。
叶藕桐虽然没有亲眼看过张素的真迹,但曾见过许多描摹样本,因此知道风格。再认真看,突m.hetushu.com然觉得这幅巨型画作的用笔其实颇为朴素简约,倘若单独切割出来,分别研究的话,会发现这些笔触之处竟像是孩童涂鸦般随意而不受约束,很是粗鄙。可当它们形成一体,变成一幅画,所表现出来的意境霍然一变,出神入化。
他摇着船,径直来到陈三郎面前,唱个肥喏:“公子,请上船,龙君有请!”
“那就好。”
那边叶藕桐也跑来看,更是看得入神,口中啧啧声:“如此佳作,难道是张大家的手笔?”
好画!
说来也是,面对有形有体的妖魔,许珺并不胆怯,还敢施展手段降妖除魔;但当碰到看不见摸不着的鬼怪,女子心性顿时露怯。
许珺一下子紧张起来。
许珺叫唤道,她在侧厅廊道上看见了一幅画,就叫陈三郎过来一起品赏。
叶藕桐已经登上去了,回过头来,纳闷地道:“你们两个不上来了?”
陈三郎安慰道。
许珺睁大了眼睛,觉得陈三郎说和-图-书话莫名其妙。
这是怎么回事?
见着许珺后,他立刻明白陈三郎不喜风月场所的原因了,家里有这么一个倾国红颜,再看其他脂粉,尽是庸俗,索然无味,哪里还有逢场作戏的兴致?
“可能……”
“扫地老人?哪里有什么扫地老人?”
这神秘老人眼勾勾地说道,带着一抹隐晦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
这怎么可能?
这是一幅山水巨作,映入眼帘最为凸显的,便是一面大湖泊,水边芦苇无边无垠。
看着看着,陈三郎发现一件古怪的事情:
陈三郎迈步过去,见廊道洁白的墙壁上,笔走龙蛇,画就一幅丹青,仿佛刚画上去不久的样子,笔墨很是新鲜。
许珺见他面色苍白,有些不对劲,赶紧过来扶住,伸手一摸,额头凉凉的。
这便是岳阳楼。
“那怎么办?”
陈三郎心头一悚,猛地抬头,视线所及,正看到那驼背老人在慢慢扫着台阶,往下方走去。
陈三郎迅速稳住心神,却见www.hetushu.com驼背老人已经消失在台阶的转角处,再不见身影了。
这么想着,更觉得陈三郎简直是鸿运当头,堪称气运之子。可不是嘛,连中三元,功名加身;身边又有如此可人的红颜知己相伴,夫复何求?以前叶藕桐身为江南才子,年纪轻轻头角峥嵘,那真是顾盼自得。可自从遇到陈三郎后,他顿觉得自己所得的一切不足一提,都觉得自惭形秽。
楼上光景,陈三郎上次曾阅览一番,眼下再看,发现增添了几首诗词,下面署名,俱为名家,笔墨酣畅。不过内容意境,大都为应景之作,难出佳作。固然上口,但不够回味。
“不用担心,他并无恶意。”
“三郎,你怎么啦?”
“不对,这走笔不像……”
这一看,陈三郎便知道画得正是洞庭湖的景色。
许珺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东张西望,压低声音:“三郎,你不会遇见鬼了吧?”
陈三郎也发现了其中的怪异,目光打转,落在留白处的字上,两个http://www•hetushu•com字:洞庭!
这绝对是一幅巨型画作,长约数丈,几乎占据整条廊道的墙壁。
画卷延伸到尽头,则有朝阳喷薄而生,映照半湖红霞。四周的岸边,有峰峦起伏,着墨不深,只画其形,却有一股起伏生动的神韵在其中。来龙去脉,正是如此。
岳阳楼建立不知几许岁月,春秋沧桑,来往的文人骚客不知凡几,然而观墙壁上的笔墨,数量并不那么多,其中就有耐人寻味的地方。
驼背老人的确没有恶意,至少不曾流露出来。否则的话,以其高深莫测的来头,他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手。
看见这两个字,陈三郎脑海灵光一闪,就想起竖立在洞庭镇口上的那块碑,碑上写的字,明显和画上的字一模一样,绝对出于一个人的手笔。
陈三郎只觉得一颗心跳得好快。
神秘老人在岳阳楼扫台阶,倒不算稀奇事。因为洞庭镇、岳阳楼这些存在,本身就有各种难以解释的因由。若一定要寻根问底,只能说与一个人息息相关——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