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两百零三章 河伯问罪,天雷滚滚

观内逍遥富道听到了狼妖的叫唤,也听出了叫唤声中蕴含的畏惧,不禁面色一紧。
陈三郎正一正神色:“乌河伯,你来这里难道是翻旧账的?”
逍遥有些懊恼:乌河伯随时打上门来,可不是儿戏。
逍遥观的侧院处,新筑起一间狗舍,约莫三尺高,一丈宽阔。狗舍里头住的不是狗,而是一匹皮毛光亮的雄壮大狼。
这个时候,不管是务农的人,还是建造村坞的人,都纷纷躲进屋舍里避雨。
逍遥嗤之以鼻:“你懂什么,这个狗舍可是刻画着阵法,能聚天地元气,最适合它吸纳日月精华。”
仿若被触怒了般,乌河伯眼眸精光暴射,面容狰狞,一脸择人而噬的凶狠。
屋子里摆开茶具,趁得空暇,两人坐着喝茶。
这不速之客人蓄无害地笑着,非常和煦的样子。
“嗷呜……”
“不错。”
陈三郎将事情因由简单扼要地说了。
仿如呼应,天空的雷声滚滚,一声接着一声炸响。
http://www.hetushu.com边逍遥富道见状,一颗心也慢慢定住,惭愧之余,发起狠来:书生都不怕,自己怕个鸟,大不了人死卵朝天……
虽然不怕死,可也不赶着去死呀,是不。
抬起头来,就看见一顶黑伞穿过前院,很有节奏地缓缓走来,到了门口处,“嘭”的一下,收伞,露出下面的人来。
《浩然帛书》中记载的却有所不同,曰:“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又曰:“君有过,当进言。用则可,不用则废,是谓从道不从君”。
逍遥点头,心中窃喜:难不成师父和他有交情?那就好了,不用打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这就是君臣关系,凌驾其他任何的关系之上。
陈三郎看个仔细,果然发现小舍顶上开了个碗口大小的天窗。不过这样的话,问题又来了,下雨怎么办?那雨水不往天窗里灌进去?
陈三郎缓缓道:“请进hetushu.com,请坐,请喝茶。”
“我能进来喝杯茶吗?”
乌河伯道:“那就好,很多年前的那一次,松月子赏了一张缚妖符给乌某,看来这笔债有人还了。”
他没有带随从,就一个人走着,冒着大雨,慢慢从泾河那边过来,穿过茂盛的田野,穿过山麓的松林,沿着羊肠小径,一步步登山,最后站到逍遥观正门前。
好大一场雨。
道士忽而开口:“书生,这阵子咱们打得狠,恐怕已经惊动了河伯。他肯定坐不住,定然会寻上门来。”
道士一听,半饷作声不得,许久幽幽一叹:“有所得,必有所失呀。”
逍遥富道却紧张得两个手心都出了汗。
相比其异常庞大的身躯,这狗舍就显得狭隘了点。
“嗯?”
路径上忽而出现一顶黑伞,伞下之人,年约五旬,面皮白净无须。穿着打扮像个儒生,可五官面目却仿佛是个宫里的太监。
轰隆!
道士摸了摸下巴,很老实地回答:“www.hetushu.com我打不过。”
“天无绝人之路。”
轰隆!
那人赞道:“好一个状元郎,果然有胆色。”
“为什么?”
看得出来,他有心要磨练这头狼妖的野性。狼妖虽然降服,可心里肯定还存在不甘不愿的念头。逍遥所学,乃是崂山嫡传,当然不会传给狼妖。至于小龙女那边,不好意思,基本都是水族秘籍。
啜了一口茶,那人悠悠地道:“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说废话了。洒家姓乌,乃本地段泾江河伯。”
陈三郎伸手给他倒了一杯茶,茶水荡漾,热气裹着香味飘荡。
陈三郎的那一口剑,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电光火石,杀伐果断,极具蜀山剑仙风范,不过其中又存在某些差异。
对此陈三郎提出意见:“道士,你这样做,是虐畜。”
陈三郎皱了皱眉头:“这乌河伯是甚修为?”
一连说了三个“请”字,只是态度上并不显畏缩恐惧。
利益攸关,这是必然之事。手底下的地和-图-书盘员工都姓“陈”了,这一段的泾江河伯要还是无动于衷,那就是傻子,而或呆货。
天空猛地炸一声雷,倾盆大雨泼下,天地一片苍茫。黄豆大小的雨点劈头盖脑打将下来,打得山间的树叶噼里啪啦作响。
风雨将至,农人们匆忙收拾着,然后奔跑回家。
道士一翻白眼:“这不还有你嘛,我计算过了,全部人披挂上阵,或能斗一斗。”
侧院狗舍里的狼妖感到某种可怖的气息,好像大难临头似的,顿时局促不安起来,若不是身上被逍遥富道下了禁制,就要冲破狗舍,夺命而逃了。
“那怎么办?”
这般理念,与君权相悖,在皇帝看来,便是乱臣贼子。因此功名加身,必有反噬,那金色龙气本能地起了疑心,发作起来,将古书镇压住。
莫名地,道士看见他的笑容,只感到心头一悸,有寒气泼喇喇从脊椎直冒上脑门,好像这个不是人,而是一头嗜血猛兽般。
说到这,望着逍遥富道:“阁下是崂山的单传弟子吧m.hetushu.com,很多年前,忘记是哪一年了,乌某跟贵派的松月子有些交集。嗯,他是你师父?”
道士很惊讶。
风卷来一大片乌云,笼罩在上空,酝酿发酵着,看起来,有一场大暴雨要降临。
逍遥一听,白眼又要翻出来了。
关系重大,欺瞒的大话说不得,否则事到临头,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说着,走过去,坐下来。
这人咧嘴一笑,满口白齿:“哦,都在呢。”
道士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这个名义利用得好的话,说不定真能派上用场。
“你倒还淡定。”
陈三郎嘿嘿一笑:“别忘了,我是龙君贵客,曾奔赴龙城赴宴。”
狼妖。
“那就没辙了……”
《浩然帛书》前期需要吸收功名资源,化为己用;但另一方面,功名本身就是一种樊笼。皇帝是天下功名制度的最高统治者,读书人考功名,获得荣禄,那就得替皇帝卖命。
陈三郎面露苦笑:“我无法动手。”
道士不以为然:“如果连些许雨水都搞不定,它还当什么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