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两百一十六章 装神弄鬼,何方神圣

陈三郎瞧着眼热,他见这口铜钵貌不惊人,可被施展出来后,这等威力,简直便像是法宝品阶的东西了。
风声中,淅淅沥沥,便是雨水降临。
心头疑惑难以消除。
市坊间多有传闻,杂记上也记载着不少类似的故事。大概之意,都是说一个书生,要么是家贫,要么是赶考什么的,反正就在荒山野岭的地方过夜,然后大半夜的,狐仙美女什么的就过来了……
只是这等境况,在净空和尚看来,如同虚无,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手一抖,一口铜钵飞旋而出,悬空而起,定在头顶。刹那间,所有吹进来的风雨都被铜钵吸纳进去,半点不漏。
到了九转金身,便是传说中的“金刚不坏之体”,不腐不朽。
耳边甜甜的声音缭绕不去,听得人心都酥了,骨头都要麻掉。这声音,仿佛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魔力,甜甜腻腻的,脚步不听话便要停滞住。
外面夜幕完全降落,今晚星月黯淡,风颇大,吹得树枝摇曳,沙沙作响http://m.hetushu•com,很是渗人。
陈三郎面色一变,他听出这是屋檐下的风铃发出的声音。来之前,其曾观察过,那些风铃基本都锈住了,成为一个铁疙瘩,如何还能摇动出声?
这些故事成分,多半为美化,是人们梦想的一场邂逅。
炭火未熄,映照出老和尚瘦巴巴的身影。
见到这番阵仗,陈三郎当即明白,这不应该是敖卿眉的手脚,来者另有其人。
唰!
“来自洞庭?难不成是敖卿眉来救自己了?”
对于释家的修炼法门,他有所了解,分为九等:一转凡身、二转皮身、三转肉身、四转骨身、五转心身、六转精身、七转法身、八转真身、九转金身。
怪声连连,陈三郎回头一瞧,见殿后转出一排列的身影来。瞧得真切了,却是一具具行尸走肉,身上披挂着破破烂烂的僧袍,然而皮肤肌肉,漆黑发亮,都被练成了僵尸。
陈三郎可不是那等傻乎乎的书呆子。
这等异景让陈三郎瞧m•hetushu•com得暗自心惊:这和尚好精深的修为法力……
净空和尚叱喝一声,圆睁双目,其背后便一圈圈闪现出光彩,这是释家神通:摄身光。
蓬!
“谁?”
“你害怕?我才害怕好不好……”
自己被老和尚抓走,蟹和肯定会回泾县搬救兵。能当救兵的,逍遥富道可不够格,排除开来,只有小龙女了。养好伤的她,真实本领不会差到哪儿去。其实当初她被后母重伤,逃出洞庭,追兵并不止蟹和一个,另外还有十多路呢。算起来,螃蟹只是个小角色罢了,恰好追到了泾县,本打着贪功的念头,不想当了阶下囚。
老和尚祭出铜钵,也不出手攻击,只防御着。
梦总是好的。
陈三郎也算是胆大的人,此刻却禁不住心里发毛,赶紧退出去。
猛地刮一阵风,呜呜声。
老和尚蓦然睁眼,眼眸有一缕金光一闪而过。
“得,我不跟你打禅机。”
嘭!
大殿在动摇,一些砖石簌簌松动,很快就要崩塌下来,这是外和_图_书面有人动了手脚,要迫使人出去。
老和尚眼皮不抬,淡然道:“陈公子,是你心中有鬼。”
“洞庭哪一位来了,请现身一见。”
光华一出,旁边陈三郎看着倒没有多少感觉。可对于攻击而来的众多僵尸而言,便如同雪团受到了阳光照耀,发出痛苦的无意义的嘶吼,原本坚实的身躯竟然一点点消融。
铃铃铃!
“嘻嘻……”
嘎嘎嘎!
当然,这些都是陈三郎后来才慢慢了解到的。
事有反常必有妖!
昔日陈三郎奔赴赶考,也曾幻想过来着,然而事到临头,不是黑车,便是黑店。诸多经历下来,使其深刻认识到,做梦得睡觉的时候做,清醒时,便该做清醒的事。
陈三郎坐下来,托着下巴,怔怔出神。
荒废多年的古刹,突地跑出个美人儿来,其中猫腻,不言而喻。他赶紧捂住耳朵,快步奔出大殿。
漆黑中突然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现在的他,就很清醒。
刚出到外面,便响起尖锐的破空声,一条水桶般粗和-图-书大的黑影凶狠地横扫而至,宛如活物,仿佛是一条巨蟒。
居然还闪电打起雷来。
好东西!
眼前猛然一花,像是飘拂过一条美丽的裙子,空气隐隐有香味弥漫开来,煞是好闻。
幸好有铜钵定住,地上的炭火不至于被风刮散,刮灭。
旁边陈三郎不禁咋舌,闻一把风,便能闻出对方来路,这番本领可真是莫测。但想深一层,顿觉了然:修士界各门各派,各有传承,各有特点。其中洞庭妖族,最善于鼓弄风和水。那么在风中漏了行踪,也就不足为奇。
只是不对,若是敖卿眉,后院那装神弄鬼的女人是哪位?
然而看真些,黑影形体上枝叶蔓蔓,却是一根不知甚品种的藤条,巨大如斯。
噼啪!
想到这,陈三郎心中一喜。
僵尸扑腾来的速度倒不慢,颇有章法地冲来,目标全在老和尚身上。
净空和尚眼眸有金光,最起码,都是六转精身。其开眼后,枯瘦的右手一把探出,在空中捞了一把,然后放在鼻子闻一闻。
美人一笑,勾www.hetushu•com人心魄,书生怎抵挡得住,当即眉来眼去,干柴烈火,然后就颠倒衣裳,成就佳话。
殿外风声愈发大了,吹得哗啦啦作响,风铃大作,鼓荡成一片。一些风从破落的门窗刮进来,席卷起尘土,很容易让人迷糊了眼睛。
净空和尚一把抓起陈三郎,疾身掠出。
陈三郎下意识地叫嚷道。
“公子,慌张作甚,陪陪奴家嘛,我害怕……”
风雨交集,果然是洞庭作风,惯有的排场。
“装神弄鬼!”
风吹熄火,随即响起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听着,仿佛是木板在挪移摩擦,咿呀呀的。
人都是有一个习惯依赖的毛病,比如说陈三郎,他自从练习术法,手上有了黄麻绳与斩邪剑,屡屡靠着两件事物斩妖除魔,用得好不趁手。可突然间没办法用了,这手便痒得很,一颗心空落落的,没了安全感。
只是此时此景,就算逮见个美女,陈三郎也是视作女鬼了。赶紧将手中枯树枝一扔,转身向外面跑。
陈三郎跑过去,气喘吁吁:“大师,寺院里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