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两百四十四章 雷霆惊梦,天下苍茫

元哥舒猛地回过神来,看着进来的老者。
刺史府中一片平静,元文昌治军严谨,治家亦然,一切都要井井有条,容不得造次。但凡敢喧哗嬉戏者,轻则棍棒惩戒,重则枭首示众。
“罢了,明日一早便出城坐船,顺水下南方。看看这江南景致,权作消遣散心,然后再做安排。”
看完,莫轩意低下头去,只觉得被一桶冰水当头浇落,浑身湿透,冰冷得整个人都激灵起来:“我莫轩意真是瞎了眼,选择了如此‘明主’,哈哈哈!”
“我明白了,我会派人办妥的。”
莫轩意右手突兀地多了一团事物,他面色古怪地拿起来,见是一团纸,就闪进巷道偏僻处,展开纸条观看:
“嗷呜!”
陈三郎让周分曹坐镇城中,他则出城前往陈家庄。
元哥舒见着他,却立刻正襟危坐,毕恭毕敬:这个老人跟随父亲已经超过三十年,乃是不折不扣的心腹“老人”,在刺史府中有着很高的地位。
“哦,发生了什么事?”
陈三郎实在没有十足hetushu.com的信心。
看上去,一派大好的田园风光。
迈开步子,再无任何的犹豫拖沓,大步朝北门走去。
吴老微微一笑:“有句话,老爷要我转告。”
“卑职不知,周先生说是有万分火急的事,让你赶紧回衙门。”
元哥舒一听,心中凛然,两只手不禁拢得更紧了些:父亲传话的意思他听出来了,是要派人击杀莫轩意,不能让其离开扬州。
莫轩意被驱逐,那么他就已经是个“外人”,而其一直住在刺史府,以前颇是做了不少事情,眼下离开,便存在走漏内幕的风险。
想了想,慢慢道:“吴老,我想去见一见父亲。”
砰!
护观神兽旺财从观门下方的狗洞钻出,见到是陈三郎,马上变得温顺。
元哥舒赶紧站起,拱手躬身,作倾听状——其实以他的身份,本不用如此。只是接连出漏子,故而要着力表现一下,挽回印象。
刚入城门,迎面见到衙门捕头赶出来:“大人,卑职正准备去找你呢。”
hetushu.com“西风杀,公速离。”
心中快速地计算己方拥有的实力数据,陈三郎稍稍安心。
当然,陈三郎最为依仗的还是养在泾河的水族妖兵,目前由鳝鱼精带着。这鳝鱼精等于是他暗中布置的一枚棋子,等闲不冒头,是以敖青都不曾留意到它的存在,得以躲过一劫。
说完,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离,眼神变得涣散开来,失去了焦点。
另外,逍遥富道那边豢养的道兵不知养得怎么样了,只要有所成,亦能成为巨大的臂助。
说实话,他并不愿意将莫轩意驱逐出去。当其时,他不惜降尊,三番几次登门诚意相请,好不容易才将对方请出山。莫轩意武艺非凡,韬略更是不俗,指点江山,排兵布阵,都有独到之处,实打实的一位大将之才。自从跟随以来,立下不少功劳。
吴老慢慢道:“老爷说,有些事情不该让外人知道,流传出去的话,让市井说闲话,不好。”
目送莫轩意离开,元哥舒眼眸中闪出痛苦之色,觉m.hetushu.com得空落落的,似乎失去了什么。
看来,这道士真是受刺激,要潜心进修了。
打定主意,脚步变得轻盈。
泾县的秩序完全恢复平静,本是小城,容易管理。眼下又人心思齐,井井有条。
六个蝇头小字,写得潦草,想必写的时候时间非常仓促。
片刻之后,慢慢抬头,神色逐渐坚定:“纵然修为被废,但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
无奈天意不遂人心,先是正阳道长折在长安,现在又是莫轩意修为被废,被逐出府中。
经过这段时间的建筑,村庄基本已经完工,建立了起来。总体上,都是依据当初陈三郎描绘的蓝图来建设的,核心是内庄,外庄石墙围绕圈地,一排排房舍节次鳞比,很是干净整齐。
突然间,一人撞到他身上来,随即很快地低头没入人群中。
在元哥舒心目中,一直视莫轩意和正阳道长为左臂右膀,甚为倚重。
扬州,一直是元文昌的天下。他不给于,别人就不能拿,即使儿子也不行。
“小少爷。”
和*图*书街道上人群熙攘,很是繁华热闹。
正阳道长的身死道消成为了元哥舒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猛地发现,父亲已不再像以前那般看重自己……
倒是蟹和与雄平两个,他们扮演的角色更多的在于是亲随,曝光率高,瞒不住气息。
……
“吴老,你怎么来了?”
村庄中,他已经吩咐周何之挑选精壮,开始军伍式的训练,把他们练起来后,再进行武装,便可以抵御敌寇的攻击。
进入庄中,与老周等人商议事情,随即登上山去逍遥观,却见观门紧闭,门口上张贴一张黄符纸,纸上没有画符文,写着字:观主闭关,概不见客。
“我觉得莫轩意不是那种管不住嘴巴的人,他知道深浅,绝不会乱说话。”
老者年约古稀,衣装朴素,一张皱纹纵横的脸,下巴处几根稀疏的胡须,看上去,就是个老态龙钟的槽老头子。
万分火急?
离开刺史府,一时间莫轩意也不知该去往何处,信步而行,只觉得天下茫茫,竟无处安身。
顿了顿,喃喃道:“深山苦学二十m.hetushu.com载,壮志凌云上青天;雷霆响处惊故梦,一寸雄心一寸烟。”
陈三郎呵呵一笑,取道下山回泾县。
陈三郎心头掠过一片阴影。
怎么说呢,好像道父的败亡,一下子败掉了原本笼罩在元哥舒头上的气运光环,形势急转而下,以一种无可挽回的势头坠落。他越想止住,却越是无能为力。
吴老叹了口气:“他是不是那样的人,我不敢断言。小少爷,我只是传话的人,至于听不听,那是你的事……嗯,老爷已经出去,到衙门处理宗卷事务了,今晚都不会回来。”
“哦,你有不同意见?”
元哥舒听到,明白事情已经注定:父亲的性格说一不二,做出的决定不容改变……在其心目中,从来都是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村庄之外,则是整片的田园,中间一条宽达五丈的大道,两边种起一株株杨树,洒下绿荫。
陈三郎更没有忘住在泾县的许念娘,那可是高手高手高高手,远非寻常力量所能比拟衡量的。
只不知道,当天下大乱,战火延绵之际,这个风光能否保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