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两百五十九章 偷工减料,岌岌可危

此时破晓,光线比之前显得明亮许多,能够看清楚铁冠道人的模样,他一张脸容明显削凹了下去,如同包裹着一张皮般,皮下的肌肉都诡异地消失不见了。
陈三郎一听,顿时明白过来,并非道士的错,完全就是一个巧合而已。老天爷真会作弄人,整这么一出。
逍遥一咬牙,却不甘心束手待毙,取出两道“神行符”,分别贴在自己和陈三郎的腿上,吩咐道:“等会一旦阵破,我们马上冲出去,只要不被修罗煞影侵蚀魂魄,便能逃过一劫。”
这一剑落,看上去很华丽的符文光华马上像一匹被撕裂的布帛,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裂痕。
无数修罗煞影疯狂地冲上来,想要杀进石屋子,只是刚一接近,便受到符文光华的反噬,立刻像树叶落在火焰上,受到焚烧。
陈三郎虽然是外行人,但此时此刻,一看便知情况如何,自是知道不大对路了。
唰唰唰!
逍遥富道见到,面色有些凝重,晒然道:“修罗血祭,邪祟恶毒。不但要杀众生,还得http://m.hetushu.com献上自己的身家性命……疯了,这些人都疯了!”
这雷一响,那蜂拥而至的修罗煞影纷纷弹开,退到两三丈外,远远不敢靠近。
逍遥富道苦笑着说:“那时候师尊传授阵法禁制,要我多加练习领会。某一日,我心血来潮就在这石屋子中尝试着布置下这五方玄雷阵,不料一试成功,遗留至今……”
“哈哈,五方玄雷阵专克邪祟,尔等灰飞烟灭,只在此刻!”
只片刻功夫,密密麻麻的修罗煞影便潮水般围拢而至,把整座石屋子围困得水泄不通,阴沉沉大一片,颇为可怖。
他竟已是瞎了!
唰!
其毕竟出身正牌门庭,虽然修为不咋地,但见闻方面,特别是修界见闻方面,比陈三郎要丰富许多。
先前在道观所见,这道人还会疯狂地大笑狂叫,而眼下紧抿双唇,一言不发,沉默若鬼物。
话需如此,只是机会实在渺茫,外面密密麻麻都是修罗煞影,它们又没有实体,无孔不入http://m.hetushu.com,可以从五官七窍任何一窍进入,甚至屁眼都会成为破绽,反正有洞便行,真是防不胜防。
逍遥富道悠然道:“这是本道十五岁时的作品,啧啧,可是本道平生第一次成功地设置禁制呢,没想到第一次发挥用场,要等到今日。”
来到石屋子前,铁冠道人高举大剑,当头劈下。
外围的修罗煞影很是敏锐,本能的意识立刻听出了破绽,于是鼓噪着,开始一步步逼近过来,就等铁冠道人完全破开禁制,它们就蜂拥而入,将里面两个人吞噬。
阵势被触动,光华大作,有雷鸣炸响,声势惊人。
禁制发威,逍遥富道底气大增,站在石屋子中,满脸得意之色。
“啥?”
陈三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如果不叫上陈三郎同行,陈三郎还在泾县当个甩手县尊呢,岂会陷入险境?
更可怖的是他一双眼睛,紧紧闭着,两道蜿蜒的血迹流淌而下,赫然是黑色的,看上去如同两条狰狞的毒蛇。
陈三郎一听,心里莫名有m.hetushu.com些打鼓:十五岁就设置下来的,屈指一算,至今少说也有十来个年头了吧,会不会年久失修?
陈三郎心中欢喜:“好道士,这是什么禁制?”
陈三郎“哦”了声,怪不得这家伙胸有成竹,却是亲手安排的手脚,自然不会含糊。
突然间密密麻麻的修罗煞影分开一条路径,踏出个人来,披头散发,手持一柄乌黑大剑,正是那铁冠道人。
两道冲到最前面的修罗煞影浑身冒黑烟,发出凄厉的呼啸,转眼功夫,化作乌有。
大剑与光华相触,发出“噗”的声响,好像是利器戳在气泡之上。
铁冠道人一步步走过来,脚步略轻浮,其实他整个人的状态都十分不好,神色苍白,有气无力,举手投足间甚是僵硬,宛如一具行尸走肉,不像活物,连魂魄都不复存在。
“那是当然。”
“呀!”
“轰隆!”
现在才过了多久?
逍遥富道束手无策,叹息一声:“书生,这次是我害了你。”
陈三郎也不懂这阵势如何,不过听到其中有“玄雷”二字,想www.hetushu.com必不是普通货色。最起码,应该能抵抗住修罗煞影的冲击。其实也不需要抵抗多久,只待日出,阳光普照,即可化解掉眼前的危机。
陈三郎微微一笑:“我自己愿意来的,与你无关。”
五方玄雷阵被激活,开始运转,雷声阵阵,甚具威势,一下子把众多修罗煞影震慑住了,不敢再扑上来。
逍遥富道昂首挺胸:“五方玄雷阵。”
五方玄雷阵顿时有所察觉,雷鸣更响,鼓荡起一片符文光华来。
逍遥富道悻悻然道:“偷工减料,果然害死人。”
见到坚硬的青石墙壁上泛起光华,有熟悉的符文凸显,逍遥富道明显松了口气:离开崂山已久,他自己都不敢保证这石屋是否能保持原貌,不被破坏。现在看来,占山为王的贼寇们并未察觉其中端倪,只是把石屋当做了一座废弃之地,胡乱摆放些杂物。
外面铁冠道人忍受住禁制的反噬之苦,又是一剑。
旁边陈三郎好奇问:“道士,这禁制是你布置的?”
滋滋……
唰!
逍遥富道面色一变:“不好!”
和-图-书痕现,鼓荡出来的雷鸣同样受到影响,破音频出,听着感觉像一口破烂铜锣,敲出来的声音又沙哑难听。
对于禁制阵法,陈三郎了解不多,不过但凡事物,总有一定的周期,若是过于长久,难免会有些凝滞情况出现;再说了,十五岁时第一次设置,那时候道士的修为境况定然比现在颇有不如,当其时做出来的作品水平如何,实在让人无法不担忧……
这个陈三郎倒能理解,比如人初读书识字,难免手痒,会随处信手涂鸦,留下不少行迹。问题是,那“偷工减料”如何解释?
其实即使铁冠道人无法破阵,阵势既然出现了裂痕,也就支撑不了多久,再被冲击两下,也会瓦解破碎。
“啥?”
逍遥支吾着说:“你知道,那时候的心态完全是率性而为,手头上也没有多少材料,反正就凑合着弄……谁知道今时今日要靠它救命?”
要知道在镇上时见着,他还是天庭饱满,两颊有肉的。
陈三郎微一沉吟,竟然做出一个出乎意料的举动来,手提斩邪剑,开始在青石墙壁上刻画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