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先礼后兵,真身隐现

有部众禀告道。
元哥舒阴沉的心情反而变得开朗起来,嘴角出现了笑意:陈道远呀陈道远,天都帮我,看你如何?足以证明,我才是天之骄子!
当下不再废话,站到案前,轻车熟路,把那一套花样动作施展出来。为了配合这套姿态,葫芦符咒那些都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桃木剑与拂尘。
这远方的景观让他喜出望外,大声叫道:“好一场暴风雨,天助我也!”
不管从哪个立场角度,陈三郎都非死不可。
此刻天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乌云四合,拢聚在上空,不断翻腾着。时不时掠过闪电,形状狰狞。随着闪电,便是雷鸣,十分骇人,只是那雨点迟迟不见落下,却更让人憋闷得慌。
这一艘船如此,别的船更不济,好在平时训练约束甚严,不至于大乱,还能稳得住秩序。
很快,被五花大绑的杨老夫子押上来了,他头发蓬乱,眼神涣散,怏怏然,显然受了一些不堪的折磨。
这一手不费多少法力,但在外行人眼中,那便是神通表现。周分曹等看往逍遥的目光,立刻充满了钦佩赞叹。
周何之的神色都是崩溃的,说话又快又急,刚才的惊鸿一瞥,简直颠hetushu•com覆了他的人生认知。然而那躯干所呈现出来的冰冷的气息,植根了似的,一下子便种在了心坎里,再也无法忘却。
天下割据雏形渐成,便有“潜龙”之说盛行于世,搅得风云变动。只是那潜龙,不过属于形象化的谕示,那如果周何之没有看错,泾江里这一条,算是什么?
陈三郎那八艘船却不知什么来路,连从哪儿冒出来的都没办法查清楚,这让元哥舒觉得很恼火,并且坐立不安。
“真是龙!我见到了它一段躯干,蜿蜒盘旋在水中,鳞片如麻,绝对不会错……”
逍遥富道凑到陈三郎耳边,问:“不是说换祭品吗?怎么还摆这些货色?”
他们乘坐的船只都是南阳府精良的战船,能抗风暴。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现在连龙,也浮现于世了吗?
逍遥心里好一阵腹诽,也不推托,在他意识里,也有些跃跃欲试,要与对方交下手,掂掂斤两。自从崂山回来,他闭关观中,也是炼制了些厉害法器,正好有机会用出来,验验成色。
当然,首先得追上陈三郎的船队。
周分曹很自然地想到许许多多关于龙的传闻来,一时间脑子乱糟m.hetushu.com糟的,不由失了神。
“少将军,你看!”
风不见小,呜呜然;浊浪更猛,拍打在船身上,发出让人牙酸的响声。
周何之面目苍白,说话都结巴了:“好,好像……是一条龙……”
有暴风雨,泾江必将掀起惊涛骇浪,如此一来,船只便难以航行,往往得寻水湾停泊避风。即使勉强前进,那速度定然也降慢许多。
“命令,全速前进!”
“是!”
非战之罪,最为不甘!
在甲板上,元哥舒抬头眺望,就见到江面远方的天空阴沉沉一大片,有无数乌云凝聚在那儿,期间还能看见闪电穿梭,隐隐有雷声传来。
好在撤出泾县时,把诸多资源都搬到了船上,因而此刻能拿得出来。那三牲,都是活杀的,放了血,用碗装住,摆在案上,殷红一大碗,分外显目。
江水急,元哥舒的心更急,要加快速度命令他已经下了数次,催着船夫加快点。
……
诸人纷纷循着他指尖看去,可只看到波涛汹涌,并未有其他。
他徒然发觉,自己对于陈三郎的了解,竟如此肤浅。他恨不得立刻抓到对方,严刑拷打,逼问出所有的秘密。
众皆侧然,惊疑不www.hetushu•com定,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怎么会活生生出现在泾江。虽然千百年来,关于龙的传闻不绝于耳,特别是泾江,“龙王爷”的说法深入民心。但对于饱读诗书的人而言,他们更相信所谓传闻,多是野史,事实如何,值得商榷。
这些吃饭的家伙,自然随身携带。
想了想,回过头去,慢慢道:“把那姓杨的押上来,绑住,挂在船头上,我要示众!”
但见祭品掉进浪涛里,好像石子入海,渺小无比,连一点水花都看不见,转瞬便沉沦不见了。
上一次陈三郎过洞庭,龙君邀请,在天下传得沸沸扬扬。周分曹听说了,一笑置之。他是很欣赏那篇《岳阳楼记》,可龙君请饮,一梦而言。此传闻的意义,和把状元比喻成文曲星有异曲同工之妙。
周分曹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破绽,可周何之的神情真真实实地告诉他:在泾江里,的确存在着某些可怖的事物。
周分曹等坚持不回船舱,都在等结果,一个个伸长脖子来看,见到逍遥作法完毕,可那龙王爷似乎并不买账,暴虐如旧,不禁大感忧虑:难道历经种种波折苦难,突破了元氏的数千兵甲拦截,最后竟是折送在老天爷手里http://www.hetushu.com
他虽然性子有点弱,见识不多,但作为一个读书人,还是有风骨,甚少表现得如此失态。
现在,陈三郎的船队正在前方,他们一定会最先遭遇到这场暴风雨。不管是选择靠岸闪避,还是继续航行,都会让元哥舒得利,从而追赶而上。
有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弥漫开来,淹没了他的身心,只觉得手足冰凉。
陈三郎回答:“先礼后兵,你打个头阵。”
大江奔流,永不停息。
所以元哥舒很急。
手上动作不断,口中念念有词,好一个行云流水。最后桃木剑往台案上一拍,一手抄起祭品,一样样地往水里扔去,口中大喝:“天地有龙,遇水而灵;今献祭品,佑吾安宁!”
逍遥富道脸色也是难看:好妖孽,真当本道爷是摆设吗?半点面子都不肯给,我就是拼了命,也得剥你一层皮下来……
周分曹疑问:“何之,你刚才见到了什么,如此惊骇?”
一会之后,三牲馒头之类的祭品纷纷端呈上来,放在台案上,随后又是香炉纸钱等必用品,摆满一桌子。
作为根正苗红的修士,逍遥自是知道所谓献祭绝非老百姓所想的那样,具备如此良好效果。说白了,这就是个仪式和-图-书,经过了神化而已。
说着,圆睁双目,目光巡视那些翻腾的波浪。
元哥舒在父亲大人面前立了军令状,又调动了南阳府所有的精锐兵甲,还派遣了三艘水军战船来,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如果这样,还没有办法拿下陈三郎,那么他这个少将军,只怕便当到头了。
计算时间行程,陈三郎已经提前走了有一个时辰左右,这个时间的距离倒不算长,因为从性能上说,他们乘坐的战船应该比陈三郎的船要好上许多,速度更快。
他们都以为,肯定是道长作法献祭。
龙?
他绝不能让陈三郎一行逃出扬州!
台案很快摆好,就是个小小的方桌,由于波浪颠簸,都有些摆放不稳。逍遥富道看不过去,伸手一按,用了手段,那桌子登时像立了根似的,一动不动了。
风声呼呼,席卷起波浪,一阵阵的。有时候一波浪掀起,惊澜壮阔,如同会移动的山头,扑面而至,使人心惊胆战,怕被那一浪劈头盖脸打下来,会把整艘船都给砸翻。
正胡思乱想间,就听到周何之失声大叫:“天呐,那是什么?”
许多人不敢在外面看,纷纷躲在船舱中,虔诚的,诸如陈王氏等,已经跪倒在地,合十祈祷龙王爷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