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六章 外面有人,有僧自来

只是逃难之际,能带多少东西?又不是搬家,最多就是打包些值钱细软,轻便好携带且贵重的事物。
那么,陆景等人除了指望陈三郎能够尽快强大起来,好与蛮军抗衡之外,更希望可以搬离此地,进驻崂山府。
依照现在的局势,朝廷自保不暇,可能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收复雍州了。扪心自问,都怕再没有这个机会。
已是黄昏时分,雨天气候,天色黑得快。
“咦,不对,咱陆家有人出山了。”
石魔王徘徊不去,其魔爪随时都可能伸过来,名声在外的梅花谷便等于野外鲜美可口的肉食,一不小心便被人一口吞了进去。
各家人士,平时花费吃喝惯了,进了谷中,也不懂如何节俭,一不留神就吃多了去,到了如今,豁然发觉,家底竟差不多空了。
此猫体型比寻常家猫要大上一倍,都快要接近狗的大小了,显得十分异常,那眼瞳中,更有丝丝红芒闪露,分外妖异,看得渗http://m•hetushu•com人。
“哎,要是当日陈三郎来请,答应出山去就好了,早住在府城里头了,何须现在担惊受怕,受这番凄风苦雨……”
“杀孽已起,罪过!”
这一下子,各家族长都不禁有些心慌。
老和尚神色不变,双掌合十,慢慢道:“相见有缘,从此以后,你便跟随老衲了吧。”
别逗了,现在梅花谷周边数里方圆,鸟儿都难寻着一个了,也不知是否是寒冬将至的缘故,鸟兽都躲了起来。至于更加幽深的山峰,陡峭难行,谷中那几位半吊子的猎手实在有心无力。
自从战乱发生,生灵涂炭,和尚道士之类方外之人都少见了。现在这和尚出现在此,分外突兀。
此猫,早已妖化,变成了一头吃人妖怪。
蛮军再来攻打崂山,这是很大概率的事,毕竟他们要掠夺各类物资,要东山再起,继续逐鹿中原。
老和尚念叨着,伸手去抚摸手腕上的m•hetushu•com一串念珠,这念珠缠绕数匝,正有一百零八颗,符合禅理之数,每一颗都色泽清亮,自有符文沉浮隐现,乃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总之一句话,当下梅花谷的处境不妙,日子不好过了。
突然一声叫唤,一只猫在废墟间出现,敏捷地腾跃到一段断墙之上,睁着一双碧莹莹的眼珠子看着老和尚。
一人一猫,走在泥泞的路上,说不出的奇特。他们置身于无穷无尽的雨幕之中,去往前方。
老和尚便站在这片废墟之前,低声念叨佛号。他见着废墟当中,隐隐有白骨横陈。
国将不存,家何以在?
老和尚很是满意,不再言语,转身迈步离开。那猫很有灵性地紧随其后,亦步亦趋。
首先是粮食问题。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偌大的山谷,这么多的人,不说大吃大喝,每天的基本温饱消耗都是个不可小视的数字。
那个方向,通往崂山府。
每想到这,陆景就和图书心慌失措,甚至半夜被噩梦所惊醒,吓出一身冷汗。
一招之下,自有玄妙,那猫只是最初之际略微挣扎了下,随即叫唤一声,乖乖跳跃下来,一路跑着,奔到老和尚脚边,还亲昵地蹭着他的裤脚。
说着,隔空伸手出去,轻轻对猫招手。
老和尚孤身赶路,到这地方却前不近村,后不着店,无处投宿。
老和尚绝非常人,一看之下,就见到这猫浑身被一团黑气缭绕笼罩住,阴森森的。
若有修士在此,便能看出随着老和尚的抚摸,那猫身上郁结缭绕的黑气在不断消散,一点点消融不见。
……
继续这样下去,恐怕得变卖那几件家传宝物才能挺过难关。
指望每天打猎吃肉?
雨一直下,从早滴到晚,滴得这人心都湿个通透,分外凄凉。换了往日,面对这西风秋雨,陆景可能还会诗兴大发,吟出几句来。但现在满嘴苦涩,满心焦躁,只想找个人来痛骂一顿,什么风花雪月,什么文雅诗和-图-书词,统统见鬼去吧。
老和尚说着,露出一丝笑容,微微弯下身子,伸手去抚摸猫的头颅。
当下的雍州之景,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便是“疮痍满目”,目光所及,都是凄凉。
想着,大喊起来:“福伯,福伯快进来!”
“阿尼陀佛,善哉善哉!”
作为老牌资深家族,每一家确实还藏有些底蕴,可这有出没进的,始终不是办法,即使撑过了这个冬天又如何,明年呢?
他霍然起身,眼眸略过喜悦的光芒:对,儿子可不是在武平县主事嘛,哈哈,咱外面有人,这下有救了。
“呵呵,有些慧根,不枉老衲点化。”
风雨之中,走来一人,口念佛号,竟是个和尚。
陆景猛地冒出这么个念头来,懊恼不已。但木已成舟,再难改变,何况上次己等一伙人还浩浩荡荡去府城逼人家出兵呢,现在想来,简直荒谬可笑。
虽然谷内各家,早让下人仆从们自力更生,开辟田地,种上庄稼,但这山坡谷地和-图-书,环境所限,适合耕种的面积不多,整来整去就那么几处,产出有限。因此日常消耗的主要还是来自逃难时携带的粮食,吃完了,就得花大价钱到外面买。
与此同时,这猫庞大的体型也慢慢缩小下来,不用多久,就恢复到正常的大小模样,一身皮毛黄中带着黑色的条纹,看上去,竟隐约有百兽之王——虎的风范在里面,一双大眼红芒尽去,自有灵动活泼之意。
看得出来,这是个老和尚,身形枯瘦,一身灰色僧袍,他带着一顶宽大的斗笠,遮挡住雨水的淋洒。
此地本非荒郊野岭,原有村庄,只是村庄经受战火,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人烟已灭。
“喵!”
府城有城池作为屏障保护,比起梅花谷来,不知好了多少百倍,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的。
这个问题已经十分严峻,因为石破军留在了雍州,蛮军的野蛮行径早在无数雍州人心里留下了难以抚平的伤害,留下了恐怖的挥之不去的阴影。提及蛮军,小儿不敢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