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三章 能奈我何,关门点化

字体写得很平,一笔一划,不生丝毫波澜,不拖泥带水,显得很平淡的样子,可看久了些,竟仿佛有意思流露,让人觉得心平气和,通体凉爽,当真与字面之意相符合。
陈三郎伸手下来,去抚摸猫的头顶。
“大师请坐。”
周分曹等倒一点不担心,现在陈三郎正春风得意,有了基业,即将又成亲,娶得美娇娘回家,可谓生活美满,这般境况下,谁会有出家之念?除非脑袋进水了,净空此来,注定无功而返。
陈三郎注视着那猫,冷笑道:“你非猫,安知它逍遥?它只是被你所缚,脱不得身罢了。”
手掌未到,那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浑身一个抖索,猫毛都要炸开来,急叫一声,身子一扭,朝着净空那边逃去,仿佛要寻求庇护一般。
那猫便通灵般朝着陈三郎走过去,一直走到脚边处停下来,蹲在那儿,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他,很是活泼的样子。
众人闻言,也不多说,纷和图书纷散去,忙着做事了。
这才可怕。
陈三郎身上,一定有某些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许念娘却没有掉以轻心,他知道释家的神通本事,最厉害之处不在于金刚伏魔手段,而是念经度化,春风化雨,无声无息,这人便换了心神志向,从此皈依佛祖了。
看样子,两人之前该是旧识,不过属于那种有过节的旧识,许念娘神情不善,大有一言不合,拔刀相向的迹象。也许其对于净空来渡陈三郎入空门之事极为恼怒,要是陈三郎去当了和尚,许珺岂不得要当望门寡?身为父亲,自然无法容忍。
陈三郎哈哈一笑:“请!”
陈三郎笑了下:“以前在扬州,他渡不得我,在泾县,也失望而归,到了这崂山,他又能奈我何?”
许念娘望着他:“你确定?”
剩得许念娘一个,搬张凳子过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上面,叫道:“人来,端十坛好酒上来。”
这一下,有www.hetushu•com些出乎净空的意料,他睁着眼睛打量了陈三郎一眼,一抹疑惑之色闪现,神色变得郑重起来,这是他面对陈三郎时,第一次出现这般神态。他觉得,陈三郎突然间变得陌生了,仿佛变了个人。
两人便迈步进入府衙内。
陈三郎却说要挂在房中,周分曹只得悻悻作罢。后来郭楚知道了,也跑来看,爱惜不已,他遭受战火,饱受颠肺流离之苦,几乎家破人亡,精神大受打击,晚上总睡不着觉,但来看这幅字后,内心居然前所未有的安宁,实在神奇得很。
许念娘摸了摸下巴:“这小子……没事,他能摆平。大家都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不用围在这里。”
陈三郎才多少岁,便有这等造诣,真是前程难以估量。
这幅字陈三郎写成不久,当日被周分曹见到,击掌赞叹,然后旁敲侧击,想要送给他。
陈三郎忽道:“岳父,你且息怒,我倒要看看,大师如hetushu•com何渡我?”
见到许念娘,净空脸上愁苦神色更深,合十道:“原来是许施主。”
书法源远流长,传承久远,早形成了一套审美标准,以及境界判定,陈三郎这字,仿佛已是“笔下开生面,墨中蕴精神”的层次了。一些扬名已久的书法大家,都难有如此作品传世。一旦出来,必是代表作。
陈三郎如此说辞,表明他不要旁人帮忙,而是独自面对。
外面民众们依然情绪汹涌,高呼嚷叫,内容不外乎骂净空,以及叫陈三郎不要上当之类的。
当然,若看见形势不对劲,许念娘自然还会出手,无论如何,决不能陈三郎真得被同化,剃度出家。
净空回答:“如此正好,公子,过门是客,你不请我进府衙一坐?”
说着,猫的一声,一只猫便冒出头来。
“公子,那是你慧根未开罢了,你看这猫。”
陈三郎对净空道:“大师,此地吵闹,不如换个地方?”
这下周分曹有些不http://m.hetushu.com踏实了,赶紧问许念娘:“许爷,公子不会有事吧?”
陈三郎坐在平常坐的位置上,当是主坐,似笑非笑:“大师这次,要如何渡我?”
入到府衙内,陈三郎直接把净空请进自己的公房内,还关上了房门,众人入不得,只能面面相觑。
净空念句佛号:“佛渡有缘人,你自然会知晓。”
他来了,便有把握解决所有问题。
净空说着,轻轻一挥手。
“此猫被煞气所染,变异为妖,吃人多矣,但被老衲遇见,心生怜悯,便把它点化,自有灵性生,从此皈依空门,乐得逍遥。”
这厮自从进入府衙后,上下都吃得开,他得了陈三郎吩咐,不该做的半点不沾,但能做的,总能做得妥当,不用多久,都得到了周分曹的赞许。要知道周分曹对他,一向看不过眼的。
公房内,很是清净。
陈三郎哈哈一笑:“缘生缘灭,当日在扬州飞来塔,大师见我,便知有缘。只可惜,我却与佛门无缘。一方有意www.hetushu.com,一方无情,总不能强来吧。”
这是一卷长条,写着四个大字:宁静致远!
这间公房为陈三郎独用,设施布置,幽雅淡泊,书卷气颇浓,看着,就是一间书房模样。
或者正因为这个,许念娘没有让女儿来,毕竟就要出嫁的人了,不好抛头露面。
“你不信,可问它。”
净空进来后,抬头便看见挂在墙上的那幅字。
陈三郎淡然说道。
他露面,却不见许珺。以许珺性子,来到之后那会管什么,立刻袖中刀便出来了。
只是,会是什么?
“好字!”
净空便坐下来,眉目低垂。
许念娘想了想,也就不再言语。陈三郎有信心,便让他去就好了。此事终归而言,也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净空是来渡人,不是来寻仇什么的,陈三郎并无危险。
陈三郎咧嘴一笑:“大师,你看,这猫心怀畏惧,怎会逍遥?”
此时,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剩得雷威一个探头探脑,听到叫声,连忙应道:“许爷稍等,马上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