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六章 送别高手,神秘牛皮

陈王氏关心儿子身子,但又想早日抱孙儿,自然不会劝阻,那么就天天熬些好汤来给陈三郎喝了。
后面一群送行的人久久站立不动,哇的一声,许珺哭了。在这一刻,其一直憋着的情绪到底还是忍不住了。
许念娘出身山寨,说不好听,便是前朝余孽,其父辈爷爷辈乃是大虞臣子,应该属于重臣之类,那么这张古旧的牛皮纸会不会就是家传之宝。
最后,许念娘始终是走了。
陈三郎坐着,拿出一口匣子来,打开,拿出那张牛皮片端详。
那天正下着雨,冬雨淋漓,颇有些冷,许念娘孤身只影,大踏步从崂山府东门离开,他没有包袱,就带着一柄刀,青衫单薄,手撑一柄直骨伞,出城之后,头也不回地消失在雨幕中。
无奈现在,人还是走了。心中只得寄望这一去不会太久,最好过年前能赶回来。
没有人知道许念娘会去哪里,江湖中总有着这样那样的恩怨情仇,这是别人所难和-图-书以理解的。
此举,是为了给逃出去的王室后裔留下东山再起的火种希望。
这张牛皮纸明显是不完整的,当是某块碎片,表面之上并无字样,也无图案,只是一些天然的纹路,弯弯曲曲的,不具备任何文本基础。
这个版本的说法都是后来才传出去的,但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定。
手指捻者厚实的牛皮纸,陈三郎突地一笑:现在想那么多作甚?此物到底是不是藏宝图都未曾明确,只是一厢情愿的猜测罢了。
然而事到如今,当许念娘说出他的身世来历,再加上赠送的这张牛皮纸,陈三郎忽然发觉自己与大虞宝库的联系开始建立起来了。仿佛冥冥中有一根线,在彼此之间拉扯起来。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有许念娘在,他日即使蛮军入侵,也能发挥大用。战场冲锋,个人的武力也许会打折扣,但在许多场合,还是非常厉害的,不敢说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http://m•hetushu•com但以一当百,却是能大振士气。
事实上关于宝藏的说法并不止大虞宝库一处,别的也有不少,纷纷扬扬,层出不穷。
对于这次父亲的离开,许珺分外的沉静,她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又或者她十分明白父亲的每一次离开,都有着足够的理由。
陈三郎心思玲珑,很快就想到那个宝藏传说来,就是关于大虞宝库的传闻。
这是早就确定了的事,日期一拖再拖,推迟到现在,已经算晚。
许念娘的离开,对于目前崂山而言,属于一次实力减损,影响不可谓不大,至少,在心理角度上,没有他在,人总觉得欠缺了几分底气。
不错,说得便是那张一度闹得江湖朝野风风雨雨的关于大虞宝库的藏宝图。
据传,大虞宝库与大虞末帝一起,沉于洞庭湖上,这个说法最是权威,毕竟事实如此,当年一战,亲历者众,被记入了史书,不容置疑,只是流传后世,关于大m.hetushu•com虞宝库的确切地点却惹了争议。
陈三郎还没有动身去往通天河,就先进行了一次告别:许念娘要离开崂山府了!
诸人劝说无果,只得作罢。
当然,眼下这片,只能说是其中之一。
对此,周分曹几个曾几次私下找陈三郎,要陈三郎对许念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反正不管什么的,都不让其走。
即使陈三郎也不甚明白,虽然很多事情许念娘都跟他说了,但核心的关键的东西依然雾里看花。想要彻底解开谜团,或许要找到哪位神秘的岳母大人后才行。
这就是一位顶尖高手的影响力。
回到府衙后宅,说了些话,许珺慢慢恢复过来。她已嫁做人妇,生活有了新的角色,再不是那个跟着父亲流浪的小女孩了,许多事,都在渐渐适应。
闻着浓郁的药材味,陈三郎不喝也知道是什么汤。那就喝吧,自从第一晚疯狂,后面一段日子许珺倒文静了许多,不过新婚男女,又是血气方刚http://m.hetushu•com的年龄,晚上殷勤些无可厚非。不说许珺,陈三郎本身也食髓知味,乐此不彼的……
又过了两天,筹谋齐备的陈三郎开始踏上去往通天河的路程,除他之外,身边只有两名伴当而已。周分曹等本来要他多带些兵甲去,陈三郎却说此去只是为了勘察,带多人了反而招惹注意。
得,陈三郎拿他没办法,失望而归。
收到之后,陈三郎三番几次研究,始终不得要领。
这张牛皮纸片是许念娘送的,几乎等于是嫁妆。嫁妆只是一张牛皮纸,此物必然不凡。
前些时日,他曾为此事去问许念娘,然而这位岳父高人讳莫若深,并未正面回答,只说了句:“若有机缘,自当知晓。”
瞧不出个端倪来,他把这张神秘的牛皮纸重新放进匣子内,仔细放好。那边收拾好心情的许珺端着一碗热汤过来,说是陈王氏熬好的,特意要给陈三郎补身子。
陈三郎将她轻搂入怀中,手在背上慢慢拍动着。
本来大虞宝库http://m.hetushu.com如何,跟陈三郎关系不大,他第一次听说还是奔赴京城赶考,路经洞庭湖时听闻到的,听之一笑,并不放在心上。
这是因为洞庭湖浩渺,水流不定,船沉下去会随着激流漂移,不知去向,那样的话,想要寻到沉船无异大海捞针。
这是实情,许念娘一向我行我素,不受管制。
况且,这只是暂别。
陈三郎神色默然,周分曹所说有一定道理,只是凡事当看两面,太过于依赖某一个人,久而久之,终究不妥。
陈三郎苦笑回答:“我这位泰山的事,我无能为力,改变不了。”
许念娘说了,顺利的话,他或可能赶回来一起过年。
旁边周分曹叹息一声:“这时候,许爷真不该抽身离去呀。”
因而传出另一种说法,就是大虞王朝知道洞庭湖一战必败,无力回天,故而提前做了安排,指定几位王朝重臣护送王室子孙偷偷离开,隐姓埋名。他们带走的,还有大虞宝库的藏宝图。至于这宝库,自然是早就安置在某处隐蔽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