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四章 吞噬龙气,黑影闪现

相比之下,这船渺小得好像一粒石子。
陈三郎回答:“就在这附近逛逛。”
天下动乱,王朝龙气四分五裂,并不是说龙气就此消亡,而是会随着大势的变动而改变,所不同的,是赋予龙气之中的意志在发生变化。
待船只近了,陈三郎清楚地见到那艄公胡须都白了,已是花甲之年。这般年纪,定然是经验丰富,才能有如此技术。
说白了,假如有新王朝建立,统一天下,这龙气蕴含的夏禹意志便会被取而代之,成为新王朝的意志。但龙气本身,恒古长存。
三人牵着马下山去,并未去村里,而是沿着河边朝另一个方向信步而行。
如此一来,反而比乐天顺命的凡夫俗子下场更惨。其中祸福,实在无法分说。
不过龙气不同寻常,十分酷烈,非常人所能承受,很容易造成反噬,死于非命,而且还会连累家族亲人,从而导致九族被诛,死伤无数——历朝历代,从来都不缺乏hetushu.com谋权篡位之事,但成事者少之又少,他们的下场难有善终,便都是明证。
陈三郎抬头看去,果然见到一条小船正顺流而下。
陈三郎身怀《浩然帛书》,早就见识过龙气霸道猛烈的特性,因此一直以来,他对此态度都是小心翼翼,攻心为上,先得人心。至于分田制,招兵买马等等,看似大逆不道,实则有着分寸,因为早在多年前,各地刺史便已经私定税赋,豢养私兵了。
一夜雨下,到破晓时分才渐渐停歇下来。下雨的冬天,更是寒冷,山上风大,刮在面容上,飕飕然,刮得生疼。
“公子,今天去哪?”
大魁拍着胸口道:“他们若还敢闹事,咱们就不客气了。”
在自家地头上,有妖物吞噬龙气,陈三郎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况且,他到通天河来,本就有事。
船板上站着个艄公,手中把持一根长长的竹竿,不是用来划水,而是用来点拨和*图*书,从未掌握船只方向。
得钱财、得人心、得权势,以及得道……诸如此类,包罗万象。
一“得”字,道尽无穷智慧和哲理。
当然,也就想想罢了,不算大事,不可能为此大动干戈。
这艄公显然对这一带水形颇为熟络,知道哪儿有石头,哪儿不能行船,甚为清楚,手中竹竿一时点,一时拔,总能避开险地,让得这艘船稳稳当当地漂流下来。让人见着,既为之捏一把汗,又要拍手赞赏。
相比之下,陈三郎在崂山府做的那些,充其量只是顺势而行,不得已为之罢了。
就在此时,猛地有一片巨浪翻起,犹如屋宇崩塌般,当头朝着那艘小船压了过来。
气,可以解释为“运”,皆可变,亦可用。这道理就跟穷人可成巨富,富翁也会成为穷光蛋一样。相比起来,个人命运变化无常,而国运大都比较稳定,可一旦翻腾起来,无数个人命运都会被牵连其中,难以幸免。和_图_书
修道中人,可见人之未见,质地本心,一览无余,便是望气之术,故而做起事来多讲究,能够因势利导,借势而为。然而天下气运,千变万化,瞬变莫测,即使道行高深者也不敢妄谈天机,更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万事周全,一旦出了差错,后果便不可收拾,甚至身死道消。
想着,阿武都想回去找陆清远调兵过来,直接镇压了事,出一口气。
此浪起得突兀而古怪,几乎同时,陈三郎怀中小剑嗡动,再看那片巨浪之中,隐隐有一道黑影浮现,狰狞可怖,一闪而没。
下了一夜雨,江水暴涨,水质泛黄,滚滚而流,更见凶猛。
严格意义上说,此地应该还隶属武平县地界,也就是属于崂山府,不过看江岸那小村庄,几乎与世隔绝,恐怕陆清远那边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村庄存在,而村庄本身,当然也不会与武平县县衙有什么联系了,对于外面的事,知道多少还真不好说。
www.hetushu.com阿武东张西望间,忽有发现,大声喊道。
命运之变,或好或坏,坏者失势,好者得势,只在得失之间。事实上总是失之容易,得来困难。
通天河乃天下六大水系之一,龙气凝聚在此并不奇怪,值得注意的是,陈三郎发现此地有妖物在吸纳消化这股龙气,这就耐人寻味了。
阿武不无担心地道:“那村中的人有些不善,若是遇到,恐怕生枝节来。”
陈三郎笑道:“只是误会而已,没事的。”
阿武问道,他和大魁轮流守夜,精神保持得不错,毕竟是练武之人,身强力壮,守夜算不得什么。
从上而下,江流湍急,根本不用力,船只速度已经十分迅疾。然而这河中水流漩涡众多,石头遍布,好像个石头阵似的,诸多石头,一些显露在水上,更多的却都隐在水中,防不胜防,要是撞上,整艘船都会散架倾覆。
“公子,你看,上游有船下来了!”
吃了鱼肉,喝了鱼汤,解决肚子问题和-图-书后,阿武和大魁轮流守夜,让陈三郎安心休息。
这股龙气已经虚弱,但并未零散,而是薄薄一层地笼罩在河面之上,随水势延伸宛转,慢慢沉淀变化。形成此等气象并不奇怪,所谓“来龙去脉”,风水堪舆,大都跟高山大江有着密切关系。
须知龙气与官气文气富贵气那些,实在不同。
地上铺了毯子,以木为枕,陈三郎眯着眼并未睡着,而是在冥思,做起功课来。白天在岸边观望通天河时,他便发觉此地有龙气。
夏禹龙气破裂,天下群雄逐鹿,分而食之,说玄乎点,便是要争夺这些龙气。
说起这事,他就觉得有点窝火。现在崂山境内,谁不知道自家公子名号,没想到在这山林江边,连投宿都无门,还吃了一箭,最后只得露宿野外,挨风受雨,连晚饭都得靠公子去捉鱼。传扬出去的话,岂不羞臊?
这船不大,看着非常熟悉,跟以前在泾县所坐的乌篷船有些相似,只是首尾两端更加细尖,便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