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六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陈三郎道了声,与阿武两个过去。
咆哮的河面之上,有灰雾飞来,融洽其中,肉眼根本难以分辨,只是陈三郎怀中的斩邪剑异动,清晰地告诉了他。
一时间,陈三郎也无暇理会这些细节问题,只管驱动缚妖索去拿东西。此索自炼制成功后,品阶就相当高级,后来一直温养,也曾几番动用驱使,越发得心应手,可控制的范围也宽大了许多。
土地金身,源自通天河,来历神秘,其本身蕴含纯粹龙气,被洪家村人供养于榕树地下的土地庙中,那儿,等于是一个封闭式的小世界。
随即两点红灯消失了,一切宛如幻觉。
一剑劈去,浪花翻涌,竟如利刃裁纸,对半分开。
对于山上的路,洪铁柱甚为熟悉,他狩猎之际,来回之间,走了无数次,闭着眼都能找到路,倒是陈三郎他们跌跌撞撞,显得狼狈。
经过这一番折腾,诸人全身都是湿透了,寒气湿重,被风一吹,不禁哆嗦起来。
http://www.hetushu.com面洪阿大两个见到,骇得魂魄都要飞出窍去。至于屋顶之上,阿武和大魁已经手足冰凉,仓促间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
言语间,有一股巨浪生成,排山倒海般席卷而至。见那浪头,足有十多丈高,朝着洪家村这边恶狠狠地扑了下来。
大魁和阿武不禁伸手揉了揉眼睛,再睁眼远眺,入目处阴沉黑暗,耳闻到的都是风雨呼啸。
这时候洪阿大与洪铁柱赶到,在下面叫道。
土地金身乃黄金所铸,本身应该十分沉重,按理说会直接沉底,现在不知为何,居然如同一根朽木般浮在水面上。
“公子,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这是第一次洪水冲进了村子里,两边被席卷到的房屋树木毫无抵抗之力便崩塌断折,残骸被拖曳而去,转眼不知去向。
陈三郎坐着,神色默然,忽而眉头一挑,感觉到缚妖索那边出了状况,显得忧虑起来。
整件http://m.hetushu.com事的来龙去脉云山雾里,然而土地金身养于庙中,便等于是培养果树,浇水施肥。
洪水泛滥,河面汹涌,突然冒起两盏大红灯笼,迸发出幽幽的红芒来,人见着,如何不感到惊悚?当闪电划过天际,却也难以捕捉到什么,放眼之处,都是山峰林立般的波涛。
这三匹都是惯于征战的良驹,价值不菲。又跟随已久,早有了感情。现在没了,难免伤感。
唯独诸人所在的这一座,奇迹般保持安然无恙。
阴沉之处,有金光闪闪,正是从榕树林那边漂浮出来的。
阿武急忙劝着。
此际洪水弥漫,已经淹没了岸边稍微低一些的地方,几与村庄地基持平了。毫无疑问,榕树林那边肯定都淹了。
轰隆一下!
他们骑来的马匹都拴在村中,来不及牵走,只怕早被洪水吞噬。
谁也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当是菩萨保佑了。
雨一直下,仍不见小。光着膀子烤着火,和*图*书阿武叹了一声,说道:“可惜了三匹马。”
整个洪家村,不过一会儿便荡然无存。
一剑之后,陈三郎脸色青白起来。
便在此刻,陈三郎踏前一步,口中不知念叨着什么,一道剑光如芒,直直劈向浪头。
“公子,走!”
当他们来到山麓,开始上山的时候,身后洪水滔天,浪涛席卷,不断冲过来,把一座座房子都给卷了去。
“你们不要命了,还不走!”
先前迁移上山的村民们都在半山腰处落脚,这是一圈石林地带,和那天晚上陈三郎三个露宿的地方相似,只是更加宽大,其中形成了不少山洞,村民们便纷纷各觅居所,进去里面暂避风雨。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这个动作,因为在短暂的一刹那,几个人的大脑都是短路的,形同空白,失魂落魄。
今天,现在,正是果实成熟,要来摘果子的时刻。
土地金身!
雷声轰隆,火蛇乱舞,一派惊人景象。
陈三郎道:“已经来不及了。”
下面洪和-图-书阿大他们也不敢呆了,转身带路。
陈三郎很快就注意到了,并非他敏锐过人,而是他一直在此等待,便是等待此物出世。
这一口石洞不大,但睡三个人还是足够的,地面干燥,却是无柴木。大魁赶紧去别的石洞讨了柴火过来,为免被雨水淋湿,便用蓑衣之类包捂着带回,很快生起了火,忙脱下湿衣服来烤干。
“恩公,那边有一口石洞,你们就去那过一夜吧。”
洪阿大听着此起彼伏的哭声,也是满心酸楚,又觉得满心茫然,带着这么多人,不知何去何从,别的不说,明天吃的都没着落,只能饿肚子。
“多谢了。”
这是一股熟悉的气息,就在那一天晚上,对方曾经进村入屋过,更曾在土地庙前相遇过,有过一番纠缠。
陈三郎意念一动,缚妖索悄无声息地滑入水中,仿如一条灵活的小蛇,迅速无比地穿过去,目标正是漂浮在那边的土地金身。
一堆堆篝火在燃烧着,给人们带来一丝难得的温暖。然和_图_书而一旦想到祖辈居住的村庄会被洪水淹没摧毁,村民们便悲从心来,忍不住哭泣出声。
反应过来的阿武两人什么都不顾了,一人一边,架着陈三郎就直接跳跃下去。房屋不高,地面泥泞,倒也摔不着。
只是现在,灰雾要纠缠的对象明显不在这边,而是在水中。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轰轰,水波激荡,漩涡片片,水势显得更加凶猛。
看得出来,洪家村的人世代在此狩猎,把这片石林当成了过夜的最佳落脚点,准备得很是充分。许多石洞里头都存放着大量干柴,这也是经常在山林活动的猎人们长期保持着的一种习惯,要是粮食充足,还会备防干粮呢。不过在这里,这个确实奢望了。
施展出了缚妖索,陈三郎要做的事都做了,此地确实不宜久留,便顺意离开。
陈三郎并不知道这尊宝物究竟是什么来头,但很清楚地知道周围有妖魔潜伏,都是为了此物。
观其规模,显然已经把诸人所在的房屋地方覆盖在内,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