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八章 军营气象,开春之策

只是莫轩意进驻新宜县短短时间,就建立起这么一座功能完善的军营来,相当不易。
对于军营,陈三郎颇有了解,崂山府中那一座,他可是去往多次。这里的军营规模要小一些,但五脏俱全,还有好几样新鲜练兵事物,却是府城没有的。应该属于莫轩意的个人构思,运用到实战来。
看得出来,莫轩意很是花了心思,知道陈三郎口味,又清楚他不喜欢铺张,所以吩咐下来做这么一桌宴席。
一系列的事件,加分不少。综合起来,一个高大的形象便挺立起来了。
莫轩意更是清楚陈三郎此问,绝不是要他提出种田建议,而是另有所指,当即道:“公子是怕到时蛮军来袭,战火焚烧,民众无法种田?”
陈三郎一拍手:“正是,将军可有良策?”
现在呢,想出个门,都有一堆人劝阻。
“这事分曹公已经跟我说了,战绩斐然,很是不错。”
好在他泥丸宫中有《浩然帛书》坐镇,能守得一点灵台清明,依然能www.hetushu•com根据本心行事,否则的话,以陈三郎的性格,还真不习惯。
夏禹王朝现在的割据动乱,正是由于当初的刺史制度造成的。那些封疆大吏手握权柄,包括最重要的兵权,招兵买马,这兵练着练着,就成了个人的私兵,不受朝廷统管。
当下陈三郎站在这点将台上,自不需要搞什么手段立威,说些场面打气话即可。
人心如水,多波动,善变动,要掌控之,绝非易事。圣贤云:中庸之道,不偏不倚。实地里,就是一个“度”的问题。
不过当下崂山局势有些特殊,即使不曾见过陈三郎,但陈三郎的名望高涨,人心向背,就是口碑的作用。当然,也不少得府衙的一些舆论导向。
在这个讯息不发达的时代,许多东西,都是靠口口相传。而传言本身,当经过第三者口,便会发生某些细微的改动了。渐渐地,有些事,有些人,简直神乎其神。
宴席已经布置完毕,不算丰盛,但很实http://www•hetushu.com在,菜式几个,都是家常系列,做得不错,热气腾腾,当中一个,正是火锅。
说完了话,一会之后,将士解散,莫轩意带着陈三郎他们又返回县衙中。
点将台上,陈三郎凛然而立,自有气势徒生。他来此处,就是为了建立威信,避免出现兵士只知其将,不知其上的局面。
酒过三巡,几番招呼,当宴席散去,陈三郎与莫轩意两个进入县衙公房议事。
房中,莫轩意依然坐在下首,身子挺直,面色淡定,他却是知道,陈三郎此来,绝非看看兵营,定然有事。
那样的话,朝廷再想调遣就阻力重重,只能放任刺史势力坐大,最终形成乱世格局。
当下莫轩意请陈三郎上座,他以及一些新宜县的头目,还有四位地方乡绅名流陪坐。至于洪铁柱等人便在外厅用饭,一门之隔。
其实陈三郎本身,也的确有些神了。
果不其然,喝了一口茶后,陈三郎悠然开口:“莫将军,现在这兵已经练得www.hetushu.com七七八八了吧。”
另外,莫轩意在新宜县练兵,不敢揽功,多在将士面前说起陈三郎,由此宣传形象。别的不说,莫轩意也怕被人猜忌,这一点道理,他极为明白。倒不是说陈三郎会如何,而是府衙的人,如今已经形成团体——有团体,就一定有利益诉求,以及利益纷争,这是不可避免的。
陈三郎让莫轩意到新宜县练兵,给予很高的自由度,本身就是个“度”;他现在来阅兵,又是一个“度”。
听他说得凝重,莫轩意神色一紧,仔细一想,却觉得陈三郎所言很有道理。如今府城缺粮,为了此事衙门上下,乃至下面的县衙,都极为愁虑。毕竟上下一体,不可割分,没得吃,大家都没得吃。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种田,才算是从根本着手,其他买粮剿匪什么的,都是一时之策。
那样的话,相当危险。
巡视一圈,很快,莫轩意就把满营将士集中在大广场上。
崂山不过一府之地,但因小观大,道理http://www.hetushu•com一样适用。若是只得数千兵倒好管理,可现在都是上万,又分了军营,就必须制定严格的体制来进行约束指挥了。
数以千计的将士齐刷刷跪拜下去,口中大呼。
“拜见公子!”
古有言之,战场,生意场,皆不如权力场残酷,错综复杂,直如染缸。
对此即使陈三郎本身都深有体会,以前身为布衣,虽然落泊,但自由自在,天下之大,可随意遨游。
数千将士,数千双眼睛,紧紧地注视着台上的公子,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心中惊讶,因为看起来实在太年轻了。但年轻,往往是一种资本,更能代表前途,给人希望。而且关于陈三郎的诸种说法也早家喻户晓,路人皆知:三元及第、皇帝钦命、龙君请会、斩杀叛逆平复崂山……
不管什么样的人,当他达到了一定的地位,拥有了一定的名望之后,就会有一种名叫“野心”的东西蠢蠢欲动。终归到底,一旦出现内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基业便将瓦解崩溃。
这,才是他前和*图*书来新宜县的真正目的。
陈三郎又喝了一口茶。
“开营门!”
光环加身,自有名望!
“你过谦了,有功自有赏……但话说回来,眼看就要过年,年后开春,百废待兴,家家户户都要开始下田种地了。崂山兴亡,就在今春。”
陈三郎纵马前往,到了近处,便望见这片军营气象,如同一座小城似的。外面都用实木落桩,深挖壕沟,鹿角之类,一应俱全,这些构造,都是为了抵御骑兵袭击冲杀的,但凡军营,基本具备。
套句话说,现在行径,都是一种修炼,便觉坦然。
“是的,前些时日出兵剿匪,杀过几场,他们基本都见了血,受了磨练。”
不少军团,将士桀骜,如果换了将,下面立刻炸营,就连朝廷都十分头疼,难以解决,因而不敢轻易换将,这就形成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久而久之,必酿成大祸。
莫轩意忙道:“那些匪患都是乌合之众,不堪攻击,这些战绩,当不得数。”
守护门口的将士见到他们来到,立刻将营门打开,迎接诸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