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九十六章 出城求才,登门拜访

民生政务,足见一斑。
诸如种种,都让人啧啧惊叹。
陆景赶紧跑到前头去,跟人打招呼。自从回到州郡来,他仿佛焕发了第二春,活力四射,奔走忙碌,很是活跃。由他牵头,联合几个家族的人,正是梅花谷的班子,成立了个“复兴社”,主要负责乡土联谊,引导民心等杂务事宜。
这是个中年人,衣着简朴,但是干干净净,很能给人好感,一张圆脸也是清雅,脸上洋溢着春风般的笑容,让人一见,顿觉和煦,正是典型的“和气生财相”。
这种无以依赖的漂浮感实在让人无法安心。
寒暄一番后,众人进入庄园,到厅上去坐。
这里是孟家一处别院,依山傍水,风景宜人。但几经洗劫,现在就剩下个空架子——就连架子都千疮百孔了。
厨房处,有炊烟袅袅而起,正在做着早饭。
现在,又有新的势力需要吸纳了。
陆景是牵线的人,周何之身为户房主事,一向帮忙打点生意经贸的事,带着他,自有用处。
和图书家经商为主,少有子弟出仕,乍看似乎不适合陈三郎目前的用人选择,但孟家的商业渠道,以及各种各样的物资储备却是现在雍州最为渴望获得的。
陈三郎入主州郡,借着斩杀石破军之势,威望卓越,深得人望,但还是有很多东西需要有人来帮忙处理。以陆景为首的雍州本地家族便应运而出,发挥着作用。
前天,陆景便托儿子来说话,说孟家人回来了!
雍州换了主人,却不能说就此太平,一片和谐。孟家的人不认识陈三郎,诸多情况也是道听途说,心有疑虑是非常正常的事,他们更不能确定陈三郎的态度如何,也许托陆景带话,便是特意为之。
陈三郎抬眼扫了一圈,笑道:“时局如此,有瓦遮头即可,何必奢求太多?假以时日,等孟家子弟返乡,自然能重造辉煌了。”
因此陈三郎需要孟家这一条线。
走不多久,便到了那个湖畔庄园。
这副仪态神色,不知接人待物多少回,才能历练而和_图_书出,果然是商贾世家子弟。
孟家,乃是雍州有数的大门第之一,鼎盛之时,富甲一州。雍州门第,首屈一指的是郭家,世代为官,满门权贵,以郭宏正这个雍州刺史为首;而孟家,做的是经商生意,米粮布匹,店铺遍及天下……
闻言,孟庆岩脸上露出了苦色。
到了庄园门前,陈三郎翻身下马。
陈三郎要出城并非临时起意,仅仅为了避开黄明荣。以目前的情况,他不接圣旨有很多种方式和方法,出城只是其中一种罢了。
要知道,这才从战乱中恢复多久?
陆清远很详细地介绍了关于孟家的一切。
陈三郎深以为然。
很快,一人闻讯而出,到门外迎接。
孟家祖宅便在城中,占地颇广,仅次于郭家,但不同的是,孟家的房子被破坏严重,又由于某些地理位置的问题,故而仍是荒废着,无人入住。按照一般情况,孟家的人既然回来了,便该入城看房子。
只是,雍州始终是孟家的起源发迹地,祖宅m.hetushu.com所在。这不,听说蛮军覆灭,雍州稳定下来了,便让人回来查看,打探情报。
早晨,晨风微微,陈三郎便衣出城。随行的有洪铁柱,以及十名玄武亲卫,还有周何之陆景几个。
盘子越大,摊子越大,能够装纳的东西就越多。
现在,此地主人回归,有人很早就起来做事干活,修修补补,发出“噗噗”的敲打声。
孟庆岩回来后,更不是天天呆在庄园修补,而是四下观望过,见田野阡陌,农人络绎不绝,一派繁忙景象;城中街市人来人往,秩序安稳平定……
城里城外,孟家有不少地产房产。当然,遭受蛮军荼毒后,什么产都乱套了。当前的产权体系是建立在王朝的基础上,一旦王朝崩塌,产权体系便将遭受极为严重的冲击破坏。
中年人来到跟前,恭敬做礼。
陈三郎绝不介意把诸多势力拢聚在一块,因为这是发展的必经阶段。
陈三郎听了,微微点头。他早从陆景口中得知,这次回雍州的只是孟家一名管m.hetushu.com家,并非族长那些大人物。情况没有摸清楚之前,他们哪里会轻易回来?不过这管家在孟家中地位不低,精明过人,拥有不小的决定权。很多事情跟他谈,也是可以的。
陆清远想了想才回答:“也许心有疑虑,故不敢入。”
陈三郎虚扶一把,笑呵呵道:“孟员外不必多礼。”
陈三郎不在意,他有不少要倚重孟家的地方,既然对方要自己表现出态度,那就出城去。
当时陈三郎曾问:“为何孟家的人回来却没有入城,而留在了城外?”
“在下孟庆岩,见过陈大人!”
那孟庆岩忙道:“在下在孟家只是一介管家,大人直接唤我‘孟管家’即可。”
雍州乱起,郭家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跑到京城去了;而孟家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们没有向北,而是跑到了接壤的青州。他们经营数百年,在各州都有旁系别院。
这样的地方,无人收拾修葺的话,根本住不了人。
这项职务并非民间私立,而是经受陈三郎许可,落了玄武印的。http://m.hetushu•com
孟庆岩抱歉地道:“陈大人,此处庄园饱受战火摧残,这几天虽然修葺了下,但仍是不堪,还请你不要嫌弃。”
乱离人,心戚戚,失去了根基,不外如是。
这个消息非同小可。
这时陈三郎忽而又问了句:“孟管家,尔等迁徙到青州,过得可好?”
雍州百废待兴,若是完全依靠自力更生,实在太难,当前有限的资源仅能支撑起崂山,以及州郡的基础发展,别的府城就一筹莫展了。陈三郎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偌大的地盘荒废,时局微妙,时不我待,早一些经营起来,便多一份底气。
这一番话蕴含的信息不少,孟庆岩听着,心中一动。他第一次见陈三郎,也不禁为对方的年轻而吃一惊,不过很快释然。身为商贾门第,除了生意灵通外,对于消息的打探传递也是极为敏感的,在返回雍州之前,关于陈三郎的诸多情报资料便搜索传回,烂熟于心。毫无疑问,能够入主雍州的人,即使其对手成色不是很足,但也足以让人收起轻视之心,不可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