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二章 房中练剑,伊人伺候

被他一抓,宋珂婵莫名心慌意乱,猛地一缩。只是缩回来时,已是懊悔。
其实陈三郎手中的斩邪剑,对于别人而言,也是逆天般的宝物了。诸如逍遥富道张元初之流,恐怕一个照面,便会被斩下脑袋来。
虽然天下大乱,皇帝驾崩,但由于那一道圣旨,从陈三郎到下面的县令,每一个官衔,都占着名分大义。因此,很容易就得到破碎龙气的认可。
最初陈三郎觉得不好意思,但拗不过宋珂婵坚持,也就顺其自然了。
敲门声响,很是准时。很快,宋珂婵推门进来,手上端着盘子,盘内装着些茶水点心。
当日街战,逍遥富道和张元初都出了大力,立下功劳,陈三郎看在眼里,自不会怠慢,直接在州郡中划了一大块地,用来建立神学院,逍遥富道是院长,学院如何操作,都是他说了算。
寻宝之事,暂且搁置,当下仍以休养为主。
“珂婵姑娘,你休息下吧。”
逍遥富道执掌神学院,别的宗门要m.hetushu.com来雍州找门路,必须经过他,单凭这一点,道士便觉得足够了。堂堂龙虎嫡传又如何?还不是当个副手,听自家差遣?
啪啦!
每想到此,逍遥富道心中暗有小得意。
开始之际,驭剑有凝滞,难以持久,跟以前差不多,速去速回,来来回回就那么一下子;随着练习,慢慢掌握了诸多技巧,已经能控制住飞剑悬浮当空,持续好一会了。
官气!
只是神学院建立在州郡,州郡距离崂山颇为遥远,事务繁多,恐怕难以抽身返回山门。
这段时日,他经常待在房中练剑。又命人雕刻了数具木人,披戴上铠甲,安置在房内,然后驱使斩邪剑,不断进行攻击。
逍遥富道已经安排妥当,狼妖旺财看守山门,又有童子在那掌管香火,不过童子入门不久,所学浅薄,是否撑得起场面,让人难以放心。
陈三郎梦剑,翻开新篇章,悟得《驭剑术》,但并不代表他已经掌握此术,http://m•hetushu•com只能说窥得门径,想要熟练,得大量练习使用才行。
笃笃笃!
话说回来,之前陈三郎觉得涌来的气息太多,可领悟《驭剑术》后,泥丸宫中被清空,顿时像饥肠辘辘的人,每天都眼巴巴等待新的气息到来。
现在他不追求一击即杀,而是讲究攻击的圆熟灵巧性,旁敲侧击,俱在一念之间。
是以入城之后,逍遥富道一天都不闲着,到处转悠,广收徒弟。他头顶神学院的牌子,很吃得开,每天都有人排着队来拜师,短短几天,便收了十多人,其中不乏天资聪颖者。
这几天,都是她来伺候陈三郎。因为许珺说肚子大了,身体不方便,交给下人丫鬟又不放心,所以便拜托宋珂婵来。
“嗤!”
当今世上,却只剩下了传说。
其气大,凌厉张扬,是谓“官威”!
这具早就多处破洞的木人再也支撑不住,散塌下来。
陈三郎练剑,也是一种忙。略有小成后,在短时间内很难再上www.hetushu.com台阶了,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积累。《驭剑术》对于气息的需求堪称可怖,如同无底洞般,每点亮一个字符,都得消耗海量的气息。
陈三郎倒没有想太多,一手抓一块碎片,提着走出房门。很快,收拾完毕,就叫宋珂婵坐下来一起喝茶。抬头一看,注意到今天她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衣衫,颇为明丽动人。
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宋珂婵转身去收拾地上的碎片。
陈三郎连忙去劝阻,正好抓在她手上,软软的,仿佛无骨。
本来陈三郎坐镇州郡,随着民生蓬勃发展,万民归心,每一天气息滚滚而来。
这属于一次新的积攒过程。
陈三郎看着都担心,怕她失手砸了自己的脚。然而宋珂婵竟是一步步地,走得很稳,顺利把这大块事物给搬到外面。再回来时,面色泛红,娇喘细细,又去搬第二块。
如今的斩邪剑,一指长短,质地隐约透明,光华崭然。
毕竟,这是州郡!
这些气息如此之多,一时hetushu.com间容纳不下,毕竟任何事物都会存在一个度的问题。当饱和后,《浩然帛书》把诸多气息拒之门外,不过气息并不会因此消散,而是笼罩开来,滋润着整座州衙。
上上下下,其实都在忙。
宋珂婵却不听,硬要去搬,要知道那些木块铠甲,分量可不轻,宋珂婵又不是许珺,身子娇滴滴的,陈三郎赶紧过来帮忙。
无数历史进程表明,吃独食,只会被噎死。
当然,目前剑术仍有掣肘,比如说范围局限性,当目标超过三丈开外,便力有不逮,难以发挥威力。不过这是很正常的事,传说中的剑仙,张口一吐,剑飞千里之外,取人首级,那等存在简直逆天,不可想象。
一时间,房内悄无声。
陈三郎停止了练剑。
光芒闪烁之处,木人身上的厚实铠甲如同纸糊,根本抵挡不住。小剑入体,穿透而过。
被他看着,宋珂婵又不好意思了,微微垂下头去,一只手儿在搓弄着衣角。
对此逍遥富道并无意见,随着陈三郎的地盘不http://m.hetushu.com断扩大,基业日渐鼎盛,自然会有不少修门势力觊觎,要来沾光,寻找机会。别说他崂山派积弱已久,人丁单薄,即使强盛如龙虎山,也不可能一手遮天,独占一地。
如此一来,在州衙办公的人员,不管职位高低,皆因此受益。他们乃普通人,不会吐纳法门,当人气当顶,民心加身,潜移默化之下,慢慢形成一种特殊的气质:
至于张元初,则被委任为副院长,属于实职,有这一个名分,龙虎山自是能在雍州开坛传道了。
但见宋珂婵使出了吃奶的力,勉强把一大块铠甲搬起。这铠甲估计有十多斤,再加上里面包裹的木头,起码三四十斤的样子。
陈三郎收剑,吐一口气,面有喜色。练得数日,《驭剑术》略有所成,实在高兴。从此以后再不像以前,激发一次两次便神疲力倦,而能作为一门常规手段来用了。
张元初也不闲着,先是传信回宗门,然后寻找合适的开坛地点。
“小心!”
陈三郎见状,忙道:“珂婵姑娘,不用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