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九章 邪魔北来,生灵涂炭

龟丞相叹道:“你有所不知,嗯,简单讲吧,龙君大人已经比我多活了近千年光阴。”
此处行事,倒和修罗魔教一脉相承,所以共同得个“魔”字。所不同的是,修罗魔教发源于边陲州域,有称霸天下的野心,因此鼓动蛮军作乱,两者属于互相利用的关系;但蒙元不同,他们自上而下,全民信仰,那股偏执的信念早已渗透入骨子里头,至死不渝,已是疯狂。
陈三郎知道它所说的天地大变,指的是大虞王朝的崩塌,随着新王朝建立,释家大兴。
北方乱成一锅粥,洞庭湖畔的难民,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北方来的。
上位者疲于争斗,饱受摧残的却是下面的老百姓。由于京城所在,天子脚下,北方各地虽然一向苦寒,但经济并不差,人口稠密,颇为繁华,与江南相映成辉。然而战乱之下无乐土,几番荼毒之后,早已面目全非,家破人亡者不可计数,逃难者如同过江之鲫。
涉及这些,陈三郎面露古怪之色,突然想到如果龙君它们动辄和-图-书活了千百年,那么身为其子女,敖卿眉等如今芳龄几许?怕也不会少吧。只是敖卿眉变化人身时,不过豆蔻少女模样,很是娇嫩。忽又想到,妖族寿命绵长,计算童年少年等阶段自也不能套用凡尘方式,不可一概而论,不用纠结于此。
“魔气”一语,指的乃是蒙元铁骑,这些异族一向生活在凉州之外的地方,平常虽多有滋扰,但基本属于疥癣之疾,哪曾想如今竟趁虚而入,要打到京城中来了。
这句话不难理解,北方战事正紧,蒙元铁骑肆虐,大举入侵,已经破了凉州,直逼京城而来。
此话一出,陈三郎不禁悚然:多活千年,那是个什么样的概念?龟丞相言下之意,便是说龙君大人已垂垂老矣,各种状况不甚乐观,自也是情理中事。毕竟岁月,最是无情。
这些话,称得上推心置腹,因为把龙君的身体状况都透露出来了——虽然在此之前,陈三郎结合各方面的情况,也已猜测得七七八八。但猜测始终是www.hetushu.com猜测,与得到最终的印证是两个概念。
听其语气,颇有些愤懑之意。不过对于过往的恩怨是非,它明显不愿多说。可以想得出来,定然是一出狗血大戏。
其中最为凄苦的当属从雍州中州逃难过去的那一拨人,蛮军作乱,他们想着往北方逃最为稳当,岂料短短时间风云翻覆,刚出狼窝又掉虎穴,死得更惨。
可怜北方诸地,近年连番战乱,一波未息一波又起,就没有个停歇的时候。先是皇室内乱,倾轧一波;然后到元文昌起兵,挥师北上,血战连场;但元文昌攻入京城,金銮宝座还没坐稳,蒙元铁骑又来了……
龟丞相又道:“以龙君大人目前的状态,每施展一次术法,都会使得身体产生不可逆的损害,所以,你懂的。”
“老夫要与你结一桩善缘……”
龟丞相幽幽一叹:“龙君大人迟暮,我们妖族一脉又没落已久,对于邪魔北来,能做的实在不多,所以才萌生退意,一走了之。”
他确实有怀疑,因为眼m.hetushu.com前这位龟丞相可是龙精虎猛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无比的威势,它尚如此,更厉害的龙君会差到哪里去?
那么问题来了,龟丞相此来只是个人意愿,不能代表龙君,它所说的善缘,是善是恶,就不好说了。
陈三郎面有古怪地问道:“有传闻说,你是被龙君放逐在外的。”
为稳人心,京城早施行了禁门令,只许进不许出,然而关在里面更不安生,整天担惊受怕,惶惶然不可终日。战事吃紧,物资匮乏,物价飞涨,米粮的价格往往一觉醒来就翻了个倍。更难以承受的是各种各样临时加的税,直如褥羊毛,刮了一层又一层,不知多少人家不堪忍受,不得不自杀身亡……
陈三郎疑问:“龙君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它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来,就是当今人道昌盛,这一场战事,归根到底,都是隶属人族内的纷争。既然与妖族无关,它们何必趟这一趟浑水?至于民不聊生那些,更不相关了。
龟丞相呵呵笑道:“对于妖族来说,结果和*图*书都是一样的。”说着,颇有深意地瞥他一眼:“这个天下已经变了,再回不过去,如果错过这个机会,可能龙君大人有生之年都不能再入汪洋。恋栈不去,毫无意义。”
龟丞相叹了口气:“此事并不能怪龙君大人,其实五百年前的天下之变,我们妖族便遭受重创,退居二线了。”
陈三郎明白它的意思,想了想:“长老就没想过,如果中原赢了呢?”
龟丞相干咳一声:“你也许已经知道了,现在龙宫不同以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龙君大人的家一样无法免俗。我不在龙宫已经很多年,却不忍见到族内分崩离析,互相残杀。”
因此,若蒙元入主中原,所带来的腥风血雨可想而知,那势必是一次彻头彻尾的血洗浩劫。
龟丞相倒承认得爽快:“龙君大人虽然神通广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有时候有些风却是容易让人昏头转向,比如说:枕头风!”
话说回来,龟丞相此言却别有所指:因为蒙元异族供奉信仰的乃是天神——彼尊天神,此为邪魔和图书,根源归结于香火争夺的矛盾之上。而异族多野蛮,所到之处,若不信奉,便是血腥的镇压和屠杀。
陈三郎皱起眉头:“既然如此,你来找我,到底要我做什么?”
有兴便有衰,乃天地规律,不可逆转。虽然一直以来,由于龙君的存在,洞庭还保持着超然独特的地位,但也仅局限于此,其他地方妖族势力大减,诸多神灵潜伏避隐,少有冒泡的。
“魔气北来,生灵涂炭!”
“不错。”
简直等同于不战而逃!
这是翻天覆地般的巨变,有传闻说,这竟是元文昌引狼入室所酿成的恶果,当此讯出,天下哗然,元文昌的名望声气跌倒了谷底,指责怒骂潮水般泼来。甚至元文昌部下都出现了离心的迹象,如此一来,抵抗蒙元更加无力。
龟丞相继续道:“经此一劫,龙君大人便有了退隐之意,加上身体不适,所以常年都在闭关,已不大理会凡尘俗务。”
浩劫之下,一视同仁,哪怕曾高高在上的神祇都不例外。龙君急着要出海离开,恐怕便有着蒙元入侵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