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六章 扬州变天,天何不公

他不动,麾下的太监侍卫们自然也不敢动,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这个“百姓”范畴,可不仅仅指穷苦人家,还包括了各类乡绅富户,甚至名门望族。
唯一让众人明确的,就是那一支来势汹汹的锐士军。据说他们刚出现在扬州境内时,不过区区数千之众,而今,随着不断收编,已经有数万之多了。
而今,他却真得打回来了!当真是人生如戏,永不知下一处会演出什么场景来。
这封信是用特殊方式加急送到京城来的,信上的内容十万火急,说的就是锐士军攻打扬州的事。
……
这个江南,是以扬州为核心的。
所以,一下子就烧着了。
前线吃紧,形势急转而下;后方各种支持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再变成了被迫,怨气不可避免滋生,并越来越多。
江南胜地,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喊着,忽然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整个秦淮河,成为一个欢乐的海洋。
入境之后和-图-书,势如破竹,过程之顺利,连莫轩意都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更不迟疑,用最快的速度扑向扬州城。只要打下州郡,占据住这座千年古城,整个州域的局势都将在控制范围之中,接下来,只需按部就班,就能把下面各府城县城给收了。
然而是何方陈氏,人皆不得知,甚至连他们是从哪里杀过来的都还搞不清楚。有说北方的;有说中州的;还有说雍州的……
扬州多景,其中的秦淮河更是名播天下;据说在诸多朝代中,皆有帝王微服巡游于此,还曾留下不少风雅骚事,至今市井之中,犹作谈资。
开始之际,豪绅阶层皆主动支持,因为元文昌许下承诺,只要得了天下,必数倍回报。
为了坐到这个位置,元文昌已经杀了一大批人,他绝不会介意再杀一批。在很多人看来,元文昌已经疯了。
秦淮河之名,三分在水,七分m.hetushu.com却在日夜游弋在水面的一艘艘精美画舫之上。当夜幕初临,这些画舫内便会传出美妙的丝弦管乐,以及曼妙歌声。客似云来,达官贵人,络绎不绝,推杯换盏,饮酒作乐,直至通宵达旦。
紫禁城,皇宫内,早已散朝,但元文昌坐在金銮宝殿的宝座之上,一直没有起身。
蒙元大军兵临五陵关下,后院偏偏又起火,一种无力回天的悲悲怆感滚上心头,元文昌猛地大喊一声:“天何不公?我恨呀……”
说起江南,人莫不眉飞色舞,心向往之。
众说纷呈,此际诸多消息蔽塞落后,在许多扬州民众心目中,雍州还是一个兵荒马乱的破碎世界呢。
身后千骑齐声怒吼起来,声浪滚滚,惊得秦淮河一片波澜起。
北地,吹拂的风已经带了凉意。这风吹得京城更加冷清,枯涩遍地,处处凄凉。
他,早已是一个老人!
这日,莫轩意率领的这支先锋骑已经到了秦淮边上。和图书
锐士军骑上了马,组成了一支千人规模的骑兵。马蹄霍霍,旗帜飘扬。
元文昌要争天下,问鼎天下,光靠那些底层草根是不可能的。
不断有讯报传来,说有一支凶猛之师从西北突进,一路势如破竹,接连破了南阳府、建德府等,不日就打到州郡扬州城下来了。这一支军伍已成燎原之势,势不可挡,而他们打的旗号有些古怪,一面“锐士”;一面只有一个大字:
勒马驻望,见一脉江水缓缓而流,莫轩意心潮莫名起伏,便如同那碧波荡漾一般。
说白了,这就等于是一个生意投资。千百年来,天下事,皆如此。
莫轩意治军严谨,行军肃然,虽然不少军规是在雍州的时候,陈三郎亲自颁布下来的,但执行也是相当重要。
这事,是元文昌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
手中马鞭遥遥一指,指向远方的一座城楼飞角,口中大喊道:“看,那就是扬州!”
扬州,要变天了!
回想当年,其被放http://www.hetushu.com逐,仓皇离开扬州城,路经此河时,忍不住泪洒满襟,又在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打回扬州……
其实莫轩意当时也明白:这等誓言,犹如赌气,实在虚无缥缈得很。
扬州要变天了!
显然,领军首领,该是陈氏。
莫轩意是个出色的执行者,军纪严明,一律杜绝烧杀掳掠之事。如此一来,自然颇得百姓人心。其每到一处,就大肆招兵买马,一来充实行伍;二来能稳固地方关系。毕竟他率军来打扬州,可不是打完就跑的,而是要进局,使得扬州成为陈三郎的新基业。
然而现在,盛景不再。秦淮之上,画舫的数量锐减;船内之人,一个个面目悲戚,惊惶无地。
只是到了后来,风势变了;而蒙元入侵,成为了压断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
这个情况倒不让人意外,多年以来,扬州一直是元家天下,管治甚严,在太平年间,倒一直井井有条。但随着元文昌起事,率领大部北和_图_书上作战,扬州就成为了空虚之地。更为严重的是,因为战事需要,元文昌下令后方要源源不断地运输各种物资和新丁北上,几拨之后,简直等于敲骨吸髓,让扬州百姓们苦不堪言,积压了无数怨愤。
这是一个能够让任何人都沉沦的欢场;这是一个吞人不吐骨头的销金窟;这是一个早已分不出颜色的大染缸……
元文昌坐在宝座上,像是要永远坐在上面。但他的右手却在微微发抖,手中紧紧抓住一封密函。
只是如今,元文昌坐在那把象征天下的宝座上,脸上早失去了一贯的坚毅。本来如同岩石般刚硬的脸容,早被击打得支离破碎,如同被水浸泡过的黄泥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而两鬓挡不住的白发,非常清晰地提醒着:
当下的扬州,等于枯草遍地,随便一点火星,就可能烈火焚原——锐士军的到来,就是一把火。
而在欢乐背后,更有诗人说:一脉秦淮,点点滴滴,皆是血与泪!
疯魔的人,做的事也是疯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