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八章 再见龙君,当年之诺

龟丞相拉着陈三郎,也不见如何动作,直接便进入城内,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龙宫门前。
身边龟丞相伸手一指,笑容盈盈道:“公子,故地重游耶。”
大梦谁先觉,平生不自知!
龟丞相点点头,笑道:“不过今日,恐怕没有宴席招待公子了。”
这是一种颇为荒谬的视觉情况,却并不陌生,因为第一次与龙君见面,同样如此。
陈三郎睁大眼睛,要努力去分辨,但不管怎么看,始终瞧不到破绽。
沧桑的声音响起,在殿内回荡着。
陈三郎道:“大人可还记得当年之诺否?”
“不过本君曾提醒过你,凡俗礼仪,在龙宫不适,并无父母之命一说,你要娶龙女可以,但先得龙女喜欢才行……重提旧事,与今日之事何关?”
陈三郎知道它意思,上一次赴宴,推杯换盏,美味佳肴,乃是一大盛会,而今看龙宫冷清,见不到几只妖往来,竟仿佛是座空殿。
沉默了片刻,龙君才问和-图-书:“当年之诺?”
他说得一板一眼,振振有词,偌大宫殿,重归寂静起来。
陈三郎心中明确,不好多说什么。
梦,是一种玄奥的状态,有的美妙、有的破碎、也有惊悚……
这声音倒有了变化,不同上次,变得真实了,也正是先前在湖面上所听到的语音:
看着这一片金碧辉煌,陈三郎心头涌现出一种极其不真实的感觉。他曾与许念娘推测过,觉得龙宫早已衰败,甚至可能就是一堆石头建筑物,第一次所见,不过是在阵法加持下的幻境,所呈现出来的虚假表象罢了。
宝座上的龙君似乎点了下头:“不错,陈状元即席挥毫,写了一篇《岳阳楼记》。本君阅文多矣,却罕见如此文章,以为此篇当为仁者之言,可一文镇楼。”
陈三郎笑道:“当然有关系,因为我要娶的龙女正是敖卿眉,龙君大人既然早许了诺,如今却又将她嫁予别个,这岂不是出尔反m.hetushu.com尔吗?我来不是抢亲,反而是太伏要抢我的妻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龟丞相背负双手,叹息一声:“出海在即,满腹愁怀,如何再有饮酒作乐的兴致?”
“走吧,莫要让龙君久等。”
班门弄斧,那不是可笑么?
记得上一次龙君邀约,陈三郎得到接引,乘舟而来,一路惊涛骇浪,光怪陆离。他还记得划船者名叫“蛟大量”,是一尊实力强横的大妖。而这一次,有龟丞相相携,自不用再坐蛟大量的船了。
再见到这一座穷奢极侈的无上宫殿,金砖铺路,宝玉砌墙,一颗颗夜明珠仿若星辰……这里的每一样东西,只要拿出去,都能成为凡俗梦寐以求的珍稀。
“陈状元,不必多礼!”
那是龙城。
龟丞相说着,闲庭信步,陈三郎只需要跟着它走即可,一路穿过走廊过道,不用多久便进入到一座大殿内。
陈三郎觉得自己似乎又做梦了。
完全一副和图书身为臣子的模样。
陈三郎心中凛然,抬头看去,见到宝座之上出现了一道身影,身穿杏黄袍,头戴珠冠,除了这些衣装之外,别的竟一无所见。
龟丞相眼皮低垂:“龙君有召唤,身为属下,自当跟随。况且,这天下,已不是我等天下了。”
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丞相大人,你要带我去见龙君么?”
镇楼之说倒非虚言,这篇文章早拓在洞庭湖畔的岳阳楼墙壁之上,一字一句,一笔一划,都纤毫不差地还原了陈三郎在龙宫宴会上的手笔,虽然不是原本,但与真迹并无两样。如同烙印上的一般,在墙壁上呈现。
这等拓印工夫鬼斧神工,不似人为,更为文章增添了无数神秘色彩和谈资。许多文人骚客来洞庭游玩,登楼望远,少不得诗兴大发,意气奔放,便要舞文弄墨——但当见到这篇《岳阳楼记》,顿时如被冰水淋头,兴致全无,无论诗词还是文章,都做不得了。
“一晃数百年,光阴和*图*书虚度,今日再归此位,实在惭愧!”
这是一座类似金銮殿的地方,宏大,庄严,当没有了满朝文站立之时,便突出空旷的寂静来。
有一句话它没有直接说出来:人道当兴,别的一切,皆风吹雨打去。
但是,这一次呢?
陈三郎不慌不忙:“这话得问龙君大人了。”
真与假,梦幻或现实,在这里仿佛完全模糊了。身置此地,就连古书与斩邪剑都归于沉寂,不见动静。
“陈状元,你此番来吾洞庭,行凶杀妖,却是何故?”
声调一沉,有问责之意。
陈三郎松口气:“我那要求是娶一龙女为妻。”
台阶左右两侧,各有一尊塑像,其中左边的,赫然是一头巨大的龟形,匍匐在那儿,很是稳重的模样。
陈三郎默然一会,问:“丞相大人也要离开吗?”
陈三郎挺直身子,慢慢道:“当年小子受邀前来龙宫赴饮,在席间多喝了几杯,龙君前来,要我即席作文。”
殿上首处,居中设有一方宝和_图_书座,方正大气,居高临下,走上去,得通过一段台阶才行。
荒诞的意念一闪而过,陈三郎不敢怠慢,躬身作揖:“参见龙君大人!”
“呵呵,何意?”
“不错,本君是那么说的,当日你也提了要求。”
陈三郎注意到,它站过去的时候,身上换了个装束,换上一身朱红官装,腰间还悬着一圈玉带,头上乌纱帽,两翅张弛,而双手竟还抱上了一块长长的玉质笏板。
陈三郎等龙君说完,接着道:“小子记得,文成之后,龙君大为赞赏,便让我提一要求,龙君不无不允。”
那时候陈三郎没有想太多,只觉得龙君是神通显露,故意掩饰了面容,不在人前露面。时过境迁,眼下再见,就觉得坐在宝座上的只是一副衣冠,而无真身一般。
恍惚之间,眼前漫天雾气,一座雄城沉浮其中,若隐若现,好像漂浮在空中一般。
说着,龟丞相迈步过去,站到龟形之前,肃立不定,瞬间没了声息,杵在那儿,仿佛成了个塑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