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章 洞庭封神,龙女归位

龙君率众离去,但依然留下了不少东西,其中包括残余的洞庭大阵,这是不能移动的,另外还有一枚特殊的玉符诏令,就是留给敖卿眉的。
陈三郎读完最后一句,双手将祭文一扔,掷入前面的湖中,很快便沉了下去。忽而风起,天上云变,湖水汩汩作响,一层层的波浪泛动起来,形成一种玄妙的节奏。
料敌先机,有迹可循,但想料天下之先机,实在太难,因为稍一变化,便全盘变动,又得重新算过了。
逍遥富道又是一喝。
当初元文昌率领大军路过洞庭,仅仅是拜祭而已。在本质上,等于普通人进入庙观里求神拜佛,祈祷庇佑。
现在,陈三郎亲口读出“龙君避世”四字,众人难免浮想联翩。
这一篇封神祭文,信息量颇大。对于军伍战士,倒不觉得什么,可那些宗门修士听着,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这块牌子,十分管用。
香案摆设,军马成阵,一眼看去,但见旗帜飞和_图_书扬,发出猎猎声响,自有肃杀之意。
陈三郎的声音抑扬顿挫,字字分明;四周皆是静寂无声,只微风习习,众人平心静气,仔细听着。
一整套礼仪过程,繁琐而复杂,也耗时间,等弄完后,便轮到陈三郎上台,高声诵读封神祭文:
身为神学院院长,他有这个资格。
到了这个时候,整套封神仪式便基本完成了。
“岁月玄黄,天下苍茫,龙君避世,山河悲壮……”
但显然,龙君并没有保佑元家。
近年来,关于龙君的行迹越来越少,不少人怀疑,龙君已经寿终正寝。
回想当年,天下风云初动,众多宗门纷纷使出浑身解数,用龟甲的,拨算盘的,撮土为香,占卜算卦,风水堪舆,反正能用的全用上,就是为了推测潜龙何在,好提前派遣弟子过去,入世辅助,从而获得扶龙之功。
这可不是随便找个阿猫阿狗就能封的,既没有资格,也不得承认。封http://www.hetushu.com神者得手握权柄,而被封者同样要让人信奉,信服!
“敬拜新神,龙女归位!”
作为崂山派的嫡传弟子,逍遥富道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只是碍于年纪的劣势,使得修为浅薄些罢了。
自有人员动手,把香案上陈列的各种祭品投掷入水中,其中有三牲,有面食,还有不少形状不一的事物。
这副阵势便陈列在岳阳楼下,面对浩瀚大湖,有湖风吹拂,快哉此风。
当然,如今龙君已去,当岁月流逝,洞庭的神圣地位将会不断削弱,渐渐衰退,以后可能会被泰山给压下去。
此事,是大事,意味良多,甚至影响到天下格局。
诸多东西落水,汩汩声响,很快消失不见,那翻滚的湖水渐渐平息下来,过不多久,又是一派风平浪静的祥和模样。
而今陈三郎在洞庭封神,不大不小,取中庸之道。其实“封神”本身,就极具政治色彩和意义。
“今有龙女出和图书水,云起东方,可见紫气,能得清朗……”
环视四周,昆仑观、龙虎山、青城等宗门都有代表出席,而当主持的,赫然是年轻的逍遥富道。
首先,陈三郎非常清晰地指出一点:龙君已不在了!
“献祭!”
不过此时此刻,诸人都尽量收敛起情绪的波动,安静听陈三郎诵文:
对于龙君存在,凡俗民间,奉为神明,乃是一尊信仰的化身,信念寄托所在,但对于其是否真得存活于世,并无具体的认知概念;不过修界的共识却知道,龙君就活在洞庭深处,已达千年。
文章早便提前做好,由陈三郎亲自捉刀,酝酿而成,一字一句地写在纸上,现在读出来即可:
如此一来,别的宗门虽然多有不服,却也不得不忍气吞声,谁让人家是最先跟随陈三郎的呢?曾共患难,立下赫赫功劳,陈三郎不用他,用谁?
逍遥富道与陈三郎结识于布衣之际,可当初并无任何心机,最后歪打正着,只能说是“http://www.hetushu•com因缘际会”。
现在陈三郎在岸上封神,而敖卿眉在湖里呼应,好一个夫唱妇随,配合得天衣无缝。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这个场景,便如同洞庭内的某尊存在接到了陈三郎的封神祭文,从而做出的回应。
到底血浓于水,也可能是特意的安排,小龙女拥有此符,便等于继承了龙君之位。
然而事实证明,天机莫测,变化多端,难以揣摩!
“呜呼!新神当立,就此归位,自得传承……”
这是有某位成神的征兆。
毫无疑问,那便是龙女了!
他们自是不知,其中并非完全是陈三郎的功劳,而是另有玄机。
这副行头装扮,别的宗门代表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后面数以千计的兵甲异口同声,声震云天,同时单膝跪地,朝洞庭施礼。这些兵甲训练有序,动作间衣甲摩擦有声,乃是兵戈之音,声威赫赫。
洞庭拜祭,可大可小,小者为个人行为,弄些祭品,甚至祭品都不用,直接往湖和*图*书边插几株香火即可;而大者,则属于国祭,有名号曰:封禅!
身为主持的逍遥富道适时大喝道。
在他身旁,左右两侧,各有童子侍立。
修士们脸色微变,在一刹间,他们心头都掠过一丝晦暗的悸动,有气息生成,盘旋尔灭,只是那般感觉,挥之不去。
诸人不禁面面相觑,暗暗吃惊,他们真没想到陈三郎的影响力达到了如此地步,说封神,神便成!
自古以来,封禅有二,一为“泰山之巅”;一为“洞庭之畔”。相比之下,洞庭仪式更加隆重庄严。
当下陈三郎所要做的,明显有区别。
“敬拜新神,龙女归位!”
众多修门代表脸色皆变,不约而同地躬身做礼,以表敬意。
……
今日,逍遥富道郑重其事,全身崭新道袍,一手持铃铛,一手持宝剑,口中念念有词。
当然,这个位置不比以前,更多只是一个头衔罢了。
在这个普遍招安的时局形势下,宗门势力被大大弱化,取而代之是代表制度的神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