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斩邪

作者:南朝陈
斩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二章 大结局

莫轩意是熟读兵书以及诸多典故的人,读过不少关于帝王的历史,几乎每一位,都颇具传奇色彩。有出生时霞光满室的,有梦斩白蛇的,还有紫气东来的……不胜枚举。
转身下楼,身后兵甲簇拥,亦步亦趋,一步步下楼而去。
“公子,夜深了,我们下去吧。”
那么,在陈三郎身上发生的呢?细想起来,金榜题名,龙宫赴会,写出《岳阳楼记》,应该是最具传奇色彩的吧。
风声萧瑟,吹过废墟一般的五陵关,吹过满目疮痍的京城,吹起了陈三郎的头发。
这一出,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终结。
率领大军进城后,局势彻底稳定了下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各种梳理和善后,都属于琐碎繁杂,而且耗时颇长的事,靠着陈三郎与莫轩意两个,力有不逮,需要等周分曹他们的到来才行。
后面入主雍州,而由于战祸之故,雍州人口锐减,大不如前。
陈三郎也想起了当年的京城往事,他人生的又一巨大和_图_书转折点便在此地发生:正阳道人夺运不成,死于非命;而陈三郎则度过大劫,踏上了命运之路!
气息不会说谎,此刻间,万千气息,以前所未有的澎湃势头,从四面八方不断涌进陈三郎的脑海里,滋润着《浩然帛书》。
在他们身后,夜色漫天,一轮明月,有星光闪耀——明天,又是新的开始了。
观其规模,一天的量比过去一个月还要多。
莫轩意暗地想着,却不知道陈三郎的传奇之事,早在泾县时便已发生:一尾红鲤,吐剑报恩!
想当年,他高中状元,骑马插花,正是最好的青春韶光年华: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陈三郎看着他,问:“莫主事,你以前可曾来过京城?”
对于这个,莫轩意当然知道,自家公子乃是正宗的科班出身,堂堂状元。在这个时代,这个名分光环实打实,十分耀眼。有时候莫轩意甚至在想,如果年少的自己也去读书,参加科考http://www.hetushu•com,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最起码,应该也能中个举人吧。
原因无他,这是因为疆域的增幅所带来的无上红利,以前在泾县——不对,那时候的泾县属于朝廷——直到了崂山府后,才算正式开始。
气息如汪洋大海,直到古书无法继续接纳为止,书篇翻动,字句璀璨,光芒激发出来,整个泥丸宫大放光明,其势浩然!
几度浮沉,蓦然回首,说不尽的风流事,道不完的故人情,还有写不完的天下文章,当真此生如梦,妙不可言呀。
想法之后,又是自嘲一笑:举人又如何?
一向强调的军纪也产生良好的影响效果,不再有人夜敲门,不再有人翻箱倒柜,也不再有人抓壮丁……街道之上,有兵甲巡逻站岗,看着也不再让人感到害怕,反而觉得安心,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古书的存在,使得陈三郎拥有了许多常人所不具备的东西。
丰收的感觉,总是让人愉悦的。
旁边m.hetushu.com的兵房主事莫轩意轻声说道。
在北方,还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凉州等着去收复和安抚呢。另外,还有蛮州那边……
在洞庭时的消耗,早在扬州便得到了补充,并完全恢复过来。一路北上,每一天都气息汹涌,简直到了一个疯狂的地步。
修士们穷究一生,上下求索,求得是长生,想知道彼岸是个什么样子,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即使去问活了漫长岁月的龙君,只怕它也是困惑的。
城高之处,北风颇大,却怕陈三郎因此着凉。
陈三郎指着下方的城门,朗声说道:“我上一次来京城,是来参加会试的。”
陈三郎年纪几许?即使掌握着玄奥的《浩然帛书》,他也不可能想得明白,所能做的,只能继续前行吧,圣贤有云:吾善养吾之浩然正气!
想着,陈三郎长笑一声:“下去吧,该去睡觉了!”
所以,龙君出海了!
时至今日,在面对陈三郎时,莫轩意依然感到迷雾重重,无法看透,仿佛陈三郎www•hetushu.com真是天眷之子,每一步都踏到了势头之上,所以步步高升,短短时间内彗星般崛起,直至光芒天下。
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区区一个府城,有多少人口?
莫轩意笑答:“少年时候曾来过,那时候,想着当个游侠儿,行走于市井与江湖之间,仗剑走天涯,快意恩仇……不过几番经历之后,才知道活成那样,难,真得很难,所以才在洞庭结庐而居……”
于是乎,入夜,整个京城就像是一个饱经惊吓的孩子,终于得到了一个温暖而稳定的怀抱,沉沉睡去。
不过这些事务,自不可能让陈三郎率军前往完成的了。他现在坐镇京城,大势已成,接下来的,便是迎接收获。
陈三郎知道那团气息代表着什么,更明白这只是暂时的退却,终归一天对方仍会席卷重来。
说着,不禁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回忆起诸多往事,快乐的,快意的,即使是狼狈的奔走,仿佛也成为了温暖的记忆。
(全书终!)
夜幕早已落下,远方深和_图_书沉如海。
但陈三郎知道,这并非终点,他也无法确定,终点究竟是什么……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比如说:超乎想象的感觉!
这团气息隐匿在无边的夜色之中,正在不断移动着,不是靠近,而是远去,朝着北方。
算起来,总共三个州的地域增加,那增加的气息可想而知。
现在,他观望深沉如海的远方,守护两边的战士们只能看到苍茫的夜色,但在陈三郎眼里,却看到一团更为漆黑的气息在不断活动着。
陈三郎所要做的,便是活在当下,未雨绸缪。
几经战乱,京城遍地狼藉,人心飘摇到了极点,陈三郎率部出现,犹如一根坚挺的主心骨,迅速支撑起一切。
爆发是在入主扬州之后,继而在洞庭封神,在某个程度上讲,等于变相地把中州也收入囊中了。再到如今站在京城之上,名州区域尽在眼下。
正如千百年来,科科都有状元,但陈三郎却只得一个。
他第一次站在京城雄伟的城墙头上,驻足眺望,观看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