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地狱电影院

作者:黑色火种
地狱电影院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四卷 天堂地狱END:诺亚方舟

第二十五章 大结局(下)

谁规定……人类,就一定不能战胜外神?
这时候,塔维尔城也以惊人的速度瓦解,那扇大门,也越来越近了!
(本书完)
外形和一艘大航海时代的海盗船无异的诺亚方舟,距离那大门,也是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撒达·赫格拉,是阿撒托斯的化身,自然比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要强大得多!这一撞开,诺亚方舟迅速又重新开动了!
“不!”
诺亚方舟疯狂地开始向塔维尔城方向逃窜而去!
海涅也知道,现在……是没有任何办法阻止邪神来临的了。他本渴望将小僧重新带回来,但是小僧坠入的无间地狱是一个无法探知坐标的时空,他终究没有办法找回小僧。小僧,只能永远葬送在无间地狱中了。甚至,就连本来变成尸妖的莫念生和芽衣子,也因为他和安倍恒一激战,无法分心保护他们,最终葬身在地狱第十八层内。海涅终究,救不了任何一个过去十九度影院的人,他将羽凡的额头,和他的额头靠在一起,说:“无论接下来是何结局,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羽凡也是重重点头,泪如雨下。而不远处和克莱门廷站在一起的梅莉西丝也是泪流满面,发誓如果可以逃过此劫,她必定日日行善,再也不会有任何恶念。
难道……真逃不过此劫?
无数的攻击汇聚起来,可以说此时即使安倍恒一在,也是一个被秒杀的结局。但是,这些攻击叠加起来,完全不影响诺亚方舟被拉出大门。不乘坐方舟,是无法跨国塔维尔城终极之门的。奈亚拉托提普不会因为看到演员们的精诚合作就放他们一马,这个邪神,没有尊重生命的意识,更不懂得所谓的善恶。
雨朔和叶想,还有倾寒依偎在一起,三人在此时,都是泪流满面,叶想的两个女儿惜(汐)镜都已经在地狱中惨死。现在,一家三口互相之间,是彼此唯一的亲人了。当然,亲人,还有灵渺。他们,刚刚相认,还有多少时间可以给予他们,去找回失去的时间呢?属于梅寒鸦时代的过去也好,深夜院线的曾经也罢,都已经那么苍白和陌生……
所有人都因为第一部电影结局的剧情,即使有着死者也不能轻易撇清嫌疑的想法,将克列莫完全从怀疑名单剔除!又因为黑斯密斯是地狱王,没有人会去怀疑它就是奈亚拉托提普!
“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要亵渎伟大的撒达·赫格拉吗?”
他上不了方舟,没有人会写他的名字。
“冲啊!”
庞大的撒达·赫格拉,正在此时,不断接近!
安月形!
涅灵和阿礼,还有绯依娜,克莱门廷,看着互相依偎在一起,视死如归的月光和血寻,涅灵也是知道,他不可能阻挠他们在一起了。元清已经死了,昔日的恩怨,不重要了。他同样一把抱过阿礼,不让她去看后面那不断紧追而来的邪神,并对绯依娜说道:“绯依娜,你喜欢倾寒吧?”绯依娜此时面对生死关头没有任何矫情地点了点头,于是涅灵回答道:“活得下来的话,你们就在一起吧。恶魔和人类,已经没有继续战和_图_书斗的理由了。我已经……不再是什么地狱王了。”说到这,他也不顾孩子们都看着,对想要说些什么的阿礼,就是烙上了一吻,如果接下来就是死亡来临,他只愿此刻的瞬间成为永恒,愿时间定格在此时,一如他对阿礼永恒不变的爱。
这船,是雨朔当年还是梅寒鸦的时候建造的,但是,一切却都是奈亚拉托提普的阴谋。现在想来,过去奈亚拉托提普也一直是以一个修女的身份存在于他们身边吧?只不过光明教廷的存在,修女实在太多,根本没人会去注意。直到光明教廷灭亡,修女成为冥王们优先消灭的对象,所以才通过“黑斯密斯”这个地狱王的身份存在,否则一个身份普通的修女,在欧美院线就好比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TW高喊台独万岁一样找死,在华夏院线则是太不自然,华夏院线以修道为主,在光明教廷被消灭后,几乎没有修女了。
崩溃的塔维尔城的大门,在诺亚方舟前面……缓缓开启!
“活下去……作为人类,活下去!”
塔维尔城也在崩溃着,舍烙也一样,塔维尔城主的角色,也将会有人取代他出演。一切都恍然如梦,他想起成为T男爵后,他戴上面具,回归到1937年,最终将差一点惨死南京城的章子修,也就是自己带回亚弗戈蒙城堡。又曾经爱上了韦雪音,所以娶了克莉丝想要利用可以接近她的机会杀她。但最终,宇宙将崩溃,他所做的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讽刺的是,现在的克莉丝估计已经收回异时空她的灵魂,现在要杀她倒是没有难度了……因为他已经不需要再演塔维尔城主,反而是可以坐船离开了!
“不!!!!!”
“我们……不能死!”
“这么说来……我记得,奈亚拉托提普的形象,经常会化身为一个黑人男性……”这时候,雨朔也回忆起来了,在21世纪,网络上曾经恶搞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克列莫·希尔塔这个角色,不就和奥巴马的形象差不多?历年出演他的,都是黑人男性!(在此绝无种族歧视的意思,是克苏鲁神话的设定)而这一次出演克列莫的,是原本身为三重门恶魔的比比迪·萨拉尔普,他一度去过失落院线意图擒拿俞秀琬,原本是个少年,但因为出演了一部跨度足有十二年的电影,成长为黑人肌肉壮汉!比比迪或许并不知道,从很早以前,他就被奈亚拉托提普,也就是第二地狱王黑斯密斯选为了未来杀死后取代的化身对象!他和第一地狱王东血的接触,正是黑斯密斯在其中牵线搭桥,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方便将其培养为强者,尽可能在《天堂地狱》前,不要被杀死,在电影上映前夕将比比迪从恶魔伪装为人类并篡改所有人的记忆让他们忘记比比迪是恶魔……
叶想双目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彻底被毁灭。终究,这不是热血动漫的世界,不是拼上一切就可以击败敌人的。他终究,没有所谓的主角光环。
叶想,海涅,雨朔和羽凡四个人双和-图-书目都瞬间洒下热泪,毕竟,他们都曾经和这二人是死敌。然而如今,却是他们救了自己,人生际遇造化,何其之奇妙?
这个机会,没有人会放过!
天空中,沉默修女,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上船的演员,五重门自然是只有叶想一个,四重门也只能有五个,地狱王算是伪五也就是四重门,但这么一来数量就超标了,因此之前上船的时候,阿礼就预先将地狱王实力降级了(如今阿礼在降级方面已经做得和安倍差不多熟练了),上船后再重新升回来,也没给排斥到船外去。
这一刻,叶想和海涅都露出错愕的表情。
奈亚拉托提普的头顶的触手,微微一动,紧接着……安倍恒一的身体,就从这个宇宙中……消失得干干净净!
众人想要祈祷,可是……船上唯有叶想是唯一的神灵,新旧诸神,都已经死绝。但是即使向叶想祈祷又能如何呢?对方是更强大的邪恶神灵,外神!
其实,叶想耗费一点力气,也可以彻底灭杀安倍恒一,但是,绝做不到如此轻描淡写,让安倍恒一完全无法时空回溯重生!
疯狂的叶想挥舞黑阎,狠狠又是一斩!
“活下去!”
眼前视线被庞大的撒达·赫格拉占据,而奈亚拉托提普不断将诺亚方舟拉出来。深渊之门正在一点点粉碎……而叶想已经对奈亚拉托提普动用了一切的手段,可是连点皮都没伤到!
负责开船的,是时冥!她已经掌握了可以开启船只的耶库伯盒!
此时此刻,幸存的地狱王全部都一片骇然……自己居然一直和这个邪神生活至今!
终于,诺亚方舟,载着最后剩余的所有演员冲入差一点就完全毁灭的终极深渊大门中,整个塔维尔城,就在撒达·赫格拉和奈亚拉托提普的化身前……完全毁灭消失。而这个宇宙也走到了尽头。不过,对奈亚拉托提普而言,这不算什么,反正平行时空要多少有多少,演员要多少有多少,无数平行时空,还会继续被散布真实恐怖电影的海报……
可是……这足以将安倍恒一杀死一次的剑,却依旧伤害不到奈亚拉托提普,这还仅仅是它的一个化身,名为“暗夜咆哮者”的化身!
于是……雨朔,羽凡,血寻,也纷纷走了出来,用尽自己的一切手段,攻击奈亚拉托提普,支持自己的丈夫,即使知道……这一战凶多吉少,即使知道自己是蚍蜉撼大树,对方是可以轻易灭杀他们的邪神!
想想安倍恒一如此轻描淡写被杀死,船上的人都是面色惨白。
这个声音是……
布莱克也用弑戮魔禁,锁定了眼前的奈亚拉托提普,怒吼着继续反抗!月光也走出来,他的炎阳在这个邪神面前和玩具也差不多,却依旧挥舞了出去!
这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撒达·赫格拉,这个外形无比庞大的变形虫,忽然挥舞起一根触手,然后狠狠……砸在了奈亚拉托提普身上!
这就是……恐怖的奈亚拉托提普!
“冲!”
叶想深吸了口气,只要……只要过了此门,那么,他们就可和_图_书以脱离奈亚拉托提普的掌控了!
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无法上船,和无法阻止船开入塔维尔城终极之门,是两个不同概念。
撒达·赫格拉的黑影已经将诺亚方舟完全笼罩。估计最多几秒后,它就会将诺亚方舟完全粉碎。
木岚!!!!还有李敏荷!!!
奈亚拉托提普则也紧追在后,只要化身的名字黑斯密斯没有在《启示录》天国卷上就无法上船,虽然这完全是它自己制订,瞬间就可以取消的规则,不过奈亚拉托提普素来以玩弄人类令其绝望作为至高的喜悦,为了游戏的愉悦,是绝不会打破自己的规则的。除非,它已经无法从游戏中获得愉悦感,那时候就会毫无顾忌地毁灭掉人类。人类是死是活,对奈亚拉托提普而言,根本无所谓,它要的,仅仅是玩弄人类所带来的愉悦,仅仅如此而已。它就是如此一个绝对邪恶的邪神!
星神异被四个孩子包围着,她知道,现在是尽人事听天命。叶想可以一拳将奈亚拉托提普打出去,完全是因为……在没有被真正指证为奈亚拉托提普前,黑斯密斯不会动用超越正常地狱王的力量,否则当初黑斯密斯绝对可以轻而易举杀掉雨朔。她此时抱着自己的儿女们,信志,诗怀,时冥(时冥已经用耶库伯盒进行自动驾驶了),还有克莉丝,四个孩子都是哭天抢地,他们终于找回了母亲,而镜子和晶儿也同样称呼她为母亲,而他们也看向灵渺的方向,相信如果可以渡过此劫,灵渺和时冥,应该就没有理由不再珍惜彼此了。然而星神异此时更痛悼幻碧,最终因为实力太弱,早早在第三层地狱就死了……而金书狼看着星神异,他知道,自己脑海中已经无法忘记用永无魔虫救下他的那个身影……
安倍恒一压根没有反抗的勇气,日本人的性格,素来是欺软怕硬,对于强敌,他们唯有敬畏臣服之心,他此时立即向塔维尔城方向逃去,可是……结果自然是无比悲惨的。
“活下去!叶想!雨朔!侯爵!温羽凡!永别了!”
“为什么!”叶想忽然怒吼着指着奈亚拉托提普:“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虐杀人类?我们所有人都和你无冤无仇,我仅仅因为下班时候捡到一张海报,进入这个残酷轮回中!为什么非要那么残忍地赶尽杀绝!就因为你比我们都强大吗?我的父母,我的女儿,都是因为你而死!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满意!”
事实上,有件事情,众人还不知道。对奈亚拉托提普而言,它极为擅长欺骗和迷惑人类。所以,它曾经一度通过精神操控元清。当时,元清扮演的莱克萨在教堂外遇到了黑斯密斯后,被其击败后逃向教堂,并拼命敲门,但因为叶想巴不得元清死去,就让元清待在外面,过了好一会才开门。不过,奈亚拉托提普没有直接杀掉元清,而是对元清进行了精神操控,短时间内和元清共享了精神。这,正是奈亚拉托提普意图欺骗和玩弄人类的手段,只不过这种精神操控,并不是完全催眠了元清,元清依旧保留有他本人的意识和-图-书和意志,只是潜意识内会在奈亚拉托提普的操纵下行动,就连他本人都未能察觉,而且他也会因为这个原因,不会对任何人说出自己看到了黑斯密斯的事情,只会说自己遇到了“恶魔”。接下来,元清在地狱中遇到了温蒂妮·罗斯柴尔德,被奈亚拉托提普进行了精神操控的元清,在下意识影响下,他的精神和奈亚拉托提普产生了同步,于是将温蒂妮引诱到了奈亚拉托提普所在的地方,然后奈亚拉托提普将温蒂妮残忍杀害。而那部电影结束后不久元清就被杀害,所以即使演员们自然也就无法询问他最后接触罗斯玛丽出演的温蒂妮是怎么死的。
“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木岚,李敏荷!”
“无视生命价值者,不配称之为‘伟大’!安月形,今日……我们同归于尽!”
而诺亚方舟穿过终极深渊之门后,叶想等演员们的遭遇是什么呢?是去了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时空,还是在门另外一头有更可怕的厄运等待他们?这一切,即使是作为作者的我,也是无法知晓了,就由读者们自行想象吧……
接着,没有语言,演员们一个个加入了战团。星神异,金书狼,涅灵,阿礼,娜西菲丝,廷斯顿,赛西莉亚,奥赛维特,甚至绯依娜,克莱门廷,倾寒,梅莉西丝……天国和地狱阵营,这个因为奈亚拉托提普编写的剧本而强行为敌无数岁月的演员们,此时此刻,在今日,不再是去扮演虚假的角色,而是作为他们,作为真正的“自己”而战斗!即使是死,他们也是作为真实的自我,为了自己而死,而不是作为恐怖电影中的一个角色而死!
脑海中,再也没有了任何声音。
叶想高声怒吼着,死去了那么多人,终于……终于开门了!终于……脱离了地狱电影院,脱离了那些恶魔,鬼怪,还有该死的旧日支配者们,要离开这个该死的世界了!
“奈亚……拉托提普!”
奈亚拉托提普的身躯悬浮在宇宙星空中,那头顶的触手忽然缠绕而来,紧接着,竟然将船下方的龙骨缠绕住!
他的结局有多悲惨,自然……毋庸置疑。
叶想绝望了,已经进入门内的船被拖出来了一半!
巨大的撒达·赫格拉,从空间裂缝中完全钻出,也同样向着诺亚方舟而来!
“我不会放弃的……即使我们在你眼里,是毫无价值的生命……”
叶想的双目,是对生命的渴望,和对邪恶神灵的仇恨!
诺亚方舟,是唯一可以和奈亚拉托提普竞速的交通工具,奈亚故意缔造出这可以让人类拥有希望的东西,因为有了希望,人类才会真正地绝望!
难道说……竟然要死在这个恶魔手上?
终于……
这时候一个更熟悉的声音响起!
叶想,海涅等人,用尽所有手段去攻击船外的奈亚。从目前的情况看,这船可以免疫奈亚拉托提普的一切攻击,但是奈亚拉托提普……无法被任何力量所伤害!
奈亚的触手缠绕着龙骨,让船仅仅进入了大门一半!而随着塔维尔城崩溃,这大门也是渐渐粉碎。而奈亚拉托提普则是将船……一点http://m.hetushu.com点拉回来!
三弟月光,和血寻之间早就是死生契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血寻已经决定,只要逃过此劫,就告诉月光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她一直瞒着月光,是因为怕让他分心照顾自己。此生此世,月光和这个孩子,就是她所有的亲人了。
众人回过头去,只见奈亚拉托提普,正飞快逼近着!和诺亚方舟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缩小!
然而也就在此时,船头已经冲入门内!
唯一可以确信的是,在其他的平行时空中,地狱电影院,还将继续上演一部部真实的恐怖电影……
但就在这个时候,包括叶想在内,所有人的脑海内,忽然传递来了两个声音。
雨朔知道,这艘船只能防御奈亚拉托提普的攻击,对其他旧日支配者,像撒达·赫格拉,格赫罗斯之类,没有半点意义。撒达·赫格拉,已经近在眼前了。她想起,作为梅寒鸦渡过的一生,还有……作为白雨朔的一生。即使今日死去,她依旧……活得很充实。因为,她遇到了值得托付终生的人。
木岚,李敏荷,还有安月形,都只是驱动撒达·赫格拉化身的无数集合体之一,说到底他们是用雕塑的方式强行让这个化身降临,所以驱动化身,需要奉献夏盖虫族的精神。但是,这些意识的驱动,仅仅只能影响到撒达·赫格拉一瞬间,木岚和李敏荷这两个微弱的意识就会立即被毁灭,只不过,这一瞬间……已经足够!而且,二人在被毁灭以前,拼上了一切,将安月形这个意识,也一并毁灭掉了!从此,安月形,木岚,李敏荷三人,将不存在于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了……
海涅举起了手,释放出了自己的黑暗神国。他知道,这根本没用,但理性算计了一生,他到最后,还是……拼死一战!就算死,蝼蚁也要有自己的尊严!被当做奴隶一般,在地狱电影院受到诅咒,他失去了太多,纱罗,小僧,念生,芽衣子,金极寿……
“逃!”
叶想,也在挥剑的时候,忘却了眼前是一个他无法抗衡的大敌,想起他所失去的一切亲人和旧友,父母,汐(惜)镜,方冷,焦梦期,甚至李唯思等人……
不过,塔维尔城的大门,也终于浮现在眼前!
二弟布莱克,失去了妻儿,完全是孑然一身,好在他的双臂还是复原了,叶想的时空回溯能力得到了充分的强化。如果可以逃过此劫,人生还很漫长,他依旧还是可以继续向前看。
“都到这地步了,不可以死!”
终极深渊之门的后方是一个什么样的时空,没有人知道,也许比这里更糟糕,也许里面就有一头旧日支配者守候着,甚至尤格·索托斯就在里面,将诺亚方舟瞬间毁灭也是大有可能。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任何选择!
修女的长袍被撕裂,从那黑暗中,出现了一个身体无比怪异的怪物,那怪物虽然酷似人类形状,但在本该是头颅的地方,却是一根长长的触手!
这时候,安倍恒一通过时空回溯,再度再生了自己的肉身和灵魂。不过,当他看到奈亚拉托提普的瞬间,他的脸色,自然是无比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