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武器大师

作者:独悠
武器大师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79章 后记

唐欢微微一笑,身影一动,便已没入那黑幽幽的坑洞之内,九灵见状,连忙跟上,只不过神色间却不免有些疑惑。
片刻过后,两人便已来到了当年那“死灵碑”伫立之处。
“……”
“唐欢,多余的话,为师就不多说了,你自己多多保重,期待将来有与你相逢之日。”
这一刻,九灵终于明白过来,唐欢之所以要进入“天荒秘界”、要回到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还存在着铸神龙渊的一道意念,而带上她,也是因为她与铸神龙渊以及九彩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你就不必自谦了。”
当年,唐欢以纯阳剑宗弟子身份入“天荒秘界”历练,因为李诗君和李香君姐妹透露出来的消息,在这里遇到了一只“幽冥九灵鸟”、也即是现在的九灵,后来,唐欢成功将其收服,带了出去。
七年过后,唐欢回到了小世界的怒浪城,然而,没过几天,唐欢却突然带着九灵强行闯入了“天荒秘界”。
“咳咳……”
“晚辈九灵,见过龙渊前辈。”
“不错。”
可现在,铸神龙渊等于是亲口承认了他的身份,将他收入门墙。
因为这武道学府的出现,当年小世界的一些家族和势力,或是早已消失在了历史长河当中,或是主动融入到了武道学府之内。便如当年的怒浪城唐家,早已灰飞烟灭,可神兵阁却是并入了武道学府。
傍晚时分,怒浪城老城,灯火通明。
时隔数百年,那小小的怒浪城,已成了小世界最庞大的城池。
至此,存在了无数年的“天荒秘界”已彻底成为了历史,今后,铸神大世界的那些年轻修士是不可能再进行这项历练了。
唐欢转眼望向九灵,打趣地笑道,“听小不点说,这几年,你四处游逛,去了附近的好几处大世界。”
“是,师尊!”
念头微动,唐欢将其收如了体内空间,这东西对现在的他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可有朝一日,终究是能够派上和-图-书用场的。
数百年过去,当年的小家伙,如今哪怕在上九天,也称得上是一名超级强者。
“这倒也是。大哥,我们现在去哪?”九灵笑眯眯的道。
唐欢探手抓出,龙渊的那颗神念结晶便已落入掌中。
唐欢凝炼一座“天荒秘界”那样的历练空间,也算是给自己创立的荣耀帝国一点助力。
“大哥,‘天荒秘界’为何会消失?”
如今的小世界,已是各族共存。
“……”
“当然是回怒浪城了。”
“九灵,想要与我一同前往神界,你可得抓紧修炼才是。”
龙渊微微一笑,目光随机又转向九灵,和声道,“小家伙,当年九彩可没少为你操心,现在你也算是修炼有成,希望将来唐欢来神界之时,你也能够与之同行,九彩可是很想看看亲眼看看你这个小妹妹。”
“晚辈唐欢,见过龙渊前辈。”对于这幕画面,唐欢似丝毫不觉得奇怪,瞬即便是微微一笑,躬身施礼。
“师尊,弟子暂时也不知道。”
在这里获得过铸神龙渊的器道传承之后,唐欢心里便已将其视作师尊,此后也一直以弟子自居,甚至连炎祖和九彩,也将他视作龙渊的传人,不过,颇为遗憾的是,唐欢到底不曾真正拜师。
龙渊颔首一笑,神色间颇为满意,“你能感应到为师的神念,必然已是彻底融合洞府,体内自成空间。这样的你,才算是一名真正的神位修士,为师也是没想到,短短数百年,你便能达到如此地步。”
九灵拍着酥胸,笑嘻嘻的道,“有那么长的时间修炼,我要是还不能证道神位,不如找块石头撞死得了。”
不过,原本的怒浪城老城区,却是完全保留了原来的风貌,为的便是纪念唐欢。对于小世界的修士来说,那老城区几乎是成了圣地一般的存在,轻易不能进入,甚至还有无数大世界的修士,特意跑来瞻仰。
瞬息过后,在四道目光的m.hetushu.com注视之下,那铸神雕像闭阖的双眼突然睁开,眸中通红如火,焰光熠熠,神采照人。
前三年,唐欢在那里陪伴着母亲姬如绵等人。姬如绵虽意识沉眠,可回到她最为怀念的环境之中,在唐欢的有意引导下,她的灵魂在一点点地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封闭的意识也将渐渐苏醒。
“消失?”
“放心吧,大哥,等你前往神界,还不知要猴年马月。”
“慢慢来吧,反正也不急。”唐欢笑了一笑,慢条斯理的道。所凝炼的空间越高明,需要的时间便越长,也需要耗费越多的精力,好在这事也无需急于一时,唐欢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完善它。
“是啊,那个时候,你可是嚣张得很呐!”
“放心吧,前辈……不,姐夫,我肯定能跟上大哥的。”九灵壮着胆子嘿嘿笑道。
九灵知道,这已是在“天荒秘界”之外。
“石头可撞不死你……”
如今的铸神大世界,还有相连的朱雀大世界,只有一个势力,那就是他当年创建的荣耀帝国。这庞大的帝国之中,建立了无数的武道学府,和当年相比,如今这两处大世界的实力不知强了多少倍。
龙渊脸上浮起些许笑意,目光先是掠过唐欢和九灵,继而又回到了唐欢身上,缓缓说道,“唐欢,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叫老夫为‘前辈’么?”龙渊的语调温和,仿佛不含丝毫烟火之气,令人如沐春风。
唐欢哈哈一笑,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便禁不住眉头微皱,“不好,这‘天荒秘界’好像要消失了。”
甚至连十息的时间都不到,“天荒秘界”就已不复存在。
“你们终于来了。”
龙渊闻言,点了点头道,“神界无边,大道万千,却也不是善地,你在这里多陪陪家人朋友也好。如今,你既已来到此处,为师也不必再维持与这道神念的联系了。将来你若前往神界,它可为你指引。”
哪怕是以铸神龙渊的修和图书为和实力,要隔着无数位面世界和遥远的空间维系着自己的意念,想来也不是容易的事,而今,不再维系与这神念的联系,他想来能够轻松许多。断绝联系之后,这神念结晶并未消失,但是,它已不再蕴含铸神龙渊的意念和神思,也不能再如之前那般与唐欢和九灵交流。
两人相视一眼,继而不约而同地转眼望向了铸神雕像。
这便是龙渊神念凝聚而成的结晶。
唐欢微微一怔,瞬即便是喜动颜色,连忙重新施礼:“弟子唐欢,见过师尊!”
她终于苏醒了过来!
(全书完)
“大哥,当年我便是在这里遇到你的。”
九灵看看唐欢,又循着唐欢的目光看了看前方虚空,颇为疑惑的开口道。
早在差不多三百年前,大唐帝国便已主动并入了大世界的荣耀帝国,这小世界也设立了数座武道学府。
这番话说出口时,龙渊也是感慨万千。
“师尊这是不想让我闲着呀。”
唐欢没有出声解释,九灵感应不出来,可他却能清晰地“看”到,镶嵌于前方那片天地当中的“天荒秘界”正在飞速崩碎、消融,不过,这番动静,没有在铸神大世界引起任何波澜,一切都是悄无声息。
正是姬如绵,山珊等人正众星捧月般将她围在中间。
两道身影悄然出现在老城上空,正是刚刚从铸神大世界返回的唐欢和九灵。几乎是出现的刹那,唐欢眼中便是闪过了一抹惊喜之色,继而身影微动,便出现在了当年那座小小的铁匠铺外。
虽时隔数百年,可重回此地,当年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对唐欢和九灵却仍旧是历历在目,无比清晰。
这坑洞之内,藏有一条前往秘界中部“灵云山脉”的通道。
“原来如此。”
唐欢只是略微迟疑了片刻,便坦然说道:“不过,弟子或许会在这位面世界中逗留很长一段时间。”
峰端之巅,一个巨大的坑洞旁侧,九灵禁不住讪讪地干笑起来,看到她这副模和*图*书样,唐欢也是不觉莞尔。
龙渊哑然失笑,“唐欢,你将来有何打算?准备何时前往神界?”
“……”
“这也是多亏了有师尊的传承,否则,弟子也不可能有今日。”唐欢笑吟吟的道。
刹那过后,唐欢和九灵便已进入了那处奇异的空间之内。
瞬息过后,龙渊深深地望了两人一眼,而后双目缓缓闭阖,躯体则是一点一点地散化开来。只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这尊高达两米的铸神雕像便已消失,只剩一颗花生核桃大小的火红圆珠漂浮于空中。
唐欢冲九灵点点头,当先进入了那九彩漩涡。
瞬即,那朵九色彩莲便似活转了过来,迅速膨胀至方圆十数米大小,而彩莲中心的花蕊处,已有九彩漩涡悄然显露。
这里,已属于铸神大世界。
“呆会你就知道了。”
当初,唐欢和九灵从那条通道前往灵云山脉时,进入了一处奇异的空间之内,便是在那里,唐欢获知了这“天荒秘界”的由来、也清楚了九灵的来历,更在那个地方得到了铸神龙渊的器道传承。
那处位面世界的天道,正是曾经侵入过本位面世界的鸿云。
这片方圆十数米的区域之内,火红气息如水流,莹莹淌动,将周围虚空衬托得如梦似幻,而在这片空间的中央,当年那尊已被唐欢摧毁的雕像竟是再次凝聚成形,身上一袭红袍,依然是那般的俊逸潇洒、卓尔不群。
唐欢点头道,“‘天荒秘界’存在了那么多年,它的潜能已差不多到顶,也是时候消失了。也罢,当年师尊离开时,留下了一座‘天荒秘界’,我这个做弟子的,自然也不能差师尊太多,就由我给这铸神大世界重新凝炼一处供后辈们历练的独立空间好了!”说到最后,唐欢也是禁不住笑了起来。
九灵恍悟,“不过,没了就没了吧,和大哥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姐夫是想要你重新凝炼一座类似的独立空间?”
从天界下来之后,唐欢和众人回到和图书了小世界的怒浪城。
不过,见这颗神念带在身上的话,唐欢将来若是进入神界,龙渊立刻就能通过它感应到唐欢的方位,而唐欢也能循着它的指引,找到龙渊所在之处。这处初入神界之人来说,自是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确认姬如绵的状况再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之后,唐欢独自穿越位面壁障,进入了隔壁的一处位面世界,汲取了海量的天道之力。
片刻过后,迎着九灵狐疑的目光,唐欢有些无奈的道,“那颗神念结晶,便是整个‘天荒秘界’运行的枢纽,师尊断绝联系,我又将它取走,‘天荒秘界’等于失去了存在的根基。连根基不都没了,‘天荒秘界’自然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走!”
如今,已是唐欢率众人降临下界的第十年。
重回故地,不仅唐欢颇为感慨,九灵心中也是暗自唏嘘不已。片刻过后,九灵忍不住道:“大哥,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
而此地,则是铸神大世界当中的一处独立空间“天荒秘界”。
听九灵这般称呼自己,龙渊并未生气,反倒是禁不住笑了起来。
“要凝炼这样的空间,估计得数百上千年、甚至数千年时间呢。”九灵咂咂嘴,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唐欢。
九灵愣了愣,也是深施大礼。
这是铸神龙渊的雕像!
欢声笑语,不断地从里面传来,透过大门,唐欢看到了一道美丽而熟悉的身影。
在唐欢帮九灵取走封印于碑身中的那截指骨之后,“死灵碑”也已烟消云散,不过,那状若莲花的九彩印记却是依然存在。
话音还没落下,她便发现自己被一股磅礴的力量覆盖着卷裹而起,似在以惊人的速度不算穿梭。当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力量已悄然消退,而她已是置身于一座高峰之巅,旁边伫立着的便是唐欢。
九灵愕然低呼。
“存留此地的,只是为师的一道神念。”
这一刻,铸神雕像仿佛已经活转了过来。
唐欢指端微动,一缕神力便已透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