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章 置身事外

被叫破身份和隐瞒身份,事情可完全是两种性质。
一时间两者一追一逃,很快在山林中穿梭百里,将天河宗的几大炼脏强者不知甩到何处。
眼见青墟身形疾奔,快若猎豹,足以和换血强者爆发气血之力时的速度相若,如此挥霍气血估计着必不能长久,他当下不再轻易爆发追击,反而跟在青墟身后,只等他体力耗尽,便给予他致命一击。
袁阳的眼中露出一丝惊惧。
除了混沌之子的恢复特性以外,他想不出还有何等原因能让一个炼脏武者体力上更胜换血宗师。
袁阳猛然转向云铜,眼中迸射出骇然的杀机:“交人!或者死!”
“咻!”
“不好!”
加上他精神强大,反应迅速,在狂奔之间不断变幻方位,加大天河宗高手的追击难度,狂奔三十里后,追在青墟身后的居然已经只剩下袁阳一人。
云铜根据袁阳的反应,顿时猜到了什么,心中猛然一惊。
他已转修凌厉霸道的东阳剑典,这门典籍他在地球时期已钻研数年,此刻重修,厚积薄发,加之不断吞服精血丹以及依仗恢复特性玄妙,短短十几天里,已然不弱于炼脏强者,全速爆发下,除了袁阳和图书以及寥寥两位炼脏巅峰强者外,其他人根本跟不上他的身形。
青墟的身形在林木当中飞速穿梭。
他岁数已高,年老力衰,哪怕是换血宗师,可全速奔袭一百三十里仍是消耗极大,反观青墟,恢复特性不止能恢复伤势,对体力、精力的补充仍有同等效果,以至于他哪怕维持着全速爆发,居然仍保留着六七成体力。
“此事,对我们云林楼未必没有好处,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果我们能趁机救下青墟……”
云白看着气势汹汹,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云林楼长老还强上一分的袁阳,连忙道。
“虽然戴了面具但我认得你,你叫袁阳,是岚玉彤让你来的?”
“我们云林楼不能介入此事。”
“砰!”
“拦住他!”
……
“咻!”
就在这一剑即将刺中青墟背心时,青墟宛如心有所感,身形疾转,横剑抵挡,不止挡下袁阳凌空一剑,更是借助着这一剑的力量身形暴退,脚尖在后方的树枝上一点,生生向前狂奔十余米远,两者间的距离被再度拉开。
“怎么回事,这小畜生好像体力源源不绝!?”
“小畜生,你害的我暴露身份极可www•hetushu•com能面临长老责罚,你以为我还会让你逃走?给我死!”
青墟瞥了一眼身后的袁阳,眼中森然。
云铜的目光顿时转向云白、云芸二人。
追杀青墟时他就曾和岚玉彤说过混沌之子事宜,并且觉得青墟绝不可能得到混沌神殿传承,不想现在,戏言成真,青墟真是混沌之子一员。
袁阳两剑不中,望向青墟的目光终于凝重起来。
袁阳见状,再度怒吼,身似流光,势若雷霆的一剑撕裂十余米的虚空,刺至青墟身后。
袁阳脸色大变,第一时间爆发气血,身形横移,避开这处心积虑千钧一发的一剑。
不过避开这一剑的他尚来不及庆幸,青墟的身形已经猛然一转,左手捏指成剑,狠狠的点向他心脏要害,哪怕袁阳再度侧身,仍被劲力透骨点中左肩,不止骨骼断裂,一种奇特的力量更是锁住左肩气血运转,让他整个手臂失去知觉。
“这小畜生的剑术……当真了得,每一分力量都把握到了极致,哪怕相较于那些练剑几十年的剑术高手都毫不逊色……许可人败在他手上不冤……”
袁阳心中杀机大盛,见得青墟居然再度加速,猛吸一口气,气血和-图-书之力悍然爆发,仿佛一发炮弹刹那间拉近两者间的距离,一柄利剑自他手中横刺而出,剑锋破空,带着刺耳锐啸。
就在袁阳已经感觉有些不对时,原本冲在前方的青墟身形猛然一转,手中利剑化作一道璀璨的华光,以不可思议的迅速迎上追杀而来的袁阳将他身形全部充斥。
青墟上前道。
青墟仿佛每每都能料敌先知,这势若奔雷的一剑被他一退、一引,令其力量大降后再度横剑一挡,竟是借着这一剑的力量重新拉开了两者间的距离。
“这小畜生……”
云铜看到青墟迅速逃离,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处,只得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少爷小姐,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作为东家子女,哪怕只是十几个子女之一,可他们既然在这里就属于默认的最高领导者。
云白、云芸二人有心想要看出结果,但见青墟居然速度不慢,双方人马一追一逃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树林中没了身影,只得应了一声:“启程,走吧。”
“一个人也敢追来……”
“好处!?岚玉彤背后站着一位长老,得罪一位长老能有什么好处!?这件事我们云林和图书楼不能插手!”
袁阳脸色变了。
“真是岚玉彤派来的!?好歹毒的女人!”
不过这些山林虽然并不茂密,但却给了青墟初期周旋的时间。
青墟看了云白一眼,并未说话,在袁阳等人即将和云林楼谈妥前,趁人不备身形猛然一纵,直往一侧的林中飞奔而去。
看到天河宗的众人礼数周全,再联想卓青墟一言不发冷漠离开,云白不禁轻哼一声:“小家族出来的就是不识礼数,哪怕我们云林楼不愿帮他他好歹也曾在我们云林楼的车队待了十几天,离开时居然招呼都不打一个,这种人终究难成大事。”
截脉术!
“少爷、小姐,我们……”
“狂奔一百三十里,居然还有如此体力……恢复特性……混沌之子!你是得到混沌神殿恩赐的混沌之子!”
不过紧接着他已经意识到,这件事他们云林楼的立场极为重要,运用的好,对他们云林楼可谓一个极其难得的机会,如果他们保住了青墟,再将青墟送到纳兰翡那里,纳兰翡不止能借助此事扳倒岚玉彤再将卓青墟送上内门弟子行列,他们云林楼,亦将借助卓青墟彻底牵上纳兰翡这位真传弟子的线。
然而……
袁阳等人由于http://m.hetushu.com不敢在官道上光明正大拦路杀人,选的地方略微偏僻,四周还有不少算不上茂密的山林。
“纳兰翡并非卓家中人,谁知道她对卓家的重视有多深,好了,此事我们坚决不能插手!”
一旦纳兰翡追究起来,逐日长老都未必会保住他这个办事不利的仆从。
他没想到,青墟一个云荒城中人,居然能认出他来。
袁阳一声暴喝,身上气血猛然爆发,犹如雄鹰击空,飞纵而起,竟是跨越十余米朝着青墟奔杀而去,脚下骏马在他气血爆发的借力下痛苦的悲鸣一声,跪地溢血而死。
如果他身份未曾暴露,逐日长老还可能蒙混过关,但是现在……
……
身形不变,速度却是再度加快一分。
“那岚玉彤还不是混元天宗长老的弟子……可卓青墟和纳兰翡的关系,却是千真万确……”
百里过后,青墟气息不见衰减,反而袁阳感觉有些气血不济了。
天河宗的众人对着云白、云芸二人拱了拱手,迅速下马奔向一侧的林地杀去。
“该死,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云白说完,直接对袁阳拱了拱手,再转向青墟道:“卓青墟,此事乃是你和岚玉彤间的恩怨,我们云林楼不宜介入,还请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