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十一章 祸从口出

烈罡大喝着,迅速飞退妄图逃离。
随着他报出年轻男子的身份,烈罡脸色已是一片惨白。
念一至此,他的脸上顿时杀机密布,对着几位侍卫厉叱道:“愣着干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
听得男子自报来历,青虹一声惊呼。
只见他虚手一拦,看着青墟,脸上带着冷色:“怎么,听你刚才的话似乎不高兴,有想法?有想法就说出来,就好像我向来直言不讳,我就是在侮辱你,那又如何!?癞蛤蟆一样的东西,还敢妄想轻薄我妹妹!?”
神兵楼尽管背景了得,更靠着应园,但相较于猎妖师工会来显然逊色了一筹。
“实话告诉你,我们公子便是猎妖师工会洛林王国分会乌会长之子乌炬,以公子的身份,往返世子郡王府上都是坐上之宾,当今王室十四位王子有三位和公子平辈论交关系融洽,若是惹得公子不满,关了你们的神兵楼又有何难事?”
余珊珊似乎都听说过这个势力的名号,顿时有些惊疑不定。
“青墟公子请稍安勿躁!”
想到这他脸上不禁溢出了一丝冷汗。
这个时候青虹连忙开口。
“慢着,我让你们走了么?”
这个身份还是有些分量。
不多时,烈罡、丰修、宁华、宁芯四人已经都被擒下,跪在了乌羽瑶身前。
这一下,几大侍卫再没有半分停滞,迅速的朝着烈罡、丰修、宁华、宁芯等人扑杀而去。
猎妖师工会……
混元天宗一些高层动过绞灭猎妖师工会的心思,可猎妖师工会总会长手眼通天,似乎买通了混元天宗某位大人物,往往http://www.hetushu.com能够得到情报化整为零避开混元天宗绞杀,加之猎妖师工会并未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久而久之这个势力竟被默许存在了。
猎妖师工会尽管属于半地下组织,可其内部势力却绝对不弱,不止横跨九国,且工会内部强者如云,他们专门负责猎杀凶兽、灵兽,提炼凶兽、灵兽体内的精血售卖,这些精血乃是觉醒境以后修炼者想要增强自身血脉的不二宝物。
猎妖师工会乌会长,那是他父亲玄焰侯想巴结都没有门路的大人物,而今日,他居然得罪了乌会长之子!?
“可不是么,猎妖师工会的前身就是一个地下组织,只是后来似乎傍上了混元天宗一位大人物才慢慢的由暗转明,在那之前,每一个猎妖师工会成员日日和凶兽为伍,时时和灵兽搏命,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生活,自是凶狠残暴。”
客人在神兵楼中被打伤对神兵楼的信誉会造成不小的打击,可谁让猎妖师工会他们得罪不起呢?青虹只得当作没看到一般,低声道:“事情既然已经弄清楚了,这些人就交由乌公子处置了,我们……”
“诸位稍安勿躁,其中或许有所误会,不知我神兵楼的客人到底有何事得罪了诸位?我们且说个明白再行厮杀不迟。”
同时率先冲出来的一位神兵楼宗师强者拦住了冲向青墟的铁斌,两人一番交手,均是奈何不得对方。
倒是余珊珊,犹豫了片刻还是重新站了出来:“我家小姐乃混元天宗真传弟子纳兰翡,论辈分,卓青墟乃我们http://www.hetushu•com家小姐的侄子,还请诸位看在我们小姐的面子上,放他一马,毕竟此事和他并没有太大关联。”
“咻!”
其中罪魁祸首的丰修不止被打断了右手,双脚也被全部打断,烈罡则被斩了一臂,血流不止,倒是宁华、宁芯二人,不敢反抗,并未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被抓着当众跪下,颜面尽失。
凄厉的惨叫在大厅中回响。
青墟的目光顿时落到了说话的男子身上:“你在侮辱我?”
对此,青墟只是看着,没有任何表示。
“混元天宗真传弟子……”
“灾祸!?洛林王都或许确实有那么寥寥几位我们猎妖师工会得罪不起的人物,但那些人绝不会出现在这里!本来你让你的狗腿子冒犯我妹妹,我只打算打断你四肢让你跪在我面前磕头道歉就算了,毕竟身在洛林王都我也得给洛林王室几分面子,但是现在……”
听得众人的议论声,和乌炬同行的少年人们则是一个个昂首挺胸,仿佛一群狼巡视领地一般用充满侵略性的目光扫向四方,对自己的身份充满骄傲。
“原来是乌公子当面,青虹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乌公子见谅。”
“你们想干什么,这是王都,你们胆敢滥用私刑还有没有王法!?余姑娘,帮帮我……”
乌炬皱了皱眉头。
“横跨九大王国的南方第一地下势力猎妖师工会!?”
而青虹见得猎妖师工会霸道,尤其考虑这还是一个雄踞九国的可怕势力,这个时候也不敢说话了,只得退到一旁。
“猎妖师工会!?”
乌炬似乎存了心思和图书想要彰显他们猎妖师工会的强势一般既没有压制自己的声音,也没有驱逐那些围观者,因此他的所作所为,外面的应园客人看得清清楚楚。
哪怕只是洛林王国分会,神兵楼,也得罪不起。
毕竟他乌炬也只是洛林王国分会会长之子,又不是分会会长或者总会中人,得罪不起一个真传弟子。
可没等他来得及自那位换血宗师强者的攻杀下逃出一个身位,站在乌炬身后的一位跟班一样的年轻男子却是迅速出剑,剑光一闪,好不容易躲开一位换血宗师一击的烈罡竟是被直接斩下一臂,鲜血横洒,迅速将地面染红。
凶兽精血也就罢了,如果是灵兽精血,价格往往直追那些入了品阶的灵器。
而原本还颇为嚣张愤怒的小侯爷这个时候亦是脸色一变,脸上带着一丝惊恐,至于宁华、宁芯二人更是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一旁的余珊珊紧了紧手中佩剑,却没有再度出手。
丰修此刻已经被打断了右手,疼得直冒冷汗,看到乌炬目光看来,顿时吓得大叫:“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卓青墟对小侯爷无礼,让小侯爷心生不满,我也是奉小侯爷之命找个女人去给卓青墟下仙人跳,这一切都是小侯爷吩咐的……”
青虹话没有说完,已然被为首的乌炬打断了。
乌炬眉头一皱,他可不想傻瓜一样被人利用,顿时转向丰修:“说,到底怎么回事!?”
可她混元天宗弟子的身份却让扑杀向烈罡等人的那位换血宗师铁鹰身形一顿。
场面一时僵持。
乌炬扫了一眼惨叫不已的烈罡、丰修,下令:“叫他们闭和-图-书嘴!”
一则她对烈罡的做法心中也有些不耻,二则……
乌炬脸上露出一丝狞意:“我改变主意了……”
为首那位年轻男子看到局面僵持,神色一沉,目光凌厉的盯着青虹。
青虹连忙上前拦住青墟,再转向乌炬一行人,小心赔笑道:“我们神兵楼绝对没有得罪猎妖师工会的意思……青墟公子这段时间里一直在和我们神兵楼谈生意,绝不会冲撞了诸位,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我们……”
青墟道。
“神兵楼,看样子你们打算和我们猎妖师工会做对了?这个后果你们一个神兵楼承担得起吗?”
“啊!”
乌炬一听,再结合乌羽瑶先前的告状,顿时明白了什么,显然这个人将他妹妹乌羽瑶当成了混迹于逍遥楼的风尘女子。
“看样子以后和猎妖师工会的人打交道得小心一些了……”
“丰修,你……”
两道身影在虚空碰撞,修为尚未踏上换血境的余珊珊明显被震飞出去。
“这猎妖师工会当真霸道……”
年轻男子不满一挥手:“少废话,你身边那个姓卓的小子了,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让人去让我们小姐陪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混元天宗曾有位真传弟子看到这个工会强大的吸金能力妄图将其强行掌握在手上,带领追随者前去猎妖师工会,却是被猎妖师工会打得狼狈而回,追随者一个不剩全被杀死,如果不是因为他有混元天宗真传弟子这一层身份保命恐怕他也休想活着回来。
这些人既然想要下套害他,他又岂会滥发慈悲出手相救?
而后,他www•hetushu•com才重新将目光落到了青墟身上,面无表情如看蚁蝼道:“这件事情,就是由他引起的,如果不是这些人要下套害他,我妹妹就不会受到惊吓和轻薄,一切事就都不会发生,留下一只手,再跪下向我妹妹道歉,由我妹妹亲手处置。”
“看在你们家小姐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你的一条手臂就不用了,过来跪下磕个头,自扇十个耳光,再向我妹妹道歉,这件事就这么揭过了,以后涨点记性说话注意点,小心祸从口出。”
“你那个会长父亲没有告诉过你这种不分皂白目中无人的态度可能给你们招来灾祸吗?”
“等一等,狗腿子?乌公子,你所说的狗腿子该不会就是那一位吧。”
看到丰修毫不犹豫将他供了出来,烈罡顿时大惊失色。
不过,青墟先前那一番话可是让他心里十分不爽,什么目中无人的态度可能给他们惹来灾祸?这么多人看着,如果不给他一点教训,世人还当他猎妖师工会怕了。
一位和年轻男子乌炬年龄相若的少年上前朗声道。
这个时候青虹终于找到事情的核心一般,顿时插话,指着丰修:“可据我所知,青墟公子和他们几个根本不熟,只能算是泛泛之交,甚至我看得出来,他们一行人颇为针对青墟公子,这其中会不会是什么栽赃陷害?”
猎妖师工会,她得罪不起,就连她背后的小姐此时也由于处在关键时期,不好轻易得罪。
不止是她,就连门外隔着一段距离朝这个方向观望的应园客人亦是心中一惊。
乌炬此话一出,青虹顿时变了脸色。
“栽赃陷害?”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