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十四章 真正的强者

观战的众人被眼前惨烈的一战震惊得瞠目结舌,可身经百战的乌镇远却仍然不甘服输,口中狂吼着,左手一拳轰然落在青墟的胸前,顿时打得青墟胸口肋骨断裂,身形如同炮弹一般倒飞出去。
他们本以为有乌镇远亲自出手,哪怕乌炬口中的卓青墟再是剑术了得,视换血境强者如无物,也难逃被当场打死的命运,但是眼下,当两者真正交战时他们才发现,卓青墟的实力,竟然不逊色于乌镇远多少,他一个换血境宗师竟能和身为长生一境觉醒境的乌镇远打得有声有色,完全弱于任何一位觉醒境存在。
一剑,斩出两倍威势!
而那半柄刺入乌镇远体内的炼锋剑却是被青墟最后一脚踹得爆射着自乌镇远的身躯炸出一个血洞洞穿而出,带着殷红的血光狠狠的激射入外院院门的门梁上。
一位剑客,剑断!
剑光震荡!
铁剑会断,但精神之剑,当永恒不朽!
意味着……
“嘭!”
“砰!”
输?
余珊珊眼睛都直了。
乌镇远怒意狂飙,咆哮爆吼!
原本可谓碾压的一战居然发生了峰回路转的变化,最m.hetushu.com终结果已然变得扑朔迷离。
所有人惊呆了,看着被一剑洞穿的乌镇远,一时间没有任何人反应得过来!
不止他们,乌炬、木真真、玄幽,猎妖师工会的诸多换血境强者,乃至于应园园主的一子一女南宫玉、南宫庭一个个也是看得目瞪口呆。
“撕拉!”
乌镇远瞪大眼睛。
还有只是一阶下品的炼锋剑!
气势消散!
悍然抗住这股几乎能让身躯崩溃的力量后,一股全新的力量被他以东阳剑典中激发潜力的法门刺激而出,注入全身,炼锋剑剑光横扫,带着煌煌剑意将乌镇远笼罩而下。
一阶中品级的拳套炸碎!
哪怕应该算是局外人的南宫玉、南宫庭,亦是感觉心脏狠狠一揪。
三百六十度斩杀而来的一剑在乌镇远胸前撕裂出一道巨大的缺口,殷红的血光随着剑锋锐气飙射虚空……
“杀!”
“嗡嗡!”
横斩而来的一剑在这一拳的轰击下荡彻开来。
“糟了!”
一口鲜血自青墟口中喷吐而出。
这才是觉醒境强者!
“喝啊!”
炼锋剑在乌镇远,在辛龙m.hetushu.com,在余珊珊,在猎妖师工会众人心目中断了,但在青墟的眼中,却是永不折断!
如此剑术,让乌镇远猝不及防,他不得不一声低吼,浑身气血爆发,脚下地板碎裂间身形暴退。
炼锋剑已断,胜利的大门已然向他开启,可是最后……
剑断!
事不可为,青墟眼中精光迸射,炼锋剑刚被乌镇远爆发气血拔出的刹那已然剧烈震荡起来,刹那间乌镇远紧握住炼锋剑剑身的拳套再度裂开,殷红的鲜血不断迸射而出!
木屑纷飞,直没剑柄!
“嗡!”
青墟重重砸在神兵楼一根楼柱上,将楼柱砰然砸断,骨骼碎裂。
势不可挡!
这才是能够试探出自身极限的真正强者!
木真真、玄幽以及猎妖师工会诸多换血境强者则是神色凝重,一眨不眨的盯着交战中的双方。
而一旦他能够遏止住乌镇远身上不断积累的势,便能令他的攻击一泄千里,这个时候他再爆发反击必将事半功倍最终扭转乾坤!
“滚!”
看到乌镇远凶狠无比不惜以一件中品拳套换得青墟下品神兵同归于尽的一幕,余珊珊和图书、辛龙等人全部忍不住的惊叫起来。
乌镇远一声爆吼,原本被青墟挡住一击微微有些衰落的气势再度升腾,纵然面对青墟横斩而来的一剑,他仍是不闪不避,浑身上下发出一阵奔腾般的气血之力自拳劲中透体而出,狠狠的和青墟斩来的一剑撞上一起。
浑身上下所有地方在劲道的冲击下痛苦呻吟,似乎要不堪重负。
可青墟早已预料到自己这一剑将面临雷霆一击,这一剑中真正蕴含的力道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相反,借助乌镇远这雷霆一击,他身上的劲道才是真正爆发,剑身在被击中的刹那三百六十度旋转,犹如旋风一斩,以远超先前的剑速悍然一斩,狠狠的斩向乌镇远的身躯。
雷霆之虎最为重势!
“震剑!”
龙虎争霸一击蕴含的恐怖劲道轰然而下,贯穿青墟的身躯,震荡他的五脏六腑,让他内脏溢血。
猎妖师工会,要输!?
“给我滚出去!”
“那可是觉醒了灵兽血脉的觉醒境强者啊!不是凶兽血脉,是比凶兽血脉更为强横的灵兽血脉……”
若是方才,他会通过身形后退将这股力量引入地面从而m•hetushu•com减少这股力量对自身的伤害,但刚才短暂的交锋已然让他看透了乌镇远的战斗风格。
“啊!”
眼见拳套即将被青墟炼锋剑的震劲一举震碎,他竟是将浑身上下的力道全部灌注到紧握住炼锋剑的右手中而后全力爆发……
“青墟公子竟有如此实力!?”
“噗嗤!”
“滚开!”
可在身躯痛苦呻吟难以承担时一股清流亦是自体内汹涌而出,不断化解着这种痛苦,竟是让他生生的抗住了乌镇远这一击的反震之力。
可青墟身形倒飞出去的同时右脚却紧跟着狠狠一踹,踹中的位置正是炼锋剑的剑柄!
望着刺入他身躯没入剑柄的炼锋剑,时间,仿佛凝固了。
凶悍恐怖的气势在他身上演绎到了极致!
这意味着什么!?
乌镇远一声怒吼,右手死死的握住炼锋剑刺入他体内的剑刃,拳套和剑刃摩擦,迸射出刺眼的火光。
“咔嚓!”
看着正面对抗乌镇远的青墟,辛龙禁不住骇然上前,不愿错过两人交锋的任何细节。
若是他退,不止逼迫不出自身极限,乌镇远身上的势也将越积越强,最终时刻爆发出来的那石破www.hetushu.com天惊的一击必然将他碾成湮粉。
“死!”
青墟眼中精光迸射。
紧接着炸碎的……
下一刻已然断却一截的炼锋剑上迸射出煌煌剑意,竟是将乌镇远紧握着剑身的右手气血焚成灰烬,失去气血镇压他那血肉之躯的右手瞬间被炼锋剑上的锐气绞成血沫,而后,煌煌剑意携带着半截剑的剑身长驱直入悍然刺入乌镇远的身躯,没柄而入……
“天啊!”
……
“不好!”
“嗡嗡!”
切割而过的剑锋没等力道用尽,已然在青墟的精准控制下狠狠一震,悍然稳住,直刺而出,暴退当中的乌镇远尚未来得及再度形成新一轮的攻势,这流星袭月的一剑已然刺中他的身躯,鲜血迸射。
“嘭!”
恐怖的力道自他体内爆发而出,犹如一座冲天而起的火山,这堪堪刺入他身躯尚未来得及将他一剑洞穿的炼锋剑竟是在乌镇远咆哮中被悍然拔出!
“嗤!”
一鼓作气势如虎!
一退……
乌炬口中低吼着,眼中充满了血丝。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父亲必然还没有出全力!会赢,最终会赢的绝对是我父亲!”
青墟一声低吼。
“给我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