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十一章 载道之物

青墟看了一眼乌炬,又看了一眼迅速朝着这个方向追来的猎妖师工会众人,神色并未有什么太大变化:“我没有救你们的理由。”
青墟皱了皱眉头,正要说什么,可就在此时,一阵特殊的波动化作一道信息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哥哥……”
可惜……
“告诉你们猎妖师工会的高层,他们两个,我保了!若是有人不愿善罢甘休,让他们尽管来找我!”
看到吴队长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就被直接杀死,剩下的几位猎妖师工会好手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不敢有半分动弹。
强烈的懊悔吞噬着他的内心,让他恨不得仰天哀嚎。
就在此时,那些追击者终于追了上来,随着前方的草丛树木被分开,好几道身影同时出现在现场。
可这个时候奄奄一息的乌炬却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强行振奋起精神虚弱的喊了一声,然后浑然不顾自身伤势,对着青墟一跪在地:“青墟公子请留步,求你救救我妹妹羽瑶!”
家破人亡。
难怪那位所谓龙泉公子为了能够将她买下不惜愿意替猎妖师工会填补那个上百万金http://www.hetushu.com的巨大窟窿。
这位炼脏境武者狠狠的点了点头。
听得青墟开口,剩下几人一个个如蒙大赦。
下一刻,一道鲜血自他眉心中绽放,剑气已然自他眉心位置没入,洞穿而过……
青墟的目光顿时落到眼前的乌羽瑶身上。
而吴队长脸上那充满惊恐和讨好性的笑容顿时凝固了。
“青墟,青墟,吴队长,这是卓青墟啊!”
这位猎妖师工会会长之子随着靠山乌镇远身死,已然彻底失势,再加上他们一家人给猎妖师工会带来上百万金的巨大损失,导致猎妖师工会不少人落井下石,不止所有家产被吞并一空,自己还沦落到性命不保的处境。
乌炬说完,走投无路的对青墟磕头而下,额头重重锤地,擦出鲜血。
乌炬凄然的说着,末了,再度磕头不止,很快已经磕得额前血红一片。
而乌羽瑶年龄尚小,只有洗髓境实力,这种实力放到一些小城去称的上一方好手,可在偌大王都却根本不值一提,在面临追杀的情况下,同样达到了自身极限,精神状态宛如处http://www.hetushu.com于崩溃边缘。
看到青墟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再听得那阵由远及近的呼喝声,乌炬的眼中闪过深深的绝望,脸上更是充满了悔恨。
一时间,青墟的目光在外乌羽瑶身上不断打量,似乎想要找出她身上那件载道之物所在。
“青墟公子,我知道你其实是个好人,求求你救救我哥哥吧。”
一旁的乌羽瑶同样跟着跪拜下来,哀婉的恳求道。
“青墟公子要人,我们猎妖师工会不敢不给,我们这就返回,告知其他人不再追杀他们两个。”
伴随着剑光一闪,宝剑归鞘。
青墟的目光自两人身上扫了一眼。
混沌神殿的声音。
“什么青墟白墟的,一个黄毛小儿罢了……”
那位认出青墟身份的炼脏境武者顿时被吓得说话哆哆嗦嗦。
“是是是!我们一定转告我们会长!”
“嗯!?”
吴队长挥了挥手,一副不屑一顾之色,不过仅仅片刻,他却是犹如想到了什么,脸色猛然变得一阵煞白:“卓青墟?杀死乌会长,斩杀剑雨书生,屠灭三王子府邸五大客卿的卓青墟!?”
如果当和_图_书初他在神兵楼中没有仗着自己猎妖师工会会长之子的身份嚣张跋扈,对青墟不依不饶,何以会闹到现在家破人亡的处境?
剩下几人神色惊慌的回应着,不敢再在现场逗留半分,一个个逃命般飞速逃走,眨眼间没入林中,不见踪影。
这个时候乌羽瑶不知道突然哪来的勇气,迅速的来到青墟身前,哀声下跪请求:“青墟公子,你救救我哥哥吧,只要你能够救我哥哥,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哪怕……哪怕为奴为婢,也在所不惜……”
看到乌炬、乌羽瑶,这些追击者中为首一个换血境老者顿时眼前一亮,兴奋的大喊起来:“在这里,在这里,哈哈!炎副会长三万金的悬赏最终要落到我老吴手上了,乌炬乌大公子,为了新的会长能够安然的带领猎妖师工会走向强盛,只能够请你去死,至于乌小姐,以后就乖乖的伺候龙泉公子吧!”
“锵!”
顿时,吴队长直感觉双脚一软,似乎连站都无法站稳一般,一脸惊恐的转向青墟:“青墟公子,误会,误会,我不知道是青墟公子你……”
名为老吴的换血境强者同样看到了和-图-书青墟,他双手尚好,显然并未经历过神兵楼一战,再见得青墟年轻,当下嗤声道:“哪来的毛头小子不识好歹?我猎妖师工会办事还敢在这里呆着愣着?滚!”
“多谢青墟公子饶命,多谢青墟公子,我们告辞,告辞!”
不过,他们彼此间的恩怨随着乌镇远死亡以及乌炬补偿一百万金后已经了结,青墟也不会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在看了二人一眼后很快收回了目光,就要离开。
青墟看了二人一眼,他想不出救下二人的理由。
“是,是他……”
倒是他身后那位炼脏境强者在看到乌羽瑶身后的青墟时眼瞳猛然一缩,惊喜瞬间转变成恐惧:“你……是你……”
乌羽瑶被青墟的目光打量着心中羞辱畏惧不已,可为了救下自己哥哥,她却不得不挺直纤细的腰肢,尽可能的展示出自己少女美好的一面,以期用自己的价值换得青墟出手。
“我身受重伤,必死无疑,而且我当初不识好歹得罪青墟公子,死不足惜,只求青墟公子能够救下我妹妹,只要青墟公子愿意,我乌炬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青墟公子的恩情!”
载道之物,只hetushu•com有靠近身边十米时才能有所感应,乌炬离他还有十来米,而乌羽瑶,为了拦住他,到了他身前四米处,她身上有载道之物!?
“发现载道之物,是否融合?”
回应他的是宝剑出鞘之声。
载道之物!?
青墟并没有插手此事的意思。
“咻!咻!咻!”
尽管此刻的她看上去颇为狼狈,可仍然掩盖不了她身上那种温婉贤淑的天生丽质,尤其是身上那件淡黄色的长裙在慌不折路的逃跑中被树叶刮擦撕裂,露出小臂、腰间处那欺霜傲雪的肌肤,更平添一番柔弱之美,乍看之下,让人惊艳。
载道之物至少有一点道韵,而一点道韵往往价值一柄五六阶神兵。
“青墟公子,我知道我先前对你多有冒犯,但我已然知道过错,并且为我愚昧的举止付出了代价,我乌炬得罪了青墟公子死不足惜,但我妹妹心性善良,她是无辜的,还请青墟公子大发慈悲,救我妹妹!”
乌炬尽管是一位换血境强者,可其本身已经被断去一臂,一身修为十成不剩下六成,此刻再被大量强者追杀,身中数刀,已然奄奄一息命悬一线,完全靠他妹妹乌羽瑶背着艰难逃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