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九十三章 劫杀

“好了,既然是金乌教的师弟,那就没事,刚刚我遇到玄冥岛屑小的袭击,尽管我将玄冥岛那些人全部杀尽,可自己也受了一点伤,眼下正需调息,你且替我护法,若是表现优异,我指点你一番,传你大日金乌诀,让你将真气提纯,重新修成神品真气也未必没有可能。”
青墟眼前微微一亮,正要说什么。
这个时候,炎煌却是骑乘着飞行凶兽紧随而至,伴随着一声呼喊,已然自飞禽上纵身而下,朝着两位炼罡境强者迎击而去。
烈平一声惊呼,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身后袭来者卷动的滚滚热浪。
说完,青墟特意稍稍泄露了一番自身金乌血脉的气息。
“什么人!?”
烈舞阳扫了一眼,但见炎煌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当下身形飞纵,直往朝着那头飞禽冲去的青墟追去,不过在追击之际她出于谨慎,似乎尚未倾尽全力。
不过下一刻青墟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坐骑飞行速度比我们快,必须要斩杀他的坐骑我们才能够逃出生天!”
对于尚不具备飞行能力又不曾拥有飞剑的修行者而言,落入海中,只有死路一条。
拱卫烈舞阳的那位炼罡境强者戒备心丝毫不减。
“我刚刚目睹烈日爆发,类似于我金乌教至宝永恒烈阳,可是有我金乌教人在此?”
和烈舞阳攻向青墟不同,这两位炼罡境强者攻击的目标乃是青墟座下的飞禽。
她想将自己和炎煌的飞行凶兽全部斩杀,将自己二人困在这座火山岛,再慢慢对付!
在烈平感觉到青墟真气有和_图_书异,竭力闪躲时,赤龙剑已然以闪电般的速度自烈平肩膀划过,真气爆发,刹那间将他整个手臂焚成灰烬。
两位炼罡侍卫听得烈舞阳这般说法,顿时轻松了不少。
“好了,这位师弟是我金乌教中人无疑,甚至极有可能是某位长老的弟子,他身上有觉醒过金乌血脉的痕迹……只不过突破到真气境时练岔了跌落到圣品吧,我感觉你的金乌真气并不纯粹……”
没等烈平自手臂焚灭的痛苦中反应过来,青墟的攻击紧随而至,星火流光直接自他的喉咙上一掠而过,使得他那惊恐的叫喊戛然而止。
三人出手之快,迅如奔雷,哪怕青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仍然只来得及以赤龙剑之力和烈舞阳手中神兵相互碰撞。
“飞剑……应该是你最后的保命手段了吧?”
“那另一个炼罡境修炼者呢?”
青墟暗道一声。
末了,他连忙补充了一句:“当然,就算能够正面挡住,在五阶上品的赤龙剑面前,区区三阶下品内甲,也如同纸糊一般,不堪一击。”
“是。”
居然是飞剑!
炎煌的身形跟着出现,接住了烈平坠落而下的尸体,一番搜索,很快将较为贵重的几件物品搜了上来,献到青墟身前:“这烈平乃法王烈寂派遣给烈舞阳的贴身老仆,身家不少,除了一柄三阶上品的神剑以外,他身上穿着内甲也达到了三阶下品,可惜,三阶铠甲无法融入真气、罡气,只要不是正面挡住神兵锋芒,根本发挥不出效果。”
眼见无路可逃,和-图-书剩下两位炼罡境强者被激发了凶性,猛然转身朝烈平扑杀而去。
“炼罡境强者身上的好东西都不会太少,不要放过了。”
而趁此机会,两大炼罡境强者的攻击席卷而至,瞬间将青墟身下的飞禽凌空绞杀,若非青墟先前已经降低了身形,从如此高的速度坠落下去免不了得暴露飞剑。
赤龙剑出,五阶上品神兵席卷的凌厉剑锋刹那间将烈平一掌拍下的罡气全部绞碎,余势不减的杀至烈平身前。
“出手!”
飞剑!
不曾爆发出和玄冥岛主一战时的全部速度。
“这种真气品质……已然称得上神品真气,而且特性和我的金乌真气也颇为类似,看样子你是冲着我身上的大日金乌诀来的,说不定就连玄冥岛主也是受到你们的蛊惑前来袭杀于我……只可惜,我虽和玄冥岛主拼了个两败俱伤,可一身修为至少还保留了七成,若你以为凭你神品真气初成的修为就能胜我那就大错特错了。”
烈舞阳爆射而出的飞剑目标根本就不是他,而是……
不过青墟虽有赤龙剑在手,可烈舞阳手中的神兵却也不弱,而且,他的赤阳真气乃是自烛日真经中衍生而出,攻击性相较于烈舞阳的金乌真气来逊色一筹,再加上烈舞阳本身已真气圆满,两相交锋下,青墟的身形竟是被一剑震退!
那头飞行凶兽!
飞剑?
“给我留下!”
“嗤!”
可是紧接着,却是猛然一惊。
乌炬让他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否则以他先前的性格哪怕是为了十年修至和*图*书粉碎真空的目标,也绝做不出无冤无仇打杀他人劫掠物资之事。
听得炎煌叫喊,青墟仿佛明白了炎煌的算计,当下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他也有!
“不好!”
青墟眼中精光一闪。
确认青墟似乎真的是打算逃走了,烈舞阳眼中精光一闪,下一刻,剑光爆发,犹如流星破空,悍然杀至。
稍稍商议,青墟直接乘坐飞禽,朝着烈舞阳所在的岛屿而去,不多时已然来到了那座直径不超过三公里看上去颇为荒凉的火山岛上。
失去了坐骑飞禽,那位炼罡境强者勃然色变,惨叫一声朝着海面坠落而去。
“嗡嗡!”
“是。”
再仔细一扫两位炼罡境强者,尽管看上去放松了,可体内真气似乎早已汹涌澎湃,只等他踏上岛屿走下飞禽,就将给予他致命一击。
“啊……这种真气……你……”
炎煌指着那个坠入大海的炼罡境修士道。
飞剑爆射的速度何其之快,哪怕青墟集中精神戒备,仍只来得及侧过身形,直接被这道剑光自肩膀上呼啸划过,带走一簇殷红的血光。
剑意爆发!
大日金乌诀乃是金乌教镇宗至宝,可混洞真经在混元天宗的地位一般,他虽然显露了金乌气息,可身份尚未经过验证,烈舞阳如何会平白无故将大日金乌诀传授给她?
在和玄冥岛主搏杀时都不曾动用的飞剑!
“既然来了,就给我留在这里!”
青墟点了点头,将这几件东西直接纳入了个人空间。
“真是谨慎。”
随着青墟靠近,尚幸存下来拱卫烈舞阳调息http://m.hetushu.com的两位炼罡境护卫同时暴喝一声:“什么人,给我站住!再进半步,杀无赦!”
飞禽!
得到命令的两大炼罡境强者应喝一声,同时朝着青墟杀去。
炎煌点了点头。
“公子!”
不逊色于神气合一境强者的强大剑意浩荡升腾,个人空间中的飞剑悍然射出,惊鸿而过,狠狠的斩在烈舞阳的飞剑之上。
当下他右手杀向另一位炼罡境强者的身形不变,左手则是罡气凝聚,席卷着一片炽烈的热浪朝着青墟斩杀而下,不求将他当场斩杀,只要能够将他击退,让他杀了这位玄冥岛炼罡境强者,区区一个真气境,自然是任他揉捏。
而他的身形则是一步虚踏,直接飞纵而起,似乎就要跃上那头飞禽的后背逃之夭夭。
“你看着处理,我修有金乌真气,一会儿试试看能不能伪装金乌教真传弟子接近烈舞阳,再给予她致命一击。”
可饶是如此,正在闭关的烈舞阳仍是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目光直接落到了青墟身上。
“这烈舞阳……”
烈平爆发罡气悍然一剑洞穿躲闪不及的玄冥岛炼罡境强者头颅的同时,青墟紧随出剑!
“嗯!?想走,你以为走的了么?”
如果真能在烈舞阳尚未反应前将她一击致命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不然,万一烈舞阳身上还有着什么保命之物再将其祭出,那就麻烦了。
眼见青墟迟疑,烈舞阳似乎意识到自己太过急切,当机立断,盘腿调息的身形猛然飞纵而起,手中之剑绽放出耀眼的火光,犹如流星袭月凌空刺杀。
烈舞阳目光http://www.hetushu.com炯炯的盯着青墟,似乎一眼道出了他身上的种种秘密。
“你是金乌教真传弟子?报上姓名!”
烈平追至玄冥岛三大炼罡境强者身后,猛然出剑,热浪滚滚,化作一道耀眼的惊虹直接斩杀了那位炼罡境强者的坐骑飞禽。
不过,烈平乃是灵品罡气圆满的巅峰人物,而眼前两人,只是普普通通的炼罡境修炼者,纵然他们以身搏命又如何是烈平的对手?不到片刻,两人已经岌岌可危,生死一线。
“公子你无论如何不能有事!快快先走,我来断后!”
可惜,当他眼角余光扫了青墟一眼,察觉他居然只有真气境时却是紧跟着勃然震怒:“找死!”
至少……
也就在烈平以为胜券在握时,青墟猛然御剑而起,刹那间冲破音障,席卷着一阵气爆直接杀入战场。
神品真气和神品真气正面交锋,在虚空中爆射出万丈火光,仿佛一颗炮弹凌空炸碎,形成肉眼可见的火焰冲击。
不过由于他金乌血脉尚才觉醒境的缘故,可偏偏身上又有烛日真经修成的真气,这种气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烈舞阳出手的同时两位炼罡境强者紧跟着出手了。
“嗯!?”
“和他拼了!”
伴随着烈平抓住一个机会卖了个破绽,其中一位炼罡境强者中计,被他一剑斩杀,而后他剑锋一转,再度朝着另一位满是惊恐的炼罡境强者杀去。
“锵!”
烈舞阳一剑试探出了青墟的深浅,神色顿时沉了下来,眼中带着森冷的杀机:“先生擒,我想知道他究竟是如何觉醒神兽血脉的,如果擒不了再直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