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零二章 两全其美

“这是什么话?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怎么样怎么样,见到那个小子了么?考察的怎么样了?”
身为当初曙光领袖的她,自然明白天穹是何等庞然大物。
烛照上人笑着看了翎月一眼,正要说什么,可就在此时,门外却是传来一阵大叫声:“哎呀哎呀,烛照老头,你居然藏在这里,真是让我一阵好找啊。”
“天穹的名号很有迷惑性,再则,估计她是看到青墟的进步速度太快,病急乱投医吧。”
烛照上人和藏真上人相识已久,自然知道发生在藏真上人身上的一系列悲剧,当下叹息了一声:“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我们活着的人终究要向前看,若你能收下一位新的弟子,说不定就能……”
而眼前的这位老者,居然是天穹的第一高手,一尊超脱于圣者境之上的无敌存在!?
藏真上人连忙摇头:“我已经立下誓言,从今往后不再招收弟子。”
偏偏按照他们两个的对话……
深吸了一口气后,翎月终于是伸手,打算敲门。
烛照上人扫了翎月一眼:“有想法,有魄力,有野心,有冲劲,当然,还有年轻人的傲气和莽撞,不过,我要让他走的,本身就是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需要的便是创新和进取,只需要他在莽撞的同时多添一分谨慎,说不定还能衍生出无数奇思妙想,使得他将这条道路走的更为宽广……只是……他虽然有野心想要一统海外,只是眼下看上去显然是有些识人不明啊……”
“晚辈翎月http://m.hetushu.com,参见天穹上人。”
听着烛照上人不明意味的话语,翎月心中一阵忐忑,但为了让自己能够摆脱青墟,摆脱混沌誓约的束缚,她终究打算行险一搏,毅然道:“青墟此子在斩龙岛倒行逆施,不知有多少人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眼下他入了日月盟,更是势力暴涨,吞灭宗门踏破岛屿无数,所行之事简直天怒人怨,这等人千刀万剐死不足惜,目前他虽不在斩龙岛,可晚辈却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若前辈愿意,晚辈愿为先锋,带领前辈过去将其剪除,替天行道,伸张正义。”
烛照上人看着藏真上人,他感觉的出来,藏真上人似乎真心动了收徒之心,可却由于无法解开心结,却始终倔在这里,不肯退让。
“这……”
天穹第一高手?
“不知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以为我是青墟的敌人,特意找上门来想要借我之手将其斩杀。”
可就在她打算敲门的同时,大门已是自然开启。
“我心中有了计较,目前我的心思集中在参悟镇界棋盘上,倒是无法出面彻底处理此事,但这青墟,我虽对他有了一些了解,可经过你们这么一闹,恐怕接下来再想看出他真正的言行举止就有些难了。”
紧接着,便见一个白发苍苍,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看上去充满仙风道骨的老者自门外大步而入。
“不错,那条路,通往未知的方向,我可能会成就他,使得他将来比我更为出色,但也有可能和_图_书会毁了他,使他一辈子都无法修成神通,踏入天荒真正的强者之林。”
“藏真?你怎么在这里?”
神圣境!?
“应该是他收服的一个下属,我猜测她身上应该有混沌誓约,可惜我的鉴定术等阶不高,看不出来,不过,这位下属么……可是很不安生。”
烛照上人目光在藏真上人身上看了片刻,却是道:“藏真,我们认识已经有上千年了,你的为人我十分清楚,若非你动了心思,何以会对一个天穹成员之事如此上心,藏真,我看重青墟,是觉得他在我烛龙血脉的另一条修行道路上有所天赋,从而让我有些心动,实际上除了这一点以外,他本人的天赋相较于我其他弟子来,未必称得上出众,无论是幽兰还是残剑,哪一个的天赋不都在他之上?最终即便我将他收入门墙,也只是让他走我那条不曾走完的道路,他的未来会有什么成就谁也不知道!”
“因此藏真,如果你真的有心将他收为弟子加以教导,那么,当他师傅的人,就应该是你……”
“哈哈,从这一点不是可以看出这小子对拜入你门下成为你的弟子很上心嘛?”
“我?怎么可能!这小子天赋虽然不错,可还不被我看在眼里!”
“青墟身上的神秘伤势就是上人留下的吧?除了来自天穹神通广大的上人你以外,晚辈无法想象,谁能够在他人身上留下这等匪夷所思的伤势。”
经过她的打探,她已经了解烛照上人在斩龙城的位置,眼下一番和图书决定后,打算亲自来此。
他和藏真上人相交千年,自然有心帮助自己这位老朋友走出当年那几位弟子带来的阴影,沉吟了一番,突然道:“藏真,你不愿将他收为弟子是觉得青墟和我一样觉醒的是烛龙血脉,怕教导不好他么?那简单!你出面,将他收为弟子,用心教导他其他方向的修行,而他以后若是有什么有关于烛龙血脉方面的不懂之处,可以随时来问我,我愿当自己弟子一般,悉数解答,这是两全其美之法,你看如何?”
是想将青墟收为弟子!?
藏真上人一听,顿时乐了,笑眯眯的转向翎月:“年轻人,想法很新奇嘛,有没有兴趣和我说说你究竟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并且将自己的所有希望寄托在一个陌生人身上?”
但……
藏真上人心中一惊。
藏真上人一来,他不想将此事闹得天下皆知的话,必须得离开了。
说到这,他似乎想到了当年的痛苦往事:“我的性格,压根就不是教导弟子的料,当年收下的弟子,死的死,叛师的叛师,逃离的逃离……”
烛照上人摇了摇头:“话是如此,但是他的功利性确实有些强了,我在想,如果我真将他收为弟子,有朝一日遭了大难,修为尽失,没有天穹第一高手的名号,没有神圣境修为,他是否仍然会认我这个师傅。”
“烛照你不用多说,我不会收他为弟子。”
烛照上人看了藏真上人一眼,实际上他还想仔细观察一下青墟,可是现在……
这个时候,烛照上hetushu.com人突然有些慎重的看了藏真上人一眼:“你老实回答我,你是不是也动了收徒的心思?”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不错。”
烛照上人似笑非笑的看了翎月一眼:“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那是爱之深责之切,可由于方法不对从而引起了反弹效果,相较于你教导弟子来,我未必会有那般用心……”
院落不大,踏入其中,马上可以看到院内石桌旁正朝远方观望的那道带给她莫大威压的身影。
如果青墟在此必然能够第一时间发现,这个老者,赫然正是天穹的四大创始者之一,造册殿的执掌者,藏真上人。
藏真上人毫不犹豫的否认。
“哦,我看看……还真是混沌誓约,都十阶混沌之子了,怎么都应该立混沌契约才是,不过混沌契约获得不易,也无可奈何,他这个下属基础打得很可以,而且修为就东荒来说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了,你刚才的意思是,他这个下属心思思动?”
“识人不明?”
“哦?”
被藏真上人这么一说,烛照上人不禁哑然:“是我多心了。”
烛照上人话没有说完,藏真上人已经连忙摇了摇头:“我明白我自己的性格,再好的苗子到了我手上都会被我毁去,相反,烛照,只有跟在你门下,那些天赋横溢之辈才能展露锋芒,这一点已经从幽兰、残剑他们身上得到了证实,更何况,青墟和你一样都是觉醒的烛龙血脉,你才是最适合他的老师。”
“这小子我个人觉得还是挺重情义的,不和*图*书久前我不是猎杀了一尊圣兽凤凰么?那小子就上门寻我要买一些凤凰精血,我还以为他是买给自己使用有些不乐意,后来稍微一了解才明白,他这些凤凰精血却是为他一个叫青瑜的亲人所购买,原因就是那个叫青瑜的小丫头在他微末之际给予了他良多帮助……至于你说的功利性,那就太过矫情了,天下众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即便烛照你,若是有一位神圣境之上的巨头级人物愿意收你为弟子,指点你未来的修炼道路,你是否会想方设法加入他门下?”
斩龙岛上,翎月有些战战兢兢的来到烛照上人隐居的院落外。
“敌人?”
烛照上人这微笑的模样,顿时让对他寄予厚望以期能摆脱身上混沌誓约的翎月心中变得一片冰凉,整个人呆愕当场。
一时间,原本还想借助天穹这尊大人物将青墟扳倒的翎月直感觉大脑一阵晕眩。
“藏真!”
烛照上人说着微微摇了摇头。
“敢问上人可是为了寻我斩龙岛岛主青墟而来。”
“你是打算让他走你那条放弃了的道路!?”
翎月微微一怔,很快仿佛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踏入院落。
“不不不!”
天穹两大巨头的对话却是让一旁听着的翎月浑身冰凉。
烛照上人扫了翎月一眼,神色平淡:“你想和我说什么?”
藏真上人目光很快落到了翎月身上:“这个小丫头?”
烛照上人看到藏真上人不禁有些惊讶,同时还隐隐感到有点头痛。
“见倒是见过,不过没有表露过身份罢了,至于考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