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七章 情投意合

“那……那我就放心了……”
青墟结束了修行,出了修炼室,一出修炼室,马上有侍卫上前恭敬见礼:“殿主,纳兰师姐传来信息说请青墟殿主闲暇了去一趟书房,她有事需要和您相商。”
好一会儿,他才仿佛想到了什么,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可不是自己,而在于岚玉彤,当下他猛然震怒的对着门外大吼道:“来人,来人,人都死到哪去了?”
“这个他并未说明,估计着是看重你那日月盟的潜力,想要招揽你一番,这北重光在混元天宗影响力极大,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去一下。”
纳兰翡摇了摇头,而后微微迟疑了一下,才道:“青墟,我此番请你来,有两件事相告,第一件事是我们混元天宗的北重光副宗主发来请帖,他在混天楼设宴,想要请你一叙,时间就在今明天晚上。”
……
就只有将悟性提升至六阶了。
游龙化血散不同于寻常丹药,他只能算是一份药方,只需要按照合适的步骤配以足够的辅药就能炼制出来,获得难度相较于烛龙造化丹来低了一截。
在回到青兰峰后,青墟当即让人准备好了药炉等物,一番煎熬,花费了半天时间,顺利的将游龙化血散炼制了出来。
岚玉彤看得北重华终于表态,心中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哦?”
“重华哥……”
雷惊殿主一走,逐日长老再顾不得自己身为长老级人物的颜面,连忙对着陨星殿主苦苦哀求。
“你也说了,镇海殿副殿主,一个小小的副殿主而已,以我兄长的身份,平日都未必看在眼里,和我兄长谈笑风生的,往往都是http://m•hetushu•com那些殿主级,乃至于太上长老级的人物,他一个副殿主算得了什么?我兄长和我关系极深,我若真的出言恳求,他必不会拒绝!”
青墟心想着,迫不及待再度将精力投入了对真气化虚法的修炼当中。
前段时间的精心参悟,已经让他对真气化虚法有了全新的理解,可不知为何,却始终差了一丝,使得他久久无法将真气化虚法真正悟透,将其推升至小成之境。
悟性在达到六阶的那一刻效果最佳,脑海当中会迸射出各种各样的灵感火花,靠着那一丝灵光乍现,他必然能够顺利的让真气化虚法再进一步。
看着手上这一份看上去殷红如血般的药剂,青墟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游龙化血散,有了这一份药物,我已然可以开始尝试自那一份烛龙之血当中分出一滴来开始炼化了,不过,安全起见,再加上避免浪费,还是等我将真气化虚法修炼到小成后再进行……毕竟,一份烛龙之血也不过十滴罢了,浪费一些就少了一些。”
“可是立峰大会的事?”
陨星长老说完,也不再和逐日长老多说,转身离开了逐日长老的院落,只留下逐日长老一人在这里惶惶不安。
“应该已经有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内,她都在重光峰中,而且,外界传闻,她好像要和北重华北大人举行婚礼了……”
若是没有截虚横空出世,等到数十年后北重光接任混元天宗宗主宝座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眼下哪怕截虚突破到了青冥境,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修炼潜力,可若说他有百分百的hetushu•com把握夺得宗主之位也不尽然,北重光的潜力仍然让他有着对宗主宝座发起冲击的资格。
青墟炼制游龙化血散,在钻研一番真气化虚法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立峰大会就在眼前,听得纳兰翡相召,他亦是不再耽搁,直往纳兰翡的书房而去。
若说一个炼罡境的真传弟子北重华,还不足以让逐日长老如此震怒和不甘,可偏偏在北重华的哥哥是一位他根本得罪不起的人,甚至,这个大人物就算是寻常太上长老,都不愿意轻易与之交恶!
“长老……”
“这……岚玉彤师姐这个时候应该在重光峰吧……”
青墟本身并没怎么将北重光放在心上,混元天宗第一副宗主又如何?他久居海外,天高地远,别说北重光这位混元天宗副宗主了,就算是混元天宗宗主左昆仑也未必能够管得到他,但考虑到纳兰翡一直待在混元天宗,也需要一些盟友,而北重光对她来说显然称得上一方强援,当下他微微点了点头:“我明天会去一趟。”
青兰峰,青墟得了游龙化血散的药方,心情大好。
扫了一眼自己的人物模版……
“殿主,殿主,你不能让我被借调到卓青墟手下啊,请殿主救救我啊。”
逐日长老听得这个名字,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煞白:“那个贱人,她有多久没有回来了?”
不多时,才有一位真气境的执事,有些战战兢兢的看着震怒中的逐日长老:“不知长老有何吩咐呢?”
纳兰翡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心情似乎愉快了不少,不过,一联想到第二件事,她顿时感到有些头痛。
hetushu.com岚玉彤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北重华厉声打断:“我北重华虽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但还不至于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遇到事情还要让自己的女人去委屈求全,你放心,那镇海殿副殿主尽管有些身份本事,但我们北家人也不是好招惹的,我这就去寻我兄长,我兄长可是混元天宗第一副宗主,离宗主宝座最近的人,只要我兄长肯出面开口,再给那卓青墟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来找你的麻烦!”
“我看……还是算了……还是我去向那镇海殿副殿主求饶吧……”
“重光峰?”
纳兰翡说完,再度改口道:“当然,你若是有事在身,觉得没必要前往的话那也无妨。”
这个时候,身后一位看上去白衣翩翩似乎颇为俊朗的男子走了过来,目光在岚玉彤身上逗留了片刻,在看得她忧心忡忡的模样顿时一脸怜惜:“玉彤,还在担心着镇海殿殿主之事?”
“逐日啊,这件事情我已经说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和青墟殿主间的恩怨总有一天需要解决,哪怕今日我护得了你一时,也护不了你一世,以青墟殿主未来的发展潜力,只要不做出有害于我们混元天宗利益之事,将来终有一天能够位列太上长老会之中,到那个时候又还有谁能够保得住你?因此,听我一句劝,好好的去寻青墟殿主服个软,送上礼物,和青墟殿主和解,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安然在青墟殿主手下效力下去,言尽于此,至于你能不能够听进去,就看你的了。”
执事小心翼翼的回答。
北重华义正言辞道。
“玉彤!你说的什么话hetushu•com!”
逐日长老因为青墟一言借调而惶惶不安时,在重光峰上的岚玉彤坐在院落的小花园中同时一脸忧色。
“北重华!”
纳兰翡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询问:“青墟,我听云卿丫头说,你和金乌教圣女烈舞阳二人情投意合,似乎对她用情极深……不知……可有此事?”
“他敢!”
北重华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说出要对付卓青墟时,岚玉彤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狠毒之色。
“那好。”
“青墟,你来了,且先坐。”
“怎么了?”
那就是北重光!
“立峰大会的事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再说,这一次立峰大会有你这位日月盟盟主在,再加上温回这位青莲剑宗的副宗主造访,规格之高,已然超过了九成以上的峰主级人物建立山峰,不需要再大办特办了。”
岚玉彤一副悲苦之色:“我对那镇海殿副殿主十分了解,他从小就阴险狡诈,且睚眦必报,哪怕大兄真的肯出面将这件事情揽下来,他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充其量是表面上和好,但暗地里绝对会搞出各种各样的小动作来对付大兄,这样一来势必给大兄带来无穷麻烦……”
岚玉彤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北重华:“可是……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大兄了?大兄贵为混元天宗第一副宗主,尤其是眼下又出了截虚这个强力的竞争对手,若是这个时候在因为镇海殿副殿主之事节外生枝,恐怕……”
“北重光?那个混元天宗的第一副宗主,他请我过去什么事?”
不过,此事尚有一段时日,暂且不提。
……
……
“立峰大会的主要目的就是和*图*书对外宣扬你的势力以及你背后拥有的潜力,好让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也为将来竞争副宗主座位而铺平道路,大办特办倒也无妨。”
离混沌等阶的再度提升还有三十天,这三十天里,若是仍不能将真气化虚法提升至小成的话……
岚玉彤看着北重华,眼中同样带着温柔之色:“我实在不愿意因为那镇海殿殿主的事而让你为难,让重光大哥为难,要么……干脆我就去镇海殿主那里,向他赔罪吧……当年,这镇海殿殿主在云荒城时,就仗着自己乃是卓家家主一脉长子的身份,横行霸道,几番想要欺辱于我,我想方设法和他虚伪求全,才堪堪保住了清白……眼下,若是我真向他求饶赔罪,委身于他,说不定他就不会继续追究下去……”
北重华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我让我兄长出手,以副宗主的身份来和他化解这段恩怨,那是给他面子,他若是仍然敢不识好歹的来对付我们……我和大兄会让他明白混元天宗一位副宗主真正的力量。”
混元天宗第一副宗主北重光。
“该死……如果我能够把这个贱人交出去,稍稍熄了青墟殿主的怒火,再用重金赔偿还有一线希望,但是现在……”
“岚玉彤呢?岚玉彤去了哪里,这个贱人,马上把他给我抓过来!”
逐日长老直急的头发都白了:“想办法,想办法,我必须尽快想办法,否则落到了卓青墟手上,我只有死路一条……不,甚至可能比死还要凄惨……”
逐日长老听得这个名字,顿时咬牙切齿:“贱人!贱人!这个贱人!有了新的靠山,居然就将我撇在一边!该死,实在是罪该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