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四十九章 面子

“性命?”
“宗主,这卓青墟,当真有些不识好歹了,宗主好心请他前来赴宴,想要和他化干戈为玉帛,态度已经放的十分端正了,可他却自恃自己拥有着海外的莫大势力,居然胆敢不将宗主放在眼里,实在是目中无人,真不知道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宗主是如何答应开辟一殿,让他成为镇海殿副殿主的。”
失去了力道把握,这一个精致的瓷器酒杯顿时自空中跌落而下,砸到地面……
“放肆!”
“坐下!”
一时间,场中气氛凝滞到了极致。
“你这是什么话,前去追杀你只是玉彤的一个追随者,完全是他一意孤行,对于此事,玉彤一无所知,否则,以她的有情有义如何会做出这种事来,你分明是当年不曾得到玉彤的芳心,眼下自恃建立一殿,想要将其擒走伺机报复……”
一个幼时结下的仇人,一个是十大圣宗之一混元天宗离宗主宝座最近的副宗主,相信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应该如何做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是我的选择,北副宗主,你满意么。”
他只知道青墟是镇海殿的副殿主,猜测着他大概是青冥境强者,却根本不知道青墟在海外拥有何等可怕的力量。
北重华怒不可遏。
不过……
青墟目光落到北重华身上,神色微冷:“当时那块内门弟子令牌已经称得上我身上最珍贵的宝物,且关系到我能否入混元天宗的机缘,岂是寻常?就算是混元天宗内门弟子的令牌只是寻常之和图书物,可她往后再派一位显圣境强者前去杀我,想要对我斩尽杀绝,这又是何道理?要么,我们试试看,我遣一人前去杀你若是杀你不死,并且你的成长凌驾于我之上时我再向你道歉可好?”
北重光听得自己好言好语的和青墟商谈此事,可他仍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相逼,原本淡然平静的神色终于冷了下来:“看样子,青墟殿主是不报此仇誓不罢休了?我既然都已经替玉彤师妹出面了,可你仍是这般不愿相让,这是要将我的颜面置于何地?”
北重光冷笑一声:“青墟副殿主,尽管你在海外建立了日月盟这等大势力,手下称得上强者如云,但若你以为,偏居海外山高水远,就没有人能够制得了你了,那就大错特错了,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你手上的那个日月盟又算得了什么?当年你和玉彤师妹的冲突侥幸保住了性命,可如果你眼下仍然执迷不悟,不顾我的好心劝阻,一意孤行的想要就此事追究到底,到时候,能不能够再保住自己的性命那可就是未知数了。”
北重华亦是义愤填膺。
青墟看着北重光:“那么,是北重光副宗主的颜面重要,还是我青墟一个副殿主的性命重要?”
哪怕青墟在海外占据着日月盟这等庞然大物,手下拥有着十几位青冥境强者、上百位神气合一境高手,势力之强相较于他摆在明面上的力量来都要胜过一分也不例外。
这一幕倒让担心青墟、北重光会在天玑楼和_图_书中大打出手的天玑楼楼主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幕,顿时让面带嗤笑、眼含轻蔑,以及自付一切皆在自己掌握之中的北重华、岚玉彤、北重光三人的表情同时凝滞。
就在北重光看得青墟都将酒杯端起来,以为彻底胜券在握时,青墟那握着酒杯的右手突然松开了。
片刻,他微微伸手,将酒杯握住,缓缓的端了起来……
“玉彤师妹作为我们混元天宗一份子,我身为副宗主自然有保全她的职责。”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说其他的并没有意义,卓青墟此子虽称得上威胁,但还不至于达到撼动我的程度,这个梁子,我接下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得罪了我北重光会有什么下场,你只需要从今往后和重华好好生活便是。”
问题大发了。
“青墟殿主,这件事情我多多少少也曾了解过一番,详细的追究起来,确实是玉彤师妹做的不对,不过,现在都已经过去好几年时间了,而青墟殿主你本身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不如就给我这个面子,此事到此为止,不然的话,你若真对玉彤师妹出手了,那可是同门相残,而同门相残,向来可是宗门大忌,我作为混元天宗的副宗主是绝不会坐视这种事发生。”
说话间,北重光缓缓的将一个酒壶拿出来,在桌上酒杯中倒了一杯酒:“现在,我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喝下这杯酒,从今往后,你们二人恩怨尽消,我北重光当你是和图书朋友,有什么好事了绝对少不了青墟殿主你,而第二个选择……”
“大兄……这件事情,一切都是我的过错,如果不是当年我得罪了他,就不会害的大兄你今日丢了面子,还让他在大兄面前如此嚣张……”
北重光点了点头。
“一块内门弟子令牌?”
“嗯,喝酒,用菜,不要为了那个镇海殿副殿主坏了我们的心思兴趣。”
他的心腹大患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圣子截虚。
一旦混元天宗将其抛弃……
青墟看着北重光,眼中带着淡淡的冷意:“北副宗主只考虑过你的面子,以及得罪了你北重光后会有什么下场,那么,北重光你可曾想到过,得罪我青墟,等待你北重光又会是什么命运?”
伴随着的,还有那珍贵灵酒溅射起来的水花。
“颜面?”
北重华愤而起身,就要说些什么,可却被北重光一声厉喝制止:“坐下。”
他有从容不迫的理由。
青墟的目光扫了一眼漠然的北重光,又看了一眼神色不岔的北重华,以及仍然一副可怜委屈之色的岚玉彤,最终,落到了桌上那一杯酒上。
看着那坠落在地的酒杯,以及溅落一地的酒水,哪怕众人反应再迟钝这一刻仍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北重光低喝一声,目光冷冽的盯着走出神品一号包厢的青墟,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土匪头子如何,至少今日是你们请我而不是我请你们。”
岚玉彤上前,柔柔弱弱的行礼。
一旁的平阳殿主瞧http://m•hetushu.com得北重光的脸色,装作一副愤怒的模样道。
“啪!”
“放肆,你是什么身份,一个海外土匪头子,居然胆敢威胁我们混元天宗的真传弟子!?”
北重光没有再说下去。
话一说完,他根本不再和北重光多言,甚至不曾再看自己的敌人岚玉彤一眼,直接转身,踏出神品一号包间而去。
“聪明的选择……”
到时候整个日月盟只有覆灭一个下场。
别忘了,日月盟只是无根浮萍,一旦发展壮大起来,影响到了十大圣宗在海外的布局平衡,势必招来十大圣宗的雷霆打击,这也是日月盟在拥有了统一海外趋势后马上紧巴巴的想要攀附上混元天宗,成为混元天宗一份子的原因……
但是在场所有人都能明白,若是青墟不喝背后的意义代表着什么。
“哼!”
青墟看了北重光一眼,又看了一眼岚玉彤,确实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样子北副宗主是铁了心思想要保住岚玉彤这个女人了。”
等待着它的必然是十大圣宗雷霆万钧的打击。
北重光说着,神色微微一冷,带着警告道:“并且,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
岚玉彤心中的某些想法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不过,这岚玉彤天赋不错,年纪轻轻已经修成了真气,且还是圣品真气,再加上重华对她确实喜欢的紧,北重光倒也没有过多训斥,招呼了一番众人,很快用餐起来,似乎并未将青墟的事放在心上。
同样一脸呆愕的还有陪同在两侧的平阳殿殿主和韶和图书华殿殿主,以及作陪在旁的天玑楼楼主。
看到这一幕,北重华眼中露出一丝嗤笑,岚玉彤那满是委屈的嘴角边亦是挂出一丝轻蔑,而北重光则是微微往后靠了一些,脸上带着从容不迫尽在掌握的笑容。
看得青墟转身离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北重华顿时勃然大怒:“混账东西,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种态度语气和我兄长说话……”
北重华显然不敢违背北重光之言,不满的道了一声,但还是重新坐了下来。
北重光不卑不亢道。
谈崩了。
岚玉彤心中一颤,但还是连忙低着头:“大兄放心,我往后必然跟着重华哥,相夫教子好好过日子。”
连眼前青墟这位日月盟盟主,都极有可能是死路一条。
酒杯碎裂的声音清晰在这神品一号的包厢回荡。
“一个小小的副殿主,连殿主都不是,居然胆敢如此嚣张,若是等他成了镇海殿殿主,那还了得,岂不是要爬到我们所有人头顶上去。”
北重光和这个弟弟的关系确实不错,再加上他个人也觉得日月盟虽然势大,可终究只是空中阁楼,只需要找准它的薄弱点,一击就能击溃,因此对于因北重华而招惹了这么一个敌人也只是感觉麻烦而已,并未真正的视为心腹大患。
“既然北重光副宗主一定要将此事接过,那么,我就退让一步,岚玉彤当年曾派人前去追杀于我,那人被我杀死,而我现在,同样派遣一人,追杀于她,若北重光副宗主能够将其击毙了,我们二人的恩怨自此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