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七章 年轻气盛

几位太上长老聚在一起,议论纷纷,皆在考虑着如何安排青墟之事。
“嗯,确实如此。”
原河厉喝一声。
毕竟圣女在今日之事上已经能够证明,哪怕是自己的幸福,都愿意为教派牺牲,忠心完全能够得到保障,至于卓青墟,入了金乌教后有圣女看着,还怕他将来会背叛金乌教么?
再加上青墟身后那位拥有轻易覆灭混元天宗之力的大能者、疑似大能者弟子的身份,都由不得他们不改变态度。
此话一出,众人全部沉默了下来。
法蝶长老等人一脸正色道。
或许他们能够以自家圣女为基,将青墟从混元天宗拉到金乌教呢。
“那不妨换个说法……”
作为混元天宗培养出来的太上长老,他们自然是以宗门利益为重,混元天宗多了卓青墟这么一位潜力无限的顶尖高手,对整个混元天宗来有益无害,再加上他们先前的交战完全是出于误会,以二人的胸襟自然不会在这么一点小事上揪着不放斤斤计较。
“他一个人,哪怕危及我们混元天宗的未来决策,也只是孤掌难鸣。”
越想罗日耀就越觉得有可能,当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左宗主,此事我需尽快回去禀报我们教主,就不在此多留了,告辞。”
“太上长老?这,不妥吧,我们混元天宗几位老祖完全在禁地当中闭关,除非宗门遭遇大难,从来不介入宗门发展,太上长老已然是宗门当中最大的权力机构,青墟尽管前途无量,战力惊人,但入我混元天宗终究时日尚短,任命和_图_书他为太上长老的话会不会有些过了?”
一位潜力无限的天才人物,又没有任何利益冲突,身后还有大能者背景……充其量因为一个误会就要不依不饶,那混元天宗早就散伙了。
“不用紧张。”
“终究是年轻人啊。”
一句年轻气盛。
哪怕先前和青墟交过手的秦蓁、原河二人也不例外。
察觉到纳兰翡青墟变化,左昆仑哑然一笑:“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你且先回去,等待我们接下来的消息。”
“他或许不敢光明正大的挖人,可若是青墟主动退出我们混元天宗呢?毕竟他只是我们混元天宗镇海殿的一个副殿主而已。”
“他敢!他这么做就不怕我们混元天宗到时候对金乌教的危机见死不救吗?”
“发生这种事我们混元天宗也很遗憾,既然罗教主急着离去向朱教主道明此事我们也不好强留,还请替我向你们教主表示我们混元天宗的歉意,请朱教主放心,此事绝对不会影响到我们混元天宗和金乌教的关系。”
这种精神,倒是让人感动。
星戮扫了一眼在场众人,谨慎提议。
不过他倒是分得清轻重,没有第一时间在混元天宗当中大闹,而是等烈舞阳出了混元天宗后,才迫不及待的袭击了金乌教的队伍,其终极目的,就是为了劫走烈舞阳,好带着她远走高飞。
待得纳兰翡被侍卫带领离开后,左昆仑的目光落到了罗日耀身上。
“此事,皆是因我们教主和圣女的联姻之策而起,我看,还和_图_书是等我汇报于我们家教主,再想办法联系圣女,等到圣女返回后,再做决定。”
星戮犹豫道。
秦蓁跟着道。
真相大白。
责任!
在混元天宗方面这件事情基本上就这么揭过去了。
“哈哈哈,好,好,想不到那位神秘强者居然是我们混元天宗之人,镇海殿副殿主卓青墟?那位刚刚加入日月盟的盟主,这小子当真是深藏不露啊。”
和烈舞阳苦苦相恋的卓青墟在参加青兰峰的立峰大会时突然得到这个消息,自己的心爱之人竟然要和他人联姻,自然又惊又怒。
罗日耀对于此事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诸位太上长老一一颔首着,渐渐放心下来。
卓青墟年纪轻轻,已然展现出了以一敌二的恐怖战力,再加上对自家圣女用情极深,不惜冒着得罪混元天宗和金乌教的危险,也要袭击金乌教的战舰将圣女带走……
“不妥,且不说这样一来青墟身后的日月盟无法安排,单单是那些排行靠前的大殿殿主,哪一个不都为我们混元天宗立下过汗马功劳,贸然让人取而代之,岂不让人心寒?”
纳兰翡看了左昆仑一眼,当着金乌教贵客的面,她倒不好不依不饶的追问下去,只得应了一声:“是。”
没有了外人,混元天宗的诸位太上长老顿时大笑了起来,一个个显得颇为高兴。
弄明白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左昆仑、秦蓁等人皆是叹了一句,似是想起了自己当初年少,又似是回味起了纯真未失时为了情爱的刻骨铭心。
由于www.hetushu.com金乌教担心他们秘密和混元天宗联姻之事会受到外力阻挠,除了混元天宗高层外,事先并未和任何人提及,可谓低调神秘,直到顺利到了混元天宗并且和混元天宗达成意向共识后才在高层宣布此事。
“我没什么意见了。”
是啊,金乌教有烈舞阳,如果真如纳兰翡所说,青墟对烈舞阳用情极深,再加上金乌教竭力招揽,他还真有可能会弃混元天宗而入金乌教,到时候混元天宗可就损失惨重了。
“多谢宗主,这些话我必然替宗主带到。”
“这个问题确实需要好好的商量一番,且不说青墟背后到底有没有一尊大能者存在,单单他年纪轻轻,就已然有了比肩两大太上长老的战力就足以让我们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对待,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门人,一旦真的错过了,那将是我们混元天宗上千年来最大的损失。”
“宗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青墟他……”
“若是拿不出太上长老的职位,我们未必留得住卓青墟,一旦他真被金乌教抢过去了,那我们混元天宗当真是追悔莫及。”
根据纳兰翡所言,他们也想的明白。
纳兰翡听得混元天宗几位高层交谈,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罗副教主,你看,这件事情究竟应当如何解决……”
“副殿主之上就是殿主,殿主之上就是太上长老了,不过每一座宫殿的影响力各不相同,要么将他调到那些排行靠前的大殿担任殿主?”
“宗主有什么好办法?”
尽管金乌教得和*图*书完全依仗混元天宗才有希望对抗造化玄门,但对于金乌教他们也得慎重对待。
当然,左昆仑、秦蓁、原河能够有这等风轻云淡的反应,归根结底在于青墟和秦蓁、原河一战时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
烈舞阳身为金乌教的圣女,在金乌教面临着生死存亡危机时自当要肩负起自己身为圣女的责任。
至于为何烈舞阳在要和混元天宗联姻时都不曾将这个消息告知青墟……
左昆仑的话,让诸位长老微微一怔,顿时反应过来:“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看到罗日耀急急忙忙的离去,秦蓁还站在青墟的立场上开口:“教主,我看,这位罗副教主恐怕动了自我们混元天宗挖人的念头。”
“诸位是担心让卓青墟担任太上长老,他会影响到我们混元天宗未来的发展?我觉得大可不必担心,我们混元天宗的太上长老会从来就不是一言堂,涉及到有关于宗门发展的大计时需集思广益共同决定,若是青墟真要做出什么危害我们混元天宗的利益来,只要我们混元天宗对他的诸多要求尽数不予通过,他那太上长老的权力所能带来的危害岂不是不值一提了?”
“来人,替我送送罗教主。”
于是,她瞒着青墟,甚至不曾和金乌教众人提及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之人,义无反顾的肩负上和混元天宗联姻的重责,选择了牺牲自己的未来幸福来拯救金乌教。
宗门强大,他们掌握的权利自然越大,在这种情况下,原河等人自然不会允许宗门中这等将来极有可能会hetushu.com成长为圣者境的天才俊杰被金乌教挖走了。
青墟在混元天宗不过一个小小的镇海殿副殿主,连殿主都不是,而以他和圣女的关系,一旦能够拉入金乌教,让教主给他个太上长老职位都非难事。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了,那么就这么定下吧,待得卓青墟返回,我们便召开太上长老会,宣布将其任命为太上长老,现在,更是可以直接动工替他修建太上长老峰了。”
左昆仑召来了一位青冥境近侍,带着罗日耀离开了小会议室。
当时秦蓁和原河二人合击青墟,可最终却险些被青墟杀败,他一人,就抵得上两位太上长老之力,这等强者,足以引起任何一个势力的重视,尤其是据他们了解,这青墟的年龄看上去极小,未来潜力不可限量。
“以青墟的能耐,金乌教若要将他挖过去,必然给予太上长老职位……我们若真要将他留在我们混元天宗,添为我们混元天宗的强大战力,给予他的最终待遇总不能比金乌教差……要不……也给他个太上长老?”
左昆仑看了片刻,沉吟一番,突然道:“诸位长老,且听我一言。”
“卓青墟是卓家人吧,同样也是纳兰翡拉来的强者,看样子这位青兰峰的峰主还真是我们混元天宗的福星啊。”
只是不曾想到金乌教在和混元天宗完成结盟后,他们混元天宗派遣了秦蓁、原河两位太上长老随行,以至于最终引发了一系列大战。
不过他心中也隐隐有了其他的想法。
而现在,诸多一切,都在岁月的打磨下随风而逝,不复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