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谋而合

“我觉得对你用不上什么君子之风,简单直接一点就好。”
联想到烈舞阳先前所拥有的前科,他当下神色一冷:“神念传授就不必了,将大日金乌诀第五重写给我即可。”
只是……
冲入树林当中的烈舞阳被青墟丢到地上,直让她禁不住发出一阵不满的叫喊:“卓青墟,你就不能有一点君子之风么?”
“那还等什么。”
哪怕他不在乎这些,可若这件事殃及鱼池影响到纳兰翡在混元天宗的发展,那他必会愧疚终身。
“咻!”
“卓青墟,实际上你若是想要大日金乌诀第六重的话我还是有办法,就算你想要大日金乌诀的完整传承我都可以替你弄来。”
“当时我以为必死,自当要舍命相搏,但是现在,我既然不会死,又何必将我自己置身险地?”
四年!
“你居然愿意主动替我开脱?”
接过大日金乌诀第五重,青墟迅速的翻阅起来。
“这可不符合你烈舞阳的作风,当初你都已经被我制住,都险些反杀于我,相较于当时的处境来,你现在的下场无疑要好得多。”
虚空中一道剑光呼啸飞掠,刹那间降落到了一片茂密的丛林当中。
因此现在的他或许没有拯救金乌教的能力,可只要金乌教能够借助着混元天宗的帮助支撑下去,坚持个十年八年,让青墟将金乌教第五重、第六重练成,到时候……
不过联想到金乌教此番在造化玄门的打击下颇有种举步维艰难以喘息之感,他亦是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段时间在真气修炼方面他尽管将主要精力放在了烛日真经http://www.hetushu.com上,可大日金乌诀仍然靠着烛日真经逸散出来的力量水到渠成的修炼到了第四重巅峰,眼下随着他翻阅起大日金乌诀第五重的修行之法,顿时,金乌真气神气合一境的瓶颈就隐隐松动起来,大有一举突破,晋至青冥境的趋势。
“对,就是加入我们金乌教!青墟,我可以对外宣称,你便是我的夫婿,我们二人相识已久,并且情投意合,早已生死与共,哪怕今日所发生之事,实际上也是你得知了我要与混元天宗联姻,悲恸之下失去冷静做出的莽撞之举,我可以马上借混沌神殿传讯于金乌教,并且让我们教主传讯于你们混元天宗,避免你因为刚才身份暴露可能面临混元天宗的追杀,这样一来你不止可以继续光明正大的在内陆当中行走,更因为有我的担保,很快就能够得到我们金乌教教主的信任,被赐予大日金乌诀第五重、第六重的真传。”
“金乌教目前正面临着造化玄门的严厉打击,即便有我的帮助也未必能够扭转局面,毕竟我虽能以一敌二和原河、秦蓁两大太上长老大战,但整个过程中我基本上都处于下风,这一点你应该看得出来,因此,我不可能加入金乌教从而让自己身陷险地。”
“神念传授?”
青墟微微皱了皱眉头。
因此,如果烈舞阳真的肯主动出面解释这件事,并且借助金乌教教主朱炫之手,化解和混元天宗间的矛盾,确实称得上最好的结果。
青墟看着烈舞阳,似乎想要看出她此番言语到底是真是假,而m.hetushu.com烈舞阳对青墟亦是并不畏惧,就这么昂着头和他双目对视,眼中居然没有什么慌张,只是眼眸深处隐隐带着一丝复杂之色。
烈舞阳看着青墟,眼中闪过一丝炽热之色:“以你今日和混元天宗原河、秦蓁两大太上长老一战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然不弱于任何一位显圣境强者,若你真的能够加入我们金乌教,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替你争取到太上长老的职位,一旦成了我金乌教的太上长老,在我金乌教中你岂不是想什么就能有什么!?”
青墟的话让烈舞阳那满是失望的俏脸上重新焕发了生机:“如果只是这个原因那你完全不用担心,一旦你成了太上长老,我们金乌教中能够指使得了你的人屈指可数,甚至……我已经被任命为金乌教第一副教主,不出意外,将来必然继承金乌教成为金乌教新的教主,到时候,拥有我的你,甚至可以做到凌驾于金乌教之上。”
小半个时辰后,烈舞阳将书写好的大日金乌诀第五重交到了青墟手上。
“加入金乌教?”
“嗯!?什么办法?”
她真正看中的其实不是此番青墟拥有的能力,而是他身上蕴含的可怕潜力。
烈舞阳显然明白自己想要让青墟接受自己对他进行神念传授不太可能,当下从自己的个人空间中将一份笔墨纸砚拿了出来,当场开始书写大日金乌诀第五重的修行之法,整个过程几乎都没有什么排斥,似乎已然习惯自己宗门最顶尖法门被青墟打劫了一般。
他只用了四年时间,居然已经将大日金乌诀修炼到了第四www•hetushu•com重巅峰,这是何等天赋!?
青墟的回答顿时让烈舞阳忍不住的露出失望之色。
“真的?”
不过,就如同烈舞阳所说的那般,大日金乌诀第五重的玄妙很多地方都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尽管他的金乌真气修为蠢蠢欲动,似乎突破在即,可不知为何,却始终存在着一层隔阂,使得他久久无法真正捕捉到踏入青冥境的契机,片刻后,那种瓶颈松懈之感居然已经消失无踪,使他白白错过了一次突破修为的机会。
“我的话中没有半分虚言。”
金乌教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第四重都是由自己之手送到青墟手上的烈舞阳十分明白青墟天赋的可怕!
烈舞阳摇了摇头。
“大日金乌诀第六重呢?按理说第六重、第五重你们教主应该会一道传授于你才是,为何只有第五重而不见第六重?”
因此,没有在烈舞阳手上一口气将第五重、第六重全部得到,他也不显得太过失望。
……
青墟看了片刻,实在看不出烈舞阳所说之言的真伪,当下不再强求。
“加入我们金乌教!”
“如果我是一位真正的副教主级人物,甚至哪怕我修炼到了神气合一境巅峰,教主都会一口气将第五重和第六重全部传授于我,但是我现在才刚刚踏入神气合一境,有第五重就算教主厚爱了,至于第六重……”
不过,微微沉吟一番后,他却是有了新的想法:“加入金乌教,这不可能,但……我们或许可以换成另外一种方法相互合作……”
“不会死?那你应该知道不会死的前提是什么。”
青墟有些m.hetushu.com诧异的看了烈舞阳。
若是再给他一段时间,精修大日金乌诀第五重、第六重,那还不是一飞冲天?
青墟说着,看着眼前一身火红色长裙,俏脸隐隐有些苍白的烈舞阳:“我倒是有些奇怪,我还以为你会和我死战到底。”
现在的金乌教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住宗门的传承,尽管邀青墟入金乌教,可能会有引狼入室的危险,可如果整个金乌教都没了,是否引狼入室,还会有那么重要吗?
“大日金乌诀第五重中蕴含的玄妙不是前四重所能比拟,一些关键之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想要学会,要么只能去金乌教的宗门接受传承,要么就只能由我依靠神念传授,否则,你即便得了修行典籍,想要将其悟透的话,也得花费十倍、数十倍,乃至于上百倍的时间。”
实际上对于刚才袭击金乌教舰队被烈舞阳叫破身份之事,青墟同样十分头痛。
这片丛林一看便属于那种渺无人烟的荒野之地,无数参天古树拔地而起,郁郁葱葱,将森林内部所发生的一切统统掩盖。
“青墟,我希望你能够认真的考虑一下,尽管你现在坐拥海外,成为一方霸主,可相较于十大圣宗的底蕴来说当真算不得什么,一个十大圣宗的太上长老拥有的权利,掌握的资源,远远凌驾于你这位日月盟盟主之上,因此,若你真能加入我们金乌教,你本身所能得到的利益绝对远远超过你现在日月盟盟主的身份。”
“呃……”
尽管他的根基在海外,并且海外当中又有九阶圣兽浩幽做靠山,但他总不能一直待在海外不回内陆了吧?
他已经得hetushu.com了大日金乌诀第五重,哪怕由于并非神念传授,但凭借自己强大的领悟能力,再加上天穹当中的金乌神兽真身,估计很快就能将大日金乌诀第五重完整悟透,从而将大日金乌诀推升到青冥境巅峰。
等到了青冥境巅峰,他的能力放眼整个金乌教中都已经称得上最巅峰的存在,只要小心一点不像刚才那一般同时被十颗永恒烈阳砸中,几乎不可能存在什么生命危险,到时候再去金乌教中强行将第六重拿来便是。
青墟直接伸出手。
想不到烈舞阳居然会对他发出这个邀请。
“连你们混元天宗的原河太上长老和秦蓁太上长老联手都奈何你不得,我纵然修成了神品罡气,更是踏入神气合一之境,可和你比起来,终究差了一筹不止,哪怕拼死血战,结局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此番当着混元天宗两大太上长老的面自他们手上将烈舞阳截来,此事不啻于对混元天宗的正式挑衅,以十大圣宗的霸道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一旦混元天宗震怒,他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日月盟,立即将犹如泡影一般烟消云散,他亦休想再如几个月前那般,一次交易大会收刮几十点道韵……
青墟看着烈舞阳,神色颇为诧异。
神念传授时,他必须解开精神防御,一旦这个时候烈舞阳心怀不轨,发动攻势,必然可以给予他精神层面的重创。
“日月盟虽小,但在日月盟中我却是说一不二的主宰。”
青墟摇了摇头,并没有为烈舞阳画下的那张大饼而冲昏头脑。
烈舞阳沉默了片刻,还是如实道:“教主已经将大日金乌诀第五重传授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