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开心

北重光眼中阴云遍布!
就在北重光恍恍惚惚来到自己的书房时,一个满是阿谀的声音在身边响了起来。
“宗主……那卓青墟可能是立下了什么大功,故而宗门派遣了迎宾殿殿主和渡明太上长老亲自前去迎接……”
联想到那个颇有心机,将自己弟弟迷惑的神魂颠倒的女人,北重光就忍不住一声大骂:“这个贱人,竟敢给我惹来如此大的麻烦!”
“宗主有何吩咐?”
这一刻他甚至顾不得自己身为混元天宗第一副宗主的风范,猛然暴怒着对准逐日一脚踹了出去,口中怒吼着:“调理身体?我北重光的身体好得很,如何需要你这个老不死来调理!?你处心积虑想要让我服用你口中所谓的调理药膳,是在诅咒我身体垮台沦为笑柄不成!滚!给我滚!”
说好的成竹在胸从容不迫呢?
北重光心中不满的怒吼着,怒气冲冲的朝着自己的院落而去。
北重光自然知道混元天宗此番对青墟的到来如此兴师动众的原因。
“卓青墟!?怎么会这么快!?缘觉长老不是说他应该还要一两日才会回到宗门么?怎么……”
北重光回到觉光峰时,大脑还是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我堂堂第一副宗主,却因为你们两个的事备受煎熬,受了一肚子的气而无出发泄,而你们两个倒好,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漫步莲池。
……
北重光说完,顾不得过多解释,整个人纵身而起,仿佛一道流光,和_图_书直往处于觉光峰山腰位置的碧池而去。
看着眼前同样属于得罪了卓青墟的罪魁祸首长老逐日,原本就是充满憋屈,愤怒无处发泄的北重光顿时爆发了。
“拉下去!给我拉下去!别在我面前丢人现眼!”
作为混元天宗的第一副宗主,应有的智慧自然一点不差,刚才之所以如此失态,只不过是因为这些年来顺风顺水惯了,突然在青墟面前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一时间大脑有些转不过弯来罢了,眼下冷静一思考,马上明白了自己和卓青墟矛盾的核心所在。
原本一脸阿谀奉承等待着北重光到来的逐日长老被北重光这一脚直接踹懵了,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直接被他这一脚踹的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身后那位近侍身上,当场将那位近侍砸得口吐鲜血,连带着手上的药膳亦是砸落到了逐日长老身上,让他直接被自己的这份药膳淋成了一个落汤鸡。
不过狼狈不堪的模样算不得什么,真正让逐日长老心生恐惧的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早上还好好的对他和颜悦色的北重光副宗主,怎么去了一趟缘觉太上长老那里就变成了这样,这种态度上的转变,让完全依托于北重光而存在的他心中充满了惶恐不安。
只是这样一来……
尽管他和这个弟子北重华关系极深,可却远远没有深厚到了为了他能够放弃自己手中利益的程度,为了自己的前程……
想到这,北重光m•hetushu.com眼中寒光一闪。
只见今日刚刚加入他们觉光峰,被他下令保住的原离火殿长老逐日,卑躬屈膝的站在书房前,一脸媚笑的等待着。
很快,一位有着炼罡境的侍卫已经出现在北重光的书房外,半跪在地,有些战战兢兢的询问。
太上长老!
北重光顿时变了脸色。
当下自有神气合一境层次的侍卫上前,拉着逐日长老迅速离开了此地,让压根不知道究竟是那里恶了北重光的逐日心中满是恐惧。
太上长老第一次返回宗门,宗门自是应当表现出足够的礼仪,如果不是因为卓青墟来的匆忙,让混元天宗的众人没有准备,最终搬出来的礼仪恐怕就不止紫气东来和漫天花雨两种了,至少还得加上龙虎车架。
在砸掉了一些花瓶瓦罐发泄了一番心中的憋屈和怒火后,北重光终于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不到一盏茶时间,侍卫已然返回,有些不可思议的惊声道:“回禀宗主,并非是有某位贵客前来拜访,而是……而是镇海殿的副殿主卓青墟返回到了混元天宗。”
北重华被人扰了雅兴,正要动怒,不过当他看到来者居然是兄长北重光时,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兄长你来了?不知缘觉长老召你过去有什么好事?可否说出来让我们一起开心一下?”
尼玛都见鬼去吧。
我们身为太上长老,选择多的是,不支持你,还可以去支持截虚,相信有三位太上长老改投和_图_书门庭,哪怕这三位太上长老先前到处和他做对,他也绝对会满心欢喜的举双手欢迎。
“一群废物!废物!都是废物!”
此时的他,心中仿佛有一万头羊驼神兽奔腾而过。
说好的得罪了自己这位第一副宗主必死无疑呢?
伴随着流光呼啸,北重光席卷着一股狂风,直接降落到了在北重华、岚玉彤前方十来米的一处平台上,强烈的风压顿时在那些侍女当中引起阵阵慌乱的惊呼。
“卓青墟背后疑似存在一位大能者……尽管尚未得到确认,但从那卓青墟能在短短数年里发迹,一口气修炼到现在不逊色于显圣境强者的地步可以推测出,此事八九不离十,除了大能者亲自调教以外,我想不出来谁还能够教导出如此优秀的弟子……不论那卓青墟背后的大能者是否存在,单单他眼下展现出来的潜力……不,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实力了,单单是他展现出来力压原河、秦蓁两位太上长老的实力,就足以让混元天宗以一个太上长老的席位将他拉拢在混元天宗了。”
北重光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对着侍卫大声下令。
在他身后,还有一位他带来的近侍端来的药膳等候在一旁,请他享用。
“回禀宗主,公子现在应该在碧池赏荷!”
当作这件事情没发生过已经不可能更改后,他脑海当中自是开始琢磨起如何挽救之法。
碧池的石桥之上,北重华正和岚玉彤在数位侍女的www.hetushu.com陪同伺奉下,游走在开满了荷花的池塘之中,两人边走边看,携手同游,时不时的更有一位位侍女恭敬的奉上茶水点心,当真是好不潇洒自在。
说好的一个小小的镇海殿副殿主不值一提呢?
“立下大功……”
你不拉拢卓青墟,我们就和你翻脸,不再支持你,反正我们是绝不会去得罪那位背后疑似有大能者做靠山的新晋太上长老。
想想看宗门中其他几位副宗主在宗门内的影响力就知道了。
当下他第一时间对着门外大喝:“来人!”
就在此时,在远处的迎客峰方向,猛然传来一阵仙乐之音,但见一道紫光直冲云霄,将天际渲染成一片紫色,与此同时,无数道元气花瓣洒落而下,充斥在迎客峰所在的那片虚空,引得阵阵欢呼。
北重光迅速的掌握到了事情的关键点。
北重光脑海当中迅速解析着此事的前因后果,迅速的将思路理顺。
缘觉长老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他北重光这位副宗主身上的荣光,就将彻底的沦为昨日黄花,再不会被任何人放在眼里了。
不过片刻,书房中的花瓶瓦罐已经不知道被他砸碎了多少。
他们比寻常殿主级人物还高出半级,有什么事寻那些殿主们时,那些殿主多多少少会给他们一个面子,可对于那些排在前十的殿主来说,一个没有竞争宗主潜力的副宗主又算得了什么?他在宗门当中再想像现在这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将彻底沦为奢望。
“赏荷!m.hetushu.com?他居然还有心思赏荷!?”
而在混元峰中,更有一道流光呼啸射出,直往迎客峰而去,自那道流光当中隐隐逸散出来的气息,这位前往迎客峰的强者,赫然是一尊太上长老级的存在。
“重华去了哪里?还有岚玉彤呢?这个贱人现在又身在何处?”
北重光看到这一幕,心中一簇怒火猛得燃烧起来。
“北宗主,您回来了,我这段时间特意去了一趟膳房,用我特制的方法熬制了一翻药膳,对北宗主您接下来调理身躯应该有着良好的效果……”
因为,自得今日过后,卓青墟就将成为他们混元天宗的太上长老了。
“这样一尊战力显圣,尤其是……将来圣者有望的大人物,我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以最快的速度和他化解冲突将是唯一的方法……而我和他的冲突根源,归根结底,在于岚玉彤……”
北重光怒气冲冲,联想到缘觉长老所说的话语,他心中直有一种满腔憋屈无处发泄的冲动。
“咻!”
北重光入了自己的院落大发雷霆。
一联想到自己若失去第一副宗主,失去将来问鼎宗主宝座希望的下场,北重光不禁打了个寒颤。
或许……
“该死!马上让北重华和岚玉彤那个贱人前来见我……不行,时间紧迫,我得在他成为太上长老的消息尚未昭告天下时将两者间的恩怨化解……我亲自去!”
“这是紫气东来、漫天花雨的礼仪!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马上让人去打听,有何贵客前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