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二章 厚望

“是,晚辈这就去准备。”
龚星本在接待一位贵客,可面对青墟相召,却不敢不来,很快已然拱手问候:“不知东阳前辈还有何需要吩咐?”
圣者境第一重真元境强者相较于显圣境强者来,并没有太大的实力增长,只不过因为真气凝聚成真元,量上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使得他们可以长时间显化圣体作战,可即便如此,一位圣者境强者,都足以抵得上五六位显圣境强者,显圣境强者要将圣者境强者围杀,往往需要十来人一拥而上方有希望。
烛照上人说着,虚手在这柄宝剑上一抹,顿时,凝光剑上无数黄金之色纷纷脱落,露出里面犹如寒霜般的剑身。
承影神剑!
“显圣境强者为了对抗圣者境强者,想方设法钻研出了威能强大一击必杀的秘法、剑术,像白恒剑主传授给我的日耀之剑,实际上就称得上倾尽全力一击必杀的典范性技能,这种一瞬间将自身力量消耗出去的绝杀招式对付圣者境强者往往有着非同寻常的效果,使得一些显圣境强者往往可以绝地反击,单打独斗的程度下胜过真元境的圣者修炼者……当然,圣者境修炼者也不是傻子,针对显圣境强者对一击必杀秘法的钻研,他们同样在身法上花费了大量心思,想要避开对方必杀一击从而奠定胜局……因此,这一境界,技能对修炼者战力已经有了至关重要的提升。”
一旁的青墟听了连忙补充了一句:“上人,这……这是我需要三道元神之气和*图*书,借藏真上人之手购买三道元神之气,用以淬炼精神,好为将来冲击显圣境做准备。”
当下苍穹上人虚手一挥,伴随着四周的环境剧烈变幻,他已然重新落到了造册殿外的公用广场上。
“那倒也是,你那几个最出色的弟子……”
“我未修金乌血脉,但也曾听闻金乌血脉修行者中掌握着数种挪移身法,迅速至极,不知你们银河商会可有类似之法收藏?”
青墟喃喃自语,心中不禁动起了修行一门身法的想法。
龚星微微一沉吟,很快计算出了什么,道:“好叫前辈知晓,金乌血脉虽然有不错的纵横身法,可由于局限性的存在,往往无法和鲲鹏血脉具备的身法比肩,因此,我们银河商会当中尽管收集了不少有关于金乌血脉的纵横腾挪之术,可品阶基本不高,而对大能者有用的提纵之法则只有寥寥两种,且修行艰难……”
“这把神兵……等阶怕是极其不凡……”
显然,在他心目中东阳至少乃是修成大神通者的人物,寻常身法估计根本看不上眼。
苍穹上人正要再说些什么,他又如同收到什么信息了一般,疑惑道:“藏真这个老小子搞什么鬼,居然要三道元神之气?元神之气效果虽然不错,可对于他那个境界的修炼者来说,已经没有太大作用,充其量神魂受到损伤时有着不错的恢复作用……他最近可没有受到什么伤吧?还不如将这些元神之气留下来,让给更需要用上此物和-图-书的晚辈。”
苍穹上人话未说完,青墟已经连忙道:“我自己就可以将东西带过去,并且我现在就有一尊化身在天荒的武荒城。”
苍穹上人怔了怔,紧接着眉头一紧:“你自己可以将东西带过去?你居然将个人空间提升到了第五阶?对你而言,个人空间提升到第五阶实在有些浪费了,倒不如集中精力,将某一项特性提升到十阶,令其产生二次异变……”
“多谢苍穹上人体谅。”
青墟看着此剑,脑海当中不由自主联想到华夏古国十大神剑之一。
青墟拱了拱手。
“前辈放心,终有一天,我会让这柄神剑的威名再度传遍天荒。”
“这柄神剑当年残剑可是向您求了十几年而不得,不想最终却是便宜了这个小子……”
“凝光剑啊……”
青墟手上的大日金乌诀,每一重都有一丝妙用,第三重时可修成赤乌魂,在第四重时可化出金乌羽翼,等到第五重时更可炼制永恒烈阳,至于第六重,自然就是金乌圣体的神通变化了。
“残剑……他的方向并不适合这柄凝光剑。”
苍穹上人笑着说道。
“我离那个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甚至这一辈子都不知道有没有希望能够踏上那等境界……把个人空间提升到十阶,尽是因为我无知年少……若是能够重来一次,我绝对在个人空间上浪费第二个混沌等阶。”
烛照上人听了,笑了笑:“我始终相信,混沌之子的诸多能力当中没有一种属于鸡肋,充其量m.hetushu•com是我们将其提升的等阶不够高,或者说还没有达到相应境界可以发挥出它额外效果的时候罢了。”
承影!
没有在造册殿久待,青墟第一时间离开了苍穹界,重新返回到了银河商会龚星安排的休憩之地。
“没有了,我就不打扰二位上人了,白墟告退。”
有了计较,青墟当下出了自己的房间,再度寻得龚星。
烛照上人点了点头:“到时候我会让人将此剑转交给你。”
“金乌血脉的身形挪移之法?”
不同的功法,蕴含的神通不同,这才会生出种种法诀,大日金乌诀没有什么增幅身法速度的秘法,不代表其他的法诀同样没有。
苍穹上人听了,点了点头:“那好,我批了,我看看什么时候会有人去那片区域让他们带过去……”
整个武荒城中,修炼水准可谓高绝,入眼街道,在东荒称得上一方强者的神气合一境随处可见,哪怕在混元天宗能够问鼎太上长老宝座的显圣境强者也不乏身影,关键是……
这把剑名为凝光,其名源于其有着吸收光线的特性,使得此剑明明被人握于手中,却因为其独特的设置,吸纳光芒的神奇,使得外人望去宛如无物,几乎看不到剑身何在。
苍穹上人看着自烛照上人手中缓缓拔出来的这柄神剑承影,脸上不禁涌现出追忆之色,似乎在回想着自己一干兄弟刚刚创立天穹时的往昔年少。
若是单打独斗,圣者境强者只需要扛过那尊显圣境强者圣体显化的时间和_图_书,就能够将其轻易击败。
烛照上人道。
倒是烛照上人道了一句:“五阶就五阶吧,混沌之子的任何一个能力等阶上去了,都有着不可思议的玄妙,个人空间也不例外,苍穹你之所以将个人空间提升到十阶,还不是将目标盯在那个传说中可一念成界的境界么?十阶的个人空间,据说可以水到渠成的跨入那一境界。”
“你且选出你自认为最好的十种身法于我一观。”
这门剑术乃是白恒剑主所创,威力和自身修为直接挂钩,相当于将自身力量全部祭出,再通过特殊的方法引爆、发作,青墟曾在神气合一境时借助神圣术,就以日耀之剑斩出不逊色于永恒烈阳一击的程度。
“你?”
苍穹上人说着,转向青墟:“你现在即便能够降下化身估计也是最弱的化身,让你赶到我这里来,实在难为你了,如此,我会派遣我一位弟子前去武荒城,你在那里等待一段时日即可。”
这就是圣者境和显圣境间最大的区别。
“希望如此。”
如此剑术,放眼天荒,都称得上最顶尖的一批,目前他对这门剑术只不过达到小成层次,尚不曾步入大成、圆满。
“混元天宗的向天行,乃是最顶尖的短途挪移之术,不久前我和秦蓁长老一战,就曾在秦蓁长老的向天行秘术下吃了大亏……不过,秦蓁长老的天鹏圣体多多少少和鲲鹏血脉也有些关系,向天行在他手上能够发挥出惊人的威力,但在我手上却未必如此,我若真需要一门秘法,还得在金和*图*书乌血脉上下功夫才行。”
青墟不禁有些不知如何回应。
“金乌血脉在当世间乃是最常剑的神兽血脉之一,流传下来的修行之法也不如烛龙血脉一般只有寥寥数种,金乌血脉的修行法有十来种,我在择一参悟,不修功法,专修秘术,必然能够弥补这一弊端,如此,即便遇上那些精于速度,妄图用拖延之法避开我神圣术的修炼者时亦可进退自如。”
“这把剑,乃是我圣者境四重修成金丹时以神佑术打造,对我而言,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它放置于炼神阁中蒙尘已久,今时今日,终于迎来了它真正的主人。”
站在楼上,青墟朝着下方观望而去。
“无妨,还有什么事么。”
攻击方面,日耀之剑足够了。
“嗯?”
不多时,剑身彻底显现,寒光散去,剑身看上去竟是无形物质,宛若不存,可一种凛冽的气息却自剑身上升腾涌现,哪怕青墟只是稍稍感应一番,都能够感觉到剑中那股令人窒息的恐怖锐气。
“这把剑……”
烛照上人看着手中的凝光剑,眼中同样有一丝追忆之色:“这把剑中此刻尚充斥着我留下来的剑意,什么时候你能够将这里面的剑意完全参透了,自然而然就能够掌握这把神剑,重新展现它的锋芒,我希望你到时候不会辱没了这柄神剑的威风。”
不过……
坐镇在高堂大殿当中类似于龚星这等圣者境强者。
“凝光剑就品阶上而言达到十二阶,称得上顶尖神器,再往上的十三阶至宝那就属于神器范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