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混元剑帝

作者:乘风御剑
混元剑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一时大意

“南天斗道兄这一下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怪就怪他先前的言语太过嚣张了。”
“东阳,你……”
他勾陈自成为紫霄宫少有的天之骄子以来,做什么事都是顺风顺水,别说是一位小小的显圣境天才客卿了,就算是那些和他同为真元境的长老,以及在紫霄宫中执掌大权的太上长老都纷纷和他交好,以期将来他成为紫霄宫的少宫主能够得到他的重用,不想在一路顺利之时,居然被青墟狠狠的折了他的颜面……
这个时候,杜森见得二人的交谈似乎告于段落了,这才开口道:“两位准备好了没有。”
“你的兵器呢?不用兵器的话你根本挡不住我的星辰珠一击。”
“他既然修成神品战体,必然凝练了神品真气,一身神品真气消耗恢复过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哪怕有灵丹妙药辅助都得花个三五天才行,战胜者虽可申请休息一天,可却也不够他将真气修复,而连败三四场,即便他拿下了这一场最终胜利,怕也和前三甲无缘了。”
青墟道。
一旁的勾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只得道:“威力如此巨大的秘术必然有着严重的后遗症,不然的话大家都修行秘术去了,哪还用的着去突破什么境界。”
“唉,终究年轻气盛,受不得刺激。”
岩心满是愕然之色。
那绝对达到了化境强者近乎全力一击的程度。
而这些人中又以太始教负责带队的一尊不息境太上长老和紫霄宫的项鸿为最。
看到青墟这幅虚弱的模样,围观的诸多强者们顿时微微松了一口气。
“好胆和_图_书量,你还居然敢下来与我一战?难不成你自认为你的实力更在白戮之上?要知道,你只是显圣境修为,而白戮可是真元境强者,白戮靠着浑厚的真元,勉强可以和我的星辰珠争锋一二,但是你……你靠什么抵挡我星辰珠的锋芒?你那神品金乌战体么?且不说金乌战体威能如何,若是我不与你正面交战,你祭出的神品金乌战体又能支撑多久?”
“不好!”
“说起来,这东阳也算是心机深沉了,他先前口口声声说要试试看星辰珠一击的威力,让南天斗误以为他一开始时会以防守为主,这才在战斗开始时不急不缓的祭出星辰珠,哪曾想到,他居然一开始就倾尽全力祭出这等令自己都元气大伤的秘术……不得不说,南天斗输得挺冤。”
见状,杜森当下飞上虚空,接着一声令下:“比赛开始!”
更为狂暴的力量爆发、席卷。
“我打算先试试金乌战体对上星辰珠一击后有什么结果再做决定,若是在不动用兵器的情况下金乌神体连星辰珠一击都挡不住,则证明差距太大,到时候动不动兵器也没有什么太大意义。”
随着炽烈的火光被以杜森为首的四大化境强者联手镇压,露出了上面的场景。
平台上,青墟强压着自身空荡荡的感觉,提了一口气,对着南天斗冷冷道了一声:“我虽没有什么自知之明,但舍弃一切,一击之力却是拥有,眼下看来,我这一击,却是产生了效果。”
“这……难道就是金乌神体当中蕴含的天赋手段!?”
南天斗眼中闪过一丝寒光http://www.hetushu.com,而后对着杜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妥当。
然后……
“士可杀不可辱,南天斗还真是祸从口出啊,能够在造化盛会当中脱颖而出获得前十者,哪一个没有一点压箱底的手段?他即便战力再强,也不该欺辱他人,迫得他人生出拼死之心。”
这件事自是被他视为数年来最大的耻辱。
看到青墟已然连自己的后路都考虑清楚,完全做好了要认输的准备了,可偏偏仍然固执的要和自己一战,南天斗心中恼怒的同时亦是哼声道:“既然你想要在诸多同道面前丢这个脸,那我就成全你。”
南天斗看着青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想要通过言语挤兑青墟,让他放弃投降。
“我准备好了。”
不止星祭,其他几大无上大宗的修炼者同样脸色大变,一个个望着平台中央那片渐渐消散的炽烈火光,神情十分凝重。
“日耀!”
“既然你想要见识一下,那我就满足你。”
这番话落到众人耳中,更是让众人确认了自己先前那个猜测。
此时,原本坚固至极的擂台已然被日耀之剑瞬间爆发的恐怖热力焚成琉璃,一些地方更是被彻底融化,而在平台中央,尚未身死但已经彻底昏迷过去失去了任何反抗之力的南天斗出现在众人面前,而在他对面,则是脸色苍白,明显耗尽了自身全部真气的青墟。
大日神宫的天之骄子路祭火看着一战之后紧接着面临再次挑战的南天斗,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如果真是如此,那只能够怪我运道不佳了,不过我觉得和_图_书,在金乌神体的情况下,我挡住南天斗阁下一两击还是不成问题,若是在遭到好几轮攻击后感觉到金乌神体即将摇摇欲坠时,我会第一时间认输,以确保自己的安危。”
青墟言语中带着一丝示弱,已然是自认自己不如南天斗一般。
“果然后果严重。”
项钧无奈回应。
诸多长老们的声音再度响起,各种各样的态度、言语一一有之,皆是为和第一宝座失之交臂的南天斗深感惋惜。
“南天斗一时大意,就这么和第一宝座失之交臂了,当真可惜。”
“不错不错,这等秘术必然后患无穷,我看这小子就是因为年轻气盛,受不得刺激,这才为了获胜不惜施展这等两败俱伤的秘术!”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这门秘术只有一击之力,一击过后,真气耗尽,若是南天斗早有防备,在他出剑的刹那,抽身暴退,或者用替身仙术,避开这必杀一击,等到他一击后果真气损耗殆尽,东阳的生死岂不是都在南天斗一念之间?就因为东阳先前的一番言语,让南天斗产生了错误的判断才会被他这一击击中……输得,确实冤枉的很。”
“不可让这股力量扩散!”
四大化境强者同时出手,生生的将这股即将扩散而出的爆炸之力遏止在平台中央,可饶是如此,那股浩荡炽烈的狂暴气息,仍然冲出平台,扑面而来,让四周围观的诸多强者一种陷入烈焰焚烧之感,要不是因为这一场造化盛会集合了整个造化大陆三分之一的高手,化境、不息境强者不在少数,关键时刻将这股扩散的力量hetushu•com抵消、镇压了,恐怕在有四大化境强者阻拦后,仍然会有成百上千的真气境、炼罡境修炼者重伤身亡。
南天斗冷声道。
在这股狂暴毁灭性的力量即将以大日灭世之态彻底扩散,笼罩整个山峰,乃至于整个造化盛会几十公里的会场时,反应过来的四大化境强者同时出手。
南天斗话未说完,一股恐怖的力量猛然轰天而起,虚空中,就仿佛一轮耀眼的大日,刹那间自地平线上跳跃而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璀璨光辉,无尽的光芒刺得所有人在这一刻几乎睁不开眼,只能够依稀听得在那片浩荡至极的耀眼日光当中传来两个字的一声低喝……
他询问这小子要参悟造化神玉的资格,他居然胆敢不给!?
南天斗听了,受用的同时亦是冷哼一声:“就怕到时候你一时撑不住我星辰珠的攻击而让你命丧当场,没有了下一次参加造化盛会的机会。”
项鸿脸色阴沉道。
紫霄宫方向,勾陈看着踏入场中的青墟神色满是阴郁。
“这小子掌握着何种秘法?一剑之下,居然有这等威力?是不是自我们紫霄宫中偷盗而去的无上仙术?”
“看他的样子真气已经耗尽了,我就说了,这等威力巨大的秘术不可能没有任何弊端。”
项鸿微微点了点头。
“便宜这小子了,这小子若是被南天斗打残了,该不会就直接放弃接下来的所有战斗了吧?到时候我再想要趁着擂台比拼时将其击毙恐怕就没这个机会了。”
一个显圣境修炼者,居然能够爆发出接近化境强者全力一击的威能,那等他到了真元境,乃至于化境后,战和*图*书斗力又将强大到何等程度!?
辰烁叹息了一声,只以为青墟是先前受了南天斗的侮辱,咽不下这一口气,哪怕拼得受伤也要和南天斗争锋一二。
看着杜森宣布战斗开始,南天斗激发自身真元,缓缓祭出自己手上的顶尖秘宝,冷声道:“既然你想要见识一下自己和我这等注定能够夺得造化盛会第一宝座的修炼者究竟有多大的差距,我就成全……”
不止项鸿如此想,其他有些震惊的大教中人亦是纷纷反应过来,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大惊小怪,一时间集中精神朝着平台中央望去,想要看清楚平台上青墟现在是何模样。
尽管由于四大化境强者是因为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才导致没有完全的压制住青墟那一剑中蕴含的爆发之力,但却也足以从侧面证明青墟那一剑的强大。
“我们紫霄宫当中并没有类似剑术……”
大日神宫方向,得到了大日金乌诀的宫主星祭眼前顿时亮了起来。
“轰隆隆!”
显圣境修为居然就能够施展出威力如此巨大的秘法,若说没有任何弊端,那他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好恐怖的威能,这是什么招数!?”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么?你乃真元境强者,又有星辰珠这等重宝,还修成了星移斗转这等无上仙术,我本人虽然没有什么胜过你的把握,但仍然不愿意错过和你一战的机会,毕竟我还年轻,若是下一届造化盛会能够在二十年内举行的话,我仍然有机会参加下一届,事先了解一番你们这些拥有角逐第一宝座者的实力后,也好确认我自己的具体实力,从而决定下一届所需竞争的排名。”